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碎天魂
武碎天魂 連載中

武碎天魂

來源:google 作者:糞坑裡捉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墨,易辰 奇幻玄幻 白九璃

《武碎天魂》繼武碎荒域的延續,全網最火爆玄幻小說南山出現異寶,少年夜墨因吞噬邪神玉,經脈破碎,丹田盡毀一位本妖孽般的天才,就此打落凡塵光輝不在,隨之而來的便是極盡的羞辱但又因邪神玉走出了一條前無古人的道路經脈破碎,我以身為脈丹田盡毀,我以劍為丹田一把只為殺生的閻羅劍,一道以吞噬靈魂的逆天功法,一道可破萬物的黃龍印三者集於一身,夜墨成就絕世殺神夜墨一人一劍,踏着累累屍骨,猶如一尊絕世魔王,令天下人顫抖……欠了我的,就要加以十倍的償還誰敢招惹我,我就殺了誰,這就是我的人生格言----夜墨展開

《武碎天魂》章節試讀:

「是……是你?」

「夜墨?」

當夜虎看到夜墨在這裡後,他的臉色瞬間便的陰沉且猙獰。

「竟敢是這個混蛋,殺了夜明竟然還敢出現夜伯伯面前,真是不知死活。」

「在這裡遇到他,恐怕不用十天以後與夜雲的決戰了,我們就在這裡解決他。」

「一個被逐出夜家的人而已,就該誅殺。」

「……」

夜家的幾個弟子也將目光投向了夜墨,眼中帶着幾分鄙夷。

雖然夜墨在葉家誅殺了夜明,就算他手段強橫,也無濟於事。

現在夜虎在場,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殺子仇人就這樣輕易離開。

「嗯?」

「夜家?」

「逐出家族?」

「他似乎是經脈盡斷,丹田盡毀,成為一介廢人了。」

白九璃見夜墨出現,聽到周圍的言語,她逐漸有些明白,夜墨與他們是一族的,卻被逐出家族。

但是讓白九璃有些驚愕的是,她探查夜墨的修為,發現她竟然是一個廢人。

難道說,夜墨不會是傻子吧?

一個經脈盡斷,丹田盡毀的人,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這不是在找死嗎?

「夜墨。」

「你殺我兒子。」

「在夜家我沒能殺了你。」

「現在終於可以如願了。」

夜虎將目光投向夜墨,身上帶着滔天殺意。

「嗖。」

「噗!」

夜墨冷笑一聲,他手中出現了閻羅劍。

他沒有多餘的廢話,斬出一劍,一道浩大的劍氣,划過了夜虎的身軀。

剎那間,夜虎身體猛然一顫,他的眼中還帶着驚駭與不可置信。

而其他的夜家子弟與白九璃也是見鬼了一般,眼珠子差點都瞪出來。

剛才那是一道劍氣?

還是一道異常強大的劍氣?

他們真的沒有看錯?

劍氣划過了夜虎的身軀?

「既然要殺人,就快點動手。」

「磨磨唧唧的,難道不知道壞人死於話多?」

夜墨冷笑一聲,眼中流露一絲殺意。

他與夜家已經沒有感情,要說有,也只是剩下恩怨了。

當他被逐出夜家之時,他就再也不是夜家的人了。

「你……你的修為……」

夜虎怔在原地,他的眼中帶着不敢置信與驚駭。

他可以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逐漸流逝。

他不曾想到,自己面對夜墨,竟然會被一劍秒殺。

這太踏馬離譜了吧?

今日在夜家之時,夜墨的實力還遠遠沒有到達如此恐怖的地步。

不過幾個時辰沒見,夜墨竟然會變的如此恐怖。

簡直……難以置信。

「夜虎,去陪你死去的兒子吧。」

「十天之後,我會讓夜家所有人,與你會面。」

夜墨冷笑一聲,眼中綻放強烈殺意,沉聲說道。

「你……」

夜虎還想要說什麼,但是再也說不出來。

他的左肩有右側下腹,出現了一道血痕,血痕越來越大,最後直接化作兩半,倒在地上。

夜虎到死都不曾想到,面對夜墨,他竟然沒有還手之力。

他此時終於明白,夜家是將一塊璞玉,扔了出去。

「夜虎,死……死了?」

「夜墨大哥,求您手下留情,放我們一條生路吧?」

「我們當初也是被夜虎,夜龍等人逼迫的。」

「看在同宗同族的份上,求您放我們離開吧?」

「……」

而其餘幾個夜家弟子見夜虎直接被秒殺,他們直接被嚇破膽了。

一個個臉上帶着驚容,跪在地上對夜墨苦苦哀求,眼中帶着無比的恐懼。

更有甚者,褲襠已經流出黃色液體,顯然是被嚇尿了。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夜墨?

