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西遊之劫起無明
西遊之劫起無明 連載中

西遊之劫起無明

來源:google 作者:我餓餓餓餓餓了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我餓餓餓餓餓了 遊戲動漫 贏北

劫起無明,魔由心生如來佛祖尚在菩提樹下悟道時,「自在天魔」曾現身妨其成道可及時證道成功的如來佛祖,一人之力也並非自在天魔的對手後三界眾仙佛,耗光自身神力,以魂飛魄散的代價,才聯手將他封印五百年,阻止其屠戮三界眾生然而時過境遷,這段往事,已無人記得五百年快要過去,封印即將破開,自在天魔亦捲土重來,三界終生將何去何從(端游夢幻西遊改編)展開

《西遊之劫起無明》章節試讀:

「是這樣的,我想要前往傲來國,不知這東海灣可有客船能夠到達?」

「這……」掌柜聽到贏北的話,有些猶猶豫豫。

「掌柜又何不好說之事么?」

掌柜糾結了一下,說道:「哎,和你如實說吧,這東海灣倒是有與海外往來的客船。」

「只是這海路危險很高,許多客人掉落海中,連屍骨,都無法尋得。」

「我看客人年紀尚輕,如無要事,還是不要出海了吧。」

「多謝掌柜,但我有不得不出海的理由,還請掌柜如實告知該如何出海。」說完,贏北又取出了二錢銀子,塞入掌柜手中。

「哎,行吧行吧。」掌柜接過銀子,塞入自己袖中,這才又開口對贏北說道:「明日,你從客棧離開之後,向東再走半里路。」

「有一位船家打扮的人,每日上午都會在那接客,你與他想說你想要去何處。」

「待你們商量好價格,他就會帶你去往碼頭。」

「小哥最好提前準備一些乾糧和水,再備上一些酸的食物,這能讓你緩解一些暈船所帶來的不適。」

「哦?還有這一說,那多謝店家指教。」

「無妨無妨。」掌柜說完,見贏北沒有其它什麼事了,便轉頭又忙碌去了。

……

休息了一整夜,贏北養足精神,第二天一早,先依掌柜的話,去買了不少乾糧和酸食,又在客棧灌了2大葫蘆凈水。

便退房向鎮子的正東方向走去。

只前進了兩刻鐘時間,贏北便看到了一位如掌柜所說,一身船家打扮的人。

看來這就是了,贏北忙走上前去,開口問道:「船家你好,我想要出海,不知您是否有船?」

船家上下掃視了一下贏北,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有船,不知小哥要去何處?」

「我想要到傲來國去,不知船家可知這傲來國在何處。」

「知道,此處到傲來國只需3日航程,船費10兩紋銀,船上包每日兩餐,謝不降價。」

贏北聽到船家的話,點了點頭說道:「可以,不知船家何時能夠出發?」

「嗯,我們是下午開船,三日後中午就可到達傲來國。」

「先交錢,交了錢我這便帶你上船。」說完,船夫對贏北伸出了手。

贏北翻了翻,在包裹中取出了一小錠紋銀,正好10兩,交到了船夫手中,船夫接過紋銀,用牙咬了一下,確認無誤後,便將其收入懷中。

轉身和贏北說道:「跟我來吧。」

說完,也不管贏北是否聽到,就走在前方帶路。

一刻鐘後,贏北跟着船夫到了一處碼頭,

一艘客船出現在了贏北面前,眼前客船船長三十尺,高也有十五尺。

贏北在此之前,從未離開過村子,也就從未見過如此大船,在他的印象里,船都是只能乘坐幾人的小船。

而面前的這條船,擠上近百人也不在話下。

而船上,已經有不少旅人或在三三兩兩的交談,或在四處張望。

登上客船,一位小二模樣的人遞給贏北一塊木牌,上邊有着房間的號碼。

又給贏北介紹了一下餐廳在哪,並帶他找到了他的卧房。

贏北打開房門,看了看,和他想像中的一樣,房間很小,只有一張床和一個小檯子。

不過贏北也沒太在意,塞給了小二一點碎銀,便示意他離開。

放好行李,贏北把銀兩和木盒背在了身上,便走出了房間。

走到甲板上,贏北看了看日頭,太陽已經居中,時間到了正午,四處走了一圈,發現有些無趣,便又回到了房間中。

回到房間,贏北捧起了《黃庭經》繼續一遍一遍的反覆讀着。

其實這本《黃庭經》他早就已經可以全文背誦下來了。

不過不知為什麼,他總是覺得,手捧着經書,才更有感覺。

所以白天修鍊時,就一直手捧着經書,而晚上入睡時,則是枕着經書入睡。

不知何時,贏北從入定中醒來,他感覺到了船身正在輕微的搖晃。

看樣子,船隻已經開始出發了。

贏北有些好奇,想要走上甲板看看。

沒想到剛推開門,就撞到了一個人。

「誒呦!」那人被贏北撞到,碰到了艙壁上,發出了誒呦一聲喊聲。

「對不起,對不起。」贏北見是自己撞到人了,連忙道歉。

「你沒受傷吧?」贏北看清自己撞到的是一個小女生,不由的緊張的問道。

「誒,沒事沒事,走路也不知道看着點嘛。」那小女生抱怨道。

贏北這才打量起眼前的小女生,年紀不大,大概只有十五六歲的年紀,扎着一個高高的馬尾,可愛的鵝蛋臉上,還充滿着稚氣,此時卻獨自一人在這客船上。

「你這是?也要去傲來嘛?」贏北見那小女生沒事,便主動開口問道,想要化解一些尷尬。

「是啊,這船上的人,都是去傲來國的,怎麼?你不知道么?」

「啊,是這樣的么,抱歉,我真的不太清楚,這是我第一次前往傲來國。」

那女孩見贏北這樣說,打量了一下贏北,向他問道:「你要去傲來國做什麼?我看你也不像是做生意的人。」

贏北點點頭,說道:「姑娘好眼力,我是有一些事,要去別的地方,這傲來國,是其中一站。」

「嗯?去別的地方?」那女子有些好奇起來。

「是花果山么?」

贏北一驚,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這位姑娘你是怎麼知道的?」

「嗨,看來你真的沒來過傲來國,這傲來國只通往兩個地方,一個根本不會讓你這般的男子進入,另一個,則就是花果山了。」那女子看了看贏北,回答道。

「額,原來如此。」聽到女子這麼說,贏北才放下心來。

「你去花果山幹嘛,我看你年紀也不大,花果山傳說可是有着許多山精野怪的。」

贏北猶豫了一下,決定如實訴說,他開口說道:「我準備去北俱蘆洲。」

「啊?北俱蘆洲,你認真的么?」那小女孩聽到贏北的話,像是嚇了一跳。

「嗯?北俱蘆洲有什麼不妥的么?」贏北見狀,謙虛的問道。

「有啊,你可知那北俱蘆洲人煙罕至,常年被冰雪覆蓋,冰封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