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連載中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來源:外網 作者:白色的木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白色的木

她是秦始皇心尖上的人,她是漢武帝唯一的摯愛,她是唐太宗始終捨不得傷害一根手指的存在,她是……    秦始皇是這樣沒錯。    漢武帝江山都不及她重要。    唐太宗我願意和她共分天下。    青霓……    青霓幽幽地道是啊,畢竟如果有人說能幫我一統全球帶來幾千年後的科技讓我隨便用劇透未來讓我能夠避開災禍,我也把對方放在心尖尖上疼。        系統說「你要成為秦始皇心尖上的人,攻略他,佔有他,凌駕於後宮之上,威赫於朝堂之間。」    青霓信心滿滿「你放心,我可以!」    她乾脆利落地兌換了生子丹,以及孩子呱呱落地時配套的紫氣東來,百花齊放,紅霞滿天特效。    系統十分欣慰,覺得自己沒有綁定錯人。    然後,青霓把那顆生子丹餵給了一頭母牛。        史載——    秦始皇帝廿八年,夏,始皇帝封禪,遇暴風雨,有玄女自九天而來,乘紫氣,御紅霞,雲銷雨霽,彩徹區明,泰山之上,始皇拜為國師。    玄女帶來仙丹,人服之便可生兒育女,使大秦人口暴增。牲畜服之,一胎十二寶,耕地撒之,稻穀顆顆飽滿,家家有餘肉,戶戶存餘糧,再無餓孚。    玄女帶來聖水,蠻展開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試讀:

「祂是我們的太陽!」 如果這是一則視頻,??刻就該在冠軍侯霍病聲宣布後,將鏡頭猛然拉到天空之上。 流雲掠,鏡頭呼嘯移動,??從高山白雲,??轉到山川田野,俯瞰農田裡那一個個新農具,還農人擺弄時『露』出的笑臉。 再一翻轉,??鏡頭對準的是魚塘里,被網拖拽出來的魚群,??孩子們驚呼,??雀躍,??一聲聲「吃肉啦」,??讓家長淚中帶笑。 吃魚肉時會想起精衛,??往鍋里倒便宜豆油時會想起精衛,??那香火不斷,上香人絡繹不絕的精衛祠,青煙幾乎凝結成了青『色』慶雲。一支箭穿煙霧,狠狠釘在欺負孤兒寡母的混混腿上,複合弓由墨家教給百姓,??再慢慢傳開,不少人家裡都備上一把,??以作防身。瞧着被嚇跑的混混,??寡『婦』抱着懷裡複合弓,??只覺得漫漫長夜也不害怕了。 霍病沒親看,能想像出來,如今漢一派欣欣向榮之景。 這都是我們的太陽帶來的! 「太、太陽?」 法老確實用神權來統治庫馬特,但是,??同時他們也不是特別信神的存在,尤是在許久以前,他們的奴隸還造反,如果拉神真的在注視他們,怎麼會允許那骯髒低下的奴隸踏入神廟呢! 赫利王子不信,甚至覺得漢君臣是想要像法老忽悠民眾那樣,忽悠他。 漢君臣:「……」 ps://vpkanshu 不信也沒關係,難道他們還要讓精衛給對方表演一個不成? 反正…… 我們就是神仙青睞,你們沒,嘻嘻! 精衛給他們加持法術後,漢臣子們也能聽懂赫利王子的話了。 終!終不用怕蜀賈人將他們話語傳達出錯誤意思了! 基本上都是爹的人了,一個個像拿到新奇玩具的小孩一樣,挨個向赫利王子打了聲招呼,把赫利王子招呼得一愣一愣的,就差在臉上寫滿十二個字——你們怎麼都會說兩地語言了?難道是提前學? 漢君臣在心裏暗笑。 然是因為我們精衛啊! 精衛佑我! 他們全身心像是炎日喝冰水那般舒爽,就連和赫利王子交談時,語氣都異常和氣,直叫赫利王子受寵若驚——他完全忘記之前的不愉快,或者說,在他看來,之前不愉快確實是源他的冒犯,祭司地位崇高,被冒犯後,塞雷斯的人這麼激動,正常。 赫利王子只覺得這個國度里,從國王到臣子居然都是好相處的人。 精衛告漢君臣:「不想讓對方聽得懂你們說的話,就將拇指縮在手心裏。」 白鳩「咕」了一聲。 這樣它就道什麼時候關掉語言轉換器里關古埃及語言的模塊了。 了精衛神力加持,蜀賈人沒什麼用處,好在,他如願以償成為了一名人,等經培訓之後,他也可以接待外賓,或者出使他國了。 朝會上,赫利王子在獻禮之後,便說到了亞歷山裡亞,說城中建巨圖書館,是亞歷山圖書館,便連周邊國家都會前來閱覽書籍。 說到這裡時,小王子語氣中隱隱帶着傲氣。 古埃及文化確實煜煜生輝,在人類歷史長河中,占括了光輝一角。 「亞歷山燈塔照亮了航程,船隻來來往往,貿易使我們富裕。」 「而亞歷山圖書館,裏面收集、整理各各樣的書籍,允許任何人進入與閱讀。足足七十五萬卷書。」 「塞雷斯——」 他唇語念的分明是「塞雷斯」,在語言轉換器依據語意的轉換下,聽在漢君臣耳朵里,便是「長安」。 「塞雷斯圖書館嗎?」小王子一臉的好奇,「像我們的亞歷山圖書館。」 以前沒,好在精衛來了之後,他做出改變,便添了個書閣,在裏面放了許多書籍,應就是「圖書館」。 