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她吸吸鼻子,然後伸手弄他的頭髮,把亂髮一點一點地攏起來,然後再伸手在他的眉頭和眼睛上掃過,彷彿是要確定他是她認識的那個人。 「我都沒事了,你不該去找太子的,找了太子還連累自己被打,多傻啊。」懿兒說,因為在場的人多,她有些不自然,聲音也有些顫抖。 她停了一下,回頭問子安,「我要說什麼?」 子安拭了一下眼角,「說什麼都可以。」 懿兒哦了一聲,回過頭,拉住梁王的手,但是怕扯痛他,最後改為讓他的手壓住她的手背,輕聲說:「我現在沒做買賣了,阿娘說我賺不了銀子,還總是被人騙,就不做了,我現在每天都在家裡帶四眼,早上帶它出去走一次,中午帶它出去走一次,晚上也帶它出去走一次,我帶四眼出去的時候,我就想起你了,我試過去找你的,但是我不知道你住在哪裡,京城又那麼大,我問過好多人,問他們認不認識你,他們都說不認識一個叫大頭的人,倒是有一個人說認識,要帶着我去找你,但是要五兩銀子,我回去偷了阿娘的銀子給那人,他卻不帶我去,拿着銀子就跑了,最後我也被阿娘打了。」 「我阿娘打人也很兇的,看到什麼掄起就打,那一次我跟她說我偷了五兩銀子,她掄起掃帚便打我,可狠了……但是,她之後會給我上藥,還會安慰我,你不要難過,你阿娘也會安慰你的。」 懿兒說著說著,便不知道說什麼了,她其實也沒什麼話可以說的,她的生活很平常。 想了一下,她回頭瞧了子安一眼,輕聲問道:「我能不能問他話?」 「當然可以。」子安道。 懿兒臉色有些紅,「可我問他的話不想讓大家聽到。」s3(); 「那要不我們出去,要不你湊到他耳邊問。」子安說。 懿兒想了一下,覺得要子安他們出去也不好,畢竟大家都關心他,肯定想看着他的。 於是,她俯身在他耳邊輕輕地說了幾句話,旁人都聽不到,子安也聽不到,不過,這話問了之後,梁王的眼皮跳動了一下,手指也動了一下。 眾人屏息看着,都不敢做聲。 懿兒臉色像火燒一般,旁人都好奇她問了什麼。 「你再說,你再跟他說。」子安催促道。 懿兒哦了一聲,卻也不知道說什麼,想了一下,道:「那如果你答應的話,得去找阿娘說的,你得好起來啊。」 梁王終於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烏黑的眸子凝望着懿兒,擠出一個嘶啞破裂的嗓音,「好!」然後,眾人看到他的眼睛有些濡濕,有些激動。 懿兒稚氣地笑了,卻笑出了眼淚,「你醒來了?嚇死我了。」 子安連忙吩咐,「快,端葯上來。」 他醒了,這葯便能灌進去。 梁王喝了葯,然後勉強伸出手,拭去懿兒臉上的淚珠,輕輕地笑了,「小傻瓜!」 「你會好起來嗎?」懿兒抓住他的手,小臉蛋皺起來,又擔憂又認真,「蕭將軍說這一次你要靠自己,你要好起來。」 梁王說:「好。」 他趴得很辛苦,但是也沒辦法變換姿勢,只能繼續這樣趴着,他努力把頭轉向懿兒,就這樣一直看着她,也不能讓她鬆開手。 & nbsp; 「你跟我說話!」梁王啞聲說,眼皮有些控制不住。 「說什麼?你想聽什麼?」懿兒連忙問。 「四眼呢?」梁王問。 「和阿娘在一起,你想見它是嗎?我去帶它來。」懿兒說。 「不,你別走!」 懿兒安撫,「好,我不走,我叫蕭將軍去帶四眼。」 其實梁王不是真的想見四眼,他和懿兒在一起的時候,懿兒總是帶四眼出來,懿兒要做生意的時候,四眼就匍匐在她的腳下,她最喜歡說四眼的趣事,說得活靈活現,說得眉飛色舞。 「四眼乖嗎?」梁王強撐住要耷下來的眼皮,問道。 「不乖,愛打架,還貪吃,偷隔壁大娘的雞吃,隔壁大娘上來找阿娘配銀子,阿娘四眼不是我們家的,是自己來的,讓隔壁大娘帶走自己處置,隔壁大娘以為四眼是狗,去牽它,被四眼嚇得奪門就跑,後來我偷了銀子去還給隔壁大娘,隔壁大娘還罵我呢。」 梁王笑了,但是眼睛卻慢慢地閉上了。 懿兒緊張地看着他,然後回頭問子安,「他會死嗎?」s3(); 子安摸了他的額頭一下,感覺溫度有些低了,才略放了心,「放心,他沒事,開始慢慢地退燒了。」 感染會迅速吞噬他的精神,侵襲他的抵抗能力,他會變得很疲憊,沒有力氣。 這一晚眾人都膽戰心驚,懿兒堅持要蕭拓去找四眼過來,她認為梁王是要見四眼的,她說一個人生病的時候,最好按照他說的去做。 蕭拓是帶不來四眼的,要流月親自帶,來之前,流月問蕭拓,「對了,那個梁國太子宋瑞陽在不在王府啊?」 「沒在,他怎麼會在?」流月聽得蕭拓這樣說,才同意答應帶四眼來。 來的時候,已經是天亮了,安親王禮親王帶着王妃阿蠻過來了,他們本來一直都在公主府的,得知消息之後便過來看看,公主府那邊則由粵東王看着。 陳太君也來了,帶着十二位將軍過來,大家自然也沒有留在房間里,進去看過之後都出了院子。 流月牽着四眼走進來,看到一大堆的人,有些抵觸。 但是懿兒走出來拉着她的手,「阿娘,我帶你去見大頭哥哥。」 流月牽着四眼進去,四眼乖巧地趴在床邊。 子安看着流月,輕聲道:「夫人來了?謝謝!」 流月淡淡地道:「舉手之勞。」 「夫人也可以做其他舉手之勞。」子安意味深長地說; 「得寸進尺了。」流月依舊是那樣淡淡的語氣。 慕容桀得知是流月,也沒說什麼,子安之前篤定地說她會交出血羚羊角,如今若掀開她的身份,怕她會不自在反而壞事。 大家心裏都明白,她肯定不會想讓宋瑞陽知道她在這裡。尤其今天這麼多人在,她更加會謹慎小心。 梁王又醒來一次,子安又叫人灌藥,看到他慢慢地退熱且沒有出現高熱癲癇,她直言道:「真是險得很,也是奇蹟了。」 且說,宋瑞陽今日一早起來,便聽得侍衛說梁王昨晚情況很危急,他想了一下,覺得還是應該前來探望一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