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行走在平行空間的人
行走在平行空間的人 連載中

行走在平行空間的人

來源:google 作者:我不是大大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子高 譚冬婭 都市小說

我們的世界是存在很多的平行空間,因為我們每一次選擇都會出現了不同的空間,所以會出現了無數個不同的空間例如你本來想去海邊,卻在猶豫中或偶發事件中,讓你選擇了去了商場,於是就出現了你兩個不同的平行空間,一個在海邊,一個在商場主角劉子高一次意外擁有了行走在不同空間的能力,為了救回撤回昏迷的女兒和「馬航失聯」的妻子,劉子高用自己的能力一次次完成了行走空間的任務,當他收集夠足夠指定的指紋後,打算喚醒自己的女兒,發現這是一個讓人類走到險境的陰謀於是,劉子高運用自己的能力,經過一系列的努力,在平行世界裏打敗了背後主謀,救回了妻子和女兒展開

《行走在平行空間的人》章節試讀:

劉子高看着畫面里一個妖艷、穿着暴露的女子坐在一個男人的腿上,就短短的15秒視頻。打開錄音筆……

「想不到你們金玉堂還有這樣的節目啊?」這個男聲很明顯是夏明天的。

「親愛的,那你以後記得常來喲。」

「等一下,我發個微信給我的員工,畢竟現在是下午上班時間,我得安排一下工作。」

……過了15秒。

「那你給我介紹一下服務唄。」夏明天說。

「我們這裡是全套服務的,一條龍,包您舒服,包您滿意。親愛的。要不要一起去洗個澡啊?」

「嗯、……、等一下,糟了,急事!叫那個小張經理過來,我要先走!」

過了一會,又聽到夏明天的聲音,「你幾號啊?我下次來讓小張提早幫我預約你。」

到了這裡,劉子高關了錄音筆和視頻。坐在他對面的夏明天先開口說,「差點**了,幸好我定力足。」

「屁話吧,應該是說我沒有轉給你這麼多錢,你口袋不夠錢所以不敢想。」

「那你又不應該了,就轉1000元給我。」

「你打電話給我,叫我轉錢,又沒有說多少,1000元去休閑會所我覺得應該夠了吧。」

「我沒有來得及說多少錢,那個經理就帶了那個女人進來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你拿叫我去偷拍偷錄這些東西回來有什麼用?」

「我還沒有想到,現在只是預防那個馬家晉還會來搞事。我不是怕他,只不過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況,對於敵人,我們手上多一份禮物不好嗎?」劉子高微微一笑。

這個時候,小清敲門進來,要請假。

劉子高多口問了一句什麼事這樣急?

小清說,蔣燕入院了。劉子高聽到後,好像條件反射一樣,立刻站了起來,

小清和劉子高趕來了醫院,看到病床上的蔣燕掩着臉,還有一邊臉青一塊紫一塊,小清就說,「是不是那個姓馬的人又打你了啊?」

蔣燕欲言又止,劉子高問小清,「馬家晉經常打蔣燕的嗎?」

小清氣憤地說:「對啊,經常都是動不動就拿她出氣,動手打她。被打到來醫院已經好幾次了。哪有這樣的老公!」

蔣燕讓小清不要再說了,然後抽泣了起來。小清一邊去抱着她,一邊還繼續說,「燕姐,離開那個男人吧,這樣下去,我怕你有天會被他打死的。」

劉子高看在眼裡,怒在心裏。「小清,你這兩天有時間多陪陪燕姐,公司的事情交給我和夏天就可以了。」說完轉身離開。

劉子高離開醫院之後,問張鋒拿了馬家晉的電話號碼,然後打電話約了馬家晉出來。

在一間喝茶的包廂里,坐着劉子高和馬家晉。馬家晉聽著錄音筆裏面的內容,聽完之後,馬家晉平靜地說,「怎麼了?拿着這個爛鬼錄音,也不知道哪裡來,也不關我事的東西,拿給我聽,有什麼意思?」

對於馬家晉的反應,劉子高也是預料之中的,「除了錄音,我也有視頻。但是既然你不相信,那也沒有必要給你再看了。」

馬家晉「哼哼」了兩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那你劉先生找我,還有沒有其它事情?沒有的話,我走了。我很忙的。不像有些人老是惦記着別人的老婆。」

「金玉堂才開業兩年,如果這些東西在一些自媒體,例如頭條、抖音出現了,你說現在這個網絡時代,會不會很快引起有關部門的關注呢?當然你馬老闆與金玉堂沒有關係,以後引起了什麼風波對你無所謂了。」

馬家晉的臉一下子紅一塊紫一塊的,眼神想殺人一樣。握着拳頭,狠狠地說:「姓劉的,你想玩什麼?!」

「我跟你本來就無冤無仇,你誤會了我,那晚你摔破了頭,當扯平了。這事本來就可以翻篇了。但是!你馬家晉居然還打女人!!而且還經常打!你還是不是男人!」

「她是我老婆,不是你的什麼人!我想什麼時候打就什麼時候打!」

「在情,她是你妻子;在理,法律上你打她就是違法了!今天叫你過來,你給我聽清楚了。如果!蔣燕再被你打一次,讓我知道的話,我保證金玉堂的所作所為會在明大市人人皆知!」

