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魍魎詭事
魍魎詭事 連載中

魍魎詭事

來源:google 作者:貳妖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貳妖 趙羽

嬰兒時被邪術殘害,少年時遇到不靠譜師傅,青年遇霸道媳婦一農村出來的頂級富二代,財產爭奪,指腹為婚,腹黑且會術法的主角玩轉陰陽兩界展開

《魍魎詭事》章節試讀:

如今正值夏季,山上的植被充滿了活力,翠綠的枝條經過春天的生長,如同碧玉一般,上面的葉子如同沾染了少許墨汁,變得墨綠!眼前這生機勃勃的景色無不證明這山中的土壤肥沃!

正好這時趕上初夏的清晨,沒有伏天燥熱,也少了春季的寒冷,更因為剛到夏季沒有蚊蟲,而且景色怡人,但是就在你準備欣賞四周景色的時候,一個懶洋洋的突然聲音響了起來!

「小羽子,趕緊給師傅去你家舀壺酒,師傅的酒壺空了!」

聲音來源是一片碧綠的樟子松後面一座小得不能再小得小廟傳出的,隨着聲音的落下,一棵好似鶴立雞群生長在松樹環繞的巨大柳樹下,一個身材單薄,黑瘦的男孩把手中毛筆往桌子上一丟,臉上滿是不耐的向著小廟走去!

隨着男孩走進小廟,只見原本原本外表刷着紅色火漆的小廟,走進去後裏面竟然全部都刷着明黃色的塗料,正對着門的是一座泥塑的神像,這神像塑的好像很隨意,七扭八歪不說,就連最基本的五官都做的很隨意!

男孩很鄙視的撇了一眼神像後,向著南牆一張凌亂的小床望去,眼中滿是不耐的說道:「老頭,昨天不是剛打的酒嗎?這麼快就喝完了,你也不怕酒精中毒!」

隨着男孩話音的落下,一個蓬頭垢發,長有三縷山羊鬍子的邋遢中年男人,竟然緩緩從凌亂的小床上坐了起來!

「嗝!」

男人坐起來後,有些迷醉的雙眼,看了男孩一眼,先是打了個酒嗝,這才徐徐說道:「小羽子,你師傅我可是三教聖人,區區酒水怎麼可能中毒!」說完這話後,男人拿起手中不知道用了多久,早已掛瓷的葫蘆放進嘴中咕嚕咕嚕喝了起來!

看着自己師傅這個模樣,叫做小羽子的男孩,一臉的嫌棄!

大約過了四五秒,中年男人這才放下手中的葫蘆,輕輕搖晃一下,向著小羽子一丟,醉醺醺的說道:「好徒兒給師傅滿上!」隨着話音的落下,還未等小羽子接住葫蘆,只見中年男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口中更是傳出響亮的鼾聲!

我叫趙羽,眼前這爛醉如泥自稱三教聖人的男人是我的師傅,自稱三聖子!這貨當年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忽悠了我的父母,自打我懂事後,只要一有時間,便會被父母送到山上跟他學習一些對我而言沒有用的東西!

而且隨着我不斷成長,越發的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就是個騙子,四處騙吃騙喝不說,而且就連村子裏的王寡婦好似還跟他有一腿!

當初我也曾詢問過自己父母,為什麼非得讓我跟這個江湖騙子學習,但是每當提及到三聖子時,父母的眼中便會出現感激和火熱,並告訴我好好跟他學習,將來一定有出息!

而且據我父母說,當年在我出生的時候,三聖子偶然出現在我家門口,據我老爹說那時候家窮所以只能在家生孩子!

這事後期我又向我父親細打聽一下,這才知道,當初我媽生我的那天,正好是正午,而且趕上天狗食日,就在我出生的那一刻,恰巧三聖子來我家討水喝!

聽我父親說,當年三聖子身穿一身明黃色道袍,卻是一個大光頭,當他走進院子的時候,在地上畫了個十字,口中念了一聲阿彌陀佛!當場就把我父親震住了!

看到我父親震驚的樣子,三聖子對他又是一陣忽悠,這才知道我才出生,於是像模像樣的又推算一番,說我的命好的很,希望父親讓接生婆把我抱出來看一眼,當產婆抱着剛出生的走出產房的時候,三聖子看到後非說我與他有師徒之緣,希望可以收我為徒!

當初也不知道三聖子給我老爹灌了什麼迷魂湯,竟然真的同意了,還問以後去哪裡找他!