竟然如此恐怖!

如此可怕!

「我還是送你們去見夜家先輩。」

「當初的夜墨,已經不在了。」

「噗噗噗!」

夜墨出手,頓時間一顆顆大好的人頭,衝天而起。

「嗡嗡~」

就在這時,夜墨手中的閻羅,忽然嗡嗡震顫,散發一股劍鳴。

夜墨眉頭一皺,也許閻羅劍是想要吞魂而已。

他拿着閻羅來到了夜虎身前,將閻羅刺入屍體之中。

夜虎的靈魂直接化作精純的能量,灌入夜墨的體內。

畢竟夜墨擁有吞魂之法,除了他,別人根本看不到靈魂。

所以,他才會這般的肆無忌憚。

但是吸收靈魂後,閻羅劍並沒有離開的打算,劍身震顫的越來越厲害。

最後竟然吸收起夜虎的血氣,不過片刻後,夜虎的屍體便成為了一具乾屍。

「飲血?」

夜墨看到這裡,神色一震。

那神秘女子告訴過他,飲血劍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飲血滋養閻羅劍。

卻不曾想到,這麼快就要補充血氣。

當用鮮血滋養後,閻羅劍這才停止震顫,歸於平靜。

「這……這是魔劍。」

白九璃看到眼前這一幕,她倒吸一口涼氣。

顯然閻羅劍飲血,這根本不是一般神兵利器的範疇了。

這一刻,白九璃的眼中,帶着驚異,好奇,震驚。

夜墨沒有經脈,誅殺鍛魂境強者如斬瓜切菜,更是有這種邪惡而可怕的兵器。

這讓白九璃心中不免有些動容,更是有些好奇,夜墨究竟是何許人也。

竟然會這般的奇特。

「我叫白九璃。」

「多……多謝你救了我。」

白九璃遲疑片刻,便上前一步,微微作揖行禮。

「我名夜墨。」

「我只是在解決我的恩怨。」

「救你也是順帶的。」

夜墨搖了搖頭,他便收起了閻羅劍。

「但不管怎樣,你的確是為我解圍了。」

白九璃遲疑片刻,再次說道。

「若是你真要感謝我,就將王魂境傳承遺址告訴我。」

夜墨心中一動,他還是比較惦念王魂境的傳承之地。

「……」

白九璃翻了翻白眼,這個夜墨倒是直接。

「王魂境強者的遺址,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就在三天前,龍隕山出現異彩,籠罩五彩霞光,一股絕世之威凝聚于山巔之上,讓所有人不能踏足其中。」

「霞光散去後,由於年代久遠,封印破碎,一道王魂境強者虛影盤坐山巔之上,道出三萬年前的傳承之地。」

「所有人這才明白,那是王魂境的隕落之地。」

白九璃嘆了一口氣,這件事情在龍隕山附近,人盡皆知。

此時消息還沒有傳到這裡而已,但恐怕用不了幾天,便可席捲天下。

「龍隕山?」

夜墨聽到這裡,他也想要去龍隕山一探。

真要是得到了王魂境強者的傳承,哪怕只是一點點,都足以受用終身。

「咳咳~」

當白九璃說完之後,她連連輕咳,臉色也是略有慘白。

「這位公子,我已經告訴你王魂境的遺址。」

「我們兩不相欠,小女就此告辭。」

白九璃可以感覺到,她的傷勢已經越來越嚴重,她一路逃遁,已經是強弩之末。

她的丹藥已經用完了,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不易了。

她想要儘快離開這裡,尋找治療辦法。

最重要的是,她與夜墨素不相識,若是留在這裡,她害怕夜墨乘人之危。

「砰!」

但是白九璃沒走幾步,便直接昏倒了。

夜墨看着白九璃的身軀,眼中帶着幾分遲疑之色。

《武碎天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