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兄弟天下無雙
我兄弟天下無雙 連載中

我兄弟天下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徒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殷塗 覃裕春

這座天下已經是山雨欲來風滿樓,高門世家,將相王侯,每個人都在明哲保身,鈎心鬥角真的豪傑卻敢於直面天下洶洶,出劍無敵展開

《我兄弟天下無雙》章節試讀:

雖然總是做噩夢,疲倦還是讓殷塗重重地睡去。

第二天一早上,日照金山,殷塗掙扎着從床上爬起來,又是難以安枕的一些,讓我想一想,不過還好,昨天夜裡是在和一個漂亮的枯骨美人作伴。

殷塗自嘲地笑了笑,還是背上了行囊,木門初開,素色薄衫的青年背上草藥往外走去。

殷塗沒有去學堂,也沒有去地里,梓鄉背後的山中有許多野生的草藥。

殷塗習武需要草藥山精打熬身體,平常時候他就去山上採摘,除了自己使用之外,他還積攢起來賣給縣城的葯堂里,這也是給家裡創收不是。

梓里是縣城邊上的鄉鎮,因此從這裡出發去葯堂不費什麼功夫,不過半個時辰就搖搖晃晃走到了城門邊上。

看守城門的是個油膩枯瘦的老兵丁。

那人面色不善,遠遠長起腰,叉起手斜眼看着殷塗。

殷塗本來都交了錢要進城了,卻看見那兵丁坐起身來,便道不好。多半是要找茬,於是低下頭徑直前走。

他向左,兵丁向左;他向右,兵丁向右。

兩人轉了一圈,他愣是沒有走出去,倒是自己「彭」的撞上了那個老兵痞。

「哎呦!」

殷塗揉揉自己的頭,眉頭苦皺。

那老痞子看似威風,這時候卻了也吃痛,狠狠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他弓着腰,看着就是個奸賊模樣,卻也大罵,

「哎!你沒長眼睛啊!」

殷塗惱怒,心裏將此人記下卻面如平湖,

「奧!這不是王老哥嗎?」

老痞子斜眼看着他,只顧着揉自己的肚子卻不說話。他身體擋在城門口,殷塗進不過去。

「看來只能和這滾刀肉打交道了。」

殷塗平靜問道,「王老哥有什麼事嗎?」

老痞子聽到高塗發問,以為是殷塗怕了,他抬起頭對着殷塗翻白眼。

片刻之後,卻是猛的推了殷塗一手。

他完全沒有保守力氣,是下了死手的。

好在殷塗是個習武之人,那老痞子又是個外強中乾的,他奮力的一推竟然沒有讓殷塗移動分毫。

殷塗在原地站定,已經十分惱火,一身吐納法運轉隨時準備動手。周邊的空氣都為之輕輕震動。

一擊未中,老痞子心中一驚,平日里不知道,如今才發覺這看上去消瘦的小子竟然有這樣的氣力。

雖然老頭奈何不了自己,殷塗本來不想惹事情,他之前後退一步,就是在妥協,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他沒想到這個傢伙會這麼過火,

