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先婚後愛二胎在肚子里
先婚後愛二胎在肚子里 連載中

先婚後愛二胎在肚子里

來源:google 作者:貓耳布丁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沈星念 霍司霆

被新郎和白月光初戀放鴿子,新娘沈星念一氣之下,隨便找了個小白臉領證結婚意外發現展開

《先婚後愛二胎在肚子里》章節試讀:

「念念,對不起,今天的婚禮必須取消!」
沈星念不敢置信,「明城,你在說什麼啊?
婚禮很快就要開始了!」
傅明城捏緊手機,臉上滿是歉意,「對不起,念念,我剛剛接到電話,夢柔不小心出了車禍,我必須趕過去看她!」
瞬間,沈星念巴掌大的小臉煞白無比。
楚夢柔是傅明城的初戀白月光。
沈星念跟傅明城交往五年來,楚夢柔一直纏着他不放。
事到如今,所有賓客都在外面等他們的出場,就在這種時候,傅明城為了曾經的初戀白月光,竟然要丟下自己離開?

「不行,你不能走。」
沈星念緊緊抓住傅明城不放,眼眶通紅無比,「婚禮就快開始了,我不允許你離開!」
「念念,你不要再任性了,人命關天!」
傅明城着急離開,一把將她甩開,「你知道我是個醫生,不可能坐視不管!
再說了,夢柔車禍大出血要動手術,她還麻醉過敏,那麼怕疼的一個人,沒有我陪着她怎麼熬過去?
!」
楚夢柔一個人熬不過去,她難道就可以在大婚當天被丈夫丟下不管嗎?