結果三聖子這個奇葩,告訴我父親待我懂事的時候,可以送到後山尼姑庵腳下的小廟,以後便在那裡定居了!

也就是在那之後,有着四五十尼姑寺廟腳下,多出了眼前這個不大的小廟出來,更為出奇的是三聖子建造這小廟,尼姑庵的僧尼竟然沒有阻止,這令我至今疑惑!

看了一眼倒在床上鼾聲如雷的三聖子,我無奈的搖了搖頭,來到床邊拿起了床頭的葫蘆塞子,一臉無奈的向外走去!

離開小廟後,眼前的生意盎然的景色讓我忘卻了三聖子,由於小廟所在的位置距離我家有些遠,要走近半個小時的路。

走出來屬於小廟的碎石小路後,我抬頭向著山上看了眼,一巨大的寫有玄音閣三個大字的牌匾出現在我的眼中!

這玄音閣便是山上的尼姑庵,我看着不遠處的那些華麗的建築群,在回頭看了一眼樹林中影影卓卓的小廟,臉上浮現出一陣挫敗!

由於玄音閣有通向村子的水泥路,所以走起來比碎石路好走的多,很快我便看到了不遠處炊煙裊裊的村子!

但是當我再次前行大約五分鐘左右的時候,前方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嗩吶聲,我在聽到嗩吶聲後,本能的閃向路邊,因為這嗩吶的聲音我再熟悉不過了,我們這裡只要有人出殯,嗩吶是必須有的樂器!

也就在我靠到路邊後,不遠處一隊身穿白色喪服的人群出現在我的視線,只見走在最前方一名臉上悲傷的男人,手中不斷向著空中拋灑着巴掌大小的紙錢,隨後是兩名手中各拿着用紙紮成的金童玉女男人在開道,而這二人身後便是四個正在賣力吹着嗩吶的男人,在往後便是一名臉上滿是淚水抱着一張年輕女子照片的婦女,婦女身後是一副暗紅色的巨大棺材,棺材後也跟着男女老少不少人!

隨着喪隊的不斷接近,我的目光竟然被婦女手中的遺照所吸引,只見遺照中的女子雖然略施粉黛,但是卻無比的漂亮,不染而紅的朱唇、皓齒明瞳那漆黑的長髮更如同畫龍點睛一般,讓照片中的女子清雅之中又不失嫵媚!

而當我的目光看向遺像中女子雙眼時,年僅十四五的我,竟然被這雙柔情似水的目光深深吸引,身體更是情不自禁的緩緩走上前去,擋住了喪隊的前行!

走在隊伍最前面撒紙錢的男人,在看到我擋在道**後,滿是悲傷的臉上頓時出現許些怒意,語氣不滿的喝道:「小屁孩,趕緊閃一邊去,別擋道!」

雖然男人的聲音很高,但是我如同丟了魂一般,竟然無視男人,身體直挺挺的向著棺材走去!

但是就在我走到撒紙錢的男人身邊時,男人臉上怒意大增,竟然一把抓住我的衣領把我從地上拎了起來,臉上滿是怒意喝道:「小子,你是不是聾了,沒聽到讓你閃開嗎!」

見男人把我從地上拎起,拿着紙人的兩名男人急忙走上前來,出聲勸道:「大虎,這孩子可能是嚇到了,你趕緊將他放地上,別誤了時間!」

「對啊大虎,眼看要到時間了,咱們得抓緊走了!」

聽到二人的勸說,叫做大虎的男人,如同丟垃圾一般,把我扔向一旁的路邊,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後,這才拿起一把紙錢撒了出去!

大虎的力氣很大,我被他扔出去後,屁股結結實實的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頓時痛的我直咧嘴!可能因為疼痛的緣故,方才迷失的我竟然瞬間清醒過來!

看着經過身邊的喪隊,我有些不忿的向著撒紙錢的大虎看去,不看還好像,當我的目光向大虎看去的時候,只見大虎身邊那兩個被高高舉起的紙人竟然同時轉過頭來,臉上更是露出異樣的笑容!眼前這一幕嚇得我急忙把目光收了回來。

「砰!」

但是就在我收回目光的那一刻,經過我身邊的棺材突然傳來一聲巨響,而我的目光則本能向著聲音來源望去!

「嘶!」

當我的目光望向聲音來源的那一刻,我不禁倒吸了口冷氣,只見路過我身邊的棺材上面的棺材蓋竟然緩緩打開,隨着棺材蓋子打開,一隻毫無血色,慘白修長的手從裏面緩緩伸了出來,並向我招了招手!

《魍魎詭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