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笑傲修仙:開局改造辟邪劍法
笑傲修仙:開局改造辟邪劍法 連載中

笑傲修仙:開局改造辟邪劍法

來源:google 作者:一盆仙人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盆仙人掌 奇幻玄幻 林平之

長青仙尊轉世歷劫,成為林平之,開局改造辟邪劍法,無需自宮也能修鍊丐幫幫主謝風:「謝某此生甘願為林少俠門下走狗,無憾矣!」岳不群:「真的,我真傻,早知道修鍊辟邪劍法不用自宮……」任我行:「盈盈,我看林少俠比令狐沖強百倍,你還是嫁給林少俠吧!」東方不敗:「本座在林少俠面前不堪一擊,武功天下第一的名頭,林少俠當之無愧!」林平之:「武功天下第一,在本尊眼裡不過是土雞瓦狗,何足道哉!本尊要的是天上地下,絕代無雙!」展開

《笑傲修仙:開局改造辟邪劍法》章節試讀:

洛水河畔,一片竹林之中。

林平之盤腿打坐,他嘴裏吐出的氣息,慢慢從無形變為有質,凝成一道寸許來長的白霧,彷彿吞吐不休的蛇信子。

「半個月了,本尊終於再次踏上了修仙之路!」

林平之緩緩睜開眼睛,臉色平靜如水,眼眸里一道欣喜的光芒轉瞬即逝。

「這個修武世界的靈氣終究太稀薄了,修鍊速度不如人意,兼之本尊修鍊的《化氣訣》初期講究穩紮穩打,進展稍緩,只怕需要一個月時間,本尊才能完全突破凝氣階段。」

「罷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邁出第一步總是好的。本尊現在的處境,與半個月前相比,已經算是雲泥之別了!」

他其實並非真正的林平之,而是轉世歷劫的長青仙尊。

長青仙尊,合道境真仙,他是千萬年來最有希望突破金仙境界的修士,名聲響徹寰宇。

長青仙尊,天上地下,絕代無雙!

機緣巧合,長青仙尊半個月前轉世成為林平之。

當時華山派結束福州之行返回華山,林平之因為遭到岳不群暗殺,背上中了一劍,一路昏迷。

船行至開封時,長青仙尊轉世而來,他才蘇醒。

長青仙尊融合了林平之的記憶,立即明白自己身處險境,急中生智,苦苦哀求師娘寧中則,希望獨自一人留在洛陽金刀門王家養傷。

寧中則心腸仁慈,不忍見林平之路上受到顛簸,聯合女兒岳靈珊一同向岳不群說情。

岳不群那個時候已經奪得辟邪劍譜,滿心只想立即回到華山進行修鍊,不願意為了照顧林平之而耽誤行程,故而懶得多想便答應了。

分別之時,岳不群話里話外威脅林平之,倘若別人問起,就說辟邪劍譜是被令狐沖盜走,要是林平之做出什麼有辱師門的事情來,他絕不輕饒,甚至拿金刀門王家性命安危做威脅。

林平之在王家養傷半個月,今天終於能夠下床行走,便迫不及待來到這一片竹林之中,開啟他的修仙之路。

修仙境界分為:鍊氣、先天、金丹、元嬰、化神、合道、渡劫(轉世歷劫)、金仙。

鍊氣境界又分為三個階段:凝氣、淬體、神通。

粗略類比,這個修武世界的武道境界大概停留在鍊氣境,神通階段恐怕已經是武道的天花板了!

至於先天境,脫離了凡塵,壽元數百年,飛天入地無所不能,那是一隻腳踏入了仙人境界,更無人可及。

「本尊經歷的是九世劫,這是最後一次轉世歷劫,踏破此關,便能站在絕頂之巔與天同齊,俯瞰芸芸眾生,笑覽白雲蒼狗!」

林平之胸懷大張,躊躇滿志:「余滄海,木高峰,岳不群,還有一個個宵小之輩,你們的因果報應就要來了!」

「本尊就是你們的因果報應!」

繼而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這個修武世界雖然不能與修仙世界相比,但也存在許多非凡的武道高手,不容小覷。」

