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的前輩身份瞞不住了
玄幻:我的前輩身份瞞不住了 連載中

玄幻:我的前輩身份瞞不住了

來源:google 作者:醉卧沙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偉 水盈盈

我不喜歡裝逼,但是你們天天這麼多人跪在我門口求我裝逼,我很難做的好吧!我就是個農民的兒子,不是裝逼王!趕緊起來,要不然我放我家旺財咬你,信不信!展開

《玄幻:我的前輩身份瞞不住了》章節試讀:

易龍國分為十二郡,東章郡是其中一個。

天命峰是整個東章郡最高的山。

雲在峰頂飄啊飄,似在輕舞,又好像想遮掩住什麼。

更增添了天命峰的神秘和迷離。

從下往上看,又是另一番景色,上上下下奇石遍地。

有的像正在爬行的動物、有的像鬱鬱蔥蔥的小樹林、有的像一些小鳥正在展翅飛翔。

真是形態各異,栩栩如生。

半山腰處,更是瓊樓玉宇林立,仙鶴徘徊。

仙氣飄飄,震人心神。

「呼,終於到了。好不容易說服父親出去歷練一次,竟然差點回不來。」

剛剛從天上降落下來的水盈盈心有餘悸的說道。

坐在半山腰處,找了個風水極好的地方。

水盈盈從空間戒指里拿出段居的骨灰。

給他建好一個墳墓。

想到段居死前最後的一段神念傳音,水盈盈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下來。

「把我的骨灰帶在身上,以後再遇到生命危險就揚出去。逆風的話就讓我能讓我抱你一次,順風的話就讓我最後一次保護你。大小姐我走了,不要難過。」

這次水盈盈能活着回來,多虧段居捨命相護。

修仙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很多人為了一絲絲機緣就能拔刀相殺。

天命殿內。

本來水盈盈擺脫枷鎖,突破築基期是一個很高興的事。

但自從見到自己的父親水天正後畫風就變了。

「父親你怎麼就是不相信我呢?我真的碰見了天大機緣。我帶來的法寶這麼不入您的眼嗎?雖然樣子是奇怪了點。但是絕對實用啊!不信您帶在身上試試。您看女兒穿上前輩賣的法寶,是不是挺了很多。」

「胡鬧,盈盈突破築基期為父高興,但是你也不能拿着雞毛當令箭,拿着穢物充法寶。你怎麼能拿這麼羞恥的穢物來髒了宗門聖地,今天你就算說出來花,我也絕對不會正眼看它一眼,更別說穿在身上。放肆,豈有此理!」

「水天正,你好大官威啊,我的寶貝孫女是被你這麼吼來吼去的嗎?是不是想體驗一下父愛如山啊!」

「爺爺,父親一言不合就罵我,我給宗門帶來了一些法寶。父親看了一眼就直接說我被騙了,還說本來天命宗本來有兩個傻子,好不容易我走了。就剩下一個傻子了。這才過了幾天,傻子回來了,變得更傻了。爺爺你說他是不是在說我傻?」

「寶貝孫女,我看看你帶回來的法寶,讓爺爺也看一眼」

水盈盈再一次把內衣拿了出來?

她爺爺不解的問道:「寶貝孫女,那兩個凹進去的地方是用來藏暗器的嗎?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水天正看着自己的父親,無力的搖了搖頭。

水天勝的話,也讓水盈盈大吃一驚,原來還有這種用途。

我好笨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呢?

東西是我帶來的,用處肯定也要我來說。

「爺爺說的很對,凹陷處可以用來藏暗器。用來對戰時可以出其不備,奇襲得勝!」

水天勝看着口若懸河的寶貝孫女。

深深的感覺到一股子逼氣。

「爹,你還是讓盈兒講一講怎麼發現這污穢之物的吧?」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不水字數。

「你講的可是真的,這個內衣在毀天滅地的力量下,還絲毫無損?」

「爹爹不信,可以試一下,看看盈兒到底是不是說的真話」

一旁早就眼熱的太上長老水天勝,急忙抽出一把劍,朝着內衣刺去。

「看來我猜對了,這不就是普通的衣物嗎?哪裡有盈盈說的那般神奇。我就說嘛,盈盈性格單純,還有點傻,肯定被人唱了雙簧,說吧。被欺騙了多少靈石。」

怎麼會這樣子?老妖的那套內衣我試過好幾次了。

水火不融、刀劍不傷。

怎麼這套卻一點作用都沒有?

難道是前輩嫌我吃相太難看?

故意小懲大誡。

哎,不對,前輩給我的比這個大了很多的。

嗚嗚羞死了,拿錯了,這是我自己以前的……

「爺爺,要不再試試這一套,這是前輩親手送給我的,黑山老妖那一套,我沒敢帶出來。畢竟前輩沒說給我,我也不好妄動。」

這一次水天勝明顯興趣不足。輕飄飄的一劍,刺了過去。

「咔嚓」

雖然不是什麼好劍,但是能被修仙者用上的,對凡人來說也是神兵利器!

沒想到這把劍,竟然連一個凹痕都沒有留下,就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看到劍斷了的水天正,以為自己的老父親在放水,親自上前,召喚出了自己的破靈劍。

運足靈力,狠狠地斬在內衣上。

「咔嚓」

「我花費了近十年時間,搜羅無數材料煉製的破靈劍,竟然這麼簡單就碎了?這內衣究竟是何物,為何我剛才斬它,被一股道韻所阻斷,一般能自主激發道韻的武器最低也是道器,難道這是、是、是……。」

「道器!這是道器啊!」

一聲比水天正聲音更洪亮的聲音響起。

根據水天勝所知,在整個凡間界,道器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哪個人肯把道器送人的。

只怕盈兒所說的前輩,肯定是一個了不起的大能。

難道盈兒有什麼特殊之處?

才讓前輩頗為照顧?

水天勝看了看內衣,又看了看水盈兒。

盈兒當真越來越水靈了。

會不會?

想着想着,水天勝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原來前輩之前給我的內衣,不是簡簡單單的內衣,而是正兒八經的道器。

難怪之前前輩一直讓我收下禮物。

原來早就知道那個老奶奶不是人。

段居哥哥如果當初不攔着我,可能也不會慘死於老妖之手。

我之前被黑山老妖追殺,要是早知道接受前輩贈與的道器。

我有道器護體。

還需要什麼戰略性撤退。

直接把道器甩出去,糊它一臉。

不香嗎?

我是不是真的笨,前輩已經暗示的這麼明顯了,我竟然還領悟不了。

水盈盈心中的崇拜之情溢於言表。

「盈盈為父空活近百餘年,至今沒感受過道器的滋味,能不能讓為父感受一下,道器的溫暖。對了盈盈這個道器應該怎麼裝備?」

在了解了內衣的詳細佩戴說明後,水天正感覺這個不適合自己。

雖然這件道器是真的吃香,但關鍵是尺寸差的太遠。

這才是求而不得,不求而得。

或許某天到了宗門大難之日,我水天正也能身穿道器,憑藉道器之威大殺四方。

看着水天正嘴角都快扯到耳後根位置,水盈盈實在忍不住了。

「父親,你能不能收一收你的大黃牙,有口氣的好不好。哎,還是前輩好。」

這幾天,天天聽自己的寶貝孫女說起張偉這個謎一樣的男人。

水天勝也起了結交之心,正好最近遇到瓶頸。

不如,前去去拜訪一下盈盈嘴裏的前輩高人?

「你去,把水盈盈找來,就說太上長老找她有要事相商。」

看着雜役走出去尋找自己的孫女後,水天勝陷入糾結中……

《玄幻:我的前輩身份瞞不住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