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連載中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要給生活添點堵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帝白禮 遊戲動漫 辛德拉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技能分區、花崗岩護盾、黑暗祭祀、踏前斬裝備分區、盧安娜的颶風、疾行之靴、攔個女的折磨……本書的全名《超神學院之因為催命鬼一樣的系統,迫不得已之下我只能遊走於以知宇宙的各大勢力之間,給人家當老二的悲催歲月》……這是一本雙主角的文,主角一號男的,主角二號性轉變成女的展開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章節試讀:

帝白禮回到軍營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送來的武器怎麼樣,但這武器實在是讓他很是無語。

打造之前,鍛造師讓帝白禮描述想要什麼樣的武器,帝白禮給他畫了一張圖。

大概形狀類似於青龍偃月刀,雖然畫的是難看了一些,但明顯能看出來是一把刀,然而送來的成品卻是一把三尖兩刃戟。

搞毛啊!

而且不知道這三尖兩刃戟是由什麼材料打造而成的,整體呈現出一種亮閃閃的金紅色,帝白禮一身銀甲卻拿着一把金紅色的武器,怎麼看怎麼感覺很詭異。

「非要讓我畫!老子畫完了又不照着做,你丫這麼有主見當什麼鍛造師啊,丫就應該當理髮師!不管別人說什麼,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剪!」

吐槽歸吐槽,但明天就要出征了,現在想換也來不及了,帝白禮也只能把這個事記下,等着回來再去找這個叫奧恩鍛造師算賬。

這武器雖然吐槽值爆滿,但帝白禮揮舞兩下發現重量還不錯,使用起來還算趁手,系統的支線任務也順利完成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

『支線任務:神兵利器(已完成)』

『獎勵下發中……』

一縷金色光芒憑空出現,光芒從天而降,緩緩的灑落在帝白禮身上,身邊炎熱的高溫一瞬間就消失不見,整個人如沐春風就好似飄飄然一般,酥**麻的感覺傳遍全身,這感覺都要進到骨頭裏面去,帝白禮情不自禁的叫出了聲。

「啊……暢快淋漓……」

這一刻帝白禮想明白了!

他悟了!

以後所有的支線任務他都要做,任務獎勵不獎勵的根本無所謂,主要是發獎勵的方式真滴爽!

有這!

還要什麼女朋友?

我帝白禮從今以後!就單推系統了!

愉快的時光過後,皆是虛無,金光退去帝白禮進入賢者時間,頹廢的躺在自己床上,迷迷糊糊進入夢鄉。

帝白禮舒服完就睡覺了,他營帳外的幾個守衛可不淡定了,湊在一起議論紛紛。

年輕的士兵A:「哎哎,你們剛才聽到沒?將軍剛才慘叫了一聲。」

老兵B:「呵呵……那可不是慘叫,是舒服到極點的聲音。」

年輕的士兵A:「舒服為什麼會慘叫啊?」

老兵B神秘兮兮的說道:「呵呵呵……等你以後娶媳婦之後就明白了。」

士兵C:「哎,不對啊!剛才我在軍營門口站崗,將軍回來時候也沒帶着女人啊。」

老兵B:「沒有女人是怎麼……」

士兵D一臉猥瑣的笑道:「嘿嘿嘿……就不能是男人嗎」

士兵C:「什麼?男人也能?」

士兵D:「那些文人不是有個詞嗎?叫……叫什麼龍陽之癖」

士兵C:「不能吧?咱們將軍居然……」

「嘿嘿嘿……」

猥瑣的士兵D還在笑嘻嘻,完全沒有察覺到危險的來臨,老兵B扭過頭撇開關係,年輕的士兵A小聲的提醒着。

「別說了別說了,後面……」

「後面?後面有什麼?」

士兵D好奇的回過頭查看,一個身形壯碩高大的女人就站在他身後,手中的大刀已經拔出鞘一半,正惡狠狠的盯着他,這可把士兵D嚇壞了,連連向女人求饒。

「玄武大人饒命,小的就是一時嘴賤……」

求饒的話還沒有說完,刀光一閃而過,鮮血噴涌而出,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咕嚕嚕滾到年輕士兵A腳邊,小士兵被嚇的渾身直哆嗦。

