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網王之網球公主
網王之網球公主 連載中

網王之網球公主

來源:google 作者:樂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清水黎優 現代言情 跡部景吾

因為喜歡網王所以開了這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只是想寫自己心中的故事!!PS:作者不精通網球!!!!展開

《網王之網球公主》章節試讀:

在跡部景吾戰勝黃毛之後,黎優突然感覺有點餓於是便打算先離開去找點吃的。

「要回家嗎?」

「不,我對周邊不熟,準備到處走走。」

雖然很疑惑為什麼跡部景吾會這麼問,但黎優還是老實回答了。

「我陪你一起去吧。」

「侑士,你們先回學校。」

跡部轉頭對忍足侑士交代完隊員的去向之後就打算陪黎優一起去。

「ok。」

忍足侑士倒是很乾脆,小情侶估計想培養下感情,這是嫌他們這群電燈泡礙眼了。

在忍足侑士答應之後,跡部便帶着黎優離開了網球場。

跡部帶着黎優走了之後,剩下的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

「侑士,我們真的要回去嗎?我好想看跡部談戀愛哦。」

向日岳人明顯不想回去,開始找忍足撒嬌。幸好黎優沒看到這一幕。要是看到了估計心裏又是激動的一批。

「是啊,侑士,我們偷偷的跟過去看吧,不要被他發現就好了。」

芥川慈郎也是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跡部談戀愛這可是個新鮮事啊,萬年鐵樹終於開花了。

他終於找到一件比睡覺更有意思的事了。

忍足流汗,他們冰帝怎麼盡出這種傻子呢,指望着跡部不發現還不如指望不會被保鏢丟出去。

「你們以為人家身後的保鏢都是擺設嗎?」忍足侑士無奈撫額,忍不住吐槽冰帝的這群隊員。

他作為冰帝的軍師擔當不是沒有理由的。這完全就是靠自己的智商撐着了。

「不會啦,保鏢都認識我們的,再說我們又不是壞人。」

向日岳人想的很樂觀,他們是跡部的隊員,大家都混熟了,跡部家的保鏢肯定是認識他們的。

「笨蛋,跡部家的保鏢認識你們,人家清水家的保鏢認識你們嗎?」

忍足再次無奈,他也不知道自己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這輩子好好的關西不待要跑到冰帝來跟這群人做隊友。

「啊,也是哦。」

「話說侑士那個清水黎優她們家很厲害嗎?」

這話是日吉若問的,他們家世代練古武術,對於財團的事不是很了解。就連跡部財團都是他入學冰帝之後才了解的。

「清水黎優是現任清水集團掌權人的掌上明珠,也是清水財團唯一的繼承人。她們家的業務主要是做芯片投資的。」

「業務範圍很廣,至於財力的話跟跡部財團差不多。」

這裏面就忍足了解的多一點,本身他自己家族就很顯赫,他是除樺地之外跟跡部接觸最多的人。

「這麼厲害的啊,那剛剛黃毛的行為不是自尋死路嘛。」

鳳長太郎吐槽道,財團唯一的繼承人欸。這句話只要想想就知道份量有多重。那黃毛還不知死活的去調戲。

「幸好跡部出手了,不然那黃毛就慘了。」

眾人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黎優不計較,不代表人家背後的人也不計較。

「雖然但是,我還是想去看跡部談戀愛。你看他為了談戀愛連樺地都不帶了。」

向日岳人堅持道,他是個不到黃河心不死的人。現在八卦的**已經被勾起來了。

「去吧去吧。啊嗯···,侑士拜託你了。」

忍足被纏的沒辦法,他向來對向日岳人的請求沒多少抵抗力。

「那就去吧。」

「哦…耶…..,侑士你果然最好了。」

真是一群純情少年啊,忍足也沒有特意告知他們要小心,畢竟反正最後都會被發現的不是嗎?

