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替嫁王妃日日想和離
替嫁王妃日日想和離 連載中

替嫁王妃日日想和離

來源:google 作者:阮雲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上官清穆 古代言情 阮雲娉

大婚夜,阮雲娉被迫嫁給活死人,卻不曾想,昔日的晉王忽然睜開眼,目光冰冷:晉王妃?本王從不曾有什麼妃子!孩子,就算你懷了本王的孩子,本王也會一併扔去亂葬崗!幾年後,阮雲娉帶兩位世子強勢歸來,撞見面前不可一世的晉王,卻冷麵無情道:負心漢!滾遠點!本王妃要和離!展開

《替嫁王妃日日想和離》章節試讀:

看沈鳴禕的模樣應該是擔心上官清穆將阮雲娉趕出來,這樣一來他就沒辦法從中謀取好處了。
阮雲娉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誰能想到這偌大的晉王府,如今擔憂自己處境的居然是這麼個騙財騙心的小人。
真是太可笑了。
「很快我就不是王妃了,你不必纏着我,有這時間不如去你主子面前阿諛奉承,興許討的好處還多些。」
沈鳴禕聞言臉色一變道:「雲娉,你亂說什麼。如今你已從阮府出嫁,你不是王妃是什麼,若是這位子坐不穩,難道你還以為你能回阮府?」
阮雲娉步伐頓住,她神色放空。
沈鳴禕說的沒錯,若她不是王妃,只怕是連阮府都回不去了。
她沒有家了。
恰好這時,上官清穆喊了一聲來人,沈鳴禕也顧不上和阮雲娉說這些,巴巴的往裡跑。
阮雲娉得了空閑,轉身像個遊魂似的往偏院走。
這一夜阮雲娉睡得很不安穩。
她好像夢見了娘親,娘親摸着她的臉說:「我的雲娉受委屈了。」
她還夢見了如今阮府的大夫人錢氏,錢氏插着腰指着自己的鼻子說:「沒用的東西,給你個王妃你都當不好,阮家有你這樣的下堂婦真的倒了八輩子的霉,你爹不想見你,以後別回來了。」
清晨夢醒,阮雲娉艱難的坐起身,只覺得額角還是突突的痛。
她緩步走出來特地掃了一眼外間的八仙桌,桌上空空並沒有她以為的和離書。
阮雲娉下意識的鬆了口氣,沒有和離書,是不是意味着她還能在這裡多呆兩天呢?
阮雲娉從未想過上官清穆會將自己留下來。畢竟身份和性格的差距在那裡,況且他身為一個男人卻被迫做了那樣的事情,沒有將自己滅口已經算是仁慈了。
嘆了口氣,阮雲娉望着天空道:「人算不如天算,但我還是相信人定勝天。」
縱然老天爺將她逼入絕境,那她也要在絕境里辟出一條路來。
沈鳴禕、阮琳琅、錢氏,她還有好多仇沒有報,可不能就這麼認命了。
府中人來人往,有道賀的,有關心病情的,自然沒有人注意到一個單薄的女子悄悄溜了出去。
阮雲娉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自己該去何處。
直到這一刻阮雲娉才意識到原來自己這十幾年過的如此失敗,白擔著一個阮府嫡女的名頭,從來沒有半分後路。
「雲娉?」
有人喊了自己一聲,阮雲娉抬頭這才發現竟是遇上了姨母尹曼清。
她是母親最疼愛的小妹妹,聽照顧自己的嬤嬤說母親剛嫁到阮府的時候還經常將姨母帶在身邊,就連自己出生,姨母都親自照料過好長一段時間。
自打母親去世後,尹曼清與阮府便少有來往,一年約莫來看自己一次, 阮雲娉只知道她嫁給了一個秀才,家境不算優渥,可即便是這樣她也從未來阮府打秋風,總歸是有幾分風骨。
「你怎麼在這兒,我聽旁人說你不是嫁去晉王府了,怎麼一個人出來了。」
看着神似母親容貌的姨母,阮雲娉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二人來到尹曼清的家中,尹曼清給阮雲娉倒了杯水,柔聲道:「是不是受委屈了?晉王府那樣的門第,想來也不是咱們這種小門小戶的人能待的。」
阮雲娉這兩日心中七上八下,食慾也差。這會兒瞧着臉色發白,連下巴都瘦的發尖。她抿了抿唇道:「姨母,晉王府我許是呆不久了。」
「這…」尹曼清瞧着自家外甥女失魂落魄的模樣,心中一痛,她咬牙道,「呆不久就不呆了,車到山前必有路,活着最重要。」
「喲,這不是…不是你那個嫁去晉王府的外甥女嗎?怎麼今兒有空光臨寒舍了?」
一個穿着明黃色衣衫的女子從屋中走出來,她不屑的看了尹曼清一眼,道:「娘說今日要吃魚,你快去買一條回來,可不能耽擱了。」
阮雲娉皺眉看着眼前頤指氣使的女子,不悅道:「你是誰?」
女子瞧見阮雲娉開口,頓時諂媚不少,她走到阮雲娉身邊道:「我呀,是董子恆的親妹妹,是尹曼清的小姑。」
「尹曼清也是你該喊的,她是你嫂嫂,算是半個長輩,你怎敢…」
「雲娉,咱們出去說。」尹曼清拉了拉阮雲娉的衣袖,示意她跟着往外走。
兩人往外走的時候還聽見女子陰陽怪氣道:「擺什麼架子,真有本事就讓你姨母也過上好日子啊,空手也好意思來。」
阮雲娉被這些話刺痛,她原以為姨母的過的就算不富裕也算平安喜樂,原來她竟過的這樣苦。
兩人走在街上,尹曼清還反過來安慰道:「你別在意董子倩那些話,她就是嘴巴厲害,其實沒什麼能耐,我在董家過的還行,不用擔心的。」
明知道這些都是安慰自己的謊話,阮雲娉也不敢戳破,她與尹曼清走了一段,瞧着尹曼清還着急去買魚,便借口要回府與她分別。
其實阮雲娉並沒有直接回晉王府,她在大街上胡亂走着,直到天色擦黑才悄然回來。
入府的時候阮雲娉走的很急,沒瞧見一個人與自己迎面而來,兩人相撞,阮雲娉才抬頭看清那人的模樣。
「是屬下失職,竟未瞧見王妃,請王妃責罰。」
阮雲娉認出跪在地上的男子,那是上官清穆的親衛首領,名叫風長冬。
「風首領請起,是我自己沒看清。」
等風長冬起身的時候,阮雲娉才注意到方才被撞掉落的一封信件,她正要俯身去撿,風長冬快她一步拾起。
「屬下還有要事在身,若王妃沒有別的吩咐,屬下告退。」
阮雲娉的手還懸在半空,風長冬錯身離開,可阮雲娉卻愣在原地。
因為她看清那封信件上的字跡。
吾愛若月親啟。

《替嫁王妃日日想和離》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大海深處遇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