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巫師戰紀
巫師戰紀 連載中

巫師戰紀

來源:google 作者:安格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格斯 艾麗

在這紛亂的年代,巫術、咒術成了生命最有保障的秘法在這個茫然無措的世界,一件聖器不斷為他打開前進的路,血與火的洗禮中,演繹一個又一個傳奇,最終成為頂尖存在展開

《巫師戰紀》章節試讀:

初升的陽光照在不平整的鵝卵石壘砌的堡壘頂部,流灑在岩石上粘稠的狼血混雜着很多毛髮,將其凝結成為一團,血液範圍較廣的地方有的還印上了獵人寬大的足跡。
鐵器嗑碎的聲音像是驚碎了所有人的聽覺,血狼使人不寒而慄的利齒在安德烈的面前完全的展現出了它的恐怖。
血狼四足落地,安德烈丟掉虎口被嗑得陣痛的斷刀,後退了兩步,臉色在這時變得尤為凝重。
「快點幫安德烈,一起殺了它。」尼赫魯大叫道,見到安德烈抵擋住血狼之後不僅將他用了很多年的刀咬碎,更讓他們心目中實力強大的安德烈震得後退,高下立分,誰都看得出來,無論是攻擊還是力氣,安德烈都比不上這隻奇怪的血狼。
有安德烈半個身子高的血狼咬碎了刀之後沒有要停頓下來的意思,而是再次嘶開大口咬向了安德烈的脖頸,同時它粗大的前肢撲向了安德烈的雙肩,想要用這種捕獵方式獵獲這個獵人的領頭。
此時的空氣似是伴隨着血狼的行動而流動,似是無形的釋放出了它的魅力,狼群在它的行動中變得更加兇猛。
七八個獵人在狹窄的堡壘頂部脫出身來,摯起刀對着血狼圍攻了過去。
幾線陽光從堡壘頂部的入口斜射下來,裏面的安格斯聽着外面的情況。此時安格斯和艾麗抬着頭,看着堡壘頂部的岩石,哪裡不停滲出血液滴到了馬背上,上面的爭鬥將砌在上面的岩石震得不停晃動,像是隨時會垮塌下來。
安格斯用手掌摸了一把滴在臉部的血。
「啊!」
「尼赫魯!」
一聲牽動眾人心神的慘叫聲發出,安格斯看向入口處,一個大漢被安德烈踢了下來,強壯的身體形似落下的巨石砸在了馬背上,將馬屁砸得發出凄慘的嘶鳴,接着在狹小的空間中擠到了一邊去,大漢猶如一個大沙包掉落在了地上。
「尼赫魯叔叔!」安格斯一眼就認出了掉下來的大漢,和艾麗走上前叫到。
掉落在地上的尼赫魯雙手捂着腿,大腿處有兩條很明顯的狼牙留下的劃痕,血液湧泉一樣的不停往外冒,一層薄薄的灰色氣息繚繞在他的傷口處,緩緩的沿着他的傷口鑽入皮膚,看上去他疼得筋肉跳動的傷口像是在做呼吸,只是這種呼吸像是意味着死亡,因為他的筋脈就算隔着一層皮膚也能清晰的見到在迅速的變黑,包括每一根毛細血管。
艾麗眼睛一動不動的看着掉下來的這位大叔,麻布短裙下的粗糙內褲。
「毒!」安格斯大叫道,同時毫不猶豫提刀切向了他的大腿。
「等等!用我的刀,不然你的那把好刀的鐵料會被這種毒腐蝕得變脆。」尼赫魯疼得身體向前栽動,突然見安格斯的行動立即阻止道,因為忍痛說話,使他說話的聲音的尾音聽着有點發癢,還能聽到他說完話之後微微吸氣的聲音。
安格斯的動作迅捷得猶如閃電,尼赫魯說話的同時他刀起刀落,完成了唯一能救助他這位大叔的辦法。
在安格斯切下去時,像是得到了引導,他發現那些灰色氣息竟不由自主的向自己的刀的刀身上匯聚而去,然後黏附在上面迅速融入刀身之中,像是被這把血紅色的刀吸收了。
安格斯的刀切到一半時被尼赫魯的話語打斷,致使他及時的停頓住了手裡的刀。安格斯小心翼翼的將刀緩緩抽回,生怕一個不注意割斷尼赫魯大腿上的重要血管。
「艾麗!把尼赫魯大叔的刀遞給我。」安格斯說道。
「不用了!你的刀將巫狼留下的邪惡氣息吸收了。」尼赫魯疼痛得臉部肌肉抽筋似的跳動。
看着手裡的刀,安格斯在馬背上擦拭了一遍。
「叮叮!」安格斯彎下身撿起一個石頭在刀身敲了敲,見到那詭異的灰色氣息進入刀身之中他自然要測試一下他的寶刀有沒有受損。
「聲音沒變!」
