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行末路
行末路 連載中

行末路

來源:google 作者:秋暮與我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凡 奇幻玄幻 秋暮與我

【傳統玄幻、非爽文、無系統】一個源自牢籠之地的故事!一口棺木中,少年漫步而出,淌過那阻隔兩界的永夜湖,帶着一隻耗子,闖蕩九州兩個災星,又會在這片新天地中,捲起多少風浪?(這是關於一位少年一步步成長,一步步變強的途中,所遇到的那些人與事)致讀者:深陷故事中的你和我,希望我們的生活,都不被書中的世界所桎梏展開

《行末路》章節試讀:

一瞬間周雲生五人同時向姜宇轟殺而去,姜宇也早已做好準備,面對五人的圍攻,毫不畏懼,手持長槍,立身橫掃,進行擋擊。

而隆隆作響的天雷,也在此刻開始了第二波的轟擊。

幾人的交手激烈異常,雖然五位聖皇明顯佔據上風,但因為天雷不時在向姜宇身上降落,大家都不想與姜宇近身而戰,怕受到牽連,所以顯得有些束手束腳,一時拿不下姜宇。

可姜宇哪管這些,專門與他們貼身肉搏,拿他們擋傷害。

雖然自身多方受擊,可每次經過雷劫的洗禮後,氣息都會越發強大一分,肉身同時也得到了渡煉,越戰越強。

島嶼在雷擊的轟劈下,和幾人戰鬥的殘法餘波中,很快化作了廢墟,瘡痍彌目,至於那些參會的其他修者,此刻也都早已躲避出這座島嶼之外。

姜宇看上去越戰越強,但也越戰越疲,傷勢嚴重,他明白不能再拖下去了,需要去搏那一線生機。

「夠膽!你們就跟上來!」姜宇躲開幾位聖皇的術法轟擊後,飛身直上,直衝向那片雷雲之中,他要置死後生。

五位聖皇見此差點罵娘,這姜宇是急着求死投胎嗎,就沒見過哪個渡劫的跑到雷雲中渡的。

他們其實不是很想追去,只是那詭惑的聲音,又開始在他們腦海中念叨,煩的不行。

當然他們也怕這姜宇萬一真渡劫成功了,他們在這片天地中,可是無法發揮出破境之力,到時候只能等着人家來宰割他們了,至於這躲在暗處的傢伙,到那時還不知道會不會出來擋救。

「姜宇,就讓你最後死得轟轟烈烈一些!」

五位聖皇罵罵咧咧地沖向那片雷雲區,這姜宇還沒死,已經讓他們吃了不少苦頭,這樣的人確實不能留,太可怕了!

五人堅定了滅殺姜宇的念頭,帶着毫不掩飾的殺意,闖了進去。

很快雷雲區就傳出了強烈的響動,遮天的烏雲中,不斷閃爍着雷光和術法的光火,幾人的身影,也在那片光暈中若隱若現。

此刻南海之上擠滿了修士,大家都在觀望着這場曠世大戰,震撼!可怕!還異常壯觀美麗!這會是他們再也無法看到的景象。

一片黑暗籠罩的南海,被那些絢麗的光亮,渲染得異常奪目,像是天空中炸開的煙花。

而南海的海面上,也泛着彩色的漣漪,在眾修還沉浸在那絢爛之景時,不知從哪裡傳來的曲聲,盪入人心。

漸漸地人群各處傳來悠長的歌聲,與那曲聲相迎,響遏行雲。

這是黎州送別親人出征之歌,歌聲中帶着離別的悲傷,以及凱旋而歸的希望。

雷雲激蕩,戰鬥像是進行到最為猛烈的階段,南海上的修士,都可以隱約聽到幾人在戰鬥之中的怒吼聲,姜宇這是在做最後的掙扎嗎!

除黎州之外沒有人,會覺得姜宇能夠活着而歸。

五聖圍剿,天劫滅壓,此戰真的太難翻盤了。

雷光瀰漫,布滿烏雲,匯成一片雷海。

天劫難渡,更何況像姜宇如此挑釁天劫之人,鏖戰之中的姜宇也已絕望,那雷海之威,恐怕他也無法再承受得住。

五位聖皇見狀,攻勢加劇,想趁着雷海還沒真正發威前,先重創姜宇,再逃出這恐怖的雷海之中。

姜宇也如同瘋魔一般,不顧傷勢,勢要留下這五人,與他葬身在這雷海之中,化為煙火。

激戰中幾人血雨紛飛,灑落下一片血紅,落至南海。

天幕裹上了一層紅紗,南海也燃起了赤焰,而九霄之上卻響起了姜宇癲狂般的暢笑,他沐浴鮮血,在雷光中閃耀,這將會是他最後的光輝。

全部負傷的五位聖皇,此刻面如死灰,他們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這瘋子,竟要在這種狀態下燃燒壽元,強行破境,雷海也終於在涌動中大爆發!

