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罰!我帶的徒弟全是奇葩
天罰!我帶的徒弟全是奇葩 連載中

天罰!我帶的徒弟全是奇葩

來源:google 作者:臨陣討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臨陣討賊 奇幻玄幻 林高揚

(開篇不是爽文,輕鬆搞笑吐槽的)林高揚本是中州俠盜(自認為)遭人設計挨了天罰從此只能猥瑣做狗積攢功德善良做人痛定思痛上一輩子他自覺單打獨鬥太低調人多勢眾才囂張既然變成了狗子從此便自號苟子建立苟門準備帶領徒弟打上中州仙界只是收了那麼多徒弟為什麼一個比一個苟只會使陰招展開

《天罰!我帶的徒弟全是奇葩》章節試讀:

「小畜生,你就安心待在此處吃點東西吧!我去把明柔叫來。」辛峰主將狗子抱在了桌子上,任它吞食着碟子中的點心,然後出了修行所住的閨房。

林高揚一看機會來了,跳到圓凳上,順着下了地,跑到門口處。

可惜房門沒有辦法打開,它伸出前肢,又是咬又是撓的。

「現在出不去啊!等一下就是吞了一瓶子葯,也沒有辦法藏着啊!」林高揚想破了狗頭,也不知道怎麼把丹藥帶出去。

「不行,這一次是最好的機會了!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它跑到了葯櫃處,前腿搭在上面,眼巴巴地看着上面的瓶瓶罐罐。

「上品培元丹,極品活血丹,極品……聚氣丹!就是這一瓶了!」它小心翼翼地伸出狗嘴想要咬住瓶子,可是嘴太短了。

「我去!摸不到啊!又不能把這柜子弄倒,不然那大姐發現了,不知道會怎麼對我!」林高揚動作不敢太大,要是打翻了丹藥,雖然它自覺長得如此可愛,可能能夠免罪,不過也可能吃不了兜着走,生平就謹慎的他,自然不可能幹這樣半生半死的事情。

「把那圓凳推過來,試一試。」它咬住了圓凳的腿,結果發現竟然是鐵梨木所制,又重又硬,根本推不動,反而把它的牙齒都硌出血了。

「哎!我現在真的就是一隻弱雞啊,被人給逮住了,就只能上砧板!」林高揚蹲在葯櫃底下,掃動着狗尾,眼巴巴地看着上面的極品聚氣丹。離完成第一個任務就只有一步之遙了,可是就這麼三寸的距離,它夠不到啊!

「呵呵,你這小畜生,在看什麼呢?」辛峰主悄無聲息地走了進來。

狗子嚇了一跳,猛地一撲,直接撞在了柜子上,發出了尖銳的哀嚎。

辛峰主掩面而笑,被林高揚給逗樂了。

「怎麼,你這小畜生吃這仙山上的點心吃上癮了,還想試一試這靈丹的味道?」辛峰主笑呵呵地將林高揚抱了起來,拿着丹藥瓶在它鼻尖晃了晃。極品靈丹的香味令它心曠神怡。

「這個可不能給你吃,這些都是留給我山下家族中那些晚輩的!不過,倒是可以給你試一試其它的丹藥。」辛峰主將林高揚帶離了閨房。

「不要啊!我的極品聚氣丹!」林高揚痛苦到心碎,明明近在咫尺的東西,如今卻消散如煙。

林高揚又被帶到了丹房,辛峰主隨便找了一瓶凡品的聚氣丹,倒在了手心中。

「來,這個可以給你試一試,應有盡有,你想怎麼吃就怎麼吃!」

林高揚可全然看不上這些,在它看來,這品階的丹藥只會髒了它的胃,但是抱着它的這女人似乎很想看它吞食丹藥,無奈的它只好伸出了舌頭,還搖擺着尾巴,裝作很開心的樣子。

丹藥下肚,只是狗身有點兒發熱,沒有其它異樣發生。

「小畜生,好吃嗎?山下的尋常人想吃上一顆,可是都得求神拜佛的!」辛峰主摸了摸林高揚的狗頭,捋了捋它尾巴上的毛。

林高揚翻了翻狗眼,心中怒罵道:「這就是狗屎玩意兒。」

「看來,你挺喜歡吃的呀!來,再來一顆!」辛峰主聽見林高揚在汪汪叫,又倒了一顆丹藥在手心。

「我去,大姐!你是哪一隻眼睛看出來我想吃這丹藥啊?」林高揚很無語,看來這些人類都是變態,這年頭做狗也不容易,還得強顏歡笑,它只好又吞了一顆。

狗身又開始發熱了,而且這一回,它似乎有一點難受,體內有一股熱氣在亂竄,隨後全身控制不住地抽搐起來,打着擺子口吐白沫。

辛峰主也是被狗子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得花容失色。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啊?難道是藥性太強了?」

林高揚也是被折騰得不輕,它現在是神魂附着在狗身上,狗身難受,它也難受。

它只好趕緊將荔枝又呼喚了出來。

「荔枝小姐姐,這是怎麼一回事啊?這狗要是死了,我怎麼辦啊?」

玉珠閃爍着,荔枝帶着歡快的語氣說道:「親親!狗在人在,狗亡人亡哦,狗子如果死了,你也就灰飛煙滅了!我也就解放了哦!」

「我去!」這倒是林高揚意料之外的事,「看來先前以為狗子死了,神魂猶在的想法是徹底破滅了」。

它現在跟這狗子就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了,它得讓這弱小的狗子活下去。

強忍着體內如火燒一般的痛苦,林高揚似乎又回到了它最開始修行的時候,什麼都得忍着。

辛峰主也是嚇壞了,雖然她修行至今,死在她手下的人與獸也有百計,不過要是真把這有靈性的狗子給弄死了,她也是很傷心的。她趕緊抱着林高揚到了後山的天池處。

天池中的水雖是來自雲中滴落的雨水,但是池底的石頭和池邊的靈植都不是凡物,有着潤物無聲之功效,可以活血通經,滋養靈體。

在池水的滋潤下,林高揚全身疲軟地趴在水面上,體內亂竄的熱氣逐漸消解了,終於撿回了一條狗命。

原本,它以為依靠自己的智慧和經驗或許也可以把狗身修鍊成精,如今看來,它就是最最平凡的一條狗子,修鍊不了,只能按部就班地受那個什麼鬼珠子擺弄。目前來說,還是只能從幫胖子聚氣開始,偷丹才是最為緊要的事情。

