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覃芩周景言
覃芩周景言 連載中

覃芩周景言

來源:外網 作者:極品原配重回八零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極品原配重回八零 玄幻魔法

覃芩好吃懶做不上進,胡攪蠻纏愛作妖,看誰都像要搶她老公的狐狸精,最終兩個孩子因為疏於管教進去了,周景言要跟她離婚,她一腳油門把自己送回了八零年……重新來過,覃芩決定這一世要好好對周景言,做個賢妻良母。但周景言也是帶着記憶來的,這輩子堅決不娶她!覃芩上大學、學習技術、開工廠......有錢又有顏的大美女誰不愛呢!來提親的媒婆都踏破了門檻!覃芩犯愁了:「這麼多優秀青年該選誰呢?」周景言將人堵住,知道他討厭自己,覃芩連忙解釋:「我沒跟蹤你,沒纏着你,沒說謊。」周景言:「我知道,我是來娶你的。」男女主同時重生後,各自檢討、各自改劇本、最後雙向奔赴、甜蜜到老的甜寵文展開

《覃芩周景言》章節試讀:

覃芩無奈地搖了搖頭,撐着腿站起來,踮着腳尖慢慢地活動活動腳腕。
雖然還是有些疼,好在能活動,應該沒有骨折。
她是想和周景言重來,套用重生前聽到的一句話,她想要雙向奔赴的感情,而不是像上一世她對周景言單方面的死纏爛打。
不想重複上一世的結局,就要在這一世活出自更好的自己來,還有一句話叫什麼來着……
你若盛開,芳香自來!
覃芩牽起唇角,拍了拍身上的土,一瘸一拐地往村邊走。
縣城離他們村子不遠,這個點鐘過去還能在天黑之前回來,她得抓緊時間,要不然明天的一日三餐真沒着落。
「大叔,張大叔!」
遠遠地看見村裡的老張頭趕着馬車剛拐上大路,覃芩興奮地朝着老張揮手。
「吁——!」
老張慢下來,看覃芩一瘸一拐地走過來,皺了皺眉頭。
他打心眼兒里不喜歡老覃家的人。
覃老太尖酸刻薄又勢利眼,覃玉強遊手好閒不着調,覃芩好吃懶做能作妖。
「張大叔,我想去縣城,你能捎我一段不?」
覃芩笑着說明意圖,老張頭卻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我這是拉磚的車,有時候還拉糞,配不上你這身乾淨的衣裳,你坐公共汽車吧!」
老張瞥了她一眼,並沒有停下來,慢慢地甩着鞭子往前趕。
老張頭搞運輸,拉糞也是有的。
覃芩嫌棄老張頭,就叫他「臭拉糞的」。
覃芩臉上一紅,為上一世的自己汗顏。
想坐車,只能陪着笑臉,一瘸一拐地跟着馬車小跑。
「張叔,以前是我不懂事,您別跟我計較。」覃芩替自己臊得慌,
「您天黑趕回來嗎?要是回來,我還坐您的車,咱爺倆做個伴兒!」
老張頭常年在縣城和村子之間拉貨賺個運費,要是能和他搞好關係,以後就能經常搭順風車了,這一趟就能省下五毛錢車費。
「回是回,就是拉磚得耽誤點時間,你要是願意等,我就拉你回來。」
老張頭甩了甩鞭子,心裏壓根兒不信覃芩願意等他一起回來,誰不知道覃家丫頭啥品性?她能受得了這罪?
「叔!」
覃芩實在走不動了,拖長嗓音喊了老張頭一聲,「我給您道個歉行不?」
「吁!」
老張頭拉了一把韁繩將車停住。
這姑娘道歉賠笑臉,他也不好一直拿架子,畢竟一個村裡的,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覃芩抬腳上了車,坐在光板車上。
「叔!你到哪兒拉磚啊?離貿易街遠不遠?」
覃芩想去貿易街,她得提前規劃好路線、算好時間,免得老張頭等她。
「不遠!」老張頭不耐煩地說,「縣磚廠到貿易街走路也就十幾分鐘,找人打聽就行。」
