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病嬌白月光
我的病嬌白月光 連載中

我的病嬌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顧西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石枳青 章佑銘 都市小說

《我的病嬌白月光》是一款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十分充足,主要圍繞石枳青章佑銘而轉《我的病嬌白月光》採用了第三人稱寫法,值得閱讀體驗:石枳青照着門牌念了一遍,在破敗的樓梯口,看着手中皺巴巴的信紙上藍黑墨水的字跡,確認了就是這個地兒,沒錯章佑銘的居住地址,石母託人問了好久才得到的...展開

《我的病嬌白月光》章節試讀:

《我的病嬌白月光》是一部短篇小說,小說內刻畫了石枳青章佑銘等角色,這些角色的刻畫都是極為入木三分,讓讀者的沉浸感和代入感更佳:當初章佑銘推開石母,自己被小汽車撞上,腿就落下病根,本來說好高考志願報同一個地方,他沒有兌現承諾。
後面章佑銘就直接像是躲着石枳青一樣,每次找他都不在,或是有各種理由推脫,後面幾年,乾脆換了聯繫方式。
...「石孃身體不好嗎?」
章佑銘問。
「腫瘤,在化療。」
石枳青聲音低了下來。
「你呢,這些年一直一個人嗎?」
「嗯啊,習慣了。」
章佑銘是吃百家飯長大的,也是石家灣為數不多的外姓人之一,他爸媽出車禍過世,就給他留了一套老房子。
那會兒他剛上初中,又住在石枳青他們隔壁,石媽心疼,基本上煮飯都帶他一份兒,下雨天基本上都讓他跟石枳青睡一屋。
「我聽我媽說,你當時大一讀了就退學了?」
石枳青這一刻彷彿有千千萬個問題,沒見面的這八年中,章佑銘一個人到底在幹些什麼,當初的天才少年,怎麼就……就好像突然間在渝雲開了間白事鋪,還兼帶着算命。
「嗯。」
「我聽李大姐說,你那鋪子生意一般,還經常被隔壁的瞎子王老二搶生意?」
但凡是有一點關於章佑銘的消息,石枳青都打探得清清楚楚。
「嗯。」
可似乎章佑銘並沒有多大興緻跟石枳青扯。
「你就打算一輩子干這個?」
「嗯。」
石枳青見章佑銘這態度,脾氣一下子上來了,突然將聲音拔高,語氣不善道:「章佑銘,你沒有心。」
章佑銘怔了兩秒,緩過神來,淡淡道:「我沒什麼技能,之前打工掙了點錢,有門面開個鋪子,我也挺滿足了。」
「你以後怎麼娶媳婦兒?」
章佑銘自嘲地笑笑,說:「人家姑娘幹嘛喜歡我這種腿有毛病,還沒個正當職業,一般人都看不上。」
「那你有喜歡的人嗎?」
石枳青試探性問。
「有。」
石枳青心裏一下就落空,原來章佑銘一直有喜歡的女生,他只是因為腿的問題,怕人家不接受他。
想到這裡,石枳青興緻缺缺,跟章佑銘說話的快樂都瞬間少了幾分。
他暗戀章佑銘整整十年。
一顆心早已經千瘡百孔,從章佑銘沒有跟他報考同一高考志願開始。
章佑銘就像背叛者一樣,帶着關於愛情的秘密,遠走高飛,銷聲匿跡。
石枳青離開的時候幫章佑銘把垃圾帶下樓,將垃圾扔在垃圾箱後才反應過來,應該叫上他一起吃晚飯的。
可剛剛忙着生悶氣了,哪裡顧得上那麼多,還好電話給留了,石枳青做了幾秒思想鬥爭,還是給撥了過去。
只是石枳青沒想到啊,自己都主動約他吃晚飯,還被章佑銘給拒絕了。
章佑銘以什麼理由拒絕的?
他在電話裡頭毫不掩飾道:「早上買的三個饅頭還沒吃完,就不破費出去吃了。」
這哪是破費不破費的問題,又不是要讓他請客,石枳青覺得章佑銘這人吧,是真的冷漠。
「那好,那後天你來醫院看我媽,提前跟我講一聲。」
「嗯。」
掛斷電話後,章佑銘單腳跳到窗戶邊,看見石枳青在垃圾箱那裡站了好一會兒,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石枳青能想什麼?
他就在想,自己到底是哪裡得罪他了,明明高中那會兒感情挺好,自打他腿受傷後,性情就變了些,莫非……石枳青不止一次出現這個想法,章佑銘其實是恨他的。
也是,要不是因為腿受傷,章佑銘的人生會順利許多,雖然現在章佑銘外表這個情況,在石枳青看來,跟以前沒什麼區別,他還是為那張臉瘋狂心動。
可從另一方面將,石枳青覺得自己確實是對不起章佑銘,一邊把他當直男兄弟,一邊又在暗地裡對他抱有各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有時候,石枳青自己都覺得自己噁心。
那可是母親的救命恩人,還是自己中學時代最好的朋友。
石枳青對章佑銘有感覺具體是哪一瞬間,他已經記不大清楚了。
等完全意識到的時候,他內心已經有了些齷齪的想法,來自身體最真實的反應,最原始的**。
石枳青向來擅長掩藏自己的**,高中三年的讀書生涯中,他不但沒有絲毫表現出來,甚至刻意跟郭梨走近,讓整個石家灣的人都以為,他是喜歡青梅郭梨的。
包括章佑銘在內。
那時候三人走在一起,大家開石枳青和郭梨的玩笑,章佑銘都是在一旁皺着眉頭,像是在嫌棄大家總愛討論這些沒有營養的八卦。
章佑銘這樣的態度,甚至讓石枳青一度懷疑,他是喜歡郭梨的,所以郭梨暗裡跟自己示好過後,石枳青第一時間告訴了章佑銘,還假惺惺地問他怎麼辦。
可章佑銘只是板著臉告訴他,喜歡就接受,不喜歡就不要耽擱人家姑娘。
打那以後,石枳青便跟郭梨刻意保持了些距離。
可沒想到,後面還是跟郭梨上了同一所大學。
晚上不該石枳青上夜班,但他手下管的個病人,術後傷口一直在滲血,他回醫院處理,順便在辦公室將抽屜里那張他跟章佑銘的合照,盯着看了差不多半小時。
就看着照片,腦子裡其實也沒想什麼,就是打心底得開心,特別是今天見到了章佑銘,一切好像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母親的手術也很順利,在這世間又多了些時日。
門口住院總和實習生說話聲,石枳青慌張地將照片揣進褲兜。
「石醫生,還沒回去吶?」
住院總客氣問道。

《我的病嬌白月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