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萬朝亂,血路成
萬朝亂,血路成 連載中

萬朝亂,血路成

來源:google 作者:喻魚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喻辰 喻魚頭 都市小說

[無系統,御獸,都市,熱血]看誰能帶着主角殺一條血路靈氣剛剛全面復蘇,物種開始大面積進化,人人都有可能成了御獸家,而主角喻辰就因吃魚卡住、假死,被拋屍到了以武為尊的虛假古文明世界開局成了乞丐,看遍世界冷暖他們說著古老的咒語,有着絕世修為但好像他們都在懼怕什麼?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神秘世界?這時一個老乞丐叫住了他,直接靈魂三問:你是誰?要到哪裡去?又從哪裡來?展開

《萬朝亂,血路成》章節試讀:

有一種人,以凶獸為蠱,築獸王。

有一種人,以自身為蠱,築情蠱。

有一種人,以別人為蠱,築人蠱。

養蠱人,是後者。他出生於養蠱世家,先祖以獸養蠱, 成絕世獸王。在歷史的長河中,被竊蛋者,所滅。傳承斷。自命天高的養蠱人,以人為蠱,希成先祖霸業,成絕世「人王」。

生於落魄京都世家,一歲全家被滅 ,是老奴用狸貓換太子,救下了他。與老奴相依為命。

三歲起,老奴教他家族蠱術,並讓他學習之,7歲有所成,成為了蠱大家。老奴號稱家族最後的氣運所成,家族最後的希望

但他發現,獸蠱很少會有靈性,像死物。另開闢別的道路,以人為蠱。到十二歲,建成人蠱體系,知人蠱之方法,最後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十五歲,老奴願獻出自己,成你之蠱道,並讓老奴3星修士進修到4星修士,從此你名聲大震,世人皆稱你養蠱人,你自稱為蠱王之王,但在世人看來,不就是奴役人的一種方法嗎?為何要稱蠱?小道也!小道也!因為這個世界上奴隸、人的方法有很多。

城區外,一座小山上,一個道觀上,一位老奴坐在那裡,像一條忠實的看門狗,可惜不會汪!汪!汪!。一動不動,好像死了,也好像本就是這樣。

少爺今天的收成如何?老奴滿臉笑容。

養蠱人,笑而不語,推開門進去。隨後老好也跟進去了。

喻辰盯着這道觀發獃,心想,這會不會是個道士?那日子還是可以的。雖然不能每頓大魚大肉,但至少頓頓可以有飯吃。

想到這裡,喻辰的臉上多了一點笑容。果然道教yyds,最後成為道士也是挺好的。因為他被折磨的已經不像人了。

他卻不知道觀裏面的人,都被眼前的年輕人,養成了人蠱,還是極為忠誠的那種。

最後被連着的一條繩子,牽了進去。但知道這裡的人,臉上都露出了恐懼不安。

這不是,靈觀。聽說這裡的道士一夜都沒,也許不是沒了,而是被養成蠱了

大堂中間,養蠱人正座中間。望了望這一百號人,並沒多說什麼。只見他揮了一揮手,出現了一塊透明的石頭。

我這裡不養廢靈人,這是可以測出修鍊天賦的石頭。俗稱靈性。只要出現發光,就代表有修鍊天賦,越深,天賦越好。只要咬破手指滴一滴血。出現的顏色,就代表你有御獸天賦,可以開啟御獸之路。

來一個個的來,那個不胖不瘦的先來。養蠱人隨便指了一個。所有人向那裡望了望。

那個不色不胖的人有些驚恐!好的大人。只見他把手放在那塊石頭上,石頭沒有發光。內心心裏一疙瘩,緊接着咬開手指。結果還是反應,那石頭還是那個石頭。

只見養蠱人冷笑,不知從哪裡出現兩個穿白衣服的人,把那位不胖不瘦的人拉了下去。只見那位不胖不瘦的人,臉色卡白,好像也知道了自己的命運,是多麼的凄慘。

一個人一個的接着。絕大部分人,都被帶了出去,都沒有修鍊天賦,那種廢人。

喻辰,充滿了各種心態。有激動,有害怕。對於他這種前世世界剛恢復修鍊的來說。這種玩意兒更是稀奇。想起了,小說的各種情景,各種崛起之路。

他內心也有一個天才夢,腳踩各種英雄豪傑,稱霸天下。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石頭沒有一點反應。最後咬破手指,滴下一滴血,還是沒有反應。

