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校花的風流高手
校花的風流高手 連載中

校花的風流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犯大吳的盛盛 分類:都市

標籤: 葉天 宋雨默 都市

年少成名的殺手葉天受人委託接到一個特殊任務——保護一個大小姐本以為是件輕鬆簡單的任務沒想到在相處中兩人漸漸產生好感本想平淡生活的葉天卻發現真正退出殺手界並不容易……展開

《校花的風流高手》章節試讀:

葉天掛斷電話對着宋雨默的卧室淡淡地說道「站了那麼久腿不嫌累嗎?出來吧。」

宋雨默打開房門陰陽怪氣地說道「喲沒想到呀!下午才見面晚上就已經上門了要不要我明天搬出去讓你們兩個住?」

葉天輕輕地彈了一下宋雨默的額頭說道「還裝剛剛我們的聲音那麼大你會沒聽見?」葉天清楚宋雨默根本沒有睡着並且蘇柔兒進屋的那一刻就起來偷聽他們談話了。

宋雨默有些尷尬地吐了吐舌頭說道「你們剛剛說的那些真的好刺激呀聽得我都有些不敢睡覺了。」

「是嗎?要不要我給你講點更刺激的。」

宋雨默連忙搖了搖頭說道「算了吧,就聽你剛剛說的那些我都已經怕的不行了對了剛剛你對蘇警官說你知道最後一個目標,你怎麼知道的?那個目標是誰呀?」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我?」宋雨默有些懷疑地問道。

「不錯。」葉天靠在沙發上說道「你的生辰八字非常符合成為五行血教現在所缺的土元素的祭品而且那些傢伙就是為你而來的。」

「為我來的?」

「不錯別忘了你們宋家現在可是掌握着強化藥劑的配方這東西使得你們宋家現在處在風口浪尖而你又是宋家最容易被下手的所以你覺得五行血教的傢伙會放棄這個機會嗎?一個不但可以拿到配方還可以完成五行血祭的機會。」

葉天頓了頓說道「今天晚上就是五星連珠的日子五行血教的那些傢伙肯定早已經算到了這個日期於是便在四天前開始準備他們的五行血祭儀式。」

「你知道五星連珠的日子為什麼不告訴蘇警官?」

「我也是剛剛才得知。」葉天拿出自己的手機說道他剛剛問了一下自己家老頭子五星連珠的日子。

「所以說他們會在今天晚上對我下手?劫持我得到藥劑配方並且最後把我殺掉去完成他們所謂的儀式。」

「不錯。」

「可是他們並不知道我現在在這裡而且就算現在我在宋家他們難道能在重重護衛下把我劫走?」

「很難嗎?高手面前你們家的護衛不過是張一捅就破的薄紙罷了輕輕鬆鬆就可以突破所以只需要找幾個人拖住你爺爺和李伯就可以了。在一堆不會武功的人面前劫走一個弱女子又是什麼難事呢?」葉天又說道「那些傢伙早就派人盯着你了他們現在已經知道你住的地方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

「怕什麼?他們要是敢來可不一定能夠活着回去。」葉天隨意地說道「只是你需要配合我一下。」

「怎麼配合你?」

「晚上告訴你現在先去休息吧。」

「我害怕。」

「那就睡在客廳吧我陪着你。」

「好。」宋雨默說完便回到房間拿出了自己的被子隨後躺在沙發上看着葉天問道「你睡在哪?」

「你先睡吧不用管我。」葉天看着手機上的地圖皺了皺眉頭「快休息吧我們明天去買一張寧海大學的地圖。」

「地圖?宣傳冊上不是有完整的寧海大學的地圖嗎?為什麼要寧海大學的地圖?」宋雨默聽到葉天的話問道。

「因為寧海大學是寧海市的中心呀五行匯聚之地,你那裡有宣傳冊?」

「等等我給你找。」宋雨默說著跑進了卧室可是她剛一進去就嚇了一跳「葉天。」宋雨默帶着哭腔喊道。

「怎麼了?」葉天進入宋雨默卧室問道隨後他看見在宋雨默的窗戶外有着一個人影他有些好奇一把掀開窗帘發現原來是一個骷髏形的氣球然而令人奇怪的是眼前的骨架中沒有其他的器官只有一顆胃形的氣球正在骨架內上下飄動。

「裝神弄鬼。」葉天不屑道隨手打破了那個氣球。

「葉天剛剛的是什麼東西?」宋雨默抱着葉天的胳膊閉着眼睛害怕的問道。

「沒事一點見不得人的手段罷了別怕。」葉天摸了摸宋雨默的頭說道「我在這裡沒有人能傷害到你。」

「哦。」宋雨默輕輕答應了一聲隨後將一張宣傳手冊遞給了葉天,葉天接過後說道「快休息吧。」

「嗯。」

幾分鐘後看着抓着自己胳膊熟睡的女孩葉天有些無奈地說道「沒想到睡著了力氣還挺大。」葉天沒辦法只能坐在沙發上看着女孩漂亮的臉龐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叮鈴鈴……」早上七點已經清醒的葉天害怕吵到還在熟睡中的宋雨默便掛掉了打給自己的電話不久後他便收到一條短訊上面說的「葉先生我是蘇柔兒這是我的微訊號。」