劉徹:「。」 小王子提出要求:「我可以看看嗎?」 這沒什麼不可以的,劉徹點了點頭,小王子睛便亮了起來,似乎充滿期待:「我父親說,遙遠的東方絲國是不弱庫馬特的國,可以做出綢緞的國家,文化必然不若我們。閣下能允許我一覽那書籍,觀賞東方文化,實在謝!」 劉徹凝重起了臉『色』。 這是何等鄭重之事。庫馬特離漢何止萬里,派兵打難做到,只能較量文化。 對方肯定也是如想的,不然又怎麼會三番五次將話題轉到這上面。 七十五萬卷書…… 何止劉徹,不少臣聽到這個數量,心臟猛烈一跳,彷彿中看到那令人觸目驚心的書籍數量。 他們的書閣可沒那麼多書! 那也太多了……像是星星一樣多。朝堂上頓時難以描述的氣氛。 …… 劉徹三言兩語用話術把赫利王子忽悠回,讓他接受今天暫時不能圖書館的想法,沒外人後,劉徹:「項籍這廝,活該刀劍加身!」 項籍,字羽。 衛青:「陛下?」 怎麼突然罵起高皇帝的老對手了? 劉徹:「如果不是項籍那廝屠咸陽,燒宮室,朕今日怎會苦惱至!」 眾臣:「……」 那倒是,聽說項羽十二月到關中,火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宮殿殘破也就算了,多書籍都沒了——那暴君焚書後,禁止民間私藏與私學,敢談論《詩》《書》者處死,但也將天下書收至咸陽,不少書聽聞被收入博士館中。倘若沒項羽那把火,恐怕秦典籍不至缺失至。 他們現在連七十五萬卷書都湊不齊! 聽着他們談論,青霓只能:「……」 隋朝那會兒,國藏書也只三十萬卷,中還不少重複的,你們藏書不足,更一部分原因是不重視學術交流,和秦始皇及項羽關聯不——然,如果項羽不燒秦宮室,能保留下來的書確實會更多就是了。 精衛問劉徹:「需要我幫忙嗎?」 劉徹喜:「能重開白玉京嗎?」 七天還是太短了,多識他們都來不及看! 「不太。」精衛為難:「再開一次,父就道我在人間了。」 嗯? 對上劉徹驚訝的目光,年幼的神明微微別臉,面燒。 怎、怎麼!乖小孩偶爾離家出走一次什麼問題嗎! 劉徹只覺得祂這樣……還怪可愛的。 忍不住跑了題,「天神怎麼會想到人間來?以往千百年,似乎都沒神仙下凡?」 不曾想,精衛扭頭,盯着他看了好幾,才含糊說:「人給我講了凡間的故事,我心生好奇,就偷偷下來了。」 白鳩憤怒:「那個老流氓!他就是不安好心!」 精衛連忙把白鳩抱進懷裡,安撫它:「也沒啦,他講的故事還是挺趣的,他也沒攛掇我下凡啊,是我聽多了,對凡間興趣,才跑下來的。」 白鳩跳腳:「精衛你就是太單純了!」然後狠狠瞪一劉徹。 劉徹:「?」 白鳩神獸罵老流氓,瞪他做什麼?他認識什麼流氓嗎? 劉徹認真想了一下,沒想起來。他喜歡,看重的人,要麼是仲卿、病這心思純凈的,要麼是張湯這樣好用的,和流氓沒什麼關聯。 所以,劉徹理直氣壯地回視。 精衛轉移話題:「不說這個了,漢皇,除了開白玉京,你還別的想法嗎?」 「。」劉徹信滿滿,「倘若可以,徹希望可以將天下能力的人,都召來長安,最好今日就能到。」 他說:「文化,時候並非是書多,就能形成碾壓之勢!」 是,這一日,人們以為不會再響起的天音,又一次在腦海中響起。 響的是劉徹的話,他將外國使團的事說與天下人聽,着重描述了對方來華夏炫耀己的文化,以及那足足七十五萬卷藏書,恢宏壯的圖書館。 漢不能丟這個臉!漢天子現在誠招能力的人入長安,這個能力不拘經學,便是民間手藝人也可以。 所人都以為是劉徹和他們對話,包括劉徹本人,實際上,是劉徹說完,系統復刻聲音,再傳給被綁定的人聽。 「外族人來我漢炫耀?」 系統覺己耳朵邊——如果它耳朵——像是聲音爆發了,男女,雕琢聲,織布聲,口技聲,各各樣的聲音,它們交流,它們匯聚,它們請求—— 「精衛,神靈,請施展神通,讓我們一日千里,讓我們來長安。」 「可。」 神靈的應答,像是白紙上潑了斑斕『色』彩,他們一個個消失在原地,那沒能力,一樣聽到腦中聲音的人聲呼喊:「一定要為我們把臉面掙來啊!」 恍惚間,好像看到了親朋好友,認識的和不認識的人向他們揮手,臉上滿是笑容。 系統對青霓說:「衣衣,他們都上架了。沒選擇來長安,但是被我綁定的人也都上架了。古埃及使團那幾個人,我也綁定好了。」 「嗯,再把近視的,盲的,『色』盲的……總之就是睛無法正常視物的,都解綁,年幼的小孩子,重病的人也解綁,綁定名額給別人。」 「誒?為什麼?」 青霓在腦海里嘆氣:「這還不是因為你的綁定數額上限,得着重給那可以看到天空變化的人。一會兒拉神來找茬,什麼火燒天,什麼兩個太陽啊,沒觀眾怎麼。」 系統一時間轉不彎來:「不是都上架了嗎?用代碼編畫面給他們看不就了?」 「就算可以把上架空間構建得和外界一比一,讓人分不出真假,那還沒綁定的呢。到時候聊個天,什麼?火燒天?你看到了?我怎麼沒看到?奇怪,怎麼人能看到,人看不到——那不就尷尬了?」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