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 連載中

天之逆子

來源:google 作者:晨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夢枕 溫朝恩

從小賣身為奴的雨墨對於藥材了如指掌,而且擁有神奇的先天靈覺,竟然使用一株藥材就換來了上古奇寶星幻,又高價收購了一柄千年寒鐵匕首恪於門規而無法收徒的楚夢枕有意把雨墨推薦給自己的大師兄做弟子,可是雨墨胸懷遠大志向,這對未來的師徒在這個問題上根本無法達成一致,但是楚夢枕得到了神界的天書之後他們的命運就改變了……展開

《天之逆子》章節試讀:

一起遞給童子。

童子就那樣站在攤子前吃了一個燒餅,把豆漿喝了下去,然後把剩下的那個燒餅

塞進懷裡,揮手和邱伯道別之後,背着葯簍朝山裡的方向走去。

楚夢枕望着童子的背影說道:「好可憐的孩子,竟然這麽小就要勞動。」

邱伯冷笑道:「這麽小就勞動?道爺,您也太少見多怪了,雨墨這個孩子從七歲

起,就開始給任剝皮採藥,到現在已經將近兩年了。」

楚夢枕的眉毛微微的揚起,雙眼中閃過寒光問道:「這個孩子是孤兒?任剝皮也

太過分了,豈能如此為富不仁?這種人喪盡天良,死了也是活該。」

邱伯被楚夢枕眼中的寒光嚇了一跳。他從來沒有見過眼光這麽凌厲的人,看起來

就如同他的眼睛裏面,彷佛發出了閃亮的光芒一般。

邱伯低聲說道:「道爺,閑事不要多管,任家在這裡的勢力大着哪。雨墨這孩子

命苦,不過現在和以前比起來好多了,自從他可以採藥之後,起碼不用再挨打。

這幾年雨墨採藥給任剝皮他們家裡賺了好多錢,已經變成了任家的搖錢樹。」

楚夢枕懷疑的問道:「就這個孩子?」

邱伯見到楚夢枕不相信自己,他不悅的說道:「小瞧人了,是不是?以前雨墨給

任剝皮他們家專門喂狗,後來雨墨不知道怎麽的就認識了藥材。聽說任剝皮親自

考驗他好幾回,那些藥材只要經過他的眼睛,立刻就可以分出三六九等,任剝皮

自己都服氣得不得了。後來雨墨才開始採藥,只要是能說出名字的藥材,就沒有

他采不到的││實際上雨墨連看病都學會,我老伴的病就是雨墨給治好的。」

楚夢枕心中一動,說不定自己尋找的藥材,可以讓雨墨這個孩子幫忙,不能因為

他的年紀小就看不起他。楚夢枕找個理由,匆匆的離去,沿着雨墨離去的路追去

,但是大庭廣眾之下,楚夢枕無法施展法術,只能快步的行走,當他走出鎮子的

時候,雨墨的蹤影早就不見了。

楚夢枕沿着入山的路向前追了一段距離,但是路上見到的都是樵夫,根本沒有雨

墨的蹤影。他這才醒悟,採藥自然是尋找那些人跡罕至的地方。越是珍貴的藥材

,生長的環境越惡劣,雨墨肯定是有自己的採藥路線。

想到這裡,楚夢枕尋找一個沒人的地方,馭劍騰空飛起,雖然不藉助飛劍也可以

飛行,但是那樣太耗費元氣。

離開天玄宗之後,楚夢枕尋找了一些材料,煉了一柄劍和一個法寶囊。這柄劍的

材質相當一般,不過用來飛行以及防身還是綽綽有餘,唯一讓楚夢枕滿意的是自

己的這個法寶囊,這是使用天蠶絲煉製而成的上等品。這個法寶囊,楚夢枕整整

祭煉了三個多月,只要納入法寶囊之後,無論什麽都難以逃脫。

從龍豐鎮進入昆吾山的路只有一條,但是這條路進入山裡不遠之後,就延伸出許

多的岔路,楚夢枕根本不知道雨墨選的是哪條岔路,他只能盲目的四處尋找,希

望能夠找到那個背着大葯簍的童子。

楚夢枕馭劍飛行的速度極快,很快就已經搜尋了方圓幾十里的範圍。楚夢枕也知

道自己這種找人的方法很不高明,昆吾山到處都被森林覆蓋,此刻正是草木茂盛

的仲夏季節,想要在茫茫林海當中尋找一個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忽然間,楚夢枕發現東北方的一座山頂之上露出了黑色的岩石,楚夢枕決定在那

