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被千里迢迢抓走獻給萬妖國國王
我被千里迢迢抓走獻給萬妖國國王 連載中

我被千里迢迢抓走獻給萬妖國國王

來源:google 作者:風卻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裴安 風卻月

作為萬物之靈長,祖龍的後裔,這世界成精之後的妖怪都喜歡跟人發生點什麼關係,好蹭一下靈氣,增長修為順便配個郎君,娶個嬌娘,成就一樁你情我願的美事然後多生個一男半女,改善一下後代的優良基因,簡直好處多多當然這肯定是有講究的老弱病殘的不要,又丑又蠢的不要,不孕不育的不要專挑那些最美的,最帥的,最聰明的,又好生養的下手就這樣,我被盯上了!展開

《我被千里迢迢抓走獻給萬妖國國王》章節試讀:

酒樓掌柜是個貓女,腦袋是貓,下半身是波濤,穿着大紅長裙坐在高腳凳上,翹着腿,抽着長長的旱煙桿,嫵媚多情似水。

看到對方裴安立馬產生無數的想法,腦中都是馬賽克,自從穿越到萬妖國之後,身體某處閥門好像被打開了一般,蠢蠢欲動,特別好這一口。

不過他可不敢表現出似乎異常,對貓女的拋來的媚眼視而不見,徑直找了張空座坐下。

可愛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他發誓,以性命的名義發誓,我好後悔啊!對不起,蘇茜,我不該撩你的,我希望不惜一切代價回到剛剛認識你的那一刻,我會對你說,我不是你相公,我是你親哥啊!

蘇茜又恢復了羞答答的模樣,不敢與裴安坐得太近,四方桌坐在對面。

這裡客人也不多,一隻白山羊精獨自坐在一桌,上半身沒穿衣服,下半身只有一條粗麻褲子,桌子邊上豎著一塊木板,上面寫着: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禁制使用羊皮製品。

一隻狗頭人自己坐一桌,藍色皮膚,脖子上圍着紅色披風,腳上踩着一雙黑白皂鞋,身上還背着一把原木色琵琶,有一種憂鬱的氣質,正獨自飲酒。

這時一肩膀上掛着一條毛巾的馬頭人給裴安與蘇茜桌上端來茶水,倒了兩杯茶,好傢夥,下半身是人,上半身是馬頭,怎麼長得這麼別緻,馬臉太長了吧。

「你們要吃什麼,點吧,哦?新來的小相公,你不是妖精吧,太好了,真是俊,長得也值這個價,我們掌柜的肯定喜歡你,只要留下來陪她一晚就免單,怎麼樣,考慮考慮。」

馬頭人說話聲音瓮聲瓮氣,首先發現了裴安的人類身份,並且提議對方獻給自己掌柜。

「咳咳!!」

蘇茜皺起好看的眉頭,小手抵住櫻桃嘴巴咳嗽了下,這馬臉真沒禮貌!

「哦,蘇茜公主!」馬頭人立馬認出蘇茜,俯身行了一禮,「公主,您這是,又找到新的小相公獻給國王了?這回質量真不錯,要不給我家掌柜嘗嘗鮮?她已經三個月沒開過葷了,保證當寶一樣侍候。」

說到後面一瞄裴安。

臉紅的蘇茜:「咳咳!真是的,你下去下去,胡說什麼呢!把店裡好吃的都各上來一份!」

馬頭人:「好的公主。」

行禮退去,目光在裴安身上一掃。

我願意我願意……裴安心中狂喊,也不敢亂看,喝口茶,嘗了嘗,心在流淚,好苦澀!