最後就出現了兩個白衣男子,矇著他的雙眼,把他拖了下去。

喻辰的內心現在非常崩潰,他似乎猜到了結局應該不是很好。但也期望是非常好的結局了。因為他畢竟是穿越,。沒有滿級天賦都對不起自己。結果真是啥也不是。

隨後他被帶到一間房子,這兩個人邊走邊說。真差勁,這批貨色還沒有上個月的好。看老大那個表情。我就知道,這個月我們不好過了。但也比那些真正的普通人好,至少比較扛餓。

是呀,我們是比較扛餓,喻辰心想。

這些大房間,大約有四十幾個人。在那裡七嘴八舌的議論什麼?還有的人只顧着哭。

人群中,只聽到有些人在說:卧槽,這下死定了,這條船好像是開往養蠱島。我曾經就聽說過,那養蠱人,心狠手辣。連身邊的老奴好像都被練成蠱了。

旁邊有人提醒他,小聲點兒,你不怕死啊?就是他的地盤,你不要命。

那個人,慌張的望了望四周,應該沒事,他不可能這麼無聊,對我這種小人物。有這麼高的戒備之心。

四周的人好像都很同意他的說法,但又不敢接着往下說,紛紛都選擇了閉嘴。

等命運對他們的審判,不知道是死活。

喻辰,聽到他們的議論,心中在想:蠱,絕對不是什麼好詞。完了他要幹什麼?馬得的,這就要翹了。聽天由命。走一步看一步,我的英雄夢還沒完成。

喂,小兄弟你發什麼呆呀?你是不是被那個紫光幫抓進來的人,我看着你很面熟。要不然我們組個隊。抱個團。這樣也有個照應。是不是小兄弟?

喻辰看了看這人,好像是有些印象。感覺這人看起來不像好人。1米6的個子,再加上有些猥瑣的樣子,那顆小光蛋。有點反光,可能是這幾個月來沒洗過原因。

雖然長得像壞人,但此刻我也是為了活下去,也只能抱個團,求生機。

喻辰點了點頭開口道:喻辰,你叫啥?

那個1米6個子:你叫我小巨人,就行。

我看了看那骨瘦如柴的身體,不佔身高優勢的他。笑了笑點頭。雖然是苦笑,讓我心中的鬱悶減少很多。

接下來我為你介紹別的人吧。都是在紫光幫待過的兄弟。

這叫大胖,二胖,三胖。就是三兄弟。我看了看他們骨瘦如柴的身體,頓時有些無語。不如叫大瘦,二瘦,三瘦。這種人沒餓死都是好的了,說明他們有些強。

這個人叫堯開光,以前是個劈柴的,力氣比較大。是一個比較精瘦的人。大約1米75。跟我一樣高。

喻辰和他們相互坐在一起,相互訴說的 以減少心中的忐忑。未知的東西才可怕。

他們只是感覺到房子在晃動,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害怕了。

畢竟他們也只是從凡世中出來的普通人。沒有見過大風大浪,偶爾也只是聽聽修仙者的傳說。有些羨慕,有些嫉妒,有些激動。更多的是弱小無力。隨風飄蕩。隨時可能命喪黃泉。現在他們更想的是我想回家。

喻辰,緊閉的雙眼,回憶着這幾個月來的風風雨雨。跟這一系列的不可思議的事情。他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無助。他多渴望有人得帶他逃離這,回到高校。當一個讓人敬仰的御獸家,雖然可能也是溫室的花朵。但總比現在不知道未來在何方要強。

