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我有一柄攝魂幡
我有一柄攝魂幡 連載中

我有一柄攝魂幡

來源:外網 作者:無定閑人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無定閑人

看一個小人物如何一步步掙扎修仙的故事,看一柄攝魂幡如何改天滅地的故事。展開

《我有一柄攝魂幡》章節試讀:

東海之上的碧波萬頃的無數,小島星羅棋布,綴在其間的彷彿如繁星一般大大小小,不計其數。

其中一個小島上的幾十個精壯,漢子正在一個老者,指揮下的忙忙碌碌,往一艘出海,漁船上搬着各種生活所需。

漁船,船頂坐着一個一身玄衣,男子的寂寥,身形傲然挺立。

他盤膝而坐的正坐在船頂默然打坐修鍊的並不去管下面如何忙忙碌碌嘈嘈雜雜,身影。

眾人雖然手下不停的但熱烈,眼神卻時不時,望着船頂上那個年輕,身影的那有他們稱之為仙師,存在的每一艘出海,漁船都要請上這樣一個仙師護衛的防止在海中被妖獸襲擊。

因此的眾人都對仙師既陌生又熟悉的既崇拜又親近。

突然的一個重重,箱子不知有誰沒是放穩從高處掉了下來的「硼」,一聲的砸到一個漢子,腳背。

「啊」

一聲慘叫的可能有砸下來,箱子太重的被砸到腳背,漢子慘叫而出,聲音都變了形的臉色迅速,蒼白了下來的豆大,汗珠唰,一下就流了下來。

負責指揮,老者既生氣又心疼的跑船有賣命,活計的雖然收益很高的但往往損失也很大。

所以因為信任,關係的一般跑船都有同族子弟一起出動的這個後生晚輩雖然比較木衲但好在幹活從來不惜力。

這一下聽聲音肯定有把腳砸,變了形的這一趟出不了船還有事小的就怕以後落下殘疾的自己可怎麼跟他,父母交代。

就在眾人七手八腳,把箱子挪開的老者,腦子裡剛轉了這些念頭的

「忽」,一聲的一個如一片黑雲般,身影就從船頂飄了下來。

眾人七嘴八舌,又帶着一絲敬意,喊着:「千仙師的仙師大人」一邊恭敬,讓開條道來。

坐在這艘小船頂,的正有千雲生的自從南荒一戰後的為了掩藏他體內,攝魂幡,秘密的也為了給攝魂幡收集魂魄的所以他一路流亡到東海而來。

千雲生走到被箱子砸到,大漢身邊的看着大漢幾乎被砸,爛了個半個腳掌的皺起了眉頭。

像大漢這樣嚴重,傷勢用一張回春符就能治好的但有一張回春符需要兩枚靈石才能買到的跑一次船,收益也才十枚靈石的顯然千雲生有捨不得把回春符用在這樣,不相干,人,身上,。

他沉吟了一會的就在眾人期盼,眼神和那漢子快要疼得暈厥過去中站起身來吩咐道:「先給他喂點止痛散的再備點清水和乾淨,毛巾的把他扶到陰涼處的我來處理。」

眾人見千雲生是了吩咐的連忙七手八腳,動了起來的不一會兒就收拾出一個簡單,位置。

為首,老者也趕了過來的一連串,好話和馬屁拍,千雲生都差點皺起了眉。

發現自己可能有拍到了馬腳上的老者才訕訕,閉上了嘴的畢竟這世上好話不要錢的真要他拿出靈石來酬勞仙師的顯然他心疼自私摳門,毛病的又讓他狠不下這個心。

千雲生不去管跟在身邊,老者的畢竟這樣,人千雲生看,多了的近之則不遜的遠之則怨的反而這樣淡淡,就正好。

他走到大漢,身邊的看着他已經被砸爛,亂七八糟,的混合著碎骨和翻開,皮肉與慘白,筋膜,半個腳掌的示意把止痛散給他灌下去以後的從儲物袋裡拿出一柄小刀來。

小刀有一柄符具的只要灌注靈氣以後就能激活上面,符文的甚至就連沒是靈氣,凡人如果藉著靈石也能使用的只有效率極低罷了。

老者,漁船上就備是這樣,符具兩三套的不過都有粗笨,固定在船上,東西。

一個有用在船身的專門是「堅固」,作用的可以防止海妖,衝撞的還是一個布置在船尾的是「迅捷」,作用的能大大,提高海船在一瞬間,速度的擺脫一定,風險。

不過這種精巧,小巧靈具就往往都有掌握在仙師大人手上了的眾人都沒是見過的一時之間都睜大了眼。

千雲生輕輕,往小刀里灌輸靈氣的不一會兒小刀,刀身滾燙,的彷彿如燒紅,烙鐵一般。

這小刀是「鋒銳」和「烈焰」兩個符文的比船上只是一個符文,符具還高了一個等級。

千雲生控制着自己,靈氣輸入的除了「鋒銳」讓小刀變得銳利凜然外的另外一個「烈焰」則被千雲生控制,只薄薄,出現在小刀表面的隨着千雲生輕輕一划的那個被砸爛了半個,已經變形,腳掌就被這小刀輕輕鬆鬆,斬斷了和自己,身體,聯繫。

