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修仙時代:我當符劍仙那些年
修仙時代:我當符劍仙那些年 連載中

修仙時代:我當符劍仙那些年

來源:google 作者:一良三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良三俗 都市小說 陳安

高考後,陳安報讀了沒落的符籙專業在如今的修仙時代里,符籙師被公認是最沒前途,最不被人看好的專業大學畢業,正當所有人都為工作犯愁的時候各大煉藥集團,煉器機構、陣法建築企業卻對陳安伸出了橄欖枝但是手執【通天筆】的陳安,義無反顧地踏入那腥風血雨的妖域從此世人知道這天下有一位傳奇符籙師,卻不知那是一位符劍仙…展開

《修仙時代:我當符劍仙那些年》章節試讀:

「還行。」

「沒啥大毛病,不過他總是不聽勸,老是下地幹活。」

想起自家年邁爺爺,陳安只覺有些無奈。

都快八十歲的人了,手腳不利索,腰也伸不直,還整天惦記着地里的莊稼。

「呵呵,人老了,總會想找些事來做。」凌震呵呵笑道,「此乃人之常情。」

凌震與陳安的爺爺認識已有數十年。

當年兩人都是奉江學院符籙系的學生。

陳安爺爺名叫陳貴,由於天資低下,修為一直停留在鍊氣四層,無法突破,修行四年,最終畢業成績不合格,被學校勸退。

而凌震如今已是結丹初期,也成了符籙院系主任。

來之前,陳貴專門致電凌震。

拜託他好好照顧自己的孫子。

不過,這並不是陳安選修符籙的原因…

「你上前一步。」凌震招手笑道,「老夫先替你開靈。」

所謂的開靈。

就是由築基修士施展【靈根點化術】,把一個擁有靈根的普通人變成練氣一層的修士。

這是數千年前由一個渡劫修士創立的道術。

陳安的靈根是天品雷靈根,實打實的天才。

(靈根資質:天地玄黃,所有修士都是單靈根)

(修士境界: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

這一天,陳安等了足足十七年。

說不激動那是假的,只要【開靈】,那他就踏入了仙途第一步。

只見凌震手中掐訣,一道淡白色的光澤在指尖綻放,緊接着雙指併攏,輕輕點在陳安的眉心。

下一秒。

一股澎湃的靈力湧入陳安體內。

靈力流經四肢百骸,最終匯聚在丹田的位置上。

驀然間。

陳安的眼眸里閃過一縷紫色電芒,此時的他明顯感到自身發生的變化。

六識變得更加清晰,渾身似有使不完的力氣。

這就是練氣一層?

思量間,凌震已收回右手,撫須笑道,「不錯!果然天資上佳,一次就順利開靈。」

對於眼前的天才少年,凌震越看越喜歡。

前些天,學院得知一個天品靈根的學生選修符籙的時候,各院系主任差點就動手搶人。

甚至還驚動了修真局。

好在校長出面制止,這件事才悄悄平息。

少頃,凌震開口說道,「道法是學生必修的課程,會有其他老師專門教導。」

「這個你可知道?」

「學生明白。」陳安對此也有簡單了解。

道法學習關係到每個修士對天地法則的感悟,以及對法術施展的影響。

哪怕你學不會煉器,學不好制符。

可道法這一門課在畢業前是每個學生必考的科目,不合格者永遠無法畢業。

無法畢業那就意味着將來沒有好工作。

沒有好工作,那就代表你日後沒有更多的資源去修鍊。

這是一個死循環。

「好,那為師先講一下符籙的基本常識。」

「所謂的符籙,很多人誤以為只需要在符紙上進行符文繪製即可。

但他們不知道符修對於天地萬道的感悟要比任何一個修士深刻。

哦,對了,陣法師也很不錯。

煉製符籙主要分為繪製、注靈和煉凝三個步驟。

看似很簡單,但實則對天地法則領悟淺薄的修士很難煉製出高級符籙。

因此作為符修,你更要學好道法這門課。」

聽完後,陳安深深點頭。

凌震看着認真聽講的陳安,滿意笑道,「以你的天資,按照課本來學習修仙知識應該不是難事,但對於大道的運行感悟,那就有待觀察了。」

這一點陳安也明白。

靈根出眾固然之好,但個人悟性乃修行最為關鍵的一點。

這時候,凌震卻嘆了口氣,眼底隱過一抹惆悵。

「只可惜如今修真已成常事,天地靈氣充裕,許多學生都嫌棄符籙難學,轉而投向其他更為輕鬆易學的法門。」

「畢竟生存才是首要條件,畢業有了好工作,只要天資不差,資源不缺,修為上漲也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事。」