馬家晉又是狠狠地盯了劉子高一眼,轉身就走,身後傳來了劉子高的聲音,「你妻子是一個很善良的女人!」

「馬老闆,我找人廢了那個姓劉的就可以了!」在金玉堂的茶室里,馬家晉和四個人坐着喝茶,馬家晉坐在中間,其中一個股東任老闆也在,還有兩個是明大市黑社會的人,也是馬家晉一直養着用來為金玉堂守門口。一個長的剽悍光頭的,大概40歲,叫「貓哥」,一個長的斯斯文文戴着眼鏡的年輕人,大概35歲,叫「財爺」。貓哥就是說話提議「廢了那個姓劉」的人。

馬家晉不同意這個做法。因為他知道,廢了他也有可能無法阻止他們「黃色事業」的曝光。

財爺說,「我們從張經理的口裡得知,是有個叫張鋒的人冒充了馬老闆的朋友,也看了監控,馬老闆您說那個人好像在哪裡見過。那麼我們就不用去想那個人是誰,幾乎可以判定他和那個叫劉子高的人是一夥的。這樣的話,我們就從監控中的那個男人下手了。」

「你的意思是…?」任老闆有點不解的問。

「綁!然後交換!」財爺回答說。

兩天後,劉子高在東亞地產譚冬婭的辦公室里,除了親自向譚冬婭彙報工作進度,譚冬婭也想跟向劉子高了解最近的房地產行情。劉子高也耐心地講解給她聽,畢竟自己還是大學的客席授課老師,所以講解的水平也是很容易讓對方清晰明白的。

有人敲門然後推門進來,劉子高見到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很精神的走了進來。譚冬婭見到之後,立刻迎上去挽着那個老人家的手,說,「爺爺,您怎麼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啊?您想過來,可以叫我去接你啊。」

老人家笑呵呵的說,「我還可以走,又有司機,見今天天氣不錯,就出來轉轉,剛好來到這邊,我就上來看看我的孫女了。」

譚冬婭介紹了劉子高,劉子高伸出手輕輕地握了一下老人家的手。老人家對着他說,「劉先生,我聽我孫女說起過你,你提議這個項目的豪宅定位,我很喜歡。幹得不錯。」

「謝謝您老人家的認可。」劉子高向著老人家微微的彎彎腰,表示尊敬。然後接著說,「要不我先走,不打擾您們兩個了。」

老人家擺擺手,說,「不用,你們繼續聊,你當我過來旁聽。」

劉子高看了看譚冬婭,譚冬婭點點頭,然後三個人坐下來,劉子高繼續和譚冬婭在交流着。譚冬婭手機響了,她離開去談電話。劉子高就轉身和那個老人家聊聊天,「譚伯,您老看起來很精神很不錯的,看來你老人家應該挺注重養生的。」

譚伯笑着說,「現在這個歲數了,沒事做就睡好點,吃好點嘍。也沒有什麼求的東西了。」

「心態好,比什麼都好。」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心態好,有時候自己身邊的人你都不知道他的心態好不好。你看到的是,他什麼都不缺,要什麼有什麼,都好心態差到連你都不相信。」老人家可能平時少人和他聊天,所以一聊開了,就好像話匣子打開了一樣。

「聽譚伯的話,應該是你身邊的人發生了不愉快的事?」

譚伯輕輕嘆了口氣,「20年了,走了20年了,冬婭才6歲。」說到這裡,眼睛有點濕潤,眼神變得暗淡下來。

「譚伯,他現在也許過得很好,也許心態也變了,像譚伯您現在這樣樂觀開朗。」

「唉,走了,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譚伯,不如我帶你去看看他現在的生活。」

譚伯驚訝地看着面前這個男人,地產的人怎麼裝神弄鬼了起來。

「譚伯,你回想一下,20年前有沒有什麼日子你們很開心的,例如一起開開心心吃飯,然後您接電話離開或者他有事離開那樣」

「有,印象很深的,冬婭5歲生日的那天,晚上七點一起吃飯,剛剛吃完蛋糕,工地就發生了意外,本來我自己去的,他就陪冬婭,但是他非得一起去,結果路上發生交通意外,因為那個晚上大暴雨,所以看不到有人橫衝出馬路。雖然我們不是主責,但是他也因為這件事而換了一個人似的。」

「具體時間是…..?」

「冬婭的生日是6月12號,那是1996年6月12號晚上七點半左右的時間」

「譚伯,麻煩您看看我手機這個圖案,然後想一下。」

……

譚伯在另一個空間里,見到了自己的兒子和現在這個樣子的孫女幸福快樂的生活….

在這個空間里,譚伯流出了幸福的眼淚。這個時候,譚冬婭回到了辦公室,見到自己的爺爺好像睡著了一樣,雖然眼角流下了淚水,但嘴角帶着笑意。譚冬婭緊張的想去叫醒爺爺,劉子高阻止了,輕輕地說,「我們讓譚伯再休息多一個小時吧。」

一個小時後,劉子高喚醒了譚伯,譚伯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劉子高,剛想開口問他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候,劉子高的電話響了。

「什麼?!你居然敢綁架我的人!!」譚伯和譚冬婭都聽到了劉子高大聲的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