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星辰萬物是你
星辰萬物是你 連載中

星辰萬物是你

來源:google 作者:雪盡見庭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以辰 現代言情 陸錦鴿

陸錦鴿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夢見了一個叫季以辰的人,兩人的愛情經歷波折最終分手,陸錦鴿意外出了車禍醒來後,她想淺淺『報復』渣男,卻在相處過程中發出了很多事定是上天因我心虔誠,所以送我早點來到你身邊不,是因為上天憐我孤苦,派你來拯救我我邁過人間萬物,從不慌張唯獨你踏過山水,奔我而來時,我方寸大亂是星辰,是萬物星辰是你,萬物皆是你,無可躲(甜寵+輕鬆+成長+救贖)展開

《星辰萬物是你》章節試讀:

九月,開學的第二天,陸錦鴿第一次走進江城一中。

大門口掛着四個大字「江城一中」。陽光斜斜地打照在校牌上,似乎渡了一層光,它不動如山地站在那裡,迎來送往。迎來了一批批懵懵懂懂,又送走了一批批學有所成。

因為要辦理轉學手續,所以陸錦鴿報到日子遲了一天。

江城一中的校道有一排棕櫚樹,隨風搖擺發出『沙沙』的聲音,彷彿在歡迎她的到來。

陸錦鴿穿着一襲白色連衣裙,扎着高高的馬尾,乾淨又清爽。背着米白色的雙肩包,高挑的身影在人來人往的校道上格外引人注目。

往前幾步,枝繁葉茂的香樟樹躍然眼前。早聽說江城一中有一棵百年老樹,今日終於見到。它獨佔一方,春來滿目新綠,夏日奉獻濃蔭,秋日灑落詩意,冬來守護寧靜。陽光透過樹葉,斑駁的光影灑落一地。虯曲蒼勁的古樹枝幹,似乎有小鳥在歌唱,不由抬頭仰望,細細地尋找聲音的來源。在枝繁交錯中,她看到幾隻黃色的小鳥,嘰嘰喳喳在枝幹蹦噠得歡。

校道上的人在看風景,殊不知,看風景的人也是別人眼裡的一道風景。

許久之後,她才想起今天是過來報到的,微笑着敲敲自己腦瓜子。

沐叔叔幫她辦好轉學手續後,她在班主任蔡勇的帶領下,走進了高二三班。

陸錦鴿第一次見到的蔡勇,個子不高,戴着細黑框眼鏡,有點小肚子,看着親切溫和。後來才知道,其實是個毒舌的主兒。

這個時候是上早讀的時間。班主任蔡勇往講台一站,原本琅琅的讀書聲,頓時變得鴉雀無聲。他環視一下四周,推了推眼鏡,緩緩地說,「咱們班新來了一位同學,叫陸錦鴿,大家表示歡迎!」

陸錦鴿微笑地鞠了一個躬。大家熱情地鼓掌,調皮的男生們故意吹着口哨起鬨。

「陸錦鴿,你坐顏攬杉旁邊吧!」蔡勇指着一個空位說。

陸錦鴿點點頭,輕快地朝着空位走過去。

她的新同桌剪着清爽減齡的短髮,是個臉圓圓的女生,笑起來露出很可愛的小虎牙。她趕忙把空座位上臨時堆放的書本移過來,一臉甜甜地笑着。

蔡勇介紹完就轉身離開了。他一離開,安靜的班級頓時又沸騰起來。

「hello,我叫顏攬杉,你可以和大家一樣叫我顏顏。」她笑眯眯地看着陸錦鴿,露出了可愛的小虎牙。

「你好!顏顏。我叫陸錦鴿。」陸錦鴿莞爾一笑。

「那我可以叫你小鴿子嗎?」顏顏眨着亮晶晶的眼睛問。

「可以呀!我的好朋友都是這樣叫我的。」

「小鴿子,你長得好好看哦!」顏顏一臉花痴地看着她。

「小顏顏,你長得也很可愛!」陸錦鴿忍不住地掐一下她的小圓臉。

兩人在竊竊私語的時候,坐在最後兩排的男生們也在說話。

「季以辰今天沒來嗎?」

「沒來。昨天倒是來了,但很快就走了。」

「這小子,又搞特殊啊!」

「誰讓人家成績好啊!有個有錢的爹!」

「但他可不只是拼爹。他也就開學前幾天不怎麼愛來。他高一都是按時上下課的。」

「反正他學習成績好,老師也都捧着他。也就你受得了他那張冷臉。」

「他也就人看着冷,但他對朋友是真的沒得說,豪爽大氣,講義氣。」

「...」

陸錦鴿聽到了『季以辰』的名字,就轉過頭打了個招呼:「嗨!我好似聽到了你們說季以辰?」

「可不就是說他嘛,不過他今天沒來。」理着小平頭,不胖,有點黝黑的叫方宇開。

「你也認識季以辰?也是,他在咱們學校是出了名的校草。」另一個叫程之響。皮相很好,碎碎的劉海下,有斜飛的劍眉,鑲嵌着一雙細長的桃花眼。整個人給人感覺就是花花公子。他和季以辰家境相當,兩人感情也較好。

