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仙草大學生
仙草大學生 連載中

仙草大學生

來源:google 作者:三昧真火烤乳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冬 柳小千 都市小說

剛剛告別勞累的高中,我帶着我兄弟三人成功報考上了一所農業學院,到了這裡我發現在我心中那個輕鬆愉悅的大學和眼前的這個並不是一個概念,直到我分手那天被雷劈中,我的生活就改變了模樣金身羅漢(沙悟凈):「師傅,大師兄又和人打起來了,我……我的押二郎神贏」金神羅漢(沙悟凈)撤回一條信息東海大哥(東海龍王):「噗,看了吧,自己兄弟都不信孫悟空,但我就是要押孫悟空,我押他一百仙點」西海二哥(西海龍王):「那我也跟我大哥一樣」四海屠夫手(哪吒):「我押孫悟空贏一仙點」東海大哥(東海龍王):「@托塔之王,你看你兒子又勾八的改了這個名字,這次你怎麼說?」南海四哥(南海龍王):「對啊,你兒子每天都這樣你不管上一管?」托塔之王(托塔李天王):「子不教,父之過,我認錯,但是你們出仙點我就給他改,不然他的那點學費全給他改名了!」托塔之王(托塔李天王):「兒子,乾的漂亮,就得這麼整他們!(一個點贊的表情)」托塔之王(托塔李天王)撤回一條信息托塔之王(托塔李天王):「咳咳,你趕緊給我改名去兒子!@四海屠夫手(哪吒)」展開

《仙草大學生》章節試讀:

聊城農業大學,學校操場上。

「我覺得我們不合適,我們分手吧。」陳思倩的語氣冰冷,不帶有一絲情感。

對面的林冬環視了一下四周穿着軍訓服看向這邊的同學們一臉尷尬。

「倩倩,你別鬧。」

「誰在和你鬧?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我一直都有對象,只不過他在很遠的學校,和你在一起,只不過是想找一個長期的飯票而已,可是你呢?哼,連給我當個飯票都當不合格,早知道當初選擇你那個有錢的兄弟欒辰好了。」

