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王婿
王婿 連載中

王婿

來源:外網 作者:葉凡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凡 都市言情

《王婿》是葉凡精心創作的都市言情,燃文小說網實時更新王婿最新章節並且提供無彈窗閱讀,書友所發表的王婿評論,並不代表燃文小說網贊同或者支持王婿讀者的觀點。展開

《王婿》章節試讀:


「撲——」
一聲銳響,一股鮮血從鍾十八背後迸射出來。
鍾十八也慘叫一聲,直挺挺向前撲了出去。
他下意識扭頭,正見黑衣人把黃色膠袋背在背上,手裡握着的尖刀嘩啦啦滴血。
毫無疑問,這一刀是黑衣人捅的了。
鍾十八先是茫然,隨後憋屈喝道:「為什麼?」
他怎麼都沒想到,黑衣人會這樣對待自己。
「為什麼?」
黑衣人背好了葉小鷹後,提着血淋淋的尖刀獰笑一聲:
「任務失敗,內心不誠,跟組織勁敵勾結,還綁了葉小鷹……」
「哪一個理由都足夠殺你一百遍一千遍。」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我對你已經不信任了。」
「誰能保證你沒有被葉凡打動收買?」
「為了組織的安全,也為了你永遠閉嘴,我只能送你上路了。」
「你也不要沮喪,你死了,對我對組織還是有巨大好處。」
「你的腦袋不僅能讓我掩飾很多東西,還能讓我贏得孫家他們的支持。」
「鍾十八,組織培養你這麼久,你是時候回報了。」
對於黑衣人來說,他沒機會去甄別鍾十八的心是黑還是紅,只能殺掉他避免牽扯自己。
畢竟鍾十八知道太多了,今晚更是知道他這個頂頭上司。
鍾十八捂着背部嘩啦啦流血的傷口很是凄然:「你要殺我?」
「洛無機已經死了,你現在死沒什麼好遺憾的。」
黑衣人淡淡開口:「你放心,其餘洛家人,比如洛非花,我會找機會弄死替你報仇。」
「說好的相互扶持,說好的共同報仇,怎麼關鍵時刻,你就突然不相信我了?」
鍾十八怒吼一聲:「我沒有出賣你們,沒有出賣復仇者聯盟,我沒有。」
「抱歉,一切為了大局。」
黑衣人眼裡沒什麼波瀾,語氣很是淡漠回應:
「當你想着還葉凡人情綁架葉小鷹,而不是想方設法弄死葉凡開始,你就不是自己人了。」
「在復仇者聯盟的組織里,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安心上路吧,你的嬌妻愛女我養之。」
說完之後,黑衣人就右手一抖,一刀刺向鍾十八的胸膛。
鍾十八見狀下意識抬起左臂橫擋。
只是左臂剛剛抬起,黑衣人左手一彈,一枚黑箭釘入他肩胛。
黑箭滋滋作響,瞬間讓鍾十八左臂軟了下來。
鍾十八隻能怒吼一聲,準備用掌心雷對抗。
只是有掌剛剛抬起,黑衣人就刀鋒一轉,毫不留情刺穿鍾十八手腕。
「啊——」
鍾十八慘叫一聲,雙臂一痛,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黑衣人沒有半點廢話,一腳踩了上去。
咔嚓一聲,鍾十八胸骨塌陷,噴出一大口鮮血。
「去死吧。」
在黑衣人要落下最後兩分力道送鍾十八上路時,整個山林突然陰風大作無數人影閃爍。
接着,四周嗖嗖嗖飛出了三十六副黑色棺材。
棺材砰砰砰橫在了鍾十八和黑衣人附近。
宛如八卦一樣把黑衣人和鍾十八鎖在了中間。
「砰砰砰——」
下一秒,棺蓋翻飛,像是幻燈片一樣閃爍,在半空穿梭一會後落下。
棺蓋堵住了黑衣人的退路。
棺木隨之彈出了幾十個臉色蒼白帶着陰冷氣息的人。
他們手持鐵鉤和狼牙棒盯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臉色一沉:「洛家人!」
「不愧是復仇者聯盟的老k,一眼就看出了我們的來歷。」