自己已經很給那個老痞子面子了,卻還是被這般對待。

一陣陣的怒火在殷塗心裏面燃燒,尤其是他看見草藥灑在地上,他最後的好脾氣也蕩然無存,他後撤數步,留下來打鬥需要的周旋空間。

隨即冷哼一聲

「老哥脾氣倒是不小,卻不想有什麼事與我說,

可是若是沒事,也不要擋我的路。」

空氣中傳來陰冷聒噪的響聲,聽的殷塗直噁心。

「什麼事情,也沒有什麼事情,」

自然,是守城門的老傢伙開口,順着聲音探過去,雙手撐腰,一臉小人得志的樣子。

「恩,哼!也沒什麼事!只是進城需得交一兩銀子。」

他斜着眼睛看着殷塗,「你方才並沒有交過,不能進去。」

殷塗知道他是在故意刁難,眯起眼睛。

他很是糾結,動起手來自己自然是不會吃虧。可是這些人雖然沒什麼本事,身後卻是衙門的三班班頭和一縣之長的縣令。

得罪他們是不好辦的,殷塗強忍着動手的心思,雖然心中憤怒還是有理有據。

「我方才已經交過了錢。何況進城銀子本來就是五文,何曾有一兩的進門錢。」

殷塗緊緊皺着眉,因為老痞子再次傳來惹人厭煩的嗓音。

「首先你沒有交過錢,我這些兄弟就是憑證。

第二,這例錢由我們定,我們說是多少,你就必須交多少!」

說完這些狂妄的大話,那傢伙卻不理睬殷塗,他拉長了聲音,擺出驕傲的姿態。

「來呀!都看好城門!」

他喊了一嗓子,似乎在確定自己的權威。

「小子,我今天一定奧要把你安排了。」

聽到他講話,旁邊的幾個兵勇也都一齊來到。

這些人是有高有矮是有胖有瘦,不過七八個人,偏偏能站成層巒疊嶂的樣子,一個個還都扯着油膩的破號衣,很神氣。

殷塗詫異地看着面前眾人,伸出指頭數了數,一共四人。「你們叫什麼?」

那幾人看殷塗被鎮住,相互看了一眼,嘿嘿笑着。

「我叫本博巴,我乃八伯本,我乃蕭旋風。」

「你呢?」

殷塗看着這幾人,有些想笑,問向最後一人的名字。

老痞子挑起眉毛,仰着頭,枯瘦的脖子好像溝壑縱橫的楊木。那人似乎有些木訥,結結巴巴,「我,我是……」

看到這傢伙拉不上檯面,老痞子有些不耐煩,一腳踢到了那人身上,「別說了。」而後轉過來告訴殷塗。

「他叫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趕緊交錢。」

老痞子眼睛微眯,倒是一副十分的迷醉的樣子。

其實殷塗本來很氣憤,可是看見這些衣服號衣參差不齊,歪瓜裂棗般的兵勇。歡樂的神情就不可抑制地傳遞到了臉上。

他無可奈何地搖搖頭,這些人一個村子裏都找不出第二個,竟然有人能將他們集齊。他奶奶的,這可不比召喚神龍簡單多少。這招募兵勇的大人還真是是個趣人。

殷塗暗自發笑,守衛們卻以為他怕了,都插着腰,神氣極了。不過,如此一來,這一處城門就真的沒辦法進去了。

去南門吧!他告訴自己。殷塗有些無奈,默默撿起來地上的草藥。

那群人躲在後面笑,殷塗於是於冷笑譏諷中向南門走去。

走了不過幾十步,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剛開始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便沒有搭理緩緩又向前走。

終於,他被人從後背抱起來,他才明白身後的確有一個人。

「殷大哥!」少年的身影疾馳而過險些撞上自己才反應過來。

他站定,已經是氣喘吁吁,額頭冒汗,卻還是對着自己笑道,「殷大哥,幾天不見就不認識我了,怎的我叫了好幾聲,也不理我」。

那個少年一襲青衫,臉上含笑,讓人覺得很是親切。他髮髻高盤,頭髮用一把白玉簪子攢住。

身材修長,眉目清秀,因為跑的太快,眉邊的鬢髮微張,於光暈之中明滅,眉目間星光閃動,于山水名城中襯出來一個翩翩美少年來。

少年也是性情中人,見了殷塗便拉住他的手,不肯放鬆。人生能得幾知己!如此好友怎麼不使人高興呢?

看見了他,殷塗忘記了心中不悅,也一下子露出了笑,伸出右手扶在少年肩上,「嗨呀,原來是延平兄弟。」

說起來這人和自己是同年,叫做鄭延平,他曾經和自己一起在曹先生那裡讀書,兩人年歲相差不多,不知道為什麼,這小子偏偏喜歡叫自己大哥。

「大哥怎麼來了,要去店裡送葯嗎?」

這時候又輪到殷塗難堪了,「是啊,這草藥本來是等着急用的,我就早早趕來了。」

「那大哥為何不進門?」鄭延平不解,你這個方向不是正相反嗎?

殷塗漏出苦笑,指了指身後的那一排兵勇。

他轉頭向那裡看去,看守嘲弄的眼神和自欺欺人的驕縱使自己一下子就明白了發生了什麼。

他低聲冷笑,「我就說,他們怎麼這麼開心!」,鄭延衣袖下的拳頭便握緊了。

這少年是殷塗的少年夥伴,兩人曾被同一個先生教過,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當時,在那個愛打人手板的曹先生的堂上,他們是一起受罰的左右護法。

不過殷塗是因為學不明白才不好好上課,這小子天資聰穎卻是調皮搗蛋。

兩人常常一起被趕出門外打板子,一來二去就認識了。不過後來他轉到縣城的書塾讀書,兩人見面的機會就少了。

少年既然已經弄清楚了狀況,便不能讓殷塗受這樣的欺負。

他雖然看起來清秀和善,骨子裡卻是個強人。

轉過頭後,笑着又抓住住高塗的手,全然沒有面對看守時候的火氣,言語輕鬆。

「殷大哥不必着急,這草藥我幫你送去就是。」

「至於這些人,我想法子整治。」

殷塗趕緊勸說,這些人倒是沒有什麼了不起,可他們背後是衙門的班頭。可這個時候,鄭延平已經徑直走了過去。

他沒有說話,眼睛直勾勾盯着前面那個領頭的那個老兵痞。

直接開口,「剛才是你在為難我大哥?」

雖然知道這下子是踢倒了鐵板,畢竟自己背後是班頭,他應該奈何不了自己,於是強做鎮定地哼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看到他這副態度,鄭延平在沒有廢話,這時候周圍聚起來的人也多了起來,大家都好像看個熱鬧。

