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王爺,請你矜持點
王爺,請你矜持點 連載中

王爺,請你矜持點

來源:google 作者:霂瀟瀟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欒驚瀾 蘇陌縈

那一日,我穿過千軍萬馬,只為他人求情,你暴怒的掐住我的脖頸,質問我是否從未愛你可是你不知,自從愛上你的那日起,我便化身為了魔……展開

《王爺,請你矜持點》章節試讀:

  這時候,守門的侍衛們紛紛讓出一條路來,只見一個身着紫衣,頭戴嵌金髮飾,風華絕貌的一個男子走了出來。上官縈不禁感慨,這個時代的男人倒是長得都是如此俊俏,這個男子也是不錯,只可惜,照欒驚瀾和藍子言的氣質差了許多。

  「呀,襄妹妹前些日子去香山祈願,這可是回來了,怎麼不告知我一聲,我好去接你啊。你們這幫瞎了眼睛的,上官小姐的馬車也敢攔,等晚上看我怎麼收拾你們……」來人一路上的眼睛都長在上官襄的身上,那**裸的眼神,是個傻子都能看出他的心意。

  倒是上官襄不領情,很是疏離得鞠了一禮,「冷大人客氣了,襄兒想冷大人日理萬機,怎會不懂事到這樣的小事都去麻煩與您。」

  「襄兒,你這說的什麼話,咱倆從小一起長大,這之間的情誼哪裡談得上麻煩不麻煩的?來人啊,快給本大人備馬,我要親自送上官小姐回府。」

  很明顯,上官襄並不想和冷蕭然有太多的牽扯,便是轉移話題,扯到了我的身上,「不了,襄兒許久未見姐姐,倒是想去姐姐府邸上說說話。」

  冷蕭然這才從上官襄的身上轉移視線,那旁邊車上,一身藍色外衫,搭着白色百褶,烏黑得墨發,只用一隻簪子簡單盤起,不是上官縈又是誰?不同往日的是,上官縈每次見到自己總是低垂着頭,唯唯諾諾的樣子,今日竟然敢如此的正視自己,不由大吃一驚。

  片刻緩過神來,冷蕭然不禁皺眉說道,「真是喪氣,怎麼遇見了你。」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和上官襄單獨相處,沒想到又失敗了,每次遇見這個女人都沒有好事。

  冷蕭然想到前年賞花會上,自己邀請上官襄去遊玩,她倒好,也是巴巴的跟上。結果那時候上官襄看見八王爺,便和八王爺走了,自己也沒管上官縈,去包間里喝悶酒,這個女人不僅巴巴的跟了上來,還偷親自己,和自己表白什麼愛慕之情。她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說得好聽是丞相府的小姐,說白了不就是丞相大人籠絡人心的一個工具,不知廉恥的樣子,和別人做妾倒是合適。

  上官縈也有些奇怪,按理說,這是自己第一次與冷蕭然見面吧,怎麼他見到自己就像吃了屎一般厭惡。

  上官縈從來不是示弱和吃悶虧的人,只要對方不會對自己造成極大地威脅,上官縈一貫原則便是不能便宜了對方。

  「怎麼?遇見我不可以嗎?倒是見到冷大人,我也覺得喪氣的很呢。」

  「你……」

  冷蕭然氣得用手指着上官縈,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這樣和自己說話,更何況是一個曾經那麼愛慕自己的女人,要知道,以前上官縈和自己說話那可都是慢聲細語,生怕得罪了自己。

  「你這個賤人,來人啊,把她給我圍起來。」冷蕭然大怒,這件事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

  「大膽,本王妃的身份豈有你個小小的京城衛屬說三道四,皇家的人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評論?我看你頭上的傢伙是不想要了……」

  聽罷,藍子言不禁苦笑,本來聽到她是上官家的小姐,竟是還有些期寄,沒想到,她竟是嫁了人,還是嫁給自己的叔叔做妾……

  冷蕭然沒想到,一向愛慕自己的上官縈竟然真的對着自己干,而剛剛正在氣頭上的自己也是忘了,今時不同往日,當時上官縈只是丞相府一遠方親戚的養女,對她指手畫腳怎樣都無所謂。現在她是八王爺的人,雖然只是一側妃,但也是皇家,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

  「好啦姐姐,冷哥哥和我們一起長大,你和他置氣什麼?冷哥哥你也是的,你也不知道姐姐從小無父無母,說話辦事難免激動了些,你和她一般見識做什麼。倒是襄兒許久未見姐姐想得很,妹妹想去姐姐家中坐坐,不知是否可以?」

  看看,看看,還真是一朵我見猶憐的白蓮花啊,這是拐着彎說自己無父無母,沒有家教了。不過真的讓冷蕭然把自己的馬車劫走,就是糟了,那冷蕭然也是個沒有腦子的,要是激怒了他,自己倒無所謂,藍子言還在車上呢。

  當即便應和笑道「姐姐也想襄兒的緊,咱們這就回府吧。」

  上官襄聽罷,竟有些微楞,她覺得上官縈彷彿哪裡有些不一樣了,以前她哪裡有膽子叫自己襄兒,都是襄小姐的叫着,怕是嫁給八王爺做妾,真的以為自己爬上枝頭做鳳凰了。不過是哥哥的一枚棋子罷了,不過她也真是好命,能嫁給如此風華絕代的八王爺。猶記得自己前年初見欒驚瀾的那一瞬間,仿若天人……

  不知道上官襄非跟着自己回去做什麼,說什麼和自己談心絕對是不可能的,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只是此時藍子言還在車上,便假意讓尋幫自己買東西,把他們支走,自己蹭坐上官襄的馬車。

  臨下車十分,藍子言意味深長得看了上官縈好久,好久,彷彿要把上官縈吸了進去。

  可是,那帘子,終究還是落下了……

  皇嬸。

  藍子言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我的好姐姐,多日不見你這變化不少啊,還敢和我共處一轎了……」上官襄本是好聽的聲線不禁染上了幾分刻薄。

  「哦?不知道妹妹是何意?」上官縈裝着迷糊。

  「別叫本小姐妹妹,你這個下賤的女人什麼身份自己不知道嗎?忘了你求着我吃豬食的時候了,別看哥哥偶爾護着你,也不過為了上官家的臉面和培養你做棋子罷了。」

  上官縈陷入沉思,八王爺的側王妃,丞相府的表小姐,竟然是如此的沒有地位,而這一切自己一無所知,看來真得想辦法好好探查一番。

  這時候馬車已到八王府,巧得很,欒驚瀾也剛剛縱馬回來,一身紫色的長衫配着微眯的雙眼,彷彿喝得爛醉的樣子,別說,倒是別有一番風味。也不知道是真的巧了,還是欒驚瀾刻意為之。

  抬眼一看,只見上官襄在侍女的陪伴下,雀躍的款款走下車去,換上一副甜美的笑容,像欒驚瀾施施然的行個禮,「襄兒參見八王爺。」

  欒驚瀾見有人和他行禮,腿腳有些搖晃的跳下馬去,貼着上官襄看了很久,「咦,姑娘何人,我竟未見過如此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