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吞天傳說/吞天傳說
吞天傳說/吞天傳說 連載中

吞天傳說/吞天傳說

來源:google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雪天 柳無邪 現代言情

十大仙帝之一,因得重寶吞天神鼎,遭圍攻慘死;攜神鼎重生歸來,吞四海,容八荒…一代邪神,踏天血洗仙界!展開

《吞天傳說/吞天傳說》章節試讀:

徐凌雪本不該上這種當,可她的心已經亂了,貝齒緊緊咬着雙唇,視線看着下方已經飛躍而起的妖獸。

眼見柳無邪就要葬身虎口,她心一狠,攥住酒杯一飲而盡……

薛玉看到徐凌雪昂脖喝下,他露出滿意的笑容,接着冷淡道:「怎麼,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會救他吧?」

「你!」

徐凌雪氣的身體發顫,緊接着,便感覺丹田內的靈氣躁動起來,宛如被點燃一般,一種衝動的想法在腦海浮現。

她心中暗道不妙,趕忙調動靈氣強壓酒中的藥性,心中已是怒極薛玉,恨不得一劍殺了他!

可這時,觀賞區忽然響起震耳欲聾的喊聲!

徐凌雪忙朝斗獸場看去,就見狂焰地裂虎已凌空躍起,距離柳無邪不過一步之遙!

而它正揮動着爪子,狠狠地拍下,肉眼可見一股氣浪在籠子內翻滾,柳無邪已危在旦夕!

「不要!」

徐凌雪一臉的絕望,她緊握拳頭,指甲都陷進了肉里。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柳無邪右手摁住刀柄,只見一抹寒光凌空閃爍,一閃而逝!

彷彿從未出現,狂焰地裂虎的身體,定格在原地,依舊保持俯衝的姿勢,卻一動不動了。

「滴答,滴答!」

聲音從擂台上傳過來,柳無邪手中的短刀,發出滴答滴答聲,鮮血順着刀尖,滴落在擂台上,形成一塊梅花狀的血跡。

「咣當!」

狂焰地裂虎碩大的腦袋,突然掉下來,嘰里咕嚕的滾到柳無邪腳邊。

一刀切斷水桶粗的脖子,這是何等的力量才能做到?!

斗獸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他們甚至忘記了呼吸,一刀斬殺一階七重妖獸!

徐凌雪小手已捂住嘴巴,眼眸中帶着震撼,還有一絲欣喜!

薛玉則緊握欄杆,瞳孔劇烈的顫動着,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措手不及!

「萬家,一月之內,我要讓你們所有人跟這頭狂焰地裂虎一個下場,統統都要死!」

柳無邪舉起長刀,凌空劈下,面前的鐵籠子瞬間四分五裂!

他昂首走出,當眾告訴所有人,一個月之內,屠光萬家所有人。

狂霸之極!

「廢物,你今天休想活着離開斗獸場!」

萬卓然做出一個陰狠的動作,如今已然撕破了臉,他絕不會放虎歸山!

因為剛剛那一刀,讓他感覺心悸!

快、准、狠!

最可怕是那一刀之中,他們看到了刀勢,縱然只是雛形,可領悟卻是遲早的事情!

無數人嚇得朝外面逃去,萬家要大開殺戒了。

十二名萬家弟子將柳無邪團團圍住,手持兵器,瘋狂的衝上去,一副不要命的打法。

「死!」

柳無邪踏出擂台,殺意凌然,衝過來的十二人還未看清楚,只見一抹寒光穿過他們的身體,一顆顆鮮紅的頭顱飛起來!

後天八重,同樣被一刀斃命。

誰是廢物?

柳無邪腳踏七星施展,猶如死神一般,屍體一個接着一道倒下,短短一招之間,衝上來的十二名萬家弟子,盡數死亡。

「嘶!」

現場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他們口中的廢物,猶如殺神一般,無人可以阻擋。

這麼多年過去,柳無邪承受多少白眼,多少嘲諷,從未反駁過,依舊我行我素。

今天,一記響亮的耳光,扇在每個人的臉上!

