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蘇清虞顧雲塵
蘇清虞顧雲塵 連載中

蘇清虞顧雲塵

來源:google 作者:蘇清虞顧雲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清虞 顧雲塵

「顧總,有事?」門外的男人沒有回答她的問題,直接長腿一伸就跨進了門裡,男人深沉的眼底裹着無法阻擋的霸道蘇清虞沒想到他會這樣沒有禮貌地闖進來,後退了一步之後調侃着,「顧總,身為別的女人的未婚夫,這樣大半夜地出現在我家裡,似乎不太合適吧?」...展開

《蘇清虞顧雲塵》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蘇清虞顧雲塵的書名叫《蘇清虞顧雲塵》,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顧雲塵今年三十五歲,男人到了他這個年紀,已經不需要華麗的衣衫去襯托他們了,而是他們本身的氣質,那種經過歲月打磨後沉澱的內斂穩重,賦予那些衣衫不一樣的味道。
顧雲塵看了一眼她明艷動人的裝扮平靜說著,「坐下吃早餐,試一下牛奶燙不燙。」
他將牛奶放到餐桌上的時候,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折射出冰冷的光芒,就那樣映入了蘇清虞的眼中。
...事後,顧雲塵靠在床頭抽煙,煙霧繚繞中他冷峻的眉眼一派平靜,跟旁邊氣急敗壞的蘇清虞完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蘇清虞當然氣急敗壞,莫名被人給睡了,她怎麼能不氣憤?
沒報警告他**已經不錯了。
就那樣裹着被子坐在那兒,微微勾起唇角紅唇吐出揶揄的話來, 「顧總,年紀大了腎有些虛啊。」
她這番話是在毫不留情地嘲笑他剛剛在床事上的表現,顧雲塵聞言按滅手中的煙頭冷冷瞥了她一眼, 「不服是嗎?」
蘇清虞笑的很是妖嬈, 「當然不服,這幾年在國外——」 她的話還沒說完,下一秒人就再次被他給按在了大床里,他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他的腎到底虛不虛。
蘇清虞被他折騰的渾身要散了架,完全再沒有任何力氣跟他對抗什麼,就那樣被他緊緊摟在懷裡睡了過去。
* 第二天早晨蘇清虞還要上班,所以鬧鐘一響她準時就醒了過來,雖然她渾身酸疼地一點都不想醒,但她更不想自己上班遲到。
凌亂的大床,散落一地的衣物,有女人的也有男人的,提醒着她昨夜的瘋狂。
身邊床畔已沒有人,不過外面廚房卻傳來做飯的聲響,蘇清虞嘴角勾起了一絲自嘲的冷笑,然後冷着臉起身去了浴室。
洗漱完畢穿戴整齊並且給自己畫好了妝,蘇清虞這才出了卧室。
她穿一身駝色長款大衣,腰間系帶勾勒出她窈窕的腰肢,腳下踩着高跟長靴,氣勢逼人。
短髮微卷,妝容明媚,慵懶而又嫵媚。
顧雲塵正好端着做好的早餐從廚房裡走出來,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襯衫和西褲,雖然簡單,卻難掩他身上那種獨屬於成熟男人的魅力和氣質。
顧雲塵今年三十五歲,男人到了他這個年紀,已經不需要華麗的衣衫去襯托他們了,而是他們本身的氣質,那種經過歲月打磨後沉澱的內斂穩重,賦予那些衣衫不一樣的味道。
顧雲塵看了一眼她明艷動人的裝扮平靜說著, 「坐下吃早餐,試一下牛奶燙不燙。」
他將牛奶放到餐桌上的時候,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折射出冰冷的光芒,就那樣映入了蘇清虞的眼中。
蘇清虞的眼睛一下子就被刺的生疼,大腦一瞬間失去任何的思考能力,就那樣上前一步端起那杯牛奶來,揚手就潑在了他身上,他那一身昂貴的襯衣瞬間沾滿了乳白色的牛奶痕迹,使他整潔乾淨的形象瞬間邋遢了下來。