說到這,凌震看着陳安,認真問道,「你告訴為師,為什麼要選修符籙?」

陳安早已料到對方會有此一問。

他微微一笑,指了指講台上的符紙,道,「師父,可以借我用一下嗎?」

「哦?」凌震有些意外。

難不成他已經學會畫符了?

「隨便用。」

陳安拿起一張泛黃符紙,隨後用手指沾了一點硃砂,憑藉著記憶,開始在紙上畫符。

此時,一道肉眼不可見的虛影在符紙上浮現。

表面上看,是陳安用手指畫符文,但實際上是那支渾身漆黑的毛筆虛影在落筆。

隨着一筆一划落下。

符紙上泛起淡淡的金光紋路。

看見這一幕,凌震瞪大雙眼,心底震驚不已。

這是……

畫符的同時已經在注靈?

看情況…好像連煉凝這一步也省去了?

可是明明沒有靈力波動…

他沒有催動靈力就煉出一道符籙?

很快。

一張【下品靈爆符】煉成。

見此,凌震坐不住了,「唰」地一下站起,死死盯着陳安手中的符籙。

「誰教你的?」

「這靈爆符的符文是爺爺教我的。」陳安如實回道。

「我知道。」凌震擺擺手,「為師是問你怎麼會注靈和凝鍊?」

「不知道,記得去年暑假,我偷偷學爺爺畫符,之後把靈爆符文畫在了一張白紙上,被爺爺看見,他還說我瞎整。」

「白紙?」凌震問道。

陳安點點頭,「嗯,就是我平時練書法的紙張,爺爺還說符文要在特定的符紙上才會生效。」

「為了證明白紙上的符文無效,他老人家專門給我演示一番,把我亂畫的符籙激發,隨意往旁邊一丟。」

「然後炸了?」凌震的嘴角抽了抽。

「是的。」

想起那件事,陳安還心有餘悸。

那張靈爆符雖然是下品,但威力也堪比手榴彈,差點沒把爺爺唯一的房子給炸塌。

「哈哈!」

「天才啊!」

「符修天才!」

凌震哈哈大笑,眼中迸發精光,背着手走來走去。

幾秒後。

他站定身子,目光炯炯地看着陳安,「你安心留在此地,為師會將畢生所學傳授於你。」

「多謝師父。」陳安行了一禮。

之所以能夠隨意煉製符籙,那是因為兩年前,陳安在網上買了一支毛筆。

看那個商品簡介,說是某個落魄煉器師煉製的殘品法器。

雖是殘品,但也有一個唬人的名頭——【通天筆】。

陳安自小學習書法,正好那毛筆看着順眼,於是他花費兩顆下品靈石將其買下。

可沒過多久,那毛筆就發生了怪事。

在某一天,化作流光,竄入了陳安體內…

「孺子可教!」凌震心情大悅,眼裡的笑意幾乎溢出。

「以後要用心修行,倘若沒有渾厚的靈力支撐,哪怕符籙威力再大也難以發揮作用。」

「畢竟激發高級符籙需要消耗不少靈力。」

「符籙師的戰鬥方式主要以符籙攻擊為主,不過為師還是希望你再選修一門課程,以作不備之需。」

當下的修真學生除了必修課和主修課之外,還可以任意選修一門作為輔修。

但輔修每天只有一節課,修成什麼樣,只能靠個人悟性了。

「我沒錢。」陳安無奈說道。

他也想再挑一門課修鍊,奈何囊中羞澀,只能作罷。

「哈哈!」凌震大笑,「是為師草率了。」

「忘了輔修要另外交學費。」

「這樣吧,念在與你爺爺相識一場,輔修所需的費用,為師替你擔了。」

「告訴師父,你還想學哪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