雷海咆哮,向著姜宇發起了最後的衝鋒,無數雷電觸手,向前沖刷,肆意橫行。

還處在雷海之中的五位聖皇,根本沒時間逃出,便凄慘遭殃,他們絕望中不甘地嘶吼。

同一時刻面對死亡,有人在暢笑,有人在凄吼,此戰恐怕也要在此落下帷幕。

模糊間,絕望的五人看見一隻巨手,從那層天壁中伸出,好像匯聚了世間所有的光,周圍的一切皆變得暗淡無光。

「那是上蒼之手嗎?」一位聖皇喃喃道,他竟感覺到死亡的危機感正在消退,但更為恐怖的窒息感卻撲面而來。

巨手直下,向烏雲層中伸去,輕手揮扇,盪開那密布的烏雲。

而先前那肆意橫行的雷電,竟也都紛紛避讓開那隻巨手,不敢與之碰觸。

五位聖皇汗毛直豎,脊背發涼,呆愣地望着那隻巨手,從他們身旁經過,向著姜宇之處伸去,顯然巨手,不是因他們而來。

見識過另一片天地的五人,此刻也都大氣不敢發出一聲,想要趁此逃離,卻又無法動彈絲毫。

而那些還在衝擊着姜宇的電光,竟也都定格在姜宇面前,整片空間好似被定格,只有巨手在動,向著那已昏死垂浮的姜宇抓去。

雷海終於在這一刻動了,巨手此舉無疑是在挑釁天威。

雷鳴聲轟轟作響,聲震天地,像是在發泄怒火一般,卻又不敢向巨手衝擊,在與其對持。

雷光匯聚,烏雲層中出現一光耀如日的白洞,擋在巨手之下。

兩者間雖未動手接觸,但已威脅到這片天地的承載度,天地自我防衛機制升起,禁制之力也於此降臨到這場對持之中。

南海上,眾人疑惑,烏雲層內的打鬥動靜越來越小,可卻讓他們感覺,有一種天地破滅級的恐怖力量將要爆發。

滅世的氣息蔓延,讓人不自覺中產生焦躁、胸悶的絕望感。

他們無法用神識穿透那層烏雲,去了解情況,更沒能力參與進去,只能靜待那層烏雲散去,等待那可能會到來的天崩地塌。

烏雲層中,巨手先打破僵持的局面,食指遙點,姜宇周身外隨之浮現出一層光幕。

垂死邊緣的姜宇,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從昏死中醒來,艱難地抬眼望去。

看向光幕外,那詭異的畫面場景,他看到五位聖皇縮在角落,像五隻可憐的小蟲子,也看到了那刺眼的光洞,還有那隻「上蒼之手」,以及四周亮起的一層層禁制屏障。

還沒等他觀察完畢,突然眼前的這一切變得模糊,自己好像從那幅畫面中被剝離而出,無視了空間規則。

這是什麼恐怖的手段,他驚住了,他不明白昏死後究竟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他好像因此躲過了死劫。

五位聖皇傻眼,他們目睹了這恐怖的一切,眼睜睜地看着姜宇消失不見,光幕升起,人影消失。

他們甚至能感覺到姜宇,應該是消失於這片天地中,他們模糊地看到光幕里,姜宇的背後,升起了不同的天地畫面。

雷光爆發,那顆如同曜日的光洞,撕裂了空間,它要追去,人未滅,天劫不滅!

巨手瞬間固化空間,向著光洞抓去,他要破滅這道天劫。

姜宇其實已經算是勉強破境,只是天劫還未渡完,那他就幫其抹去這道天劫。

「轟!!!」

一陣強光遮耀住整片天,烏雲潰散,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禁制屏障在不斷顯現破碎,顯現破碎。

南海之上,絕大數修者,都被這刺眼的強光,灼傷了雙目。

同時強烈的轟鳴聲,也導致他們雙耳間嗡鳴不斷。

大地抖動劇烈,餘波震蕩下,不少人都七竅流血倒地。

當然還是有一些人,抗住了這餘波的威力,只是神識無法展開,大道規則都好像在這震蕩下,遭受到短暫的破壞。

突然一道黑光閃現而出,直入進那片光亮之中,消失不見,這一幕看到的人不多。

很快當天地一切恢復如常後,天空還是那樣湛藍。

沒有可怕的雷電,沒有遮天的烏雲,一切都隨之消逝而去,好像從沒有發生過,那駭人的一幕幕場景。

在禁制屏障的保護下,大地遭受的破壞也不算太大,無人喪命,只是有一些人受傷,作為修者也能很快調理過來。

在南海眾人還沒緩過神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是之前詭惑他們的聲音,那個藏頭露尾的傢伙。

「五位聖皇無礙,此次大會繼續,項文博你來主持!」

話語簡短,但透漏出的信息很重要,五位聖皇沒死,但不可能真的無礙,那姜宇就很有可能已經隕落,畢竟大家不清楚那烏雲層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項文博俯首領命,雖然不清楚此刻五位聖皇的狀況,但這位也是與他們同一條船上的人,利益相同,大會內容之前也都有安排,他只需要把控住局面即可。

「大殿已毀,現在也沒時間再去築修,索性便在這露天進行,凡到場者皆可旁聽。」

項文博朗聲道,此次大會的最大的難題,就是解決七州州主。

硬骨頭姜宇已經不在了,剩下的也只是折骨斷腰之輩,不足為慮。

想必他們六人,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作死,至於那一眾南海散修,很多本來就是來湊熱鬧的,也不會無端掀起風浪。

大會就這樣在南海舉行了長達三天的時間,內容繁多,但每一項都驚世駭俗。

聖殿成立、七州加盟、開闢航線、連通天州島、劃新地、設仙州、獨立自治、九州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