「他坐哪裡呀?」陸錦鴿一臉笑意地問。長相甜美的她,笑起來親切又迷人。

程之響秒懂,心裏不禁地搖頭惋惜:得,又是個迷戀季以辰的女生。可惜眼光不咋滴,看上了季以辰,是註定沒有好果子吃的。那小子就是個不開竅的,追他的女生從學校門口排到他家門口,也沒見他對哪個女生瞧上一眼。他課桌里塞着一大疊的情書,都是那些愛慕者塞的,可惜他從來不看。

下巴輕抬,對着旁邊的位置示意:「你後面。」

陸錦鴿心裏暗喜:看來老天爺也在幫我!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哦不,近水樓台先得月。

樂滋滋地撐着下巴,腦袋一直在轉動思索:計劃的第一步,怎麼引起他的注意?寫情書?不行,太老套了。他現在有沒有女朋友呢?他喜歡什麼性格的女生呢?

「小鴿子,你沒事吧?」顏顏看着陸錦鴿一會笑一會搖頭,一副很花痴的樣子,不禁地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陸錦鴿一把抓住眼前晃動的小胖手,笑得意味深長:「沒事啊!」

轉頭看向程之響,「那季以辰什麼時候來學校?」

程之響晃一晃手機,「這小子剛回我了,說下午過來。」

於是,從這一刻開始,陸錦鴿就開始了等待,等着那個叫季以辰的男孩。

等獵物的到來。

她偷偷地拿出鏡子,練習着擺出最好看的模樣,等着他經過她的身旁。

下午四點多,走廊外面傳來聲音。

「季以辰,你這傢伙,終於捨得來了?」

「最後一節課是老蔡的課,你是怕他又打電話給你爸吧?」

「嗯。」一個低沉略有磁性,但偏偏又含有着少年意氣的乾淨嗓音,一『嗯』字,隨着窗外那陣桂花香飄過來。

陸錦鴿抬頭的瞬間,一個穿着乾淨白襯衫的男生正踏進門口。橘黃的光暈從他背面折射過來,他逆着光而來,一步一步地向陸錦鴿走來,不疾不徐。

陸錦鴿睫毛輕輕抖了一下。眼睛盯着他越來越近,逐漸清晰,和夢裡那張模糊的臉逐漸重合。他輪廓線條流暢,稜角分明,不濃不密的眉毛,有一雙好看的標準眼,烏黑瞳仁彷彿黑曜石般清亮,微翹的睫毛根根分明,高挺的鼻子,一雙不厚不薄的唇輕抿着。細細看,他的下巴有點凹進,她想起在一本書看到介紹這個叫『歐米伽』,也叫美人溝。

冷,很高冷,像一坨冰塊。

他是季以辰?原來,季以辰長這樣,確實是——禍水。

陸錦鴿在心裏『呸』一下。想起她的計劃是要引起他注意。她臉上漾起明媚的笑容,小小的瓜子臉,濃黑自然的彎眉,秀挺筆直的鼻樑,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很是靈動,笑起來彎彎像月亮。緩緩抬起左手,招了招手。

季以辰面無表情,視而不見地擦身而過。他身上的味道,似一陣風刮過,撲面而來。不似古龍香水的濃郁,也不似花的芬香。像一股青草味兒,是那種下雨後草地上溢出來的清香,若隱若現。

陸錦鴿尷尬地把抬着的手轉成托腮的姿勢。心裏暗罵:拽得跟個二百五似的。

臉上仍是笑盈盈地轉過身,高高紮起的馬尾,甩出一個好看的弧度。她對着正在整理書桌的季以辰說:「你好!我叫陸錦鴿,以後就是你前桌了。」

季以辰掃了她一眼,冷漠地回了個『哦。』

陸錦鴿眯着眼睛想:「女追男,隔層紗」,第一步,首先是臉皮要厚。

揚着甜甜的笑臉問:「聽說你數學很好,以後請多多指教啦!」

「數學不難,你認真聽課就會了。」季以辰淡淡地開口。他似乎習慣了女生總是借用各種理由和他套近乎,也自形成了一套拒絕的方法。

陸錦鴿嘴巴微抽,心裏翻個大白眼,這丫的,我想抽他個大嘴巴子。

臉上繼續笑,一邊順手把習題放在他桌上,聲音放柔和:「你可以幫我看一下這道題嗎?有兩種解法,但是我只會一種。」

季以辰冷漠地掃了她一眼,不發一言。

陸錦鴿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雙手合十放在身前。

他神色似有鬆動,面無表情地接過來。凝神思考了一下,執筆飛快地在後面作答。

陸錦鴿不由地暗暗為自己的聰明點個贊。

季以辰把解答好的習題推向她,淡淡說了聲:「好了。」

陸錦鴿欣喜地接過,眼睛像星星一樣閃亮,甜甜地說:「為了報答你的解題之恩,我決定...」

頓了頓,陸錦鴿飛快地說:「明天給你帶早餐。」

季以辰毫不在意她的小把戲,有些不耐,聲音冷若冰霜:「不用了。」

陸錦鴿彷彿沒有聽到,轉身坐回位置,露出意味深長的笑:渣男,好戲還在後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