現在,丹藥的位置已經確定了,如何弄到手,然後運出去就是它唯一需要思考的事情。

看着水面上狗子的狀況越來越好了,辛峰主也是鬆了一口氣,不敢再胡亂給它丹藥吃了。

「哎,你這小畜生倒是命大,方才我都差點以為你死了呢!」辛峰主脫了鞋子,坐在池邊,將一對羊脂玉般的美足浸在了池水中。

她撫摸着林高揚身上的毛髮,不時地舀起一些泉水潑灑在它身上。

林高揚強忍着**的衝動,汪汪回叫了兩聲。

「哼,你這是在氣我嗎?」辛峰主彈了一下林高揚的腦袋,冷若冰霜的眼神中也透着些許的溫柔。

然而,林高揚確實是在罵她:「你這瘋女人把你家那破丹藥給大爺吃,差點把狗爺我給害死了!」

「師尊,您到了這呢?」明柔拿着一件花衣裳走了過來,上面是紅紅綠綠的小花朵。

「嗯,剛才我在丹房給小畜生吃了點靈丹,差點把它給害死了,也是它命大,活下來了。」

「這就是一條世俗人家養的看門狗吧?估計丹藥的藥性太重,它這小身子骨根本扛不住!」

「嗯,養着它吧,咱們山上畢竟太清冷了些,有個亂竄的活物平時也熱鬧些。」辛峰主將林高揚抱了起來,右手在它身上一撫,一股靈氣在她手心竄動着,只見狗子身上的毛髮白霧騰騰,水漬被她的真氣給烘乾了。

明柔將那衣裳拿了過來,在林高揚身上一套。胖乎乎的身子上,白色毛皮映襯着花布,十分的滑稽。

林高揚內心感覺是被捅了一千刀,它翻着白眼不敢看池子中自己的倒影。

「小畜生,你看看自己多可愛啊!」辛峰主抱着林高揚往水邊去,按着它的腦袋強迫它看水中的滑稽模樣。

林高揚歪着個腦袋,看着水中的自己,心想若是讓中州那些人知道了,自己百年威震天下的名號怕是要笑死人了。

「我他媽可是一條公……誒,我是一條公狗吧?」林高揚晃了晃屁股,感受到了蛋的存在,「嗯,是一條公狗!」

「師尊,以後這小畜生,讓它睡在哪啊?」明柔問道。

辛峰主想了想,說道:「就讓它睡在丹房那裡,給它弄個小窩。」

「哎!」林高揚嘆了一口氣,為什麼不讓它睡在閨房呢?它倒不是有什麼邪祟的想法,它雖然風流,但可不下流,而且清修多年,加之現在又成了狗身,很多人類天生的**在它心中已經淡去,它只是想再次接近那極品聚氣丹而已。

「好的,師尊。我去安排一下。」明柔接過了林高揚,抱着它往丹房那邊去了。

「狗子啊!狗子啊!沒想到師尊竟然這麼喜歡你這小畜生,平時她可是極為嚴厲的,都不怎麼笑!」明柔一邊走,一邊擺弄着林高揚的短腿。

「因為我天生麗質,風流倜儻!」林高揚汪汪說道。

「呵呵,你叫喚啥?有時候啊,我感覺你這小畜生啊!好像真能聽懂我說的話一般。」明柔托住了狗嘴,瞪着大眼睛望着狗子兩隻咕嚕嚕的眼睛。

林高揚也是嚇了一跳,他思忖,以後不能再汪汪作答了,搞不好這些人真把自己給看透了。

明柔剛才也就是自言自語,她根本沒想過這狗子真能聽懂人話。

她先到了雜物房,四處翻找了一遍。

「先給你找一床破被子,然後呢,找一個小茶几,把四周用木板給封起來,就是你的窩了。」

明柔將林高揚放在地上,找齊了物資,輕輕地踢着它往丹房趕去。

林高揚無奈地被驅趕着,一路上思考着怎麼再混進那間閨房偷取丹藥。

「進門難,取丹難,藏丹難,出門難!」就這四步,它想破了狗腦袋也不知怎麼解決。

「那些丹藥必然是最近剛煉化出來的,那大姐說要給山下的晚輩,或許就在這幾日!她肯定是要派人送下去,或許在這個時間點上,還有迴旋的餘地。」林高揚畢竟在中州各大門派間縱橫多年,對於把握人心,分析局勢還是有着極為獨到的見解。

「喏,你看前面就是你差點死在那的丹房,以後那裡就是你的家啰!」

明柔輕輕一腳踢在了林高揚扭動的屁股上,她將桌子放在門邊上,衣袖彈射出幾顆飛釘將四周用木板給封上了,然後將林高揚給趕了進去。

林高揚小小的身子堪堪擠在裏面,四肢都伸展不得,心想還不如跟胖子待着舒服。不過,偷丹乃是目前最為重要的事了,它只能勉為其難地咧着嘴裝得很開心的樣子。

做狗嘛,就是得假裝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