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上劍道
無上劍道 連載中

無上劍道

來源:google 作者:海納百川流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塵 奇幻玄幻 海納百川流

混沌初開,神魔誕世,數萬年間紛爭不斷,最終展開決戰.神魔大戰之後,無數奇珍異寶散落,一柄神劍附體於失落少年,從此少年踏上無上武道,一劍斬開滿天星辰,一指點破世間蒼穹……展開

《無上劍道》章節試讀:

「怎麼回事?」

葉塵心頭狂跳,一臉驚駭欲絕。

自己不是正身處在玄劍宗嗎,怎地莫名其妙出現在這座宮殿之中?

來不及細想,葉塵眼角餘光突然瞥見一抹微弱的亮光正由遠及近朝這邊疾掠而來。

轉瞬間,在他的視野範圍內憑空多出一顆神秘小石珠。

石珠通體灰白,凌空盤旋。

「這是……」

葉塵凝視着面前這顆滴溜溜亂轉的神秘石珠,一臉雲里霧裡。

恰在此時,那石珠好似受到某種無形力量的牽引,竟是在葉塵眼皮底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鑽入他體內,隨即轟然炸開,化作一團詭異漩渦。

與此同時,一段神秘記憶片段以一種玄妙莫測的方式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這種感覺玄之又玄,卻又有一種莫名的理之當然,彷彿這段記憶本身就歸他所有!

「九轉混沌訣!」

葉塵喃喃失聲,眼眸精光爆閃。

憑空多出來的這段記憶,記錄著一門頂級修鍊功法。

至於那顆已經化作漩渦的神秘石珠,則是一件名為混元天珠的無上至寶。

葉塵也顧不得三七二十一,趕緊按照九轉混沌訣所傳授的修行方式,盤膝修鍊。

盤坐寧心,松靜自然。

唇齒輕合,呼吸緩錦,

手須握固,眼須平視,

收聚神光,達於天心。

……

不知過去多久,葉塵清晰感受到一縷無形氣流,透過周身毛孔緩緩滲入體內。

彷彿起到連鎖反應一般,隨着第一縷氣流的滲入,越來越多的氣流好似聞到花香的蜜蜂,立即蜂擁而至。

隨着越來越多的氣流融入體內,葉塵沒來由生出一股從內而外的極致暢爽感。

「嗡。」

一道微不可查的嗡鳴自體內悄然炸響。

「破竅境!」

葉塵咧嘴大笑,滿臉亢奮。

峰迴路轉!

他做夢都想不到自己丹田破碎,竟然還能邁入破竅境!

這個姑且稱之為混元漩渦的古怪玩意兒竟然可以代替丹田,吸收大量天地元氣,並且一鼓作氣直接破開破竅境的瓶頸!

所謂破竅境,無外乎吸收天地元氣,開闢體內穴位,強大自身。

每開闢一個穴位,就是所謂的破一次竅!

人體十二經絡和奇經八脈,共有穴位七百二十個。

武者能在破竅境期間開闢多少穴位,則是全憑個人修鍊潛質。

一般而言,普通修士能開闢十個穴位已經算是相當不錯了。

至於那些所謂的天之驕子可以開闢五十到一百個穴位。

也有一些不世出的妖孽怪胎,開啟一百個穴位不在話下,但想要開闢兩百以上那就是難如登天了。

「嘭!嘭!嘭!」

隨着滂沱的神秘氣流不斷融入體內,一個又一個的穴位成功開闢出來。

極泉穴、青靈穴、少海穴、靈道穴……

不到片刻功夫,他就直接破開三百個穴位,且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卧槽!這麼生猛!」

葉塵喜出望外,樂不開支!

萬丈瓊樓平地起,基礎尤為重要。

根基打紮實,修行之路才能扶搖直上九萬里!

「不知道將體內七百二十個穴位全部開闢出來,會是一場怎樣的驚世盛景?」

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就一發不可收拾。

開闢七百二十個穴位,以前他想都不敢想,而今卻有這個機會嘗試一下。

念及於此,一股萬丈豪情油然而生。

男兒在世,自當傲立於天地間。

要干就干一場轟轟烈烈,驚天地泣鬼神的曠世壯舉!

「所有穴位,給我破!破!破!」

葉塵吐氣開聲,舌綻春雷。

滾滾聲浪,直衝雲霄!

一時間,瀰漫在四周的神秘氣流竟是以肉眼可見的趨勢迅速凝聚成一團灰色颶風。

身處在灰色颶風之中的葉塵索性盤身而起,旋即伸展雙臂,做出一副「環抱世界」的姿態。

與此同時,體內混元漩渦與外界灰色颶風遙相呼應。

滾滾神秘氣流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爭先恐後透過體表毛孔自行滲入體內四肢百

骸。

「嘭!嘭!嘭!」

接踵而至的轟鳴聲傳入葉塵耳中,如同天籟之音。

當最後一個穴位被開闢出來的一剎那,整個天地都處於一種詭異的寂靜狀態。

「嗡!」

又是一陣熟悉的眩暈感席捲全身,等到葉塵回過神來,才赫然發現自己已經悄無聲息回到了自己所熟悉的神宇峰。

就彷彿,他先前所經歷的一切,都只是黃粱一夢而已!

