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脫離皇室後搞壟斷行業
脫離皇室後搞壟斷行業 連載中

脫離皇室後搞壟斷行業

來源:google 作者:李恪李世民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恪 李承乾 穿越重生

呵呵......就是說,屬於我的冰塊,被我的護衛長孝敬給了太子?李恪呵呵冷笑那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俊...展開

《脫離皇室後搞壟斷行業》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李恪李世民的書名叫《脫離皇室後搞壟斷行業》,小說《脫離皇室後搞壟斷行業》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李恪蹙眉,眯着眼看向李承乾。
他雙眸冒着冷芒,思考着如何離開皇宮這座做什麼都難做的鳥籠?
突然間,一道宛如至高無上的聲音響起,暴怒中的聲音讓人心神都受到震動。
逆子,休傷吾兒!
...今天的李恪給他的感覺和以前有些不同,但他沒有多想。
愕然過後,他就恍然大悟點點頭,看向李恪身邊的小五子燦爛笑了起來。
隨即鏘的一聲,將身前的護衛陌刀**,一刀捅進李恪身前的小五子胸口。
太...太子?


小五子瞳孔猛然收縮,難以置信低着頭看着胸口的位置。
鮮血從嘴裏流出來,話都說不完就倒在地上,身體抽搐幾下死去。
李承乾將刀拔出,慢悠悠擦乾淨血跡後,將刀放回剛才護衛的刀鞘當中。
許興修的那四個部下以及李承乾帶來的幾個護衛,身體都明顯的顫抖幾下,詫異的看着李承乾,忍不住倒吸涼氣。
你...不害怕?
李承乾眉頭緊皺,看向李恪,沉聲道。
他很詫異,很詫異李恪怎麼平靜得像是個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自己明明在他的眼前將對他忠心耿耿的管家殺了,他不應該憤怒嗎?
不應該害怕自己也殺他嗎?
為什麼害怕?
你敢殺我嗎?
李恪似笑非笑看着李承乾,平靜道。
該死的,本宮不敢殺你,難道本宮還不敢虐待你嗎?
來人,將這個嗜血成性,草菅人命的畜生給本宮拿下,若敢抵抗,狠狠打!
李承乾咆哮,眼眸閃過變態的瘋狂。
他看不得李恪那似乎看穿自己一切的眼睛。
他恨李恪,恨李恪不管是長相還是氣質都勝過身為嫡長子的自己,更恨......太子果然是個廢物!
你不敢殺我,但我卻敢殺你!
李恪冷笑,手中陌刀架在李承乾的脖子上。
小五子被殺李恪不會動怒,因為他對小五子沒有感情。
但若是自己被毆打,那可不行,穿越而來不是為了受罪的。
廢物?
本宮是廢物?

哈哈哈哈,有種你殺了本宮,要不然本宮和你不死不休!
李承乾突然像是被刺激到一樣,頓時紅了眼,整個人都陷入癲狂的狀態。
他腿有隱疾,暗地裡早就有人叫他廢物,最不能忍受別人當面說他是廢物。
李恪蹙眉,眯着眼看向李承乾。
他雙眸冒着冷芒,思考着如何離開皇宮這座做什麼都難做的鳥籠?
突然間,一道宛如至高無上的聲音響起,暴怒中的聲音讓人心神都受到震動。
逆子,休傷吾兒!
是皇帝李二。
他已經收到消息,李恪在蜀王府殺了人。
趕過來一看,竟然看到李恪持刀架在自己兄長脖子上。
看到這一幕,李二的腦袋嗡的一聲,憤怒的火焰在胸中燃燒着。
他如同發怒的獅子,臉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身體發著抖,憤怒地盯着李恪。
皇帝...李世民......李恪蹙眉,恍惚看向怒氣沖沖向這邊走來的李二。
對方一身明黃色的龍袍,劍眉入鬢,鳳眼生威,好似睥睨天下,俯視萬生!
這人很陌生,李恪從來沒有見過。
這人很熟悉,李恪的記憶里有過這樣一個人,還想方設法討好對方。
父皇,兒臣差點就見不到您了,您要替兒臣做主啊!
三弟嗜血成性,一言不合就殺了許隊長,還殺了勸阻他的太監,更想要對兒臣下殺手。
李承乾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他跪爬向李二跟前,抱着李二的大腿嚎啕大哭。
鼻涕眼淚一起來,樣子十分逼真,聞者悲從心來。
李承乾剛才將小五子先殺掉,就是讓無人能給李恪作證。
身在皇宮,哪怕他是太子也不能橫行,在他之上還有皇帝。
這座皇宮的主人是皇帝,很多事情都瞞不住他的那雙眼睛的。
殺小五子,讓一切死無對證,所有的罪證都由自己一個人說了算。
逆子,逆子,朕怎麼會生了你這樣的逆子?
來人,將這個逆子的兵器繳去,打斷他的雙手!
李二被攔住。
但也已經來到李恪的跟前。
他指着李恪的鼻樑處咆哮大罵。
那雙憤怒的眼睛恨不得將李恪生吞活剝。
是!
李二身後立即有禁軍應聲出來,要將李恪拿下。
他們只聽皇帝一人的命令,任何人都沒權命令他們。
慢着!
你身為皇帝,就這般武斷嗎?
前因後果都不知道,就要打斷我的手,與暴君何異?
李恪勃然大怒。
將陌刀狠狠摔在地上,朝李二破口大罵,暴君二字咬字特別重。
特么的!
皇帝能為所欲為沒問題。
但這具身體好歹也是你的兒子。
一氣之下就要將兒子的手打斷,這是多狠的心啊?
李恪被氣得夠嗆,感覺呼吸都能噴出火來。
朕是暴君?
朕不知道前因後果?
哈哈哈哈,事實擺在眼前你還不承認?

李二怒極而笑,嘴角瘋狂抽搐。
眼前的這個兒子真的太讓自己失望了。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父皇親眼所見,三弟你卻這般樣子,是想說父皇瞎的嗎?
不過父皇還請莫要氣壞身子,三弟也只是頑皮嚇嚇兒臣,不能打斷他的手啊。
跪在地上的李承乾站起來。
他先是指着李恪的鼻樑破口大罵。
隨即又轉頭對着李二,一副關心懂事的模樣。
你看看,你看看!
你大哥如此懂事,你卻如此不堪。

《脫離皇室後搞壟斷行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