潑完他之後蘇清虞就那樣看着他冷笑着, 「顧總,便宜也佔了,流.氓也耍了,你是不是該滾了?」
顧雲塵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看得出來他的情緒很差,換作任何人,很突然地被這樣潑了一身的東西,情緒也不會好到哪裡去,更何況還是向來冷漠不好接觸又有潔癖的顧雲塵。
蘇清虞卻是不在乎的,她向來就很知道怎樣能惹怒他,現在她不過是在做着那些惹怒他的事情而已,畫著精緻妝容的面容就那樣揚了起來,冷漠而挑釁地迎向顧雲塵陰沉的視線。
蘇清虞以為他會勃然大怒的,然而他只是在最初目光陰沉的瞪了她半響之後,便垂眼抽了一旁的紙巾過來,一臉淡然地擦拭他胸前的痕迹。
蘇清虞一時間覺得胸口堵得慌,懶得再跟他繼續耗在這裡浪費時間,拎着自己的包就蹭蹭走向了門口玄關處,邊走着邊頭也不回地對他說著, 「既然顧總喜歡這裡,那就留下來好了,我走!」
話音落下的時候,她人已經沒有任何猶豫地就摔門而出了。
左手無名指戴戒指,那是已有婚約在身的意思,這樣一個男人,跑到她家裡來跟她**跟她曖昧,蘇清虞很想問問他,是不是上錯了床認錯了人。
亦或者是,在他顧雲塵的眼裡,她蘇清虞就是這樣賤,隨隨便便輕而易舉就能睡到,而且睡完之後還可以若無其事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
蘇清虞想起剛剛他那張雲淡風輕若無其事的臉,就覺得心頭火起。
套二小公寓的餐廳里,顧雲塵對着桌上自己準備的早餐沉默了半響,最終淡定坐了下來細細品嘗,似乎剛剛蘇清虞的行為絲毫沒有擾亂他吃早飯的心情似的。
因為被潑了一身牛奶,顧雲塵隨後吩咐助理給他送了套新的衣物過來,在蘇清虞的浴室里重新洗澡換上新的衣衫,離開的時候經過蘇清虞樓下,他將那件被她潑髒的襯衣連同自己之前穿的那身西裝一起送到了她樓下那家乾洗店。
* 蘇清虞上班之後昨晚專訪的收視率剛好出來,同時段收視率第一,而節目最後顧雲塵主動發問的那個情感問題收視率又是整個節目的最高,真應了顧雲塵那句自大的話,觀眾都對他的情感生活很感興趣。
收視率出來之後所有參與這個專訪的工作人員都鬆了一口氣歡呼了起來, 「蘇清虞,你簡直太棒了!」
「Perfect!」
「你們知不知道,昨晚直播的時候我的衣服都緊張到被汗濕透了!」
編導小姑娘這樣扯着自己的衣服說著,聲音都快要哭出來了。
沒有人知道他們做今天這場專訪承受着多大的心理壓力,堪比他們做上好多場其他人的專訪了。
不為別的,只因顧雲塵這個人太冷酷不近人情。
他是從來不接受任何採訪的,不然他在煙城商界縱橫這麼多年,也不會今天才第一次上訪問。
因為拿到了他做這個訪問的特權,台里的領導們都高興壞了,然而他們一眾負責這次專訪的小職員卻緊張到幾乎夜夜都睡不着覺,如果是錄播的話還能好點,萬一中間出了什麼意外,他們後期還可以剪輯修整,然而這是直播...... 最要命的是,在定下這個節目之後他們跟顧雲塵那邊聯繫,希望能提前對一下採訪稿,但是顧雲塵那邊給出的答案是顧雲塵太忙沒時間對什麼採訪稿,還說什麼到時候臨場發揮就行。
每個人都要瘋了,哪有這樣的做節目的?
這不是在做節目,這是在刁難!
然而主持人蘇清虞卻全程淡定,不停地安撫着他們要放鬆,還說什麼大不了這次弄砸了他們被炒魷魚就是了。
他們叫苦連天的同時也不得不感嘆,這位新上任的美女主播心還真大。
如今直播終於結束,並且還挺順利的,雖然直播末尾的時候顧雲塵問了那樣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但蘇清虞的應對也出奇的得體大方,所以他們可以說是圓滿完成任務了。

《蘇清虞顧雲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