「依然那麼有韌性!」
「依然那麼鋒利!」
安格斯用好幾種辦法測試了一次,確定沒有任何問題方才將刀收好。
「等等!安格斯,你的刀也許可以對付巫狼!」尼赫魯有點欣喜的叫道。
安格斯看着那個入口,聽了聽上面的動靜,獵隊的人在廝殺中不停發出低吼,像是要將狼群的氣勢壓制下去,顯然是陷入了鏖戰之中。
「那我上去吧!」安格斯在堡壘休息一會兒,吃了點乾糧,覺得恢復了體力,精力充沛了許多,便是想要上去在助獵隊一臂之力,而且他們支撐不住的話,那他和艾麗還有艾麗的母親會被狼圍困得餓死。
血狼一直盯着堡壘頂部的入口,看它的樣子像是隨時會跳進去,要不是四五個獵人與它纏鬥怕是早已去尋找它一直盯着的安格斯了。
安格斯藉助馬背再次到了堡壘之上,這次安格斯雙眼蒙上了艾麗給他的一塊紗巾,為的就是怕被巫狼額頭的寶石控制住思維。剛從入口爬出安格斯便覺得腥臭味道撲面而來,此時堡壘頂部的世界變成了紅色,幾隻盯着獵隊中人的狼見到安格斯立即改變目標,張開大口咬向了再次出現的安格斯。
獵隊不知何時減員,堡壘的下面有幾具狼分食之後留下的零散的人形骸骨,幾個小時爭鬥下來狼群依舊以排山倒海之勢湧上堡壘。安格斯迅速解決撲上來的狼,看向獵隊,他父親,他的那幾位叔,身上都掛上了傷,但他們一直謹慎的與頭狼進行纏鬥,有了尼赫魯被咬之後出現的現象自然讓他們加倍的小心。
在源源不斷湧來的狼群中,獵隊為抓住那最後看不清的生存機會進行頑抗。
巫狼見到安格斯在與安德烈幾人的纏鬥中又變得兇猛了許多,從它肺部傳出的嘶吼像是要將獵物一口咬得四分五裂。見到兇悍中透着邪惡的身體龐大的巫狼,安格斯毫不猶豫的飛撲了上去,手裡揚起的刀以斬下它的頭為目的,刃口晃出了刺眼的光芒。
見到主動送上門的安格斯,巫狼背後的脊毛如倒刺一樣的豎起,嘴裏不停發出從喉管產生的沙啞低吼,雙眼看着安格斯手裡紅色的刀,像是受到了什麼威脅而做出的這種反映。
「安格斯!」看到突然從身旁竄過去的身影,安德烈叫道。
執刀的安格斯似平野熄滅的烈火的靈魂的咆哮,移動中的他似在擴散那種聲音,像是要對着巫狼的軀體,觸及,爆炸。刀如鮮血,人如烈火,隨着安格斯像是要劃開大山分水嶺一樣的氣勢劈砍下去,巫狼張大的吐出灰色氣息的闊口同時咬向了安格斯手裡的刀。
「咔!」刀身被狼牙咬住,發出了猶如兩張大鐵皮刮子相疊發出的聲音。安格斯的刀穩穩的嵌在了它的口中,用力向後抽刀身體綳直的安格斯像是一顆要倒下的樹樁,看上去用出全身力氣也無法從狼口取下武器。
此時狼群似是得到命令,黃蜂般的將獵隊眾人團團圍住,想去幫助兒子的安德烈也被五六隻狼纏住,無法脫身。
巫狼用力甩了甩他的頭,安格斯只覺得一股雜亂的巨力從刀柄傳遞到了他的手臂,使緊握住刀柄的抖動的手臂牽動着身子一起抖動。
隨着巫狼的擺動,刀身與它的牙齒產生摩擦,一點一點的滑了出來,安格斯的手在與巫狼的奪刀之戰中摩擦出了血跡。
當巫狼再次用更大的力氣擺動頭顱,這次安格斯終於承受不住它的巨力,在它的晃動中整個身子也凌空擺動,摩擦出的血流至到了它的手腕處,很多血跡從他指縫間分泌而出。
「嗆!」的一聲從巫狼的口中傳出,在巫狼的第三次擺動時,刀終於被安格斯抽出,同時因為帶來的擺動力道,安格斯沒掌握好平衡,被甩到了狼群之中。
一時安格斯陷入了幾十隻狼的包圍圈,正好是在狼通往堡壘的入口處,見勢不妙,安格斯大吸一口氣,將刀平放於地面,向四周圍掃了過去,隨着安格斯的動作,地面出現了一片紅色的幻影,狼腿在跳動中有少數幾隻被安格斯橫掃過去的刀砍中,猶如切草梗,將其從膝蓋處輕易切斷,鮮血在地上灑出了一個扇形。
圍過來的狼群數量不是安格斯能抵抗的,在刀的揮動中安格斯為自己爭取出了一點空間,看向了堡壘下面,此時狼群都向狼屍壘砌起來的不到兩米寬的通道上擁擠,堡壘的下面只有零散的幾隻狼奔走。
而且也不容安格斯考慮,陽光照射而來,巫狼的身軀帶來的龐大陰影籠罩住了身材不高的他。知道巫狼不會放過自己,安格斯當機立斷躍下了堡壘,向著河邊奔跑了過去。
