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連載中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來源:外網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初六蘇梅 歷史軍事

我是老千。賭桌上,翻雲覆雨的老千但我想用我的經歷,告訴你一個最樸素的道理,遠離賭博。因為,十賭九詐,十賭十輸! 老千展開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章節試讀:

獲取第1次

我開始發牌。

52張撲克牌,我完全可以做到,想發哪張就發哪張。

即使讓你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手速放慢幾倍,你依舊看不出來。

而這對我來說,都是小兒科,屬於千術入門的基本功而已。

因為輸了不少。

這一次,侯軍和陳曉雪都站了起來。

兩人死死的盯着我手裡的牌。

以確保我每發出一張,兩人都能看得清楚。

發別人的牌時,我都是正常的發。

但發到我自己時,我都會用手指擋住背面的記號。

牌一到桌上,我又立刻用煙盒蓋在上面。m.

任憑兩人怎麼看,也別想看到我任何一張底牌。

牌發完後,侯軍和陳曉雪都有些激動。

準確的說,是緊張。

因為他的牌很大,大到他害怕別人棄牌不跟。

我是莊家,應該先下注。

還沒等我拿錢,侯軍忽然開口對我說道:

「初六,你敢不敢再和我悶一把?我就不信,你這把還能贏我?」

陳曉雪也立刻在一旁附和着:

「你初六要還算是個男人,你就繼續和我老公悶!你要是悶贏了,明天我給你找個妹子,咱們洗浴的妹子,你隨便挑!」

兩人一唱一和。

一邊用激將法,一邊還用美女誘惑我。

「好,我悶!」

說著,我便下了十塊錢。

我的下家是老黑。

他和之前一樣,依舊不悶,選擇看牌。

他看牌的方式,和許多棒槌賭徒一樣。

先是用力的搓牌,再一點點的看着。

好像這樣,牌可以變大似的。

看清自己手中的三張牌時,老黑的呼吸明顯加重。

暗黑的臉,此時竟有些紅的泛紫。

老黑的牌很大。

從玩炸金花開始,他就沒抓過這麼大的牌。

當然,我知道他的牌是什麼,侯軍和陳曉雪也知道。

三張j!

豹子!

老黑壓抑着自己的激動,快速的跟了二十。

侯軍自然不會去看牌,也悶了十塊。

下面幾家,紛紛看牌不跟。

就這樣,我們三個一輪輪的下着。

誰也不肯棄牌。

2000年左右炸金花的玩法,有一點很坑人,是三家不能開牌。

也就是說,想要比牌,場上只能剩兩家。

這也就導致有人會用一種很髒的玩法來坑人,二鬼壓一。

兩人不用管牌大牌小,只要錢帶的夠,就不停的下注。

而被壓的那一方,就算你牌再大,也沒辦法比牌。

最後錢下沒了,自然淘汰。

曾聽人說,有賭徒拿了一手豹子a,但最後被壓的沒錢下注。

抑鬱之下,握着三張a,直接跳了樓。

轉眼間,牌桌上已經下了一千多塊。

因為老黑提前看了牌,他每把跟注是二十。

這也導致,他桌面上的錢,就剩一百多了。

看了一眼侯軍,老黑勸他說:

「大軍,要不你別跟了,我和這小子比一下……」

說著,老黑還衝侯軍擠了下眼睛。

他是好意,是告訴侯軍自己的牌很大。

可沒想到,侯軍立刻拒絕。

「我憑啥不跟,我今天要和他悶到底!咋了,你要是沒錢跟,我可以借你!」

這就是侯軍王八蛋的地方。

他口口聲聲說老黑是他最好的兄弟。

但他明知道自己的牌,比老黑大。

還要借錢讓老黑跟。

這孫子,他是誰都坑。

說著,他就點了八百塊錢,借給了老黑。

而他自己桌上,也不過剩下一千多塊錢。

因為我之前贏了,我桌面上還有一千五左右。

三人繼續下注。

又是多輪過後,老黑的八百跟的只剩下幾十塊了。

他捏着自己手裡的牌,對我和侯軍說:

