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慕容桀這話一出,在場除了禮親王之外,全部震驚。 就連子安,都沒想到他會這樣處理。 西門曉月的臉色更是大變,恨得是牙痒痒。 這輕飄飄地就封了一個縣主,十分兒戲,要知道,縣主和誥命夫人是不一樣的,誥命夫人哪怕是一品的,也是沒有實權,只有封號,更是沒有封邑和賞賜。 但是縣主不一樣,大周朝的縣主,多半是親王的庶女或者是郡王的嫡長女才可被封為縣主,自然,也有外臣的女兒被封為縣主的,但是必須得有過人的智慧,或者對朝廷對百姓有貢獻者才可被額外封為縣主。 又或者,是要和親外國,才可因應和親的對象而封為公主,郡主,縣主。 袁氏雖名聲大,可在嫁人多年之後被封為縣主,多多少少有些叫人無法接受。 雖然,祖制和律例也沒說過嫁人之後不可封為縣主。 總之這聽起來,慕容桀是想關照袁氏,提拔袁氏。 只是,攝政王若想關照袁氏,何不直接把夏子安封為縣主?為什麼要封袁氏?s3(); 還有一點,那就是相府後花園那一塊地,若賜封給了袁氏,豈不是等同相府便有袁氏的一部分? 這能活生生把老夫人和夏丞相氣死啊! 果然,老夫人冷冷地道:「王爺,後花園那一塊地,老身已經賠償給那些百姓,並無拖欠一文錢,王爺怎能說收回就收回?」 慕容桀咦了一聲,「賠償了嗎?怎麼本王老是收到摺子說百姓鳴冤告狀,說相府賠償不合理,本王也看過摺子,是京兆尹遞呈上來的,說那十餘畝地,老夫人只賠償了五十兩銀子。」 太子衝口而出,「皇叔,京兆尹絕對不可能寫這樣的摺子。」 京兆尹是太傅的人,也是太子一黨的,怎麼可能會參丞相? 「太子慎言!」梁太傅早就看穿慕容桀一直在揣着明白裝糊塗,他是鳳凰無寶不落,今日來婚宴,早就有這個打算了。 太子還不知道,疑惑地看向太傅,認為太傅沒能理會慕容桀話中的意思,再度提醒道:「太傅,皇叔大概是看錯了,必須給他指正,所有摺子先得經過中書省再遞交攝政王書房,你是中書令,你見過這封摺子嗎?」 梁太傅心頭慍怒,這太子着實愚蠢得很。他先說了不可能有這封摺子,繼而再說所有的摺子都得經過中書省,豈不是告知大家,若有參奏彈劾的摺子,若關乎太子一黨或者是他的親戚,他會抽走嗎? 他端正神色,道:「但凡有參奏的摺子,本官都會先核實情況再遞呈攝政王。」 老夫人岔開話題,道:「王爺封老身的兒媳婦為縣主,老身倍感榮幸,也很感謝王爺的厚愛,但是,老身覺得相府受之有愧,但凡封賞縣主,必須得有功於朝廷,或者是特別的出類拔萃,老身認為,翠語雖有才情,卻算不得是出類拔萃,更不曾有功朝廷,尤其今日禮親王在此,老身更認為相府受不起王爺的這般厚愛。」 老夫人這話,引得族中長輩很不高興,這夏族出了個縣主,是多榮耀的事情?她竟然給推了。   ;禮親王聽得老夫人這話,想了一下,道:「老夫人言之有理,確實不可無緣無故就封個縣主的。」 慕容桀嗯了一聲,一副不恥下問的虛心態度請教,「那皇兄之見,要封縣主得具備哪些條件?」 禮親王道:「按照規矩,第一,和親,這點不必說,不存在。第二點,如老夫人所言,出類拔萃,這一點袁氏是否具備,不是你我說了算,得回去商議商議和聽取多方意見。第三,於朝廷有功於百姓有恩。若有這三點的其中一點,便可封為縣主且賜予食邑。」 聽得禮親王都這樣說,老夫人與西門曉月的面容才好看一些。 真讓袁氏封了縣主,以後還好對付她?是千萬不能夠的。 老夫人決定不管如何,都要反對到底。 大長公主慕容壯壯提醒道:「還有一點,你們不可忘記了。」 「還有哪點啊?」慕容桀問道。 慕容壯壯淡淡地道:「太皇太后曾下旨,若此人得有權封賞之人的看重和喜歡,也可以進行封賞,不知道攝政王對袁氏可看重?」 慕容桀側着腦袋想了一下,俊臉十分為難,劍眉蹙起,彷彿在思考極為重大的問題,最後,他攤手,「袁氏是本王未來的岳母,本王怎能不看重?怎敢說不喜歡?」 慕容壯壯微笑,「如此,這封賞便毫無問題了,是不是啊,老三?」s3(); 禮親王嗯了一聲,「是有這麼一條的,既然攝政王看重袁氏,且袁氏又是攝政王未來的岳母,具備封賞的條件,在場也無人有權質疑。」 攝政王站起來,「好,事情就這麼解決了,新夫人,麻利收好你的紅包,大夥出去吃酒去。」 他說完,便疾步出去了,彷彿酒罈子真的一直勾着他似的,渾然不知道那一句麻利收好紅包便是意味着,西門曉月在這個府中的身份,便真的是妾侍了。 西門曉月攥住衣裙,氣得渾身發抖,臉都鐵青了。 禮親王是個較真的人,聽得攝政王這樣說,便一直盯着西門曉月,等着她收好紅包。 但是西門曉月卻一味地攥住衣裙沒有拿紅包,他不由得皺眉,急躁地說:「你收啊,收了本王也好出去吃酒。」 夏丞相見慕容桀都出去了,這事兒也是板上釘釘的無法更改,他下令道:「夏泉,請諸位大人出去吃酒。」 禮親王卻幾乎跳腳,「新夫人,你倒是收紅包啊,不收本王怎麼出去吃酒?」 西門曉月緩緩地把手伸向紅包,屈辱地拿起,站起來福身,「請王爺和諸位大人出去吃酒。」 她雖怒極,但是,這麼多年清心寡欲的生活練就了她隱忍的性格,她把今天的侮辱忍了下來。 禮親王見她拿了紅包,才心滿意足地道:「走,吃酒去,聽聞相府這一次婚宴特意從孫家莊那邊購置了一批陳年老窖,這女兒紅是喝不上了,有老窖也不錯的。」 女兒紅,是女子出生的時候便埋下的酒,但是西門曉月不是頭一次出嫁,自然沒了女兒紅。 禮親王只是無心說一句,但是在西門曉月聽來,卻以為禮親王是特意恥笑她,氣得眼淚在打轉。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