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成了穿梭末世的商人
我成了穿梭末世的商人 連載中

我成了穿梭末世的商人

來源:google 作者:不吃胡蘿蔔的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不吃胡蘿蔔的貓 劉一白 奇幻玄幻

在人生低谷期,劉易意外獲得穿越末世系統靠着穿越末世和現在的能力,他開始瘋狂的交換兩邊世界的物資「一把AK,一箱子彈?兄弟,我這最新到貨的迫擊炮不來一組?打喪屍嘎嘎猛啊!」「哎,瞧你說的話,老顧客了,肯定給你優惠啊」「那邊那個,對!就你!不買別亂摸啊!摸一摸三百多啊!」就這樣,靠着交易,在自己世界積累了大量財富的劉易,面對記者的採訪,只是淡淡一笑:「我不喜歡錢,我對錢沒有興趣」「我只是個平凡人,老婆孩子熱炕頭我就滿足了」本以為自己能靠着兩邊世界穿越賺錢,過上富足的日子的時候,命運卻是將其捲入了更大的漩渦……展開

《我成了穿梭末世的商人》章節試讀:

「誰贊成,誰反對!」

此話一出,會議室內安靜的可怕。

你都發這麼大火了誰還敢說句反對的話啊喂!(#`O′)

「我贊成!」

被嚇的不輕的克里斯率先表了態。

有了人帶頭之後,剩下的幾人也是慢慢的舉手表示贊同。

見大家都沒有了異議,玫瑰這才站起身,

「那行,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

「雪曼,你等會把剛剛的分配方案寫下來,每個分部發一份。」

「散會!」

說完,她也不管會議室里其他人的想法,率先朝着會議室外走去。

花刺見狀連忙跟上。

在走廊上,見沒有了其他人,玫瑰朝着花刺吩咐道:

「等會你帶着劉易外出去殺幾隻喪屍吧。」

花刺點點頭應了下來。

「你到時候記得在保護好自己的前提下保護好他。」

說完玫瑰卻是深深的嘆了口氣,

「畢竟現在他可是掌握着我們所不知道的水資源,也許,他就是那個能改變我們血玫瑰現狀的人。」

看出了玫瑰的無奈,花刺猶豫着開口道:

「為什麼我們不直接再一次把這小子給綁了,我相信監管部的那些變態,肯定有辦法讓他老老實實的將水源地給供出來的。」

聞言,玫瑰轉過身,眉頭緊皺直勾勾的看着花刺的眼睛,彷彿第一次認識他一樣。

被這麼盯着,花刺渾身都有些不自在,低下了頭,但嘴裏還是嘟囔道:

「我又沒說錯……就這麼把未來賭在一個剛認識的人身上,你難道不覺得冒險嗎……」

說到後面,花刺的聲音慢慢的越來越小,也越來越心虛。

玫瑰緩緩的搖了搖頭,移開了放在花刺身上的目光,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有了現在這樣的想法,但我還是想提醒你一次,」

「當初我們血玫瑰的成立,就是一群被各大組織拋棄,或流放或逃難的人組成的。」

「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剛剛建立之初的誓言?不拋棄不放棄,在這末世重新建立起一個平等有秩序的家園,沒有歧視沒有背叛。」

聽到這,花刺的頭埋的更深了,他怎麼可能忘記當初的誓言呢?

玫瑰繼續說道:

「我知道,現在這末世的情況我們所追求的太過理想化,正如當初那次龍山說的那樣,當聖母只會讓我們陷入萬劫不復。」

「假如那個劉易對我們沒有任何用的情況下,我或許會考慮你的想法將他審問一遍然後給殺了,畢竟這是對我們大家最好的處理方式。」

「但現在,我們已經達成了交易,就不能出爾反爾,這是我們組織的立足根本。」

「假如現在我們出爾反爾,你覺得我們組織內那麼多人,會不會有人產生芥蒂?」

「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如果因為這個水源,我們違反了契約精神,讓組織里的人,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人產生了一些不好的想法,到時候我們內部亂了,可就得不償失了。」

聽着玫瑰說了這麼多,花刺也是認識到了自己有些過激,輕聲道:

