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鄉村郵差
鄉村郵差 連載中

鄉村郵差

來源:google 作者:沐秋晴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沈文 韓絮

午夜一通好友的電話徹底顛覆了我平靜的生活,陰差陽錯陷進無休無止的殺身大禍中為了活下去,我成了一位行走陰陽的信差如果你遭遇了生死劫難,奇蹟般的活了下來,千萬不要着急慶幸,因為,那可能是某一個愛你的人為你擋下了死劫展開

《鄉村郵差》章節試讀:

「......」

聽到微信語音的剎那,我整個人都傻了。

雙手出於本能地回復了三個字。

你是誰?

對方見我詢問身份,不知道是沒有想到如何回答還是怎樣,手機上一直顯示着正在輸入中。

許久...

我終於等待到了對方的回應。

豈料。

還沒容我看清楚對方發送的文字,身後突然探出一隻手,拍在了我肩膀上。

「媽呀!」

我不自禁地尖叫了一聲,猛地甩開了搭在肩膀上的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許是被我的反應嚇到了?

那隻手的主人沉默了幾秒,試探的問了句:「沈文,你沒事兒吧?」

「......」

「王主任?」

「怎麼會是你?」

看着突然出現的王遠,一時間我有些發懵。

實在搞不懂他為什麼會追出來。

疑惑之際。

王遠的身後再次竄出一個人,笑眯眯地走到了我面前:「你好,你就是沈文吧?我叫王東,是新招來的郵遞員,今後長嶺線,由我們兩個人一同送件,請多指教。」

「......」

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額...你好。」連忙從地上站了起來。

可剛起身,我才反應過來。

「老子不是不幹了么?還特么的什麼同事!」

當場就黑下了臉,不再理會王東,轉身對着王遠說道:「王主任,我不是已經很明確的告訴您我不幹了,這是怎麼回事兒?」

王遠見我如此果斷的拒絕,無奈地嘆了口粗氣道:「沈文,縱使你真的不想幹了,也不應該這個態度和我說話吧?」

「再就是...」

「你不幹之前,能不能和我解釋一下,那天出發的時候,你到底怎麼了?」

「你知道不知道,因為你的反常,這幾天郵局都已經炸鍋了!」

我愣了一下,一臉費解地看着王遠問道:「我出發時怎麼了?怎麼炸鍋了?不是你讓劉尚陪我一起去的嗎?」

「......」

「什麼?劉尚?」

聽我提到了劉尚,王遠整張臉頓時嚇成了豬肝色,隨即滿臉驚恐地朝着王東看了過去。

王東訕訕一笑,隨即輕輕拍了拍王遠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主任,有我在,他掀不起什麼風浪。」

然後。

便將目光投向了我,一臉淡然地說道:「沈文,我入職前是一位道士,我看你印堂發黑,應該是被一個不得了的惡鬼纏上了。」

「被鬼纏身這事兒可大可小,絕不是你逃避就能解決的。」

「而且...」

「我想你應該也有留下來的理由!」

語落。

王東對着我投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示意我跟上去,便扶着嚇破膽的王遠回到了郵局。

許是被王東這幅波瀾不驚的模樣震懾住了。

亦或者說,經他這樣一提醒,我想起了韓絮。

還真就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回到郵局,他們並沒有帶我上樓去王遠的辦公室,而是帶着我直接去了監控室。

此時我一頭霧水,滿腦袋都頂着問號。

實在搞不清楚,他們帶我來着幹什麼?