時間不斷不斷的過去,飯菜也有人不斷的送來。

這飯菜真好吃,比我以前吃的都強。小巨人說道。

大胖二胖三胖。也不斷的點了點頭。嘴巴卻沒有停過。

喻辰卻在那裡悶聲乾飯,狼吞虎咽。恨不得連盤子都舔乾淨。終於不用。餓肚子。

但有些人,因為沒有抱團的緣故。被排斥,連湯水都沒喝到。

有些抱了團的人,似乎不滿足這些。對那些弱小的人大打出手。爭搶食物。

喻辰,冷漠的看着這一切。雖然知道這些人很可恨,但他也沒多說什麼,因為那些食物已經夠他吃飽了,活着真好。

但最後還是良知戰勝了一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將百倍奉還。喻辰心裏默念道。

他又回想到。那天老乞丐給自己教會的一個道理。

在這亂世之中,你可以沒有尊嚴的活着,不反抗,不作為,你可以忍氣吞聲,下跪求饒。因為尊嚴不值錢,但還是要有最基本的良知。因為現在活着真的很難。

所謂眼不見心不亂,因為這跟他的教育所描繪的東西,更殘酷。喻辰閉上了眼睛。

看着大胖二胖三胖三兄弟,還有那光頭。

搶着別人食物,又在那裡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又望了望,那骨折的那些人,內心五味雜瓶。說不出所以然。這是個吃人的世界。

大胖二胖三胖,看着閉眼的喻辰。內心卻充滿了鄙夷。但也沒說什麼。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

有的人選擇了餓肚子。有種人選擇了搶食物。有的人選擇了故作清高。有的人臉上還寫滿了理所應當。

又是幾日的爭奪,幾日的送餐,幾日都有被拖走的人,然後被扔進不知名的地方。這幾天他們終於明白,他們在船上。難怪每天這都是海鮮海味。

身邊的人只有30多個人,這間屋子已經形成了7個聯盟。各自提防着對方。

喻辰這邊的聯盟,是比較強的一方。因為人多。特別是他們那方的堯開光,格外的厲害。開頭他跟喻辰一樣,一動不動。是食物越來越少,不知是別的原因,也加入了搶奪的隊伍之中。最後打殘了幾人,霸佔了他們的食物。戰鬥中,他像一頭老虎,到處咬人,感覺就跟吃人一樣。一個個人像看着怪物一樣看着他,害怕恐懼。血腥味充斥着整個房間。

喻辰也緊鎖眉頭,看着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內心的世界觀已經被顛覆了。突然想想也覺得挺正常。這畢竟是個吃人的世界,有些人是變着花樣吃人,有些人是直接吃的,雖然比較難以接受。當然想,在這個世界也挺正常。

堯開光,便向人解釋道。我原本是半星修士,不是各位這種注射的東西而變成的修士,是那種獸化實驗而導致成。所以,我聞到人血的時候,可能控制不住自己,就會變異。有想咬人的衝動。所以各位別惹我。

大家又看了看,那位在地上打滾的修士,好像到處都在流血。

眾人一聽便恍然大悟,那還是有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難以理解。但現在是沒人敢打架了,生怕自己流出血了。惹得這位虎性大發。雖然這位只是咬了幾口。

只見堯開光無表情的坐下,扯下自己的衣服的一角,擦了擦嘴巴,用衣服塞住鼻子。然後閉上了眼睛。

雖然食物越來越少,但喻辰基本上不會感覺到飢餓。也許他是習慣了這種感覺。

上船到現在,喻辰默記着時間,好像已經過去了五六日。

船上的人卻只有24人了,只要一受重傷就會被拖到莫名的地方去。

所以剩下的人,不是像喻辰一動不動。

就是在船內走來走去,不安的情緒是越來越嚴重。

因為已經有16個人,不知道被拖到什麼地方去。

他們根不知自己的命運如何,像一群待宰的羔羊,不安,恐懼,更多的是迷茫與無助。

此時船門,被打開,然後一群群蒙面的人,走了進來。

為首的人好像很開心的樣子。但他們卻開心不起來。

然後對大家說:這個島上,大約有幾批同時進入的人。我也不多說廢話,它的名字叫養蠱島。自己慢慢的想,祝大家在島上玩得愉快。當然可能只是幾個人。或者一個人也行。

大家先下船吧, Good bye.有緣再見。

喻辰與眾人,只聽到漸遠漸近的聲音。

三個月以後,我來接活下的人,當然有幾個人你們自己掂量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