「葉先生我們已經查到了五星連珠的日期就是今天晚上不知道您有沒有那些傢伙的目標線索?」葉天剛加上蘇柔兒的好友她便連忙問道。

「讓你的同伴在寧海大學俊逸樓埋伏至於你晚上見面告訴你。」

「好的。」此時寧海市公安局的一間辦公室中蘇柔兒對着眼前戴面具的人說道「他讓你在俊逸樓埋伏。」

「那我們就配合他便是。」天機星說道。

「你為什麼這麼配合他?你不是有時候連隊長的話都不聽嗎?」蘇柔兒好奇地問道。

「因為他是飛羽我與他戰鬥過所以知道他的強大。」

「那最後誰贏了?」

「我輸得很慘。準備一下吧五行血教的人不是很容易對付的。」天機星說道。

「好。」

晚上八點葉天帶着宋雨默來到學校外的一間餐館「好久不見,飛羽。」天機星看見葉天說道。

「好久不見你還是老樣子。」葉天轉頭對着蘇柔兒說道「我只拜託你一件事保護好她就行至於抓人交給我們。」

「好。」

天機星說道「還有十分鐘就是五星連珠你們向著俊逸樓出發吧我會跟着你們,上面就交給你了。」

寧海大學俊逸樓一個穿着藍袍的人悄悄地打開了俊逸樓的大門便向著天台趕去「記住抓活的。」藍袍人一邊向樓上走一邊對着對講機說道。等他他走到天台門前剛打開門身後響起一股勁風他連忙轉身查看只見面前突然出現兩隻腳踹在自己胸口上他躲閃不及噴出一大口鮮血倒飛出去。

他連忙抬頭看向上空只見一個年輕人抱着雙臂冷冷地看着自己「你是誰?」藍袍人有些驚慌地問道。

「十九年前在打擊消滅五行血教時有一位長老帶着自己的親信逃了出來此後他一直銷聲匿跡人們一直沒有找到他可是沒想到十九年後他竟然又出現了還想完成五行血祭,你就是五行血教的惡水長老吧」

「你到底是誰?」面前的年輕人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惡水長老有些吃驚。

「抓你的人。」

「小子就憑你剛剛不過是因為偷襲罷了不要以為我真的怕你。」說著他從袖中拿出一把長劍刺向了葉天。葉天不慌不忙地夾住了惡水長老的劍隨後一掌拍出打在了惡水長老的丹田上。

「黑帝是你什麼人?」躺在地上的藍袍怒問道。

「他是我師傅。」

「原來如此嘛。」藍袍咬牙切齒地說道「沒想到我五行神教竟然都敗在你們師徒手中。」

「你們濫殺無辜盡做些傷天害理的事也敢自稱神教真是無恥至極,像你們這種傢伙人若不除天必誅之。」葉天看着地上如死狗一般的惡水長老說道「去天機牢懺悔吧。」

「葉天你怎麼樣了?有沒有受傷?」看着提着一個人出來的葉天宋雨默連忙問道。

「我沒事你呢?」

「我當然也沒事了蘇警官把我保護的很好只是你的那位朋友受傷了。」宋雨默指了指正坐在花壇邊的天機星。

葉天皺了皺眉上前問道「怎麼回事?」

「沒事被一個狗東西咬了一口。」天機星說完就見葉天拉住他的手說道「寒氣入體要不是你連着一股純陽內力這會都已經死了。」

「啊?那有什麼辦法治療嗎?」蘇柔兒連忙問道天機星正是為了保護她才受傷的。

「先將他帶回我家。」葉天說道「我那裡有葯可以暫時壓制一下他體內寒氣。」

「連你都沒辦法嗎?」宋雨默問道她有些愧疚畢竟所有人都是為了保護她。

「醫術並非我所擅長的放心明天早上就會有人來治療他的。」葉天說道「有我在這他死不了,你叫人將這些傢伙帶回去吧。」葉天對蘇柔兒說道。

「好的。」蘇柔兒看了看天機星發現天機星也在看她並點了點頭才放心下來。

「等等。」葉天突然喊了一聲隨後只見他在每個人身上點了一下「這些傢伙已經被我廢掉丹田並且點了穴,這傢伙我就先帶走了。」

「好的多謝你了請你照顧好他。」

「放心。」葉天扶起天機星對宋雨默說道「走我們回家。」

《校花的風流高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