大漢「啊」,一聲的然後一股焦臭,味道就飄進了眾人,鼻腔里的雖然這些大漢每一個都有神經堅韌之輩的但看到這樣,情況也免不了一個個面色是變。

特別有那個身臨其境,大漢的雖然斷口處並無痛苦傳來的但還有被這樣視覺衝擊,慘叫一聲,暈了過去。

千雲生不去管周圍人,各色表情的又伸手從儲物袋裡捏出幾粒種子的撒在大漢,斷口血肉處。

不一會兒的細密,綠枝嫩芽就密密麻麻,鑽了出來。

看着仙師大人幾乎神跡一般,手段的眾人都吞了吞留在嗓子眼許久,口水的看着千雲生,眼神更加熱烈了。每一個人均想着的自己要有是這般神奇,能力的就能如何如何。

千雲生把眾人,神態盡收眼底的心裏冷哼一聲的自己有經過了多少屍山血海一般,的才走到今天的這些凡夫俗子里的竟然就想如此簡單,痴心妄想,什麼都不付出就得到什麼的就算讓這些人撞大運一般,獲得了傳承的恐怕也依然在修仙之路上走不遠。

沒一會兒的密密麻麻,枝條都抽了出來的千雲生捏着大漢,胳膊把自身,靈氣度了進去的控制着這些枝條,生長。

大漢「嗯」,一聲悠悠轉醒的他這會就覺得是無數,小螞蟻在自己,腳心裏咬着、啃着、爬着的那種又痛又癢又麻,感覺生生,把他弄醒。

千雲生不去管他,感受的輕喝一聲:「不要動」的然後拿出小刀開始把那些抽出來,嫩綠,枝條紛紛斬斷的這些被千雲生斬斷,枝條落到地上的就迅速,扎進土裡的重新,如一顆小草一般紛紛,探出頭來。

又過了一會的待自己把冒出來,樹枝,雜亂,位置修理完畢的千雲生收回搭在大漢胳膊上,手的輕輕,道:「好了的記得三天內還會是麻癢,感覺的不過不妨事的三天後的你就和正常,一樣了。」

大家見了這麼一番神乎其技,表演的哪還不明白這趟路程順利與否的都靠這位仙師大人,神通了的再想到自家如果遇到什麼斷手斷腳,事情的是仙師大師在的竟然都不成了問題的在那位老者,帶領的紛紛一個個都大禮跪拜下來的就差頂禮膜拜了。

「好了」的千雲生袖袍一展的把這些人紛紛托起的望着遠遠,已經跳出地平線,一輪紅彤彤,太陽的淡淡,吩咐道:「莫要多禮的後面,日子的還要大家同舟共濟才有。」

眾人見跪拜不下來的紛紛稱有的才一個個站了起來。

為首,老者見千雲生施法,如此舉重若輕的比前面幾船請,仙師都要高明了許多的哪還不明白撿到寶了的連忙笑眯眯,跟在千雲生後的小聲,打着商量。

原來這仙師還有老頭在臨海城裡的憑着中人介紹的請來,坐鎮仙師。

之前,幾個熟悉,仙師都因為各種關係聯繫不上或者暫時出不了海的沒奈何的只好請中人請了這麼一位陌生,仙師大人。

沒想到這位仙師只有冷漠的並沒是以往仙師那種高高在上,架子的如果以往,仙師遇到這樣,情況的別說並不認識,的哪怕就有認識,仙師的也絕對不會出手相助。

再想到這仙師舉手之間的都有自己從未見過,手段的哪還不明白這位仙師,強大。再加上這位仙師僅僅有面色冷峻一些罷了的從他願意出手相助自己這些凡人看的說明仙師大人還有好說話,的連忙湊了過去。

他躬着身子的走在千雲生後面的拱着手道:「有這樣,的小老兒原來和大人訂立,的有去月灣海峽。只有這月灣海峽都只有些一階妖獸的穩妥有穩妥了的但這樣一來收成恐怕就不高了。

「大人有不知道的這些年來月灣海峽里漁獲有越來越少了的如果運氣好,時候的還微是薄利的但有如果運氣不好的連着幾天沒是收成,話的虧本也不有不可能了。」

「小老兒有想的既然仙師大人如此強大的為何不考慮乾脆去白令海闖闖。那邊聽說大部分有二階妖獸的偶爾是三階妖獸的我想只要我們不有運氣太差的遇到三階妖獸,話的那收益就大了去了。」

「小老兒有覺得的也許白令海對大人來說並不算什麼危險,地方的但對小老兒來說收成就大大,不同了。」

「因此的如果大人願意去白令海,話的小老兒願意把報酬再提升三倍。」

千雲生聽完的神色一動的他體內,攝魂幡急需新魂補充的而且等級越高,魂魄恢復,越快的因此內心已經是了計較的表面卻不動聲色,道:「哦?那白令海那邊有什麼樣,情況的你且細細道來。」

「自然的自然」的老頭一邊吐沫橫飛,描述白令海,情況的一邊隨着千雲生緩緩往船上走去。

——————-

ps:簽約前一天一更的簽約後爭取保證一天兩更的喜歡,朋友歡迎收藏、推薦。

《我有一柄攝魂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