就在這時,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又從幽暗中不徐不疾傳了過來。
接着,兩個白衣男子引領,四個黑衣男子抬着紅轎子踏破虛空出現黑衣人視野。
低垂的紅色布簾鍾,隱約可見一個性感女人斜躺,紅衣若隱若現,身軀曼妙誘人。
她的聲音慵懶又帶着一絲兇險:
「只是你看出了我們的來歷,也該讓我們看一看你的真面目。」
女人漫不經心開口:「而且是時候還天旭一個公道了。」
黑衣人目光凝聚成芒:「洛非花?」
「還認識我?」
洛非花嬌笑一聲:「看來真是老熟人了啊。」
洛非花也是聰明人。
雖然沒有證據指證葉凡唆使鍾十八綁架葉小鷹,但她還是能從葉凡針對二房的行動判斷出不少東西。
她輕輕揮手示意紅轎子停了下來,隨後微微收回斜躺的修長身子。
她掀起布簾對黑衣人淺淺一笑:
「二叔,到這地步了,沒必要遮遮掩掩,摘了面罩吧。」
洛非花好像獵人看着獵物一樣,眸子有着貓捉老鼠的戲謔。
「你在說什麼?什麼二叔三叔的。」
黑衣人淡淡一笑:「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明白?」
「聽不明白不要緊。」
洛非花語氣溫柔:「把你拿下,好好驗明正身,讓老太君她們明白就行。」
「驗身?」
黑衣人不置可否冷笑一聲:「驗哪門子身?」
「我就一個收了林解衣賞金的人,聽到這裡打鬥,就冒險把葉小鷹從匪徒鍾十八手裡救出來。」
「你們要把我拿下,還把我當壞人驗身,這會寒了好人的心啊。」
「而且這會耽擱葉小鷹救治的時間。」
「如果葉小鷹出什麼差錯,你不僅要被林解衣仇恨一輩子,還會被老太君趕出家門。」
「洛非花,沒事不要惹火上身。」
「與其浪費時間對付我,還不如把鍾十八帶去殯儀館祭祀你弟。」
「他還有一口氣,可以給洛無機做祭品。」
說到這裡,黑衣人還一腳踹飛血淋淋的鐘十八,想要用鍾十八來討價還價。
鍾十八咳嗽一聲,又是一口鮮血吐出。
他很是悲憤地看着黑衣人,想要說些什麼卻沒力氣。
「鍾十八,好好做祭品,好好還了血債。」
黑衣人眯起眼睛:「你放心,你的妻子女兒我會好好照顧的。」
聽到妻子和女兒,鍾十八眼裡的恨意暗淡了下來。
「鍾十八的腦袋,我要,二叔你的真面目,我也要揭。」
洛非花笑容如花:「二叔也不需要狡辯,哪怕鍾十八指證不了你,葉凡也有足夠法子釘死你。」
「葉凡那個兔崽子,雖然我一直反感他,但不得不承認,他還是有點東西的。」
「把你拿下,天旭嫌疑徹底沒了,禁城也能坐實少主之位了。」
洛非花紅唇輕啟:「二叔,成全一把吧。」
「洛非花,你這個白痴,我不是什麼二叔。」
黑衣人低吼一聲:「我也成全不了你。」
「另外,我提醒你一句,跟葉凡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
「你以為佔了便宜,其實是被他賣了還數錢。」
他喝出一聲:「就是你弟弟洛無機,也很可能死在葉凡的手裡!」
黑衣人始終不覺得鍾十八有殺死洛無機的實力。
「換成幾個月前,你能挑拔我和葉凡。」
洛非花淺淺一笑:「但現在,你這種離間計,一點都沒用。」
黑衣人追問一句:「葉凡究竟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讓你這樣對他深信不疑?」
「他一個毛都沒張齊的小子,能灌我什麼迷魂湯?」
洛非花不置可否回應:「我相信他,不過是覺得二叔你更可惡。」
黑衣人怒笑一聲:「頭髮長見識短!」
「今晚,就讓你看看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厲害。」
洛非花靠回紅色轎子一揮手指喝道:
「百鬼夜行!」
話音一落,兩大閻羅四大判官他們紛紛身體爆射。

《王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