那些兵勇也都涌了上來就要動手。鄭延平也不廢話,渾身氣息外露,兩撥人是針尖對麥芒。

鄭延平眉頭一緊,隨即一腳輕輕一踢。

「彭!」的一聲。

他前面的那個兵勇就如倒飛的風箏飛倒。

四五米之外,鮮血不止。

看到這景象,人群中爆發出來驚人的震撼,有人嘆道,「竟然三階武夫!不到二十歲的三階!」

殷塗也為之震驚,幾年不見,他竟然已經是三階武夫了。

其實武夫在這個世界上是很常見的。三階武夫雖然少,可是堂堂一縣之地倒也有些的三階武夫,不至於讓人群中爆發出這樣的震動。

真正讓人們驚呼的是他的年紀。

不到二十歲,甚至只有十六歲,這樣的年齡,這樣的修為幾乎不用懷疑他世家子弟的身份。

另外他動手的時候,殷塗只覺得沁人心脾的氣息傳來,別人不知道,他卻是很清楚。

那是浩然之氣,聖人手段。

所謂聖人手段也就是聖人才能有的本事,那些傳說中的有大能的聖人,掌握着天地間的法則,運用陰陽兩氣,口含天憲,言出法隨。

當然,鄭延遠沒有聖人的本事,他只是用着珍貴至極的浩然之氣附着在拳頭上打出一個物理傷害。

殷塗苦苦笑道,「這傢伙還是真他娘的有辱斯文。」

「有辱斯文啊!」

青衫少年一出手,老痞子當即明白了這人的身份。

他當然不明白這人到底是哪一家的公子,但是十幾歲的,有聖人手段的三階武夫毫無疑問不是自己能夠惹得起的。

這一定是某個世家大族的人,自己一個看門的萬萬是惹不起的。更何況憑藉這人的出手果決,自己今天搞不好要交代在這裡。

為了保命,他練練向後趴,並且威脅,「你,你,退回,你就不怕本縣班頭找你的麻煩嗎?」

聽到威脅,少年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你在威脅我嗎?」

突然之間,他猛地跳上前去,順勢一巴掌扇在那人的臉上。

裹挾了浩然之氣的拳頭比鐵鎚可相差不多,哪裡是一個小小的老痞子能抵擋的。

片名可之後,就將那個人的臉打成了豬頭。

老痞子,他捂着腫成了豬頭的臉,口中還不肯放鬆,「你完蛋了,班頭是老子的妹夫,縣尊大人也和我相交,即使是世家子弟,難道就一點情面也不留嗎?」

鄭延這時候笑意更濃了,「班頭?縣尊?真是嚇人啊!」

他蹲在地上,笑得春風和煦,「那麼,我問你個事情。」

他聲音很好聽,「你認識我嗎?」

為難殷塗的那個老痞子已經被打的頭破血流,他完全摸不着頭腦,於是緊緊看着鄭延平,一五一十地搖搖頭。

「不認識。」

少年似乎得到了滿意的答覆,他笑了笑,點點頭,「不知道?那就好!」

鄭延平不再去管城牆下的那群歪瓜劣棗,守衛們被打怕了也都不吭聲,老痞子已經被打蒙,一群人就陷入了群龍無首。

鄭延轉過頭看向高塗,「大哥,這西門不走也罷!你的葯我給你送過去!」

看他情誼深切,高塗沒有拒絕。

他將自己手裡的背簍背上,卻不想鄭延平同時遞過來一包葯。

他有些好奇,「你這是?有什麼事情嗎?」鄭延平完全沒有之前的凌冽氣勢,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他來不及回答,正說著,就又朝着那些兵勇走去,嚇得他們直往後退,城門口反倒是漏出來了。

鄭延轉過頭,春風和煦,他再次開口,「大哥,你能不能幫我送個東西?」

「什麼?」

不等高塗回應,他不好意思地開口,「還請大哥將這包葯送到鴛鴦樓王姑娘手中!」

他抱拳,喊了一聲多謝,就不再回頭。

浩然之氣古盪在身邊,此時的鄭延道真的像是一個聖人,他浮起在虛空之中,眼中凌厲,一股疾風穿堂而過,城門口哪裡還有少年的身影。

在眾目睽睽下,他竟然如入無人之境地飛奔進了城,來的時候不知道身份,走的時候不清楚名姓。

獃獃站一旁的兵勇還沒有反應過來,等到想要追趕時,少年已經絕塵而去了。

《我兄弟天下無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