但是依舊得保持微笑。

「阿珍,你真的不願意跟我一起離開嗎?」

客棧大堂里突然響起一道聲音,那背着琵琶的憂鬱狗頭人站起身來,似乎正對櫃檯上優雅抽煙的貓女說話。

貓女嘴裏吐出一口煙,根本不看對方,目光落在裴安身上,聲音十分柔媚:「汪風,你我不合適,你走吧,去追尋你的夢想,不要為了我而放棄它,不值得。」

汪風(流淚):「阿珍,你不跟我走,孤獨的夜晚沒有你,我怎麼活?這裡有什麼好,你為什麼放不下,我們去慶國,去海外十洲三島,那裡有更精彩的世界。」

貓女(吐出一口煙):「打打殺殺的日子我已經累了,我現在只想過平靜的日子,如果我們能早些相遇,一起流浪江湖,然後竹馬青梅還家去,覓舊遊,該多好,可惜我比你年紀大,早已經看過了許多風景,不想再看一遍了,你走吧,不用再勸我了。」

汪風(流淚):「那好,離開之前我想為你唱首歌,我專門為你寫的歌,最後一次。」

他將琵琶放在身前,一隻腳踏在凳子上,閉上眼睛,落下淚來,然後揮手一撥琴弦,悠揚琴聲響起,開始唱道:「阿珍愛上了阿強,在一個有星星的夜晚,烏鴉從頭頂飛過,流星也劃破那夜空……」

音樂一起,所有客人都沉浸其中,腦海之中流過一幅幅畫面,彷彿看到了自己最美好的初戀,懵懵懂懂在一起,然後分開。

音樂停止,汪風頭也不回離開客棧。

太感人了,這是多麼凄美的愛情啊!

蘇茜:淚流滿面。

裴安:淚流滿面。

山羊精:咩!

貓女:抽煙。

馬頭人追出去:「喂,汪風,你還沒結賬呢!可惡,這回又被他逃單成功,這已經是第五十六次了!」

貓女:接着抽煙。

……

這只是一段小插曲。

音樂停了菜也上來了,滿滿一大桌,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動。

馬頭人優雅彎腰:「請慢用。」

裴安道:「謝謝。」

蘇茜還沉浸在凄美的愛情故事裏面,哭得睫毛還沒幹,看向窗戶,自語道:「要是他們兩個能在一起該有多好,哎,老天爺捉弄人,希望汪風最後能實現他的夢想,回來跟阿珍小姐團圓。」

默默閉上眼睛祈禱。

【叮!蘇茜對你的感情+1】

【叮!蘇茜對你的感情+1】

裴安一口飯差點沒噎住,傻眼了,又怎麼了我?

露絲,你別這樣。

蘇茜祈禱完開始吃飯,紅着臉頻頻偷看「傑克」,又不敢對視目光,心裏甜膩膩道:「小相公~」

(︶.̮︶✽)

此時,客棧又進來一對男女,一寬袍大袖的年輕秀氣公子,一穿青的妙齡女子,兩人找了個位置坐下,馬頭人很殷勤過去招呼。

蘇茜抬頭認出來人,擦了擦嘴巴,揮手道:「許大哥,蟒小姐~」

那兩人循聲看來,同時臉現喜色,一同往蘇茜那桌走去。

蟒小姐?聽到名字裴安瞬間來精神了,放下筷子,目光首先落在穿青女子身上,黑長直,皮膚好白,美得十分天然,身材**,精緻緞帶勾勒出纖細的水蛇腰,行走間,扭啊扭,婀娜多姿。

御姐,我喜歡的款式!

至於男的,許大哥,不會是許仙吧?嘖嘖嘖,嗯?怎麼有黑眼圈,看起很虛啊。

「蘇茜公主,好久不見,不想在這遇到了,幸會幸會。」

那許大哥近前彎腰行禮,聲音倒挺有磁性。

開心的蘇茜:「許大哥,你和蟒小姐也來吃飯嗎?要不要坐一起?」

蟒小姐目光早早鎖定裴安,嫣然一笑,前胸一挺,好晃,優雅地坐在裴安左手邊的位置,桃花眸子嫵媚勾人,柔聲道:「好呀。」

裴安(不敢看):心跳的好快,嘴好乾。

許仙目光掃了眼裴安,微微一亮,也帶上笑容,「那就叨擾了。」

然後坐在對方右手邊。

蟒小姐首先開口說話,輕攏鬢間秀髮,珠喉款吐,朝裴安道:「這位小相公有些面生呀,看起來,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難道我們之前在哪裡見過嗎?」