「我當初可真是瞎了眼。」

「倩倩,這個笑話真的一點也不好笑,我們……」

「夠了!」林冬的話被陳思倩尖銳的嗓音打斷了。

「我再也不會在一個窮到供不起我吃飯的鄉下野小子身上浪費我的青春了!」

「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

看着陳思倩轉身離去的身影,林冬心碎了一地。

「倩……唉。」

他慢慢的癱倒在圍牆的邊上,周圍的人也在那裡指指點點的在說著他什麼。

此時的他並沒有一點心情去理會那些人,反而是擰開了身邊的水壺,狠狠的喝上了一口。

「嘶哈……今天的野格是不是放多了怎麼這麼辣。」林冬看着手中的水壺愣神的說道。

周圍的同學逐漸散開了,林冬也靠在學校圍牆邊上呆住了。

「大哥,你不是說這個學校沒有幾個小姐姐嗎。」一個長得很憨厚的小胖子看着林冬說道。

「我也不知道啊,都是村頭那幾個剛畢業的哥說的啊。」

「你看我就說吧,幸虧咱們沒信他們說的話,去別的學校還不一定能碰到這麼多好看的小姐姐呢。」一個帶着眼鏡看上去很是文靜,但滿眼色眯眯環顧四周的男生說道。

「咋的,吳野、欒辰,你倆要是沒來上還要怪你哥我唄?」

「那不能,大哥去哪裡我們就去哪裡嘿嘿。」胖乎乎的吳野看着林冬撓了撓頭憨憨的笑了笑說道。

「那對唄,我倆能賴大哥你嗎,就算你帶我倆去沒有一個小姐姐的學校我倆也願意。」旁邊戴着眼鏡的欒辰也笑着說道。

就在三人笑嘻嘻的走向宿舍的時候,三個女孩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問道。

「你好,需要幫忙嗎?」

沒錯這個女孩就是陳思倩。

「啊……不,不用,我們自己來就行。」林冬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女孩說道。

「沒事,以後就都是同學了,我們來幫你們吧。」陳思倩搶過林冬手中拖着的行李箱笑嘻嘻的說道。

「你們是哪個專業的新生?」

「我們是雜交水稻與種植規劃專業系。」

「啊,那咱們還是一個系的,我也是雜交水稻與種植規劃的。」

「是嗎?你們也跟我們是一屆的嗎?」林冬看着眼前的這個善良的女孩問道。

「我們比你們大一屆,我是你們上屆的。」

「哦哦。」

走了一會終於到了宿舍樓,林冬加上了陳思倩的微信,幾人便在這裡分開了,並約好晚上學校門口見面,畢竟人家幫了自己,也應該請人家吃一頓飯。

「哎,哥,剛才那個學姐身材很好哦,你最近桃花運很泛濫哦。」戴眼鏡的欒辰一臉賤笑的看着林冬說道。

「你給我滾一邊去,人家剛才上來就幫咱們搬東西,你要敢瞎想,你看我收不收拾你。」

「嘿嘿,哥說的對,人家剛才又幫咱們搬東西又帶咱們交學費,你要還瞎想,那你可真不是東西。」胖乎的吳野盯着欒辰說道。

「我那不是鬧着玩呢嗎,這樣吧,晚上吃啥我請了,你倆看這樣總行了吧。」

一轉眼來到了傍晚。

林冬他們三個也來到了事先約好的火鍋店等着陳思倩和她的室友們。

「咕嚕咕嚕……」

「哥,不然咱們先點菜吧,我一天沒有吃東西太餓了。」吳野捂着肚子看着林冬說道。

「不行,再等會,請人家吃飯,哪有人家沒到你就先吃的,你先弄一瓶礦泉水墊吧墊吧。」

「這都幾點了,咱們都到這裡半個小時了,哥你去打個電話問問吧。」欒辰也有些挺不住了便說道。

「唉,行你倆在這裡等着奧,我出去打電話問問。」

林冬剛走出門口就看到飯店的正對面有着兩個女孩特別像是今天早上的那三位學姐,便走了過去,到身邊一看,可不就是那早上的三位學姐,反而陳思倩就蹲在兩個女孩中間不知道為什麼抱着雙腿在那裡哭着。

「學姐,陳學姐她怎麼哭了?」

「我……我沒事。」

「咱們先進去吧。」陳思倩看着林冬走了過來,便擦了擦眼淚站起來說道。

「嗯。」林冬也沒有多問,便帶着三個學姐來到他們的座位了。

「服務員點菜。」

「要這個,這個……」

「再來一箱淡青啤酒。」坐在一旁一直都沒有說話的陳思倩突然說道。

「好您稍等。」

林冬有些不解的看着坐在對面的很是悲傷的陳思倩,但還是沒敢開口。

過了一會菜和酒都上來的差不多了,吳野也開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但是林冬發現今天的氣氛實在是太低沉了,便拿起手邊的酒杯站了起來說道。

「今天真是謝謝幾位學姐的幫忙,咱們碰一個?」

反而這時對面的陳思倩,就像是沒有聽到一樣,還是一臉失落的表情,看着左手的手機,自己拿起酒瓶就深深的喝了一口。

「哎,沒事,她就是今天心情不好,沒事一會喝點酒就好了,咱們幾個先吃。」陳思倩身邊的室友也開始解釋說道。

這時醉醺醺的陳思倩手邊電話響了起來,陳思倩剛看上一眼便急促的跑了出去。

過了很久陳思倩一直都沒有回來,林冬很是不放心喝多的陳思倩怕她碰到什麼不良混子,便站起來說道。

「你們先喝着哈,我去上個廁所。」

林冬前腳剛踏出門,就看到陳思倩蹲在飯店門口左邊,抱着雙膝在那裡埋頭痛哭着。

「學姐,發生什麼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