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活了十萬年知道多億點很合理吧
我活了十萬年知道多億點很合理吧 連載中

我活了十萬年知道多億點很合理吧

來源:google 作者:玖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柯 都市小說 陳滄

陳滄被困在一周的時間裏,不斷循環、不斷重複!他曾肆意洒脫,週遊世界,地球上任何一個角落都有他的身影,他也曾厭倦過,想要一死了之,但一周之後自己又會重新出現……他掌握了世界上任何一種語言,包括古老的食人族,他在不斷循環的時光鑽研了各種技能:音樂、繪畫、車技、格鬥、醫術……無所不會就這樣,他在循環中孤獨地度過了十萬年,直到時間Bug修復完畢……展開

《我活了十萬年知道多億點很合理吧》章節試讀:

幾分鐘過後,一連串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陳滄看了看,是夏岳。

他搖了搖頭,直接掛斷了。

電話馬上又響了,陳滄繼續掛斷!

看來大舅子的膽兒給嚇破了啊!

迅速,田狗子的電話響起,雖然隔了幾米遠,但是陳滄依然聽到了一陣急促的吼叫聲,聲音喘粗着呼吸,同時帶着歇斯底里!

「田狗子,我妹夫在不在?他去哪兒了?」

田狗子被對方吼叫的聲音嚇傻了:「老……老大,他在呢,床上躺着呢,抽着煙呢。」

夏岳氣息都沒有平復下來,就急匆匆的說道:「你把電話給他!快點給他!快點!」

夏岳已經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可是怎麼也控制不了,生死就在那麼一瞬間,可能如果不是陳滄的電話,夏岳就要死了!

這是他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甚至從樓里跑出來的時候,已經聞到了地獄的氣息!

他現在腦海里空蕩蕩的,幾乎失去了任何想法!

田狗子猶豫一下,把手機遞給陳滄:「我……老大電話。」

陳滄笑了笑,接了起來:「恩,說話。」

夏岳已經嚇傻了!

他接到陳滄電話的時候,雖然明顯不信,但是……多疑的性格還是讓他起身下了電梯。

他剛剛下電梯,就忽然聽見樓上一陣巨大的轟鳴聲,彷彿爆炸一般,他連忙跑出來酒店,直到跑出去幾百米,夏岳才停下來,氣喘吁吁的看着身後帝豪會所九層已經煙霧瀰漫,大火濃罩着整個會所,第九樓更是已經破碎不堪!

濃煙滾滾,生靈塗炭,哀鴻遍野!

他腦海里不斷回蕩着陳滄剛才的話:

「如果你想活過今晚,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那裡比較好,因為……大概3分鐘以後,你如果還不出來,你就完了……」

他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

細思極恐!

太可怕了!

怎麼可能?

三分鐘,正好三分鐘。

想到這裡,他想拿起手機,可是雙手顫顫巍巍,竟然有些不聽使喚!

他被嚇破了膽!

費了好大功夫,他撥通了陳滄的電話。

陳滄沒接!

第二次!

還沒接!

夏岳感覺自己快要絕望了!

他忽然想到了田狗子,直接打了過去,他一定要問個究竟,不……他想對陳滄感激。

他的命很值錢,不能這麼死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想知道,如果不是這個電話,夏岳已經不敢想像後續事情。

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陳滄,他已經……死了吧?

轉身看着剛才還是金碧輝煌萬眾矚目的高級會所,而此時卻如同地獄一般,瀰漫著慘叫、恐懼和地獄之火,他心生恐懼,這是他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嗯,說話!」聽見陳滄的話之後,夏岳咽了口口水,連忙說道。

「我在聽我在聽,妹夫!你……謝謝你!大恩不言謝,我明天登門拜訪!」

夏岳不是傻子,更不是愣頭青,他知道有些話該問,有些話不該問,可是陳滄救了自己,這是事實。

陳滄笑了笑:「大舅哥客氣了,一家人,何須如此,不過……你的人,影響了我睡覺了,你動手還是我找人?」

夏岳聽見陳滄的慍怒,想到剛才的火災,頓時嚇得膽寒,連忙說道:「誤會,這是一次誤會。妹夫,我一定會登門賠禮。」

陳滄微微一笑:「好,我也相信這是一次誤會,畢竟一家人。」

「那麼……你跟你的人說吧,不過我得睡覺了,如果沒事兒的話,讓他們早點離開吧,對了,我的女人受了點驚嚇,或許……需要一些安撫!」

「還有,明天我不想看到任何關於我的新聞,麻煩大舅哥了。」

夏岳頓時脫口而出:「好的,明白明白,你放心,這件事交給我,對了……妹夫你給我個卡號,我知道怎麼做。」

陳滄脫口而出:「6222……9889,好了,就這吧!」

田狗子接到電話之後,頓時聽見老大的聲音,陰森恐怖,帶着急切!

「狗子,你記住,今天的事情誰都給我忘記,還有,把所有的影像資料等等全部刪除,我要是看到一丁點相關類似的新聞,你跟過我,你知道的!」

田征不由得身體一顫:「好的老大,您放心,絕對不會!我發誓,我今天什麼也沒看到,來的人都是我的兄弟,親信,您放心……」

掛斷電話,田征看着陳滄的眼睛裏已經布滿了畏懼!

能讓自己老大都嚇成這樣,他實在不敢想像這個人得有多大能耐!

一個電話而已。

就能把在中海市手眼遮天的夏公子嚇的膽寒。

這不是自己能惹的人!

田征深吸一口氣,甚至不敢去正視陳滄,他鞠躬對着陳滄:「陳先生,您放心,今天的事情我們什麼也沒看見!對不起,打擾您休息了,如果明天您看到這樣的新聞,我帶着人頭來謝罪!」

田征也是狠人,陳滄知道的。

他上學的時候,是老師眼中完美的好學生,為了幫自己的好朋友出氣,失手捅了人,入獄五年,出獄後,才跟了夏岳。

夏岳見他機靈,便培養成了自己的左右手。

隨後,田征低沉的對着眾人說道:「把所有手機、相機……全部留下!一個東西不許留,不能有一絲一毫痕迹,還有,今天的事兒,爛到肚子里,誰要是出去亂說了,讓陳先生臉上蒙羞,別怪我田征不仗義!」

眾人連忙點頭,同時鞠躬:「陳先生打擾了!」

陳滄知道,這是田征做給自己看的,也是在表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