不得不說,忍足可真對得起他腹黑的名頭,知道這一切肯定是瞞不過保鏢,索性就不瞞了。

反正跡部也拿他們沒辦法,至於黎優嘛,從先前的交談中可以看出,也不是難相處的人。

說實話不止岳人他們,就連忍足自己也挺想看的。

一群人浩浩蕩蕩且自以為很隱蔽的出發了。

而在另一邊,跡部則帶着黎優在街上閑逛。

「跡部君,你是怎麼認出我的啊?」

黎優有些好奇,她能認出跡部景吾不奇怪,因為本來她就熟知劇情。但是跡部能認出她這個就很奇怪了。

「叫我景吾就可以了。」

「每年你祖父都會給我們寄一張你的照片,說是怕我以後認不出你。」

說到這,跡部就忍不住笑了出來,他至今對自己祖父和黎優的祖父這番操作感到神奇。

「給你寄我的照片?那我為什麼從來沒有收到過你的照片?」

黎優抑鬱了,難怪她就說為什麼跡部能一眼就認出自己,原來這其中有自己祖父在裏面的功勞啊。

眼前的少女皺着眉頭,表情中含着一絲不解。

「啊哈哈,這個你就要問你的祖父了。」

跡部似乎覺得少女的表情特別有意思,他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上黎優了。

以前都是在照片裏面看到,這還是第一次看到現實中會動會笑的真人。

「決定去哪上學了嗎?」

「嗯,我打算去青學。」

對於黎優的回答跡部有些意外,他想不通黎優為什麼偏偏選擇青學。

「為什麼不來冰帝呢,冰帝也很好啊。」

跡部有些失落,要是早遇到黎優的話他可不可以讓黎優回心轉意。

「冰帝很好,有你在,但是景吾你知道嗎,我想交真心朋友。想交那些不是衝著我的家世來跟我交好的朋友,就僅僅只是為了我這個人,單純為了清水黎優。」

黎優不知道跡部能不能懂自己的這種想法,她懷念沒來這之前的日子。三五個好友吃完麻辣燙再去點杯奶茶優哉游哉的壓馬路,想想就很美好。

可惜了,她現在來了這裡。雖然家人把她保護的很好,但是身為家族唯一繼承人,有些紛爭是她躲不掉的,她迫切的想有一個地方能讓自己喘口氣。

「雖然不太能理解你的想法,但是我支持你的決定。」

跡部笑着道,作為一個集團繼承人,朋友對於跡部而言,是可有可無的。但是如果黎優想要的話,那他也會支持。

「想要吃這個嗎?」

跡部見黎優停在了一處賣章魚燒的小攤處,目不轉睛的盯着那上面的丸子看。

香味撲鼻。僅僅只是聞着黎優都要咽口水了。

「啊,可是我沒帶錢,」

黎優有些沮喪,她雖然帶了錢出門,但帶的是出門時母親給的卡,縱使卡的級別高,但是在這種小攤上顯然是用不了的。

「你帶了嗎?」

黎優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跡部。期望跡部有帶零錢出來。

「唔….我沒帶錢的習慣。」跡部有些尷尬,他從小到大出門就沒帶過錢。要麼是跟隊員出門,小零錢他們出。要麼就是去店裏面,那都是直接刷卡。

他跟黎優是一樣的,一到這種路邊攤的時候就宕機了。

在瞧見自己這句話說完之後,黎優秒變失望的小臉,那雙異瞳都彷彿失去了色彩。

跡部有些不忍且心疼,正當他一籌莫展的時候,他突然就看到了石凳那邊幾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我知道該找誰了,他們絕對帶錢了。」

「?」

黎優有些不明所以,她不知道跡部突然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出來吧,別躲了。」

只見跡部對着旁邊的那個石凳喊了一聲。瞬間石凳後面就出來了好幾個人。

黎優定睛一看,好傢夥,這不就是冰帝的那幫人嘛。如果她沒記錯的話,跡部好像是讓他們回學校來着。

「嘿嘿嘿……..」

被發現的幾人有些不好意思,萬萬沒想到躲過了保鏢,沒躲過正主,被抓了個正着。

「別傻笑,帶錢沒,來付個賬。」

跡部已經不想吐槽了,看來是自己的威勢不如從前了。這群人居然陽奉陰違。

忍足很識相,見當下情勢不對連忙掏錢跑路。

於是跡部和黎優兩人就眼睜睜的看着忍足以迅雷不及耳之勢把錢塞過來然後帶着眾人火速逃跑,不一會兒的時間連影都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