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他的愛字字誅心
他的愛字字誅心 連載中

他的愛字字誅心

來源:google 作者:水小灝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傅嗣容 宋璐 霸道總裁

離婚前,宋璐被傅嗣容各種警告,不要妄想他會愛她,不要妄想用孩子纏住他,他另有所愛展開

《他的愛字字誅心》章節試讀:

「心臟神經性官能症。」
醫生看了眼手中的檢查單道。
其實心電圖跟胸片結果出來時,就已經確定了。
只是傅嗣容不放心,又要求做了其他幾項檢查。
傅嗣容沒聽說過這名字,他扭頭看了眼緊蹙眉頭的宋璐,問道:「怎麼治?」
「不能治,精神壓力太大、心理異常引起的,癥狀看起來較嚴重,但身體器官並沒有問題。
頂多開點安神的葯。」
醫生道。
傅嗣容拿了點安神的葯,送宋璐回去休息。
她還是不舒服,喘不過氣,他便躺到床上,一下下替她撫着胸口。
傅嗣容對宋璐身體很痴迷,尤其是她的肩和腰。
他極少誇她,卻經常誇她的身體,說是造物主的恩賜、難得的尤物。
每次想着法子讓她折成各種弧度,配合他。
像這樣單純躺在一起,倒是少之又少。
兩人一晚沒睡,宋璐臨到早上五點時才好受一些,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
她醒時,傅嗣容就在她身旁躺着,眉眼溫柔。
哪怕她從小便認識他,可每次看到他這張臉,仍舊感到驚艷。
「好些了?」
傅嗣容問道。
宋璐點了點頭,「讓你跟着擔心了。」
傅嗣容坐起身,散漫不羈道:「擔心不至於,頂多擔心你是心臟類的病,受不得刺激,沒辦法離婚。
現在能簽離婚協議書了嗎?
我比較急。」
他的話如一盆冷水潑下,讓宋璐從頭涼到腳。
可她再喜歡他,也有自己的驕傲。
他心中所愛另有其人,她也不願死纏爛打。
宋璐艱難點頭,接過傅嗣容遞過來的離婚協議書跟筆。
「不用分我房子和錢。」
她翻了下協議書,說道。
傅嗣容掀了掀眼皮,「給你的就收下,當是夜夜折騰你的補償,以後兩清,別妄想糾纏。」
宋璐早知他為人刻薄,可如今聽他說這些,仍舊覺得字字誅心。
「……好了。」
她顫抖着簽下字,忍着沒露出異樣。
傅嗣容雲淡風輕拿起離婚協議書,隨手扔到一旁。
他抱起宋璐,扔到床上。
她還未反應過來,他已經低頭,吻在她的腰上。
「璐璐還是跟以前一樣乖,我就喜歡你這點。」
吻帶着幾分濡濕,宋璐身體不由得繃緊,手指緊攥住床單,額頭也跟着浮起細密的汗水。
她推了推他,想要躲開。
可下一秒,又被他扣着腰拽回去。
傅嗣容坐起來,把她抱在腿上。
「又大了,你是不是該感謝我?」
他含笑看着她身前,看着紳士優雅,眼神卻又充滿了侵略和掠奪,還帶着戲謔的笑意。
宋璐臉上一下子爆紅,但那點羞臊又很快褪去。
她按住他作亂的手,垂眸道:「既然你已經決定跟秦舒在一起了,還是跟我保持距離吧。」
話音落時,傅嗣容抬起了她下巴,似笑非笑道:「吃醋了?」
她不語。
他頓覺無趣,鬆開她道:「秦舒不是隨便的人,跟你正式離婚之前,我不會碰她,這是對她的基本尊重。」
「那就好,我也不喜歡用髒東西。」
宋璐知道他現在沒碰過秦舒,也說不清心裏是什麼滋味。
「生病了就好好休息,這幾天不用去工作了。
身體好些後,記得去打胎。」
傅嗣容交代完,鬆開宋璐,跟秦舒打着電話就走了。
他的聲音遠遠傳了過來—— 「等着,馬上就過去了。
遇到腦子拎不清的,耽誤了點時間。」
腦子拎不清的……宋璐舌尖發澀。
她的喜歡在他看來,一文不值。
宋璐躺着不舒服,站起身努力深呼吸,仍舊覺得胸口發悶。
傅嗣容一夜未歸,她到後半夜才睡。
早上,微信群里叮咚咚咚。
寧家大少:@宋璐 之前別人說你跟傅少談戀愛,你也不否認。
可昨晚秦大小姐生日宴上,傅少親口說是秦舒男朋友。
倒貼別人男友,你惡不噁心啊?
單身是福:@寧家大少 你他喵的有病是不是?
追我表姐,她不同意,這麼多年跟只瘋狗似的亂咬人,叫你句瘋狗都是侮辱狗!
宋璐這才知道,傅嗣容已經這麼迫不及待對外承認了秦舒的身份。
她是群主,也沒跟寧佐吵,直接把人從群里踢出去了。
表妹楊媛給她打電話,「姐,別理寧佐那個傻逼!
我這邊有個趴,一起來玩啊!」
宋璐本想拒絕,可想起醫生讓她多散散心,轉移下注意力,又答應了。
半小時後,她站在會所包間門口,隔着人群看向坐在裏面最中心的男人。
時衍白色襯衣,下面是筆直的西裝褲,英俊又淡漠。
他出國後,他們三年未見。
期間,他也嘗試着聯繫過宋璐,可都被她有意躲開了。
三年前那件事湧上心頭,讓她心尖都跟着顫了下。
「好久不見,璐璐。」
時衍看向宋璐,聲音清冽,稱呼卻顯得格外親昵。
包間里起了一陣促狹的起鬨聲。
他們也沒說什麼,宋璐就是想解釋,也無從下口。
她含糊地嗯了一聲,坐在離時衍最遠的位置。
包間里人的話題總是往宋璐跟時衍身上引,讓她覺得不自在。
她借口上廁所,起身,走出了包間。
身後一直有腳步聲,宋璐心裏有事沒注意到。
到洗手間時,身後的人卻突然摟着她的腰,將她拽進了廁所隔間。
宋璐眼睛倏地瞪大,想要呼喊,嘴卻驟然被捂住,她喉嚨里只能發出嗚咽聲。
 

《他的愛字字誅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