里休息一下,然後繼續尋找雨墨,如果實在找不到就回到龍豐鎮,等待雨墨回家

的時候,再和他洽談採藥的事情。

但是,當楚夢枕落在山頂時,敏銳的感到有股微弱的妖氣從山腰的位置傳來。

楚夢枕立刻向山腰飛去。當他飛離山頂的時候,就見到山腰當中金光一閃,而且

妖氣就是從那裡傳來。楚夢枕緩緩的向下落去,半山腰的位置是一面陡峭的懸崖

,但是懸崖中偏偏向外延伸出一塊巨石,一株金黃色的小草就生長在巨石之上。

最令人驚訝的是,楚夢枕苦苦尋找的雨墨竟然就攀附在巨石斜上方的懸崖之上,

手中正持着一根長樹枝,樹枝的頂端連着一根繩子。看他的架勢彷佛是在釣魚,

但是釣魚的魚餌竟然是一隻小山雞。

當楚夢枕發現雨墨的時候,雨墨也發現了楚夢枕,但是雨墨抬頭看了楚夢枕一眼

後,便繼續專心致志的晃動着手中的樹枝,似乎在引誘什麽東西上鉤。

楚夢枕順着雨墨的釣餌望去,在突出的那塊巨石的金色小草後面,是一個碗大的

洞口,妖氣就從洞口裏面傳出來,雨墨的目的就是洞口裡的妖物。

楚夢枕越看那株金色的小草越心動,忽然他想了起來,這株小草就是還魂草。以

前從來沒有見過,只是聽人說起過還魂草的樣子而已,因此現在才想起來。如果

不是妖氣驚動了他,他就有可能與這株珍貴的靈藥失之交臂了。

不過楚夢枕很迷惑,從雨墨的樣子來看,他應該知道還魂草後面的小洞中有妖物

,他為什麽要做這麽危險的事情?難道一隻山雞就可以對付這個妖物了嗎?

但是很快楚夢枕就見到小洞裏面紅影一閃,一條全身赤紅的蜈蚣,從小洞裏面探

出半截身體,咬向了山雞。蜈蚣的身體幾乎和洞口一般粗,如此巨大而且色澤如

此鮮艷的蜈蚣,至少也有兩百多年的道行,怪不得可以傳出妖氣。

當蜈蚣咬向山雞的時候,雨墨急忙晃動樹枝,把山雞盪向了巨石之外,蜈蚣竟然

咬空了。楚夢枕現在開始明白雨墨的小算盤了,原來他是想把蜈蚣釣出來摔死,

然後取走還魂草,不過看來雨墨垂釣的技術不過關。

當山雞盪回巨石的時候,蜈蚣這次準確的咬住了,此時雨墨用力的擺動釣竿,想

要把蜈蚣從小洞裏面拉出來摔死,但是蜈蚣文風不動。雨墨焦急的臉上不斷滑落

汗水,骯髒的小臉終於在汗水流過的地方,露出了潔白的肌膚。

楚夢枕放聲大笑,用手一指,飛劍閃電般的射了過去,把蜈蚣的頭斬斷,但是蜈

蚣的腦袋依舊死死的咬着山雞不鬆口。

但是雨墨大叫道:「下半身。」

楚夢枕低頭向自己的下半身看去,雨墨大吼道:「蜈蚣的下半身要逃走了。」

楚夢枕抬頭看去的時候,無頭的蜈蚣已經迅速的縮回洞穴當中。楚夢枕的飛劍立

刻如影隨形的鑽入了洞穴當中一陣攪動,從洞穴裏面傳來蜈蚣的撲騰聲,過了片

刻,聲音逐漸的消失了,一縷暗紅色的血液伴隨着刺鼻的腥氣,從洞穴裏面湧出

來,至此蜈蚣才徹底的死去。

雨墨見到蜈蚣已經伏誅,他手腳並用的迅速向巨石攀登過去。當他來到巨石的上

面時,楚夢枕也笑咪咪的落在了巨石之上,而且似有心似無意的正好擋在還魂草

的前面。

雨墨從腰間取出採藥鋤,虎視眈眈的看着楚夢枕,大有動手搶奪的意思,卻絲毫

沒有自己根本不是對手的覺悟。楚夢枕對於雨墨越來越好奇,就連那些成年人見

到自己這些修道中人,都會誠惶誠恐的不知所措,這個孩子怎麽對於自己一點兒

都不害怕或者羨慕呢?

但是楚夢枕對於雨墨的信心更加充足了。雨墨肯定認識這株還魂草,所以才冒着

風險來到這裡,說不定自己需要尋找的那些藥材,他都可以找到,楚夢枕的臉上

露出了親切的笑容。

雨墨警戒的看着這個一臉不良笑容的中年道士。

從小的環境讓雨墨對任何人都持有很深的戒心,有的時候看起來像是好人的人,

並不見得就是好人,雨墨對這點有着切身的體會。他不會輕易相信別人,這個道

士看起來道貌岸然,說不定更加的陰險,就如同任剝皮一樣。

雨墨雙手握着採藥鋤,努力的分析着這個道士是什麽來意。

楚夢枕和顏悅色的說道:「娃娃,你的名字叫雨墨?」

雨墨的眼睛滴溜溜亂轉着,更正道:「我姓端木,端木雨墨。」

楚夢枕自我介紹道:「貧道的名字是楚夢枕,這株草藥我打算挖走,不過……」

楚夢枕的意思是自己采走還魂草,然後給雨墨一定的補償,可是雨墨向前踏一步

,怒氣沖沖的質問道:「這是我在一個月前發現的,你憑什麽搶走?先來後到的

道理你懂不懂?你會飛就了不起啊?你會法術就了不起啊?你年紀大就了不起啊

?你以為我會怕你啊?」

雨墨在一個月前發現了這株還魂草之後,一直在不斷的琢磨,怎麽才能把還魂草

挖到手。但是那條劇毒無比的蜈蚣守候在還魂草的旁邊,寸步不離,雨墨想了很

多的辦法也沒有效果,最後才想到用山雞把它釣出來。

雨墨採藥的方法本是很高明,但是打獵終究是外行。這隻小山雞是他千辛萬苦才

《天之逆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