直到王東噼里啪啦地地敲打了幾下鍵盤,調出了那天我出發的監控。

我才終於明白,王遠剛剛所說的反常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只見,監控中的我,先是杵在了門口一動不動,然後突然回頭笑嘻嘻地對着空氣打招呼。

最後又鑽進了倉庫,拿出了一個髒兮兮地雙肩包背在肩上,嚷嚷着:「老哥等等我...」

看到這。

我整長臉「唰」地一下就白了,兩條腿也不受控制地哆嗦起來。

許是有着王東的陪伴,王遠此刻的情緒平復了不少。

見我這幅驚恐的表情輕嘆了一聲道:「沈文,你也不用太過於害怕,王道長,不對...王東不是來了嗎?」

「他...可是有大本事的,所以你放心,只要繼續幹下去,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語落。

王遠對着王東輕聲說了句:「接下來就交給你了。」便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

王遠轉身的剎那,我不知內心是出自什麼想法,竟叫住了他。

表情複雜地盯着王遠問道:「劉尚他...真的死了嗎?」

王遠輕嘆一聲,留下了一句:「嗯,具體的事兒,王東會和你解釋的。」便關上門,離開了監控室。

雖然我心底早已做好接受劉尚是鬼非人的事實,但得到如此確定的答覆,難免還是會有些難以接受。

畢竟這一路上,除了在湖邊的那一幕,其他的時間裏,劉尚對我都是格外的照顧。

這種同事間的溫暖,多年來,我從未有過。

可卻不曾想...

竟是這樣的結局。

許是王東看穿了我的想法,忽地傳來一聲嗤笑:「呵呵,沈文,你太天真了。」

「你不會真的認為,劉尚一路上對你照顧有加是出於真心的嗎?」

「......」

聞言,我狠狠瞪了一眼王東:「怎麼?難道在你眼中所有鬼都是厲鬼?就沒有好鬼嗎?」

「劉尚他...」

「他會這樣做,一定是有苦衷的!」

「我堅信,劉哥是個好人!呵忒,是個好鬼。」

王東聽我這樣說,彷彿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噗呲」大笑起來。

「哈哈,你啊你,還真是沒經歷過社會的毒打。」

「不對,準確來說,是沒被真正的惡鬼毒打過。」

「行吧,既然你覺得他是個好鬼,就看完這些在說話吧!」隨即便拿出一個檔案袋朝我扔了過來。

我冷哼一聲,快速打開檔案袋查看起上面的內容,然後斜眼撇了王東一眼問道:「看完了,然後呢?你不會告訴我說,這上面的人都是劉尚害死的吧?」

「我雖然不是什麼道門的,但從什麼民間奇談,恐怖小說啥的當中還是了解過的,這劉尚要真的是個水鬼。」

「害死一個人就可以投胎了,哪用得着害死這麼多人。」

王東被我這幅小白模樣逗的再次哄堂大笑,隨即再次敲打鍵盤調出好幾段監控,示意我仔細看看。

我一臉不在意地白了他一眼,便坐在椅子上查看起監控視頻。

結果...

當我看到一分鐘的時候。

脊背頓時流起了冷汗。

因為...

監控當中的那名郵差,做出的舉動竟然和我出發時一模一樣!

「這...」

我愣了一下,驚恐不已地看着王東問道:「他們...都死了?」

王東不屑地白了我一眼:「死到是沒死,但全部莫名其妙的失蹤了,唯有一人是個例外!」

「是誰?」

聽到王東說有個例外,我緊繃的神經終於稍稍放鬆了一些。

心想着,既然有一個人可以逃脫生天,我也說不定可以!

可下一秒。

王東的一句話,直接將我帶進了深淵...

「那人沒有失蹤,而是回來買了一張火車票,後來...七竅流血死在了車上!」

語落。

王東便不在多言,笑眯眯地看着我問道:「沈文,你還要走嗎?你要走我可以送你去火車站。」

「......」

我被王東說的話,嚇的近乎失了智。

一個沒拿穩,手裡緊緊攥着的手機突然掉落在地。

屏幕也在這一刻,不合時宜地亮了起來。

這時,我才注意到,韓絮剛剛發回來的微信究竟寫了什麼。

「你走,他死!」

看着屏幕上這簡短的四個字。

我下意識地攥緊了拳頭,此刻,再無任何迷惘和恐懼。

默默地彎腰撿起了手機,目光冷冽地說道:「我不走了,哪也不去了,我要留下來,救我兄弟!」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鄉村郵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