踩着萬家弟子的屍體,順着索橋,一步步回到看台區域,走向薛玉,走向萬卓然。

大手一掃,桌子上的一百塊靈石全部被紅布包裹,系成一個包袱,掛在後背上。

他們一臉獃滯,任由看着柳無邪收走靈石。

「你,你這個廢物!竟敢殺我們萬家弟子,我要你死。」

直到柳無邪轉身離開,萬卓然才從震驚當中恢復過來,一掌朝柳無邪碾壓而至。

「萬卓然,你敢出手試試!」

這時,只見一直沉默不語的霍大師突然站出來,身上的氣勢,越來越高,半步洗髓境的氣勢席捲全場!

他的出現,讓萬家眾人臉色皆是一變,丹寶閣超然世外,從不干涉四大家族爭鬥。

可如今,他又為何頻頻幫徐家這個曾經的廢物贅婿?!

「霍大師,給我們萬家一個解釋!」

萬卓然深吸一口氣,他現在代表的是萬家!

柳無邪當著家族眾人的面,斬殺十二名弟子,其中一人還是他的親表弟,此仇不共戴天!

霍大師面露難色,有些話說不出口,總不能告訴他們,他身體有暗疾,還需要柳無邪一個月的時間才能根治。

可他又不得不站出來,一時很尷尬。

「這件事具體情況我不方便透露,我只要你們一個月內不要動他,一月之後,你們兩家是生是死,我概不過問!」

霍大師眼眸閃過一絲狡黠,柳無邪已發誓,一月之內屠光萬家,不論真假,一月之後必見分曉。

他身體裏面的惡疾,一個月時間基本痊癒,至於柳無邪的生死,他已經不在乎,既沒有徹底得罪萬家,還保存了柳無邪,徐家也會對他有感激之心,一舉三得!

萬卓然深吸一口氣,平復內心的殺意,得罪丹寶閣,對萬家沒有任何好處,掐斷對萬家的供應,不出幾年,家族就會衰落。

「好,萬家今天給霍大師一個面子,一個月之後,我們自會登門,擰下他的腦袋!」

在無數人注視之下,柳無邪跟徐凌雪兩人,離開斗獸場,消失在街道上。

薛玉的眼神更是沒有離開片刻,他瞳孔內閃爍着暴虐、恨意,可瞬間又都隱匿了下去,這件事到現在這個地步,他已經不好插手了。

只是可惜了那枚合歡丹,可是真正的三階靈藥,奇妙無窮!

而斗獸場外,柳無邪和徐凌雪都已經上了馬車。

剛踏進去,他就身子一軟,差點跌進徐凌雪的懷中,剛剛連番大戰,體內靈氣已然耗盡。

徐凌雪的臉龐更是紅艷欲滴,她能察覺到自己每一寸皮膚好似被烘烤着,心裏更猶如萬蟻爬過,癢的讓她難以忍受。

「你?」

柳無邪手觸碰到徐凌雪的肌膚,心中道了聲好燙,抬頭去看,只見她眼眸好似矇著一層水霧,極盡溫柔,讓他的心不由顫了顫。

「快……快回家!」

徐凌雪吐出三個字,當即輕闔眼眸,靈氣沉入丹田,煉化着合歡丹的藥性。

車廂陷入寂靜,柳無邪恢復着靈氣。

到了徐家下車,已經變成他扶着徐凌雪朝婚房走去。

進入屋中,徐凌雪忙找了兩粒靜心丹服下,這才感覺好了許多,但要徹底根除合歡丹的藥性,恐怕還得半日時間仔細鍊化。

柳無邪幫她護法,兩人相對盤膝而坐。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一股駭人的氣勢,從上空碾壓而下!

「徐凌雪,你竟敢與人完婚,不怕我滅了你們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