狼群立即分出一小波追向了安格斯,巫狼也緊隨安格斯其後,躍下了堡壘。
安格斯奔跑的速度豈是能和狼比的,還沒跑出去十米遠,就有幾十隻猶如牛犢大小的惡狼追了上來。安格斯沒有訊如閃電的速度,但他有一身撼天動地的肝膽,縱是陷入再大的危機他也沒有懼怕。他一邊向前跑,一邊揮刀砍向繞來身側的狼只,一片片夾雜着皮毛的鮮血在安格斯周圍濺起,奔跑中廝殺的安格斯身體也覆蓋了一層腥臭的紅色,巫狼很快就追上了安格斯,那雙紅色的眼睛猶如看螻蟻般,無情的選中安格斯這個目標,張開巨口向眼中獵物的頭顱包裹了過去。
「安格斯!」甘地大叫道,在見到兒子陷入生命危險時,這位母親爆發出了無盡的力氣,手裡的刀不停向前劈去,速度之快,所過五米之遠的地方倒下的狼群與站立的狼群對比下似是裂出的一道溝壑,碎裂的狼屍鋪墊在這條溝壑中。
「艾菲爾,給我刀,我去救他!」安德烈見到陷入極大危機的安格斯,看向與狼群混亂廝殺的艾菲爾叫道。
聽到安德烈的叫喊,艾菲爾毫不猶豫的將手裡的大刀拋給了他。
接到刀的安德烈氣勢再度攀登一個台階,眼裡爆射出的精氣將他周身的狼震懾得向後退。安德烈直接將接到手裡的刀對着巫狼甩了過去,而他自己和甘地躍下堡壘沖向了安格斯那裡。
此時狼群中體型幾隻明顯比其餘的狼更大的頭狼轉動了一下眼珠子,長嚎了兩聲,像是對他們周圍的狼群下達的命令,一千多隻狼湧向了去救安格斯的二人。
不過看上去是來不及了,此時的安格斯都能感受到巫狼的巨口吐出的灰色煙霧像是到了他的後腦勺。而安德烈甩過來的大刀在接近巫狼的時候,被一隻躍起的狼用身體接住。
危急關頭,晴朗的天空像是下起了陣雨,一片如雨點般的黑點從高空劃開弧線飛向了狼群,隨着那些黑點接近方能看清是一支支黑色的箭矢,嗖嗖聲落下,狼群響起了一片片哀嚎。
在巫狼接近自己時安格斯就感覺到了它散發出的與其它狼不一樣的氣息,安格斯也不回頭,本能的將刀向身後捅了過去,詭異的一刀猶如從他身側竄出的一條火舌,嗜血的冰冷的刀身在安格斯發熱的手掌中的熱量傳遞到了刀尖,刀身的紅色呈現得更加奪目,又似在燃燒。
一支支突然射來的箭矢落在了安格斯的周圍,圍上來的狼群在箭矢百發百中的命中率下集體倒下。
安格斯的肩膀與大腿外側傳來劇痛,巫狼的四個牙齒完全咬入了他的肉中,能夠感覺到狼牙掛在了肩頭的骨骼上,一時傳來的疼痛讓安格斯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肩頭的骨骼在融化,切實的在融化成水,手臂的經脈也變成了灰色。
安格斯喘着粗氣,但他在這個時候依然保持清醒,雖然他以為自己要死了。安格斯向身後刺出的刀,在巫狼的落下中將刀壓得向下切去,刀接近手腕的一端切進了安格斯大腿外側的肌肉,而巫狼的胸膛也被刀尖**了一部分。
「安留席!是安留席舅舅!」安格斯看到身旁插着一根白色的箭矢,輕聲說道。
受了傷得巫狼並沒有鬆口,像是將安格斯當成了人質,在原地停了兩秒,叼着安格斯奔跑向了瀑布怒吼的方向,沿着河流而下。
「哈哈!援兵到了!快救小安格斯。」站在堡壘上得獵人大笑着叫道。
在平野上幾千奧紛里斯鎮的壯漢以及年輕人湧向了狼群,很快就將狼群驅散。
艾菲爾看着到來的援兵並沒有多高興,在人群後面的森林驅趕出了二十幾架破舊的馬車,上面運載着很多生活物資,而且到來的人群中還有很多人帶着傷,走在最前面的安留席也是一臉的苦色,像是一夜之間老去了很多年,他的手裡還拿着一把很長的細劍,那一個身份標誌。
「嘿嘿嘿!親愛的奴隸們,你們是逃不出本萬能巫師的手掌心的。」這時里黑色平野一公里外的森林中傳出了巫師的怪笑,他乘坐的黑轎隨着他的笑聲不停抖動,像是一邊說話一邊做着什麼事情,抬着黑轎的星狼族大漢不停向著安格斯所在處奔跑而來,後面跟着不下五千星狼族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