他就知道老覃家這閨女好吃懶做不,去貿易街能幹啥?還不是買吃買穿?
「叔,我儘快辦事。然後我到磚廠找你,肯定不讓你等我!」覃芩語氣誠懇。
老張頭從鼻子里哼了一聲,沒再話說,一路哼着小曲兒,鞭子甩的噼啪響。
覃芩識趣兒地閉着嘴巴,不停地盤算要怎麼從前世的坑裡爬出來。
約摸半個小時,老張頭的馬車到了縣磚廠的門口。
覃芩從車上下來,往裏面走了兩步,數了數大概有十幾輛車在排隊,輪到老張頭怎麼也得兩個小時以後了。
「叔,你先忙,晚點我過來找你。」
覃芩微笑着對老張頭道了謝,這才從縣磚廠一路往貿易街那邊走。
貿易街是縣城最繁華的地方了,覃芩沒費多大力氣就走到貿易街的街口。一路走過去,糧油百貨、飯店都是國營的。
八零年,雖然物質已經比建國初期豐富了很多,但票證制度還沒有結束,啥都憑票買,啥都是國營,想要賺錢並不是很容易。
不過,覃芩還是有信心的,她畢竟帶着上一世的記憶和技能,對改革開放的政策發展了如指掌,只是眼下她缺乏機會和第一桶金。
走進貿易街中段最大的一家百貨商店,一眼就瞅見掛在顯眼位置的那件春秋外套,和她手上拿的一模一樣。
覃芩走到櫃檯跟前,問售貨員,「同志,第二排那件女式春秋外套多少錢?」
售貨員是個年輕姑娘,瞥了眼覃芩不冷不熱地說,「二十八塊。不讓試啊!」
二十八塊!
覃芩暗暗咂舌,為了釣上周景言這個金龜婿,覃老太真捨得下本兒啊。
八零年,大多數縣城工人工資也就是二三十塊錢,足夠養活一家五口。
「你看看我這件衣服,是不是從這兒買的?」
覃芩將包袱放到櫃檯上,當著售貨員的面打開那件衣服。
「嗯!衣服倒是沒錯,咱們這兒一共也就三五件。不退不換啊!」
售貨員生怕她是來退貨的。
「是這樣,衣服很好。這是我買給我姐結婚穿的,誰知道她根本穿不上,你看咱這兒能回收不能?」覃芩好聲好氣地和售貨員打商量。
「說笑話呢?不退不換,不明白啥意思?」
售貨員白了覃芩一眼,往裏面走了。
覃芩不死心,這個年代國營商場的售貨員都是這種態度,眼前這位倒也符合時代特徵。
覃芩也不着急,不過是賣一件衣服,她不信自己賣不出去。
「什麼事?」
一位二十多歲的男青年,從櫃檯後面的屋子裡掀開棉布的門帘兒走出來。
他一看覃芩的長相吃了一驚,又瞥了一眼攤放在櫃檯上的衣服,大致明白啥事兒。
「王主任,你看這人死氣白咧地非要退回這件衣服。」售貨員噘着嘴抱怨,「這麼貴的衣服並不好賣,退回來還不得砸在手裡?
「主任,我不是要退貨。」
覃芩微微一笑,瞅着四周沒人才小聲說,「這件衣服根本沒沾過身子,我便宜賣給你,放在你這兒根本不影響銷售,你還能賺點差價,怎麼樣?」
「姑娘,我瞅你個頭胖瘦穿這件衣服應該很合身,為啥不留着自己穿?」主任不動聲色地詢問。
「我是覃家村的,我叫覃芩。這件衣服沒幾件,你稍微一打聽就能知道是誰買的。
可你看我這身份能穿得起這樣的衣服嗎?我是急着用錢,這才想到您這兒來試試運氣。」
覃芩語氣誠懇,又不隱瞞身份。
王主任精明的眼睛在覃芩身上打量了一番,這件衣服也就是昨天才從他這裡買走,買家是覃家村在縣城上班的一個人。
眼前的姑娘就是普通的村姑打扮,確實不像撒謊。
「你打算要多少錢?」王主任開門見山地問。
「二十五。」覃芩乾脆利索地報價,「上午才到我手裡,轉一圈回來我讓你三塊錢,但你得給我現錢。」
這姑娘言談之間透露出的精明幹練,不像普通的村姑。
王永民點點頭問道「你能告訴我,你着急換錢幹啥嗎?」
,co
te
t_
um

《覃芩周景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