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穿越後開局就是逃荒
我穿越後開局就是逃荒 連載中

我穿越後開局就是逃荒

來源:google 作者:飛鴿咕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茯苓 顧平安

小富婆蘇茯苓一覺醒來發現自己來到了個陌生的地方房間里又窮又破,她還在懵逼中就被便宜老公拉着去逃荒便宜老公對咱很好,怕她走不動買個驢車拉着走,糧食告急,他什麼都不說,默默的都留給她蘇茯苓表示:不用怕,水沒了,她有!糧食沒了,她有!帶着空間的咱絕對餓不着展開

《我穿越後開局就是逃荒》章節試讀:

又過了一會兒,又有小孩走不動了,那是方大牛家的小閨女,才五歲。

騾車裡已經裝不下了,蘇茯苓不好意思和小孩搶車坐,拿上自己的水袋也下來了。

在聽顧平安說要和村裡的人一起走的時候,她就想到會有這個時候了。

「顧小嬸,對不住了!」

牛嬸子道歉道,一臉的不好意思。她家閨女太小了,實在堅持不住了,她心疼閨女,只能厚着臉皮讓閨女硬擠上去了。

「沒事,牛嬸子。我在車上休息夠了,下來走走也沒啥的。」

蘇茯苓心想,她一個運動健兒,害怕走不動道嗎?她大學的時候可是經常在學校里打籃球的。雖然沒有體育生那麼猛,但也不是什麼嬌弱的大小姐。

蘇茯苓想得倒好,可她忘記了現在的這具身體可不是她原來的那一副。走了沒多久,她就腰好酸,腿也疼了。

又過了一會,太陽當頭,已經到了中午,大家都被曬得滿頭大汗,大地都是乾裂的狀態。

「好了!大家原地休息。」村長終於發出了休息的指令。大家就地停下,該做飯的做飯。

「來幾個人去附近找找,看看有沒有什麼吃的,有沒有水。要是找不到水源,後面就得省着點用了。」

「我們家水還夠做飯嗎?」顧平安伏在蘇茯苓耳邊,小聲的問。

溫熱的氣息打在她的脖子上,蘇茯苓小臉一紅,耳朵也變得紅彤彤的。

她結結巴巴的回答,「夠、夠的。」

「我和他們去附近看看,你先做飯吧!」看到她小臉變紅,尋了個借口走了。

蘇茯苓不缺水,靠的是她那個空間,裏面本來就有河流小溪。更何況她還存了不少的礦泉水。

擁有空間的人大概都有一個通病,那就是囤貨了。在蘇茯苓讀大學時發現自己有一個空間之後,囤貨的動作就沒少過,在發現存進去的東西可以保鮮後更是變本加厲。

先是買水果、藥材種植,然後就是靠賣水果、藥材發家。有了錢,囤東西的癮就更大了。

一開始還是囤點零食什麼的,後來有一天看了本末日小說,再想到自己突然有個空間的金手指。

她還一度以為末日真的要來了,就開始屯大米,囤日常用品,西藥什麼的也不放過,就連石油她也囤的不少。

結果末日沒有到來,她倒是在空間里囤了很多東西。後來想想,末日什麼的應該不會有,也就沒有囤那麼多了。

她又開始存錢買車、買房、買別墅,收到空間里。

她曾經想過要是能一直在空間里生存就好了,她也試過在空間里生活,結果每過三天她就會被扔出來。

照着昨天的樣子生火,她隨便蒸了點糙米。又從空間里搞了幾片大白菜隨便炒一炒生怕別人看見,她還故意炒爛點。

等她做好了飯,出去找東西的幾人也回來了。

「怎麼樣?找到水或者吃的東西了嗎?」

顧平安搖搖頭,附近什麼都沒有,河流都是乾涸的。

看他心情不佳,蘇茯苓給他盛了飯菜。自己也端到一邊吃了起來,糙米梗脖子但是若做成粥她受得了,人高馬大的顧平安可受不了。

他那樣的身材要消耗的熱量可是很多的,反正她那裡不是存的有很多糧食,怕什麼?

顧平安看到乾飯,嘴一張就想喊方老太太一起來吃飯,結果一翻就看到了蓋在飯下炒大白菜。雙眼一瞪,看了自己的小媳婦一眼,話也停在了嘴邊。

他這個小媳婦身上有古怪啊!看來他得看緊咯!

想着大口大口扒飯,三兩下一碗飯就沒了。那白菜水嫩,就算故意炒爛了,就着糙米吃也很好吃。

顧平安又悄咪咪的看了自己媳婦一眼,沒想到就被她抓住了。

蘇茯苓疑惑的看着他,還以為他盯着自己的飯。像是生怕他來搶,趕緊往懷裡一揣。

「看我幹嘛?要是沒有吃飽,鍋里還有。」

顧平安一噎,自己舀飯去了。

吃了飯,大家就地用舊布舊衣服支起個帳篷,躲在陰影下休息起來。走了一天一夜,大傢伙都受不了了。

車廂里,蘇茯苓抱着肚子滿頭大汗,小腹一陣陣的墜痛着。心想不會是那啥來了吧?

她將後方的車門關上,又把顧平安趕了出去,一個意念就把囤的姨媽褲拿出來換上。

可惜換了褲子,肚子上的疼痛也沒法減小,她虛弱的給自己搞了點止疼葯。

藥效沒那麼快發揮,她還得忍上一會兒。

外邊,顧平安聞到了一股血腥味,擔心的回到車裡看到的就是蘇茯苓滿頭冷汗,抱着肚子奄奄一息的樣子。

「你怎麼了?哪裡受傷了?快給我看看。」說著就要去扒她衣服。

蘇茯苓哭笑不得,虛弱的說:「住手,住手!我沒有受傷,我只是那啥來了。」

顧平安一時沒能反應過來,平日里接觸的都是大老爺們。大家看他年紀小,也不在他面前講些什麼渾話。

「啥?」顧平安難得呆愣愣的。

「就是女子每個月都會來的葵水。」蘇茯苓豁出去了,要是不解釋清楚,她怕他真的要來扒她衣服。

「啊?哦!」顧平安明白了,撈起她的手,在虎口處揉按起來。

也不知道是藥效發揮作用了,還是他按虎口的作用。蘇茯苓感覺沒有那麼痛了。

安靜的車廂里,顧平安給她揉着虎口的穴道,不知不覺中,蘇茯苓就睡著了。

睡了幾個時辰,到了下午,太陽已經沒有那麼熱了,大傢伙又被村長叫醒趕路。

一些人家求着顧平安讓小孩子坐上他家的騾車,顧平安都拒絕了,倒是自己喊了方老太太上來。

方老太太本來還不想麻煩他的,結果被他以蘇茯苓病了,請她幫忙照顧為由,拉她上來了。

外面男女老少艱難的走着,蘇茯苓躺在車裡睡得正香,一點醒來的跡象都沒有。

她買的止疼葯本來就含的有催眠,麻痹大腦的成分,加上這車子搖搖晃晃的本來就想睡覺,這下睡得更沉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過得好,就有人眼紅。這不外面一些小媳婦就不滿意了,憑什麼蘇茯苓能夠在車裡睡覺,她們就得累死累活的背着東西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