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逃婚後,冷血王爺非要我嫁給他
逃婚後,冷血王爺非要我嫁給他 連載中

逃婚後,冷血王爺非要我嫁給他

來源:google 作者:莘星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芨 蕭珩

白芨大婚當日,坐在轎中做得一夢,夢中的自己的婚約只是一場陰謀,不僅自己的小娘被毒殺,大哥也戰死沙場,這些人更是連她那尚且不過一歲的侄兒都不肯放過!外祖父一家更是因她落了個滿門抄斬!如今夢醒,自己就不會在重蹈覆轍,自己也要為阻止這場悲劇的重演,第一步先回白府就會小娘展開

《逃婚後,冷血王爺非要我嫁給他》章節試讀:

燕……燕王殿下?

白瓔珞嚇的面色慘白,更好死不死的是,寧安縣主也站在不遠處。

原來,寧安縣主離開燕王之後,就朝這個方向走來,準備回後花園,卻也是沒想到,路上會聽到這麼一番話。

「民,民,民女見過燕王殿下,寧安縣主。」

白瓔珞跪到了地上。

沒了剛剛說那些話時的勇氣,眼淚都是快要流出來了。

「本王受不起姑娘這一跪。」

燕王淡淡,瞥了白瓔珞一眼,不再理會,從另一條路走了。

他放過了白瓔珞,寧安縣主卻是不會,「白二姑娘好大的架子,我這小小廟宇可容納不了白二姑娘這尊大佛,來人,將請白二姑娘出去。」

白瓔珞聞言哀求寧安縣主不要趕她走。

如果今天她被寧安縣主趕出府的事情傳出去了,日後可沒哪家再敢邀請她了。

「我一時糊塗,還請縣主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

白瓔珞這次是真的害怕。

跪在地上求着寧安縣主,只是見識過她剛剛的醜惡嘴臉,寧安縣主又怎麼會相信她的話?

「還不動手?等着本縣主親自動手嗎?」

寧安縣主冷哼一聲。

她身旁的下人立馬是過去了幾個,生怕她不滿意,直接是將白瓔珞從地上拽起來,而後拖着她就準備離開。

只是,迎面,他們一行人就撞上了太子。

白瓔珞見到太子,直接就是沖了上去,梨花帶雨的哭着,「太子哥哥。」

「嗯?」

太子看着一身污穢的白瓔珞,皺眉,「白二姑娘這是怎麼了?」

那些跟在後面的下人不敢作答。

「縣主要將我趕出寧王府。」白瓔珞說著,哭得更厲害了一些,「怪我這張嘴,說話難聽,惹了縣主嫌。」

聽着她這一番話,寧安縣主臉都是黑了。

她上前向太子行禮後道,「還請殿下明察。」這外面傳言,太子最為寵愛的是白家長女白芨嗎?

難不成這白二也和太子有關係?