用屍體擦乾淨手中的大刀,玄武看着剩下的幾人,語氣冰冷的說道。

「你們幾個把屍體處理乾淨,之後自己去領八十軍棍,以後再讓我知道你們敢議論將軍的私事……哼!這就是你們的下場……」

玄武一腳踢下,剛才士兵D坐着的木樁應聲而碎,粉碎的木渣散落一地。

…………

等玄武走遠,看着被嚇傻的兩個年輕士兵,老兵B默默地收拾起周圍的血漿和屍體。

這種事怪不得別人,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口嗨自家將軍本來就是找死的行為。

再一個也是他的運氣不好。

自家將軍的帝白禮,有三個偏將、雲狼、玄武、藍裊。

三人之中,就屬玄武的脾氣最暴躁,是個一言不合就會提刀砍人的主。

如果雲狼跟藍裊,哪怕是將軍本人聽到都不會有丟了性命。

可這個倒霉孩子偏偏碰上的是玄武大人……

…………

第二天一早,大軍點兵,準備出征,發現少了三個新兵,但這種小事掀不起半點波瀾,趁着守夜時逃跑幾個新兵而已,大家也只會覺得是三個不敢出征的軟蛋罷了。

這件事只是一個小插曲。

清晨……

天剛蒙蒙亮,大軍開拔出征,帝白禮領着軍隊離開軍營。

兩萬五千人他沒有全部帶走,全帶走就沒人看家了,要不然打贏了回來一看,『卧槽!我家沒了!』那豈不是很尷尬……

帝白禮只帶走一萬八千人,剩下的七千五百多人還要拱衛皇城,和守護九陽跟梅角兩大關。

帶走的這一萬八千人被分成三支隊伍,由雲狼跟玄武各帶四千人。

帝白禮帶着一萬大部隊走東南方向,去平定瑩城之亂,那裡是最先起義的城市,也是現在鬧得最凶的地區。

雲狼往南,玄武往東,配合當地的軍隊,快速清理周圍的叛黨,然後再帶兵向瑩城的方向包圍,形成三面夾擊的攻式。

…………

此時天色才蒙蒙亮,也沒有人來送行。

不過這也在帝白禮的意料之內,剛穿越過來的那頭幾年,他每天架鷹遛狗、喝酒打架,就沒幹過什麼好事。

父親是當朝太師,先王是帝白禮的堂兄,整個皇城我白大少爺說一,就沒有人敢說二。

橫的不行!

人又囂張跋扈,背後勢力又很硬,誰敢招惹他?

這也就是為什麼帝白禮走在路上,周圍的百姓們都躲着他走,怎麼可能有人來為他送行。

可以說除了帝金烏這個堂侄子以外,這個皇城裡帝白禮是一個朋友都沒有交下。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帝白禮上輩子就窮苦百姓一個,這輩子都穿成皇親國戚了,不當個紈絝子弟他都對不起自己。

要不是這個催命鬼系統,這個時辰,帝白禮應該還在百香樓跟小翠,**做的事情……

小翠那迷人的媚眼,跟那大到誇張的胸脯……

「將軍!想什麼呢?口水都流出來!」

帝白禮蹭了蹭嘴角的口水,看向身旁打斷自己美夢的女人、藍裊。

這支軍隊的真正管理者實際上是藍裊。

帝白禮上輩子就是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這輩子該溜子二世祖一個,管軍隊這種複雜的事情他哪會啊。

而藍裊就不一樣了,藍裊的父親可是烈陽的名將、藍虎。

藍裊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如何帶兵打仗。

帝白禮也就能幹點大方向的事情,軍隊細節方面的管理,基本上全是藍裊在操辦。

這就導致了,帝白禮跟藍裊兩人的關係,與正常軍隊中的上下級關係有所不同,在這支軍隊里,平時都是帝白禮舔藍裊。

「沒想什麼沒想什麼……」

藍裊拍了拍帝白禮的肩膀:「你作為一軍之領袖!平時也要注意形象管理……」

帝白禮尷尬的撓了撓頭:「是是是……裊姐說的對,我記住了,以後改……」

看見面前這個能屈能伸的大男孩,藍裊覺得有些好笑,面對其他人囂張跋扈的他,只有在自己面前會露出小男孩的樣子。

我家將軍真可愛……

其實帝白禮在想什麼藍裊也能猜到,她淡淡一笑說道:「呵呵……在想小翠吧?」

帝白禮一驚,差點從馬上掉下來,他平時去百香樓可都是都是深夜才去,玩到第二天中午回家,每次都是悄悄咪咪去的,怎麼會被藍裊給知道呢?