「我去,這特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時空穿梭?還是靈魂出竅?」

正這般想着,陳光熟悉的公鴨嗓音再度傳來。

「不知死活的廢材!」

「丹田破碎竟敢胡亂吞服靈果,簡直就是不知死字怎麼寫!」

葉塵面沉如水,死死盯着面前兀自在喋喋不休的光頭佬,眼中殺機迸現!

他雖然還沒搞清楚狀況,卻能清晰感知到自己現如今的實力,相比於之前已經有了質的飛躍,至少拾掇面前這話嘮光頭佬應當不在話下!

沒有任何遲疑,葉塵握掌成拳,拼盡全力,一拳遞出。

「還敢逞凶!」

「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面對葉塵迎面而來的拳鋒,陳光不閃不避,抬腳就是一記勢大力沉的鞭腿。

陳光面目猙獰,彷彿已經看到面前這位狗屁天之驕子被自己一腳踹得當場暴斃的凄慘下場。

廢材不可悲,可悲的是身為廢材,卻絲毫沒有廢材的覺悟!

拳腳相撞的一瞬間,一道令人牙根發酸的骨骼斷裂聲隨之響起。

下一秒,人高馬大的陳光直接化作極速旋轉的陀螺,滴溜溜打着旋倒飛出去。

人尚且還在半空中,已經是一口逆血噴洒而出。

整條左腿瞬間扭曲變形,露出森森白骨!

「這……這怎麼可能?」

陳光面露錯愕之色,一時間竟是連左腿處傳來的刺痛都被暫時忽略!

自己印象當中丹田破碎的廢材,竟然能爆發出如此可怖的破壞力?

如此巨大的反差,甚至一度讓陳光懷疑自己是不是正身處夢境!

「死吧!」

本着趁他病要他命的良好作戰風格,葉塵眼見一擊奏效,立即乘勝追擊,不由分說抬手一拳轟出。

這一拳已經用出了他的全身氣力,一拳擊打出去,直接將陳光的丹田轟成稀爛。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正當葉塵準備再補上一拳,徹底終結對方的性命時,一道微弱的破空聲突兀響起。

「打狗也得看主人。」

「葉塵,你連我的狗也敢動?」

來人手持青竹摺扇,一襲白袍迎風飄揚,腰間懸掛三尺青鋒。

周身神光縈繞,氣吞山河。

舉手投足之間,盡顯瀟洒從容吊炸天的劍仙風采,仿若從畫卷中走出來的謫仙人。

葉塵隨手將陳光甩到來人腳下,面色清冷,淡漠開口:「區區看門狗,打了也就打了。」

王琅琊看都不看一眼已經陷入昏迷的陳光,一步閃到葉塵身前,神態倨傲,如同高高在上的神靈,俯瞰眾生。

「倒是沒想到,你丹田破碎竟然還能有這戰力,想必是另闢蹊徑,轉修鍊體訣了?」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我已然躋身氣丹境,具備元力化盾的能力。」

「就算你實力有所提升,我要殺你依舊如探囊取物。」

葉塵攤了攤手,臉色風平浪靜,心中亦是毫無波瀾。

哂然而笑:「大話誰都會說,你若夠膽,一個月後,天邢台,生死一戰。」

「誰慫誰是孫子!」

「你……敢接戰嗎?」

葉塵雖然是在笑,但語氣中所蘊含的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決絕之意卻是一覽無餘。

「生死對決?」

王琅琊皮笑肉不笑,看向葉塵的眼神就像是在打量一個徹頭徹尾的傻叉:「何須等到一個月之後,我現在踩死你就跟踩死一隻螞蟻沒兩樣。」

「還是說,你自以為偷偷摸摸學了一門煉體訣,又覺得自己行了?」

葉塵的回答更是簡單明了,只有短短三個字:「你……怕了?」

「怕?」

王琅琊啞然失笑:「我怕你死得太快!」

「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大發慈悲,讓你在臨死之前綻放出最後一點微弱的亮光。」

「順便用你的項上人頭,來奠定我王琅琊的強勢崛起!」

撂下一句話,王琅琊帶着王者之姿飄然而去。

葉塵依舊杵立在原地,目光堅定而暴戾。

一月之後,生死一戰!

要麼將王琅琊斬殺在天邢台上,要麼把自己的小命交代在那裡。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

萬獸林,外圍區域。

葉塵手持三尺青鋒,劍出如風,殺意森然。

每一劍遞出,便有一隻妖獸被劍光籠罩,絞殺成片片血肉。

他來萬獸林,只為一件事。

磨礪戰鬥經驗,為接下來的生死對決做準備!

這一場人與妖獸之間廝殺,足足持續三天三夜。

長達三天三夜無止盡的廝殺,葉塵周身染血,煞氣衝天。

仿若一尊來自地獄深淵的浴血魔神!

「呼。」

葉塵持劍而立,剛想找個地方稍作修整。

也就在他準備為自己的念頭付諸行動時,一陣陣沉悶轟鳴自腦海中轟然炸響。

還不等他有所反應,一隻青銅小塔好似無中生有般,憑空浮現在自己身前。

「這是……乾坤塔!」

葉塵瞳孔急驟收縮,情不自禁驚叫出聲!

這隻小塔是他十歲生日那天,父親送給他的生日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