蘇茜帶着問號:「咦,你們見過?真的嗎?」

裴安矜持微笑,顯得很自然:「你好,小生裴安,平安郡的一名小小舉人,姑娘說見過小生,請問——」

蟒小姐微微前傾身子,露出胸口白膩膩一大片,有些驚喜道:「哎呀,原來你叫裴安,這名字真好聽,裴公子你好,我叫蟒小姐,就像我的名字一樣,我是一條蛇,一條修鍊千年的青蛇,我遇見你的時候,好像在夢裡呢,夢中你喚我娘子,你不記得了?」

【叮!蟒小姐對你非常有好感,正在**裸勾引你,路人聲望加倍!靈光一閃,獲得:路人口袋x1】

好深的溝……溝,勾引,夢?卧槽,怎麼跟我的套路一樣!裴安快速瞄一眼蘇茜,表面裝作波瀾不驚,取過一隻杯子,給蟒小姐倒上一杯茶,淺笑道:「蟒小姐說笑了,呵呵,請喝茶。」

也給右手邊這許大哥倒上,非常有禮貌:「這位兄台——」

蟒小姐替對方答道:「他叫許仙,是我姐夫,他也是一名書生,不過遠遠比上裴公子,呀裴公子你嘴邊髒了,我給你擦擦。」

說著手中一方精緻的手帕已經伸了過去,身子微微站起,一個不小心,哎呀,轉了個圈兒,恰巧仰着倒在了裴安懷中。

裴安只覺身上一重,一陣香風撲鼻,然後結結實實抱了個滿懷。

好軟……

四目交投,心神一盪,頓時覺得懷裡的人有無窮的魅力,心癢難搔,好想吻下去。

此時,

許仙:保持微笑。

蘇茜:(ΩДΩ)

貓女:冷眼抽煙。

山羊精:咩!

馬頭人:汪風我饒不了你!

【叮叮叮!警告警告!你中了蟒小姐的媚術,即將失去理智,技能商店自動解鎖技能卡:旁觀者清(S)】

【旁觀者清】:S級技能卡片。你不過是一個路人,你只是路過,什麼都跟你沒關係,你永遠置身事外,所以你很理智。使用此技能可清除一切負面情緒,保持清醒,看破一切迷障。技能冷卻時間1天。

【叮!「旁觀者清」已自動使用……】

只是一轉眼的功夫,裴安神志恢復清明,馬上反應過來,登時渾身嚇出冷汗,二話不說扶着蟒小姐一同站起身來,離開座位,迅速脫離身體接觸,優雅禮貌得體,沒有多餘動作,然後面帶微笑:

「你沒事吧?」

蟒小姐眼中閃過一抹驚詫,一晃不見,抓着手中絲帕,一副受精小鹿的模樣:「沒事,謝謝你裴公子,哎,我真是太不小心了,啊對了對了,我有些事與茜茜公主商量,你與我姐夫先聊聊天吧。」

說著星眼微揚,橫波一笑,扭着水蛇腰,拉着反應慢半拍的蘇茜暫時出了客棧。

【叮!路人情報友情提示:蟒小姐對你的紳士舉動非常讚賞,你竟然抵抗住了她施展的媚術,毫無疑問,她對你非常感興趣。作為塗山城最有名的綠茶女妖精,一旦她對你認真起來,便會使用一切手段讓你成為她的裙下之臣,然後玩弄你,再拋棄你。據知情人士透露重要情報,蟒小姐雖然非常婊里婊氣,號稱婊氣衝天,可她千年元陰依舊未失,說明她很有可能一直在偽裝自己。】

裴安趕緊坐下喝口茶緩緩氣,太危險了太危險了,方才要是把蟒小姐親了,蘇茜肯定會發飆,把我吃了不可。

綠茶女妖精?綠茶婊啊!果真太(嗶)的婊了!差點把我陰了一把,這麼婊肯定不會承認自己使用媚術啊!

我怎麼解釋都解釋不清。

不過她元陰未失怎麼回事,身子依舊是清白的,難道這麼婊了還是處?不會一直使用什麼媚術專門迷惑人的吧!

可惡,這女妖精竟然玩弄敢單純花季少男的心,遲早要她吃俺老孫一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