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相靈人
相靈人 連載中

相靈人

來源:google 作者:鯊魚座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福 懸疑驚悚 林蒙

林蒙是一位憋寶人,他自詡相靈人,為自己的職業增加了些許洋氣的氣息林三爺將他一手展開

《相靈人》章節試讀:

我問清楚了徐老漢死的具**置,那是距離本村3個小時左右腳程的後山密林之中。
劉福告訴我,那片後山時常有古靈精怪出沒,從村子存在的時候有關那兒的傳聞就一直沒消停過。
原本那一片地帶是村裡人的禁忌之地,不過徐老漢為了爭一口氣,鋌而走險去了那兒,結果當真遭遇了不測。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便問,「既然那兒是村裡的禁忌,為什麼王二會發現屍體?
他去那兒做什麼?」
劉福眉頭一皺,「說來也是怪事,王二在山下幹活到傍晚,累了就在一塊石頭上睡著了,迷迷糊糊好像聽到徐老漢在喊他。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己就稀里糊塗的上了山,然後他就發現了徐老漢的屍體。」
我總覺得這事情發生的有些蹊蹺,雖然託夢或者撞邪在我眼裡不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是這王二的出現實在是太巧了。
不過破案不是我的專長,我擅長的是還是利用玄門法術和這雙眼睛去搜尋無主的天靈地寶。
徐老漢身上沾染的那股子邪氣,一定是天地孕育出來的,不過那並不代表是天生天養的東西生出來的。
也有可能是某個重寶埋藏了許久,吸收了天地的靈氣有了器靈,而器靈又擁有重寶本身的特質。
打個比方,古代某位將軍在戰場上痛飲了萬人鮮血的利刃,若是埋藏在地下吸收了大地的靈氣,那麼所產生的器靈不管是性又或者是形,都會無比兇殘暴戾。
我曾經聽林三爺說過,商代早期的青銅器,絕對的國寶——杜嶺方鼎,其孕育出的器靈便是一隻玄武龜的形象。
後來某位相靈前輩將器靈收走奪了其靈性,才有了七四年被人挖出來的可能性,若是器靈還在,這等神器神遊大地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人間。
所以我判斷,徐老漢的死如果當真是器靈所為,那孕育這器靈的根本一定是大凶煞之物!
而且還有一件事讓我疑惑,徐老漢的屍體身上那股陰煞之氣,為什麼只讓我中了招?
這件事還需要仔細的去查探,只有知道了對方的手段,才能根除我手臂上這條黑線。
「村長,我去尋造成徐老漢死的器靈的這段時間,有兩件事要拜託你去做。」
「林先生請說。」
事關全村人的安寧,我不敢怠慢,每一種可能性我都在腦子裡過了一遍,隨後對劉福說,讓他通知每家每戶,每一戶的門板上務必塗上大公雞的血。
雞血有辟邪的作用,門板上塗上雞血可以將凶煞擋在門外不得進屋。
然後便是每一戶的大門上要懸一面鏡子。
「這面鏡子不能在房門的左側,也不能在房門的右側,一定要在正上方。
因為左側在風水學中被稱為青龍位,鏡子如果放在這個位置,不僅不能驅邪還可以引來災難。
同時也不能放在右側也不能放,因為左邊是青龍位,右邊則是白虎位,我們常說左青龍又白虎,右側是白虎位,如果放面鏡子,就會有虎強龍弱的情況,白虎如果開了口就屬於兇相。」
只需要把這兩點做到,那徐老漢回魂前的這七天就沒有任何的危險。
劉福點頭說一定照辦,隨後問我還需要什麼,我想了想搖頭道,「沒別的了,不要讓人去後山就行,明天我就出發,你們也早點回去休息。」
末了我又想到了一件事,便交代劉福,呈放徐老漢的屋子東南西北四角每天的香燭不要斷,有鎮魂的功效。
送走了村長劉福,我回到屋子裡將那八年沒有開過的皮箱子打開,這裏面都是我曾經託付性命的東西。
尋常的一些工具,例如火摺子、八卦盤、短柄鍬等等並不稀奇,關鍵時刻我真正仰仗的其實就四樣東西。
一個是晃仙索,這是用十條百年黑蟒的筋捆捆紮而成的『繩索』,這玩意兒一旦套在器靈身上,別說是成精了,就算是成仙了也動彈不得。
另一個便是量天尺,這是春秋時期的天工——公輸子,也就是魯班所制。
量天尺全長三尺,寬度有一點五寸,楠木所制可摺疊,上面的刻度組合與變化有二十餘種之多。
能測山脈之間的距離、能測大地的靈氣,能測天星距離,甚至連時間的跨度都能測算。
不過傳到我手裡的時候,我也就只會運用其中的三四項功能,其餘運用的手段已經失傳了。
還有一個便是尋龍刺,這是一柄擁有六百多年歷史,用黑曜石打造的匕首。
這尋龍刺是由許多碎片拼接而成,溝壑縱橫的裂縫之中滿是紅色,這是『鳳凰血』,實際上是一種在數百年前就已經滅絕的一種名為鳳尾䴉的鳥身上的血液。
黑曜石硬度很高,但十分脆,若是對付野獸那根本就沒多大的威脅,但是這尋龍刺對於靈體的傷害十分巨大,林三爺曾經就當著我的面將一頭成了精的地龍一匕刺死。
這三樣寶貝傳承到我手裡都有好幾百年的歷史了,在歷代相靈人手中都發揮過巨大的作用。
而最後一件東西,也是我最為仰仗的,那便是我的雙眼。
干我們這一行的人,對於眼睛的修鍊堪稱到了極致,也是所有行當之中,唯一有可能把眼睛修鍊到佛家所說的天眼的人,我們相靈人的祖師爺聞仲便是達到了這個境界。
我的眼睛雖然離天眼差的很遠,但依舊比尋常人強大許多,一眼定陰陽,斷靈凡,龍脈之中靈氣所聚的洞天福地,在我眼中幾乎無所遁形。
第二天天蒙蒙亮我就出發了,因為打算幹完這件事直接就離開青龍村,所以我背的乾糧不少。
陳大娘一看我這情況猜到我走,開口挽留但是被我謝絕了,相靈人的身份暴露,萬一風聲走漏出去,對我對青龍村都是麻煩。
走了半個小時,我就來到了後山的山腳下,這是我第一次靠近這座山脈,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我清晰的感覺到了環繞這座山的靈氣流淌。
從箱子里掏出了香燭,點着之後將其舉過頭頂,衝著東南西北祭祀四象神。

《相靈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