「我靠……裊姐你怎麼知道的?」

藍裊伸手扶了一下帝白禮,好讓他在馬上坐穩當。

「昨天你沒有去上朝,所以不知道……太傅王大人,可是在百官面前參了你一本啊!說你這個大將軍,每日醉心於尋花問柳,與那百香樓的小翠整日廝混,既不上朝,也不管軍營之中的事情,所以建議陛下隔了你的職……」

聽完藍裊這番話,帝白禮生氣的罵道:「特么的!這個老東西!老子去喝個花酒礙着他什麼事兒了?」

「呵呵……他兒子在禁衛軍任職,也是年輕一輩里很有實力的人,如果你被搞下去了,這支軍隊不就……」

藍裊話沒有說全,但意思已經挑明了,就算是帝白禮再怎麼不懂權謀,聽完這番話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但聽完之後帝白禮只有一個想法,這個王太傅是個傻狗。

事情的原委都沒有弄清楚就動手,最後偷雞不成蝕把米不說,還把帝白禮給得罪死了。

王太傅沒想明白一件事,這支軍隊帝金烏根本就管不了,就算是帝白禮被弄下去了也白扯。

這支隊伍初始的兩萬人來自於,帝白禮、藍裊的父親藍虎、雲狼的二叔雲順義、玄武的的父親玄成光。

雖然死了一些,又重新招募了一些,但總體的結構還是沒有變。

可以說這支隊伍就是四家的私兵,帝金烏他就算是皇帝也管不了。

就算是帝白禮真的被搞下去了,接手的也會是藍裊跟玄武他們其中一個,說什麼也不可能輪到王太傅那個連名字都沒有的兒子。

而且用的手段還這麼低級,這個王太傅水平太殘次了。

回來就搞死他!

「這個仇我記下了……」

帝白禮已經權二了,除了那個叫奧恩的鍛造師,小本本上又多了一個王太傅,再來一個仇人就要覺醒了。

藍裊微微一笑,自家這個將軍哪都好,就是有些太見外了。

這種小事還需要等他回來之後自己出手嗎?

我昨天晚上就給辦好了!

平時替帝白禮守夜的都是藍裊,之所以昨天換成玄武,就是因為藍裊去幹了一點點壞事,說是幹壞事,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

替王太傅絕個後啊……

具體過程就是……

給王太傅的兒子下了點『特別的』葯,然後送到煙花風流之地……

藍裊替王兒子找了幾個帶病的姑娘,這帶病的姑娘可不好找啊!藍裊可是花了大價錢,翻遍整個皇城才找到的這三位姑娘。

都是一些小毛病,什麼艾啊、梅啊、淋啊什麼的……

這三味葯下去,保證王太傅以後肯定會斷子絕孫……

也不是藍裊心腸狠毒,就是藍裊想讓皇城裡的這些老傢伙們明白一個道理。

喝花酒有什麼大不了的?

她藍裊認定的男人……

做什麼都是對的!

不接受任何人的批評!

誰也不能說出一個不字來!

藍裊架着馬靠近帝白禮,摟着他的肩膀貼在耳邊說道:「呵呵……王太傅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經替你解決了……」

帝白禮低頭看了一眼兩人身下,那兩匹因為靠的太近互相舔對方嘴唇的馬,若有所思的說道:「怎麼解決的?」

藍裊微微一笑:「送了他一個斷子絕孫套餐……」

帝白禮:「啊這……」

雖然藍裊沒有說她具體做了什麼,但看着笑容非常『核』善的藍裊,帝白禮忍不住打了個冷戰,整的絕對不輕……

帝白禮:「辛苦裊姐了……」

藍裊:「為了你……做什麼都不覺得辛苦……」

帝白禮皺着眉頭沉默着,他總感覺藍裊這句話有那麼一點點奇怪,好像是話裡有話……

藍裊沒有在意,從懷裡一個布包遞給帝白禮:「你還沒吃早飯吧?給你……裏面是幾張餅子,我親手做的……」

帝白禮接過布包,對着藍裊開玩笑的說道:「有裊姐可真是我的福氣啊!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不光是能文能武,還會做飯,我都想讓把裊姐給取回家了……」