「我知道錯了,以後不會再提了。」

聞言,玫瑰臉上罕見的露出了一絲微笑,輕輕的嗯了一聲,便朝着自己住所的方向離開。

……

過了一會,花刺來到劉易面前,沒有說什麼多餘的話,將一柄長刀直接丟給了他。

「跟我走吧,去殺喪屍。」

說完,花刺也不等他,便直接轉身朝着基地出入口而去。

手忙腳亂接住長刀的劉易雖然還有些發懵,但看着花刺遠去,他急忙跟上。

出了基地,劉易提着長刀,一邊看着周圍,一邊朝板著臉的花刺詢問道:

「刺哥,我們這是去哪殺喪屍?」

猛然聽到劉易的稱呼,花刺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倒在原地。

他站穩身形後,臉上有些不爽的開口道:

「第一,你別叫我什麼刺哥,我和你很熟嗎?我有名字,你直接叫我花刺就行,

第二,關於帶你去哪殺喪屍,你老老實實的跟着就行了,哪來的那麼多為什麼?我和你這個外來人說地方,你難道就知道嗎?

不知所謂!」

看着花刺這番模樣,劉易實在是忍不住小聲嘀咕道:

「吃了炸藥吧……莫名其妙的,我又沒惹你……」

「你說什麼?!」

花刺轉身道。

劉易急忙擺了擺手。

「沒什麼!沒什麼!」

自己還真是嘴欠,萬一再惹到這個黑臉怪,挨了打都沒地方說去。

花刺倒是沒有在這件事上糾結,重重的哼了一聲之後,繼續站在前面帶着劉易朝前方走去。

走走停停了大概一個小時,兩人終於是來到了一處峽谷的入口。

劉易這一路上走來,這才發現血玫瑰所在的地方是一個被峽谷環繞的地形。

他好奇的探着頭,朝四周打量。

周圍都是高山,周圍唯一的口子也被那那矗立着用木頭和石頭搭建成的城牆和城門將入口完全封閉了。

此時城牆頂的步道上還有三三兩兩的人正在上方巡邏。

看到花刺和劉易靠近,一名負責人模樣的男人從城牆上走了下來。

來到花刺面前後,那名國字臉的負責人先是和花刺點頭示意了一下,隨後看向了劉易,

「這個人是?……」

聽到對方問起,花刺偏頭看了眼劉易,淡淡的開口道:

「一個商人,和我出去殺幾個喪屍。」

「商人?」

很明顯,聽到這個稱呼那名負責人也是滿頭疑問。

「行了,別想了,趕緊開門把我們倆放出去吧。」

花刺出聲催促道。

那名負責人多瞄了幾眼劉易後,這才轉身,朝着兩人招了下手,

「跟我來吧。」

一邊走着,那名負責人一邊朝花刺二人說道:

「你們也正好來的是時候,剛剛一波低級喪屍潮剛退去,不然的話,你們還得等上一會。」

聞言,劉易倒是沒什麼,花刺卻是一臉疑惑道:

「喪屍潮?現在白天都有喪屍潮了嗎?」

聽到花刺的詢問,負責人笑着偏過頭看了眼花刺,道:

「你啊,還是太久沒來邊境了,從三個月前,這群喪屍就不知道發什麼瘋,偶爾白天就組織成了的喪屍潮朝我們襲擊。」

「不過倒是問題不大,都只是低級的喪屍潮,來不到我們面前,就已經被研究開發部那群人設置的陷阱給全滅了。」

花刺聽到這話若有所思。

而在他思索間,三人也來到了城樓下。

那名負責人朝着上方哨塔的士兵互相打了個手勢確認好外面情況後,這才招呼着周圍的看守將城門打開。

「行了,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那名負責人錯開了身子,站到了一旁。

花刺這才從思考中回過神,朝其點了點頭後,徑直朝外面走去。

而站在身後的劉易到這時才看清了外面的模樣——到處都是一灘一灘血和沙塵的混合物,以及成片成片沒來得及處理的喪屍軀體。

整個就是一番人間煉獄的景象!

一陣陣風夾雜着屍體腐爛的氣味撲面而來。

也只是一瞬間,劉易胃裡翻江倒海,再也壓制不住喉嚨里的噴涌感,哇的一聲吐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