「要不這把就這些吧,別再下了。咱們三個比一下,誰大誰贏!」

我沒說話。

因為我猜到,侯軍肯定不同意。

果然,侯軍很堅決的說道:

「不比,你要是沒錢,你就借去,要不別跟!」

侯軍口氣決絕,沒有絲毫緩和的餘地。

老黑也氣的夠嗆,他滿臉猙獰。

「啪」的一下。

他把手裡的牌,扔到桌上,大喊說:

「我他媽j豹子,我能不跟嗎?」

誰也沒想到,暴脾氣的老黑,竟然亮了牌。

哇!

牌桌上的人,不由齊聲驚嘆。

豹子,在炸金花中是最大的牌。

更何況是豹子j。

只有qka的豹子才能大過他。

「你把錢借我,我跟他比!」

老黑亮着牌,還想勸侯軍。

但侯軍明顯對老黑亮牌的舉動很不滿。

他拉着臉,沒好氣的說道:

「不借,我就剩這些了。我還要和他悶到底呢!」

老黑氣的半死,可又無可奈何。他已經沒錢了,只能賭氣的說:

「行,你們悶,我他媽不跟了!我倒看看,你們誰的牌能有我的大!」

場上只剩我和侯軍兩人。

侯軍似乎怕我此時看牌,再棄牌跑了。

他便直接沖我說道:

「初六,要不這樣,咱倆也別十塊十塊的下了,太麻煩。咱倆直接全下,誰大誰拿走。怎麼樣?」

我心裏冷笑,但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情。

點了支煙,看着侯軍面前的幾百塊錢說:

「全下倒是可以,不過你還有多少錢,你就要全下?」

我冷淡的口氣,似乎刺激到了侯軍。

「還他媽問我有多少錢?老子比你有錢就是了,你下吧,你下多少老子跟多少!」

「我下多少,你都跟?」

「對!」

我等的就是他這句話。

我慢慢的把手伸進了兜里。

裏面是一沓百元大鈔。

這是下午打完麻將,梅姐給我的吃喜錢。

「一萬,我全下了!」

一萬?

牌桌上的人,都一臉驚訝。

大家紛紛看向我。

他們都很奇怪,我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錢?

要知道,我們這裡工資最高的是侯軍。

但一個月也才一千五百塊。

一萬塊,對於我們這些社會最底層的人來說,不亞於一筆巨款。

侯軍盯着牌桌上,那沓用扎鈔紙綁好的一萬塊。

他的目光中有幾分驚訝。

但更多的,還是貪婪。

他似乎已經認定,這些錢全都是他的了。

「老闆,你過來一下!」

侯軍沖門外喊了一聲。

老闆推門進來,侯軍便直接說道:

「你那有多少錢?全都借我,一會兒散局我還你!」

老闆抽抽着臉,帶着幾分無奈的說:

「我錢上午都上貨了,我這就剩八百多塊錢……」

八百,太少了。

侯軍不由的皺起眉頭。

又問牌桌上的其他幾人。

「你們幾個還有多少錢?都借我!」

可惜,這些人的錢加起來,還不到兩千。

沒辦法,他又回頭問陳曉雪。

「你呢?你那還有多少錢?」

一提錢,陳曉雪明顯不滿。

「我就剩三百了,那些不都給你了嗎?我哪還有錢了,要不你把我壓上算了!」

說著,陳曉雪還白了侯軍一眼。

侯軍無奈,只好看向我,商量說:

「初六,要不你等我一會兒,我出去借去,一會兒回來!」

我沒拒絕,但我附加了一個條件。

「可以,但要從現在開始計時,一個小時之內,你要是不回來。這把就算你棄牌輸了!」

侯軍猶豫了。

他的朋友也都是社會底層。

一個小時之內,很難借到一萬塊。

看着牌桌上紅彤彤的百元大鈔,他又極不甘心。

忽然,他把目光再次看向陳曉雪。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