寧安縣主如是想着,如果真是這樣,今日她怕是處罰不了白瓔珞。

「事情真相如何,縣主自有定奪,孤不會插手。」

聽到太子的話,白瓔珞有些不敢置信,卻是見她心心念念的男人,這會兒正看着白芨。

視線熱切,是在她身上從未見到過的。

更可恨的是,面對殿下這般視線,白芨卻是恍若不知。

一雙鳳眸不知是在看哪處景色。

「殿下,你不能這麼對我。」眼見那些人又要過來拖拽她,白瓔珞扒拉緊了太子的衣袖。

也是沒了閒情逸緻吃白芨的醋。

「大姐姐、三妹妹如果我被趕出府了,對你們兩人有好處嗎?」見太子不為所動,白瓔珞搬出了白芨。

同時也是給白韻詩傳遞了一個消息。

果然,她這句話出口,太子的態度立馬變了。

「寧安,白二姑娘說的有理,不若看在大姑娘和三姑娘的份上,原諒她這一次?」

太子緩緩開口為白瓔珞求情。

不必太子求情,寧安與白韻詩交好,犯不上因為一人再拖累了自家姐妹。

但,讓她這麼放過白瓔珞她又是不服氣。

尤其是看着白瓔珞那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寧王府可有後門?」

這時,白芨淡淡,「想來從後門出去,也是沒多少人看見,一來消了縣主的火二來也全了我白家的面子。」

她這話說完,不必寧安縣主言語,下人們就是拖着白瓔珞朝後門走去。

處理完這事,寧安縣主等人看向太子。

「殿下怎麼會來這裡?」

「與燕王有些事宜商量。」太子淺笑,收回了一直在白芨身上的視線,「孤先去了。」

說罷,太子離開。

寧安縣主帶着一行人去了花園。

盛夏時節,花園內色彩繽紛,花兒美,姑娘們更美,各家姑娘着不同華服,個個美若天仙。

白芨前世做姑娘時性子怯懦,與各家姑娘關係都不怎麼好。

與之相反,到了花園,白韻詩很快就被姑娘們包圍了。

她性情溫柔又不缺靈動,在小一輩中人緣很是不錯。

白芨沒有像往常一樣,獃獃地站在白韻詩身旁,而是帶着黃蓮去了一處涼亭。

「姑娘,您怎麼不和三姑娘一起?」

好久後,黃蓮才小心翼翼地問道,生怕言語用錯,惹得白芨生氣。

「那是她的朋友。」

白芨淡淡。

與其去拚命融進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圈子,不如自己一個人。

她在這裡沒坐多久,就是來了個女使。

「白姑娘,縣主有請。」

女使神色倨傲,帶着對白芨的不屑。

「哪位縣主?」

白芨瞥了一眼女使,視線在女使面容上停頓了片刻。

「自然是寧安縣主。」

女使蹙眉,像是看傻子一樣看着白芨,今日可只有寧安縣主一位縣主在場。

除了她,還能有誰?

「好。」白芨緩緩起身,見她終於是起來了,女使暗暗鬆了口氣,帶着白芨朝一個地方走去。

眼看着就要出了花園,且這地方越來越偏僻。

不說白芨,黃蓮都是起了疑心。

「這位姐姐,縣主怎麼會在這種地方?」黃蓮跑到女使身旁。

女使嫌惡的看了她一眼,「叫誰姐姐呢。」

「縣主在哪裡也是你能議論的?」

說罷,女使惡狠狠地讓兩人快一些,「麻煩大姑娘腿腳快一點,可不要讓縣主久等了。」

「昨日傷着腿了,這腿腳可是快不起來,不若你喊來兩人抬着我?」

白芨似笑非笑。

雖還在走,但步子比起先前,慢下來不少,「勞煩你了。」見女使看來,她站在原地,面上帶着一抹笑。

「……」

女使無奈,不敢再催促,「是奴婢的不是。」快步走到了白芨身邊,黑着臉攙起了白芨。

「奴婢攙着您慢慢走。」

「勞煩了。」

不多久,三人走到了一處院落,「縣主就在裏面,姑娘請進。」女使領着白芨走進了院里。

敲響了房門。

門開了。

黃蓮就要跟着白芨進去,卻是被女使攔在了外面,「縣主不想旁人打擾,黃蓮姑娘跟我來這邊。」女使這會兒說話比剛剛溫柔了許多。

黃蓮有心想要闖進去,卻是想起了臨進院前,白芨對她說的話,因此乖乖的跟着女使去了它處。

屋內。

「芨兒。」太子本是背對着白芨,在聽到動靜後,才轉身,看向了她。

白芨就知道要見自己的絕不是寧安縣主,可眼前的畢竟是當朝太子,向身前的男人行了一禮:「民女見過太子殿下。」

「芨兒,你到底怎麼了,為何如今與我如此生熟,之前我們可是十分親密,難道你忘了嘛?」

「太子殿下還請慎言,希望殿下能夠顧及民女的名聲,民女今後還需嫁人。」

太子走向前想要將白芨攬入懷中。

白芨眼尖的向後退了半步,「還請太子自重,民女的侍女在外等候多時了,民女告退。」

白芨說完快速的轉身離開了屋子,不給太子留有機會。

太子被白芨無情離去的身影激怒了,生氣的將桌子上的茶水掃落在地。

「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