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雄糾糾,氣昂昂!七零福寶萌上天
雄糾糾,氣昂昂!七零福寶萌上天 連載中

雄糾糾,氣昂昂!七零福寶萌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富貴祥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其它 現代言情 齊悅

(嬌美女知青糙漢萌寶學霸全家致富為國家作貢獻年代種田)二十三世紀天才美少女齊悅穿越啦!一來就遇到嬌美知青娘和糙漢爹鬧離婚呢,可急壞了小萌寶的奶奶和一家人「咱們本就是一家,鬧什麼離婚?「」是他不要我的,得問他!"」我以為離婚才是對你最好的「小萌寶不幹了,蹬着小腿兒,帶着幾個哥哥們攔住了爹爹和老娘,你們可千萬別離婚,小福寶要帶着全家致富走花路,貧窮落後的日子一去不回頭!展開

《雄糾糾,氣昂昂!七零福寶萌上天》章節試讀:

「五。」

齊東強一看她這樣子,臉上的表情立刻變為驚喜。

「所以咱們悅悅真是神童?」

對,沒錯,齊悅從開始說話以後,就學會了認字。

當然,她本來就是穿越過來的,只不過是胎穿而已。

認字什麼的,真是小意思啦。

她的記憶力也是驚人的,差不多可以達到過目不忘的程度。

隨着年齡的增長,這種本事也就越來越強烈。

不過柳怡悄悄藏東西的事情,還是被大嫂李東梅講給了小叔子齊東強聽。

「我看弟妹有什麼心事,你得多關心關心她,知道嗎?」

在李冬梅看來,柳怡肯定有什麼事兒瞞着家裡人。

可她也不好多說什麼,齊東強是她的枕邊人,自然應該多多去了解。

齊東強最近託大哥的福,在鄉里學開手扶拖拉機。

以後就是村子裏唯一的拖拉機手。

村裡需要拉什麼 物資,他也可以幫忙拉。

同時還能載着村裡需要進城的人們一起進城。

這可是個美差。

之前齊老虎也想爭着去學。

結果愣是沒爭贏齊東強。

這會兒聽了大嫂的話,齊東強的心裏也是格登一下。

但他猜到了柳怡為什麼會藏着掖着,因為她家裡來信了。

而且不止一封。

前兩天,李冬梅才去村東頭的老余家做思想工作。

原因就是,老余家的女婿,也就是余秀英的老公,也跟柳怡一樣,是個從城裡來的知青。

如今有了回城的指標,余秀英的男人也想回去。

兩口子正在鬧離婚了。

家裡孩子都有兩個了。

男人堅決不肯留下,要跟余秀英鬧離婚,孩子一人一個。

好像過兩天,男人就要買火車票離開。

余秀英氣不過,差點兒喝葯死掉了。

李冬梅去她家裡,好不容易才把人給勸住了。

那個男知青大言不慚地對李冬梅道:

「你爸媽說了,我回去最差也是進學校當老師。

我為什麼要在這裡當農民?孩子以後讀書也沒有好的去處。

他以後要怎麼考大學?」

對,沒錯,七七年以後,就恢復了高考。

男知青說的也不是沒道理。

可他這種想法也太自私了。

就為了回城,也不帶農村老婆,就想這麼一走了之。

李冬梅勸了很久,也把男人勸不回,只好勸女人放棄。

不然這日子就沒法兒過了。

那家鬧得雞飛狗跳的。

李冬梅回來還跟家裡人說起這件事情。

別的不說,齊東強卻意識到了一點,柳怡也是知青。

她會不會也有同樣的困擾。

那麼問題來了。

如果柳怡想要回城,他會放她離開嗎?

齊東強的心裏矛盾極了。

他們家可是有三個小孩兒。

假如他們倆真的分開了,會不會連孩子也要被迫分開呢?

如果是那樣的話,齊東強寧肯讓柳怡一個人走,也不會讓她把任何一個孩子離開。

本來當初救她之後,被迫娶她,也是出於無奈。

但兩個人在一起生活也快十年了,日久也生情了。

怎麼可能說放就放呢?

李冬梅說,柳怡有什麼東西藏起來了,齊東強就猜到,可能是柳怡接到了家裡的電報或者是來信,在催她回去呢。

雖然柳怡什麼也沒有說,但齊東強知道,她家裡的條件並不差。

留在農村,屬實委屈了她。

所以在吃完飯之後,齊悅就交到了老娘齊奶奶的手上,齊東強牽着柳怡的手,說要帶她去湖邊逛逛 。

仙桃村之所以為仙桃村,就是這裡有一個自然湖泊。

而他們的村子就是依湖而建的。

村子的上方是一條公路,公路的另一邊就是有着原始森林的龍脊山。

而山高海拔越在三千米左右,裏面有數不盡的寶藏。

農閑的時候,農民們都會上山去采各類寶貝。

療養院也因為這裡依山傍水,所以才建在這裡。

如今療養院的家屬院兒,跟仙桃村的村民們的關係也相處非常融洽。

齊東強把柳怡牽着去小湖邊走。

風靜靜吹來,將女人耳邊的碎發也吹了起來。

儘管快十年了,柳怡也不過三十歲的年齡。

由於平時在家裡日子過得舒坦,沒什麼煩心的。

甚至下地的農活也沒幹多少。

她平時就在家裡帶孩子,齊東強會在外面把錢給掙回來,讓柳怡完全不用操心。

所以柳怡整個人的狀態很好,完全看不出是農村人,也看不出有三十歲了。

這會兒兩個人一邊逛路,齊東強就問道:

「小怡,你就沒有什麼想要跟我說的嗎?」

柳怡微微吃驚,但也知道,什麼事兒都瞞不住齊東強。

他是敏感又細心的男人。

儘管以前有些渾賬,貪玩愛闖禍。

但和他多年夫妻關係,柳怡知道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齊東強的心思比柳怡想像地要細多了。

「什麼事兒都瞞不過你啊。」

「那你就大膽直接地說吧,什麼我都能接受的。

還是你覺得,咱們還是應該直接去把手續給辦了?」

「手續?什麼手續?」

「當然是離婚手續。

小怡,我知道你來自省城,家裡條件好,我不該攔着你。

你有回城工作,享受生活的權利。」

「誰跟你講,我要和你離婚的?

就為了回城?」

「難道你沒想過?」

「你就是這麼看我的?」

柳怡生氣了。

她以為齊東強是真的懂自己。

卻原來他也以為,她只是把他當作暫時的棲身港灣。

等到條件成熟,她就會離開。

從嫁給他的那一刻起,她就認命了。

因為這個男人當初救她的時候,可是不顧一切的。

她又怎麼能舍下他和三個孩子,獨自一人回城裡呢?

就算她能帶孩子回去,那也沒有兒女雙全,夫妻同心來得好啊。

所以柳怡在聽到齊東強這話之後,轉身沖回了家裡。

齊悅本來跟奶奶坐在院子門中,聽七大媽八大姨講八卦呢。

「所以那個鄭紅旗真的走了?

可憐了余家那閨女咯。」

「可不,把其中一個兒子帶走了,剩了一個給余秀英。」

「唉,可憐了兩個孩子,從小就這麼分開了。」

這時,柳怡紅着眼眶回來,齊奶奶一看不對勁,連忙想要問她什麼情況。

《雄糾糾,氣昂昂!七零福寶萌上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