沈星念被甩了出去,狠狠撞上梳妝台的桌角,痛苦地捂住肚子倒在地上。
她懷孕了。
傅明城的孩子。
半個月前,因為他喝醉了,兩人意外發生了第一次關係。
她原本打算在婚禮結束後告訴他這個雙喜臨門的好消息,可是怎麼也沒想到,她的丈夫為了別的女人要取消婚禮,甚至將自己殘忍推開!
傅明城看着沈星念痛苦的臉色,下意識一陣心軟,可是想到情況更加危急的楚夢柔,開口說道:「念念,不要再演戲了,我是真的沒辦法留下來,你等我回來吧,回來以後我一定會好好補償你!」
「不要......明城......」 沈星念想要追上去,可是肚子傳來了一陣抽痛,讓她不敢亂動,只能眼睜睜看着傅明城絕情離開的背影消失不見。
「叮鈴鈴。」
傅明城離開沒多久,沈星念的電話鈴聲響起。
她機械地接通電話,聽見了裏面女人柔弱的聲音,「沈星念,怎麼樣,我送你的這一份新婚禮物,還滿意嗎?
!」
沈星念怎麼可能認不出這個女人的聲音,渾身都在發抖,「楚夢柔?
你沒有出車禍?
你是故意騙走明城的?」
「怎麼能說是我故意的?
明城太關心我了,我才哭着說了幾句話,他就以為我出了大事,急着要來看我,我難道要辜負他的一片好意?」
「可惜啊,聽說你為了今天的婚禮花了不少心思吧?
明城為了我,說取消就取消,沈星念,你還真是可憐啊!」
楚夢柔囂張炫耀的話語,字字句句都像是針尖似的,直扎沈星念的軟肋,痛得她撕心裂肺。
電話掛斷的一陣陣忙音當中,她只覺得整個世界都在天旋地轉,自己身上象徵愛情的潔白婚紗,就像是一個蒼白可憐的笑話。
「天啊,念念!
這是怎麼回事?」
孟樂樂穿着一身伴娘禮服,衝進了化妝間,將倒在地上的沈星念攙扶起來,「傅明城怎麼回事,他為什麼突然離開酒店?
我攔都攔不住!」
沈星念閉了閉眼,「他要取消婚禮。」
「什麼?」
孟樂樂不敢置信,「取消婚禮?
他瘋了嗎?
阿姨不是還盼着你們到她面前領證結婚的嗎?」
想到了重症病房裡渴望見證自己幸福的媽媽,沈星念慘笑一聲,「是啊,他明知道媽媽的身體不好,受不起刺激,可是卻為了楚夢柔執意離開。」
「楚夢柔?
是那個女人又搞出了新花招?」
孟樂樂氣得直跳腳,「那現在怎麼辦?
難道婚禮真的要取消了嗎?
如了那個女人的心愿?」
「不,婚禮絕對不能取消!
新郎也必須按時出現!」
「可是傅明城他不是走了......」 「誰說,新郎必須是傅明城?
!」
沈星念拚命隱忍淚水,眼裡閃過一抹絕望的堅定。
「他為了楚夢柔,不惜這種時候丟下我一個人難堪,那麼我何必辜負他們的好意!」
「今天,我沈星念必須結婚,找個男人把這場戲演下去,給媽媽一個圓滿的交代!」
「臨時找人扮演新郎?
可是這種時候,還能找什麼人......」 孟樂樂突然想起什麼,「對了!
我記得有一個很出名的男公關,好像就住在附近!
應該可以臨時請來演戲!」
男公關?
「他在哪裡?」
沈星念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急切。
孟樂樂說道:「我這就找朋友,看看能不能聯繫他到酒店來!
你在這裡等着我!」
亞當酒店門口。
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停靠,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
窗外的光線落下,勾勒出男人深邃立體的側臉,散發著強大的氣場。
「少爺,那晚出現在您房間的女人,就在這家酒店裡。
不僅如此,我們還查到了她在醫院的檢查記錄,竟然還懷孕了!」
「懷孕?」
男人微微蹙了蹙眉,語氣帶着幾分莫測的情緒。
「是。」
秘書小心翼翼試探,「要打掉嗎?
老爺子那邊催婚得緊,要是讓這種別有用心的女人把消息捅到他面前,怕是......」 男人眼神閃過一絲複雜,開口說道:「那就留下來吧。」
「什麼?」
「老爺子之所以催婚,不就是為了傳宗接代嗎?」
秘書恍然大悟,「您是打算,去母留子?」
男人的態度不置可否。
就在這個時候,秘書眼尖地看見酒店外一道穿着白色婚紗的身影出現,「少爺,那個女人出來了。」
霍司霆的視線掃了過去。
沈星念一身潔白的婚紗,單薄的背脊,揚起了修長的天鵝頸,似乎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什麼。
這一眼,他就確認了。
那晚闖入自己房間,勾起了他沉寂多年的衝動的女人,就是她。
沈星念在等孟樂樂歸來,突然,她的視線被男人高大的身影擋住。
「你就是沈星念?」
男人的嗓音低沉磁性。
她抬起頭看去,對上了霍司霆漆黑的視線,下意識瑟縮了一下。
男人一身白色高領絨衫,性感的喉結隱藏其中,身材修長勻稱,灰色呢子大衣挺括,深邃的眉骨在逆光之下,透着幾分陰鬱的霸道。
這是個極有魅力的男人,透着神秘莫測的威嚴。
沈星念疑惑他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面前,緊接着反應過來,他難道就是孟樂樂找過來的男人?
「你是?」
她有些猶豫。
霍司霆的語氣冷淡,「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一筆交易要跟你談談。」
沈星念終於確認了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份,心裏的大石頭瞬間落地,陪她演完這一齣戲的人終於來了!
「我知道,不就是錢的事?
時間來不及了,你先跟我走吧!」
她毫不猶豫地拉着男人的手往回走去。
霍司霆忍不住挑了挑眉,看樣子,這個女人早就想好了如何跟自己開價?
這樣也好。
省得浪費時間。
沈星念匆匆忙忙,推着男人進了更衣室,遞過去了一套新郎禮服。
「你快把衣服換上,婚禮很快就要開始了!」

《先婚後愛二胎在肚子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