「而我要修鍊到神通階段,方能動用法術,煉製法寶、施展仙家宗門劍招。」

「《化氣訣》前期講究穩紮穩打,進展終究稍慢,兼之靈氣稀薄,要突破神通階段,只怕需要數月時間。」

「所以我現目前空有一身磅礴內息,卻缺少實用的搏殺手段。」

此時的林平之,自忖可以一隻手吊打以前的自己,但要是與岳不**手,近距離打鬥,仍舊無法抵擋他精妙的劍招。

這就好比兩個成年男子打架,一人是普通人,一人學過拳擊,即使兩人身高、體重、力量都在同一等級,普通人沒有打鬥技巧,絕對無法與拳擊手匹敵。

「看來只能先湊合著使用以前學過的劍術,暫且用來防身。」

如此想着,隨手撿起一根竹枝,試煉華山劍法。

蒼松迎客,無邊落木,有鳳來儀,白虹貫日……一招招施展開來。

林平之現在施展出來的華山派劍招,不知比以往高明多少倍,身法迅捷,劍招綿綿。

但片刻後,他停了下來,搖頭道:「華山派劍法不堪入目,狗屁不通!」

開玩笑,長青仙尊見識卓越,只有諸如一劍開天門,一劍破虛空,一劍碎星辰的劍術,才能入得他的法眼。

華山派劍法,就跟三歲孩童拿着筷子瞎比劃似的!

「華山派劍法如此不堪,難怪岳不群處心積慮爭奪辟邪劍譜……咦,辟邪劍法!」

林平之微微凝目,腦海里浮現出父親林震南傳授的七十二路辟邪劍法。

待得演練完記憶中的七十二路辟邪劍法,他不由得佇立沉思。

這辟邪劍法平平無奇,破綻百出,似乎比起華山派劍法猶有不及。

不過長青仙尊慧眼如炬,演練了一遍劍招,已經窺探出此劍法背後暗含玄機。

辟邪劍法看似平庸無奇,但內中別有天地,好比一塊外表粗糙醜陋的原石,裏面藏着價值連城的翡翠。

一旦勘破其中竅門,辟邪劍法必然爆發出巨大的潛力,否則也不值得他長青仙尊沉思推敲。

只是林平之雖然見過記載劍譜的袈裟,但他來不及閱覽,便被岳不群一劍砍傷,記憶裏面完全沒有半點提示。

片刻後,林平之笑了:「我明白怎麼回事了,林家傳承下來的劍招徒有其形,有招式而無劍意,關鍵在於缺失相應的內功心法!我何不用《化氣訣》催動劍招呢?」

當即默念《化氣訣》,任由丹田真氣肆意遊走,灌注在手中竹枝上,一路演練下去。

霎時間竹枝搖曳如龍,劍氣縱橫,真氣從劍尖迸發而出,竹林中嗤嗤輕響,捲起竹葉漫天飛舞。

施展到第四十八招「辟易群邪」,劍招突然變得滯澀,林平之微微皺眉。

接下來一招「鍾馗抉目」,更是真氣倒流,雙腿發麻,胸膛里血液翻湧,差點吐出血來。

「不好!」

林平之急忙停下來,踉踉蹌蹌往後退了兩步,這才硬生生止住身形,嘴裏呼出一口口濁氣。

他趕緊盤腿打坐,一邊調理內息,一邊思索。

「這哪裡是什麼辟邪劍法,分明本身充滿了邪氣!」

「我方才真氣運行受阻,凝聚在雙腿之間,竟產生了淫靡**,要不是及時停止,搞不好便走火入魔,僵癱而死。」

「要練成辟邪劍法,必須先根除慾念,心無掛礙,方能使真氣轉圜自如。呵,看來太監才適合修鍊辟邪劍法!」

「太監?莫非林家先祖……如此一想,似乎很多事情就解釋得通了。」

不愧是長青仙尊,須臾之間,已然推測出辟邪劍法的奧秘。

又想:「修仙之人,不僅要修鍊出浩如煙海的丹田真氣,還要鍛造出完美無瑕的體魄,焉有自殘身體的道理?身體殘缺,修仙還有何用!」

襠雞立斷,豈是堂堂仙尊所為?

但並不意味着毫無辦法,辟邪劍法再邪門,在他眼裡,也不過是凡夫俗子創立的劍招。

既然出自凡夫俗子之手,又豈能難倒堂堂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