藍裊:「光說不練……」

帝白禮:「啊?啥?」

這哪跟哪啊?怎麼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句,帝白禮沒聽明白藍裊什麼意思。

見帝白禮這副木頭樣,藍裊沒好氣的丟下一句:「吃你的吧!」

然後藍裊駕馬離開,去前面維持大軍前進的方向。

…………

確實有些飢餓的帝白禮,打開藍裊給的布包,拿出一個餅子吃了起來。

從餅子上狠狠地咬下一口,嚼沒嚼就囫圇吞了進去。

帝白禮心情複雜的嘆了口氣:「哎……真難吃……」

不是藍裊做的不好吃,單從手藝上來看,藍裊做的已經非常不錯了。

之所以帝白禮還是覺得難吃,單純是因為沒什麼味道……

從環境、文化、禮儀、言行舉止等等的方面來判斷,烈陽就跟穿越前的中國古代一模一樣。

但單單在這個吃食上,烈陽這個倒霉地方對比中國古代可就差遠,煎炒烹炸一樣不會,酸甜苦辣調料一樣沒有。

吃啥都像在吃土,沒滋沒味……

帝白禮穿越來烈陽也已經十幾年了,還是吃不慣這不咸不淡什麼味道都沒有的食物。

最開始的那兩年帝白禮還有些好奇,他有沒有可能並不是穿越異世界,只是穿越時間回到了中國古代。

但無論帝白禮怎麼回憶,都不記得中國歷史上有烈陽這個王朝……

…………一路急行軍…………

眼見天色已經黑下來了,帝白禮駕馬來到藍裊身邊。

「裊姐,現在什麼時辰了?」

藍裊抬頭看了眼天色說道:「大概是戌時左右……」

戌時……

大概八點唄……

帝白禮點點頭:「安營紮寨,今天就先走到這吧。」

…………

…………

天使星系……

鸞鳳星……

天使歷3033年,對於鸞鳳星來說,這是血與戰的一年。

桐玫星出了個自稱為天使之王,想要征服整個天使星雲的男人、華榷王!

想要主宰整個天使星系的他,着天宮號與三萬多經過基因改造的『新』天使,對鸞鳳星進行了洗地式的瘋狂攻擊,將原本的政權徹底覆滅。

所有當兵、做官的人全部被殺了個乾乾淨淨,至於那些沒有反抗能力的普通民眾,則是被納入了『神聖天宮』政權。

鸞鳳星的一個偏僻小山村裡……

因為這裡位於深山之中,戰爭的火焰並沒有燒到這裡。

村子裏的人們,還是過着以前平靜又平淡的生活。

說來也是。

政權是否易主,跟他們這群種地的能有多大關係?

該幹嘛就幹嘛……

反倒是因為今年漫長的冬季,無事可做的村子裏,在十個月後多生了幾個娃娃,就連白髮蒼蒼的老村長都老來得子,奇蹟般地的生了個女兒。

妻子給自己生了個女兒,老村長是說不出的高興,給他的寶貝小女兒,起了個好聽的名字、芯羽.辛德拉。

芯是花中之蕊,嬌貴小公主的意思。

羽是天使之翼,展翅高飛的意思。

辛德拉是鸞鳳星的一句土話,寓意是天之驕子的意思。

從名字上就可以看得出來,老村長對這個寶貝女兒是真的喜歡。

而且老村長這個名字還真沒起錯,這小女孩還真是個天之驕子。

出生那日引得天地異變,黑霧籠罩在村子裏整整三天,這個先不談……

才剛出生不久的小辛德拉就學會了說話,雖然經常胡言亂語說些什麼……

白狗子啊……

地球啊……

眼看着這賽季都要上黃金了!結果出車禍了!好可惜啊……

這些大家根本聽不懂的話……

但是老村長認為這並不要緊,孩子小時候會胡言亂語很正常,長大就好了。

欣喜的老村長,逢人見面就會說上一句……

「我兒辛德拉有大帝之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