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新婚夜三年後,帶萌寶回歸掀京城
新婚夜三年後,帶萌寶回歸掀京城 連載中

新婚夜三年後,帶萌寶回歸掀京城

來源:google 作者:飛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楊之寬 柳依依

【重生+空間+夢想+甜寵】她,重生在大錦國柳依依是大錦國公主,見到王爺的第一眼就愛上了王爺洞房花燭夜卻被冷俊的王爺給休了!三年後,一場大火沒燒死她,她帶着萌寶回歸,不僅會醫術、會足底按摩、會唱歌、會跳舞、會做生意,還會......讓王爺後悔死了,捶胸頓足冷俊王爺開始窮追不捨,裝病,變弱,變成小可愛和她唱歌跳舞,只為了:「王妃,你給我生個孩子吧!」「王爺,我早就給你生了兒子了,你不知道嗎?」展開

《新婚夜三年後,帶萌寶回歸掀京城》章節試讀:

柳依依一驚,看見如煙的丫鬟桂花在不停磕頭,身旁一堆燒過的紙錢。楊之寬率先向前,一把拎起桂花的衣領,眼睛裏冒火,厲聲說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桂花抬頭看見了王爺,嚇得半死,說:「王爺,真的不是我,那日是如煙小姐讓我點火的,她說在老夫人壽辰前王妃必須死,她才有機會讓老夫人做主讓她成為王妃。」

「可惡的女人!」柳依依嘴裏罵道,她本來以為如煙只是隱瞞和欺騙,沒想到她心腸如此歹毒,居然想燒死她。幸好那日她已將青兒和小豆子送出了別院,正好自己也覺得是時候離開了,還想着這場火來得很及時,省下了她事先準備的功課。

不曾想,原來這場火不是意外,是蓄意人為的,如果青兒那時還在,後果不堪設想。想到青兒,她恨不得將如煙千刀萬剮。

楊之寬此時察覺到柳依依的憤怒,心裏已經明白了幾分,不管這個女人現在與他所認識的王妃有多麼不同,也不管她身上還藏着什麼秘密,他已經認定了木青雲就是柳依依,以前的錯怪與虧欠,錯在他,他會慢慢來償還。

他思量至此,向柳依依伸出右手,「來,我帶你去報仇!」

三年了,柳依依等這一句話等得太久了,不知是因為原主的遭遇還是她自身的委屈,頃刻間她嚎啕大哭起來。

此時天空中出現了千萬盞花燈,真是火樹銀花不夜天,漫天花雨照徹眠。承受了太多,經歷了太多,楊之寬攥緊了身邊這個女人的手,低聲說道:「你是木青雲也好,是柳依依也罷,本王護你一世周全。」

一夜繁華。

是夜,如煙的房間。

柳依依看着如煙的眼睛裏已經沒有了恨意,她知道這個女人的下場會很慘很慘,甚至還有點可憐她。

如煙望着柳依依,眼裡流露出絕望,她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女人運氣這麼好?為什麼這個女人能死裡逃生?讓她更絕望的是她看見王爺望向這個女人的眼神,那是一種她無法想像的男人對女人的深情眼神,而眼前的這個女人竟然不自知。

如若換作是她,王爺能這樣望她一眼,她甘願為王爺去死。

柳依依哪裡知道這個女人心裏的想法,她只是覺得這個女人有點傻,她做的這些壞事都太容易打臉了,不高明,比她看過的那些宮斗劇里的情節差遠了。

「你想怎麼處置她?」楊之寬柔聲問道。

「拉下去,剁去四肢、割去舌頭、葯啞喉嚨、灌聾雙耳,裝在大壇里。」柳依依故意壓低聲音用恐怖的語氣說道。

「咚!」果然,柳依依看到如煙昏死了過去。

當然,柳依依只是嚇唬如煙的,誰讓她這麼壞呢?居然還想燒死她。

一報還一報,也嚇死如煙一次。

「你怎麼會想到這種酷刑的?」楊之寬也是聞所未聞這樣的酷刑。

柳依依一臉壞笑,沒有正面回答,她心裏還在想着這下自己的身份暴露了,該怎麼應對呢?她還沒有做好接受王爺的準備,再說了,她還有很多的愛好和夢想都沒有實現呢?如果當了王妃就不自由了。

「王爺,其實呢,我是柳依依,但是呢,我已經被你休了,對吧!那我就變成了木青雲,那竟然我又不是柳依依了,那我就不是你的王妃了,對吧!那我可以走了嗎?」柳依依繞來繞去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一些啥。

說完,她趕緊一溜煙就跑了。

楊之寬看着她倉皇逃走的背影,心裏想這個女人還是沒有原諒他,不願意留在他身邊,也只能作罷了。

他心裏頓時覺得很煩躁,房間里不時傳出噼噼啪啪的杯子落地聲音,聽得門外的秦飛心驚肉跳。

門外還站着兩個人,一個是楊之薇郡主,丫鬟秋香攙扶着她。楊之薇是楊家的三小姐,從小在皇宮養大,深受太后喜歡,被破格封為上陽郡主。

「二哥,薇兒有件事想對二哥說。」楊之薇面有難色,好似鼓足了勇氣。

「薇兒,快進來坐,你腿不好不能久站。」楊之寬趕緊讓薇兒進屋坐下。

「二哥,我剛聽下人們說王妃沒有被燒死,她就是青雲會的木姑娘,是真的嗎?」

「是的,薇兒。」

楊之薇臉上有一絲安慰,她看了一眼楊之寬,「二哥,其實我的腿……」

「薇兒,你不用說了,二哥都知道,你的腿與王妃沒有關係,而是和那個,」楊之薇看了一眼薇兒,關切地說:「你還愛着他嗎?你可知道如今他的身份地位,二哥不願看你進宮承受孤獨和寂寞,不如另擇一人。」

「二哥,你怎麼知道了的?」楊之薇感到詫異。

「兩年前,宮裡的那位就告訴了我,當年你在皇宮時與他青梅竹馬,兩人想逃離皇宮,那時還是公主的王妃幫助你們引開侍衛,沒想到你從圍牆上摔了下來,後來為了維護皇室的聲譽和顏面,王妃就說是她引你上的圍牆,導致你雙腿殘疾。」

楊之薇眼裡噙滿了淚水,「二哥,這件事也讓你一直誤會王妃,對不起。」

想到年少時的懵懂愛情,想到那個人的關心愛護,楊之薇心裏知道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

看着薇兒的背影,楊之寬也很心疼,但他知道這種事情他無能為力。

珍惜眼前人吧!

他腦海里出現了柳依依那一張時而冷艷,時而洒脫,時而憤怒,時而俏麗,時而溫柔,時而狡黠,時而可愛的臉,究竟哪個才是真的你。

「啊嚏,」柳依依剛跑回青雲會就不停打噴嚏,「是誰又在念叨我,不會是王爺吧,怎麼辦,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會長,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今天上元節我和悅白、慕容去河邊放了花燈,街上燈光錦繡,我們還買了糖葫蘆,你要不要吃?」楓葉手裡拿着糖葫蘆從大門進來。

「吃吃吃,就知道吃,糖吃多了小心變大肥豬,嫁不出去啦!」柳依依轉身進屋了,留下了一臉懵逼的三人。

「會長,今天吃了炸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