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玄幻: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連載中

玄幻: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來源:google 作者:入中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憶昔 蘇飛萱

李憶昔穿越了,系統卻炸了,在這修行世界裏,自己一個凡人,慌的一逼只能待在系統獎勵的庭院里,不敢邁出一步可是他不知道,他養的狗,是無上妖帝他隨便寫的字畫,外面無數強者爭奪,悟得無上大道他自己養的魚,是九天之上的神龍他懷裡的貓,是凶獸九頭獅子他屋檐上的麻雀,是縱橫九霄的大鵬鳥他後院的桃林,是仙界的蟠桃他下的棋,是以大道為局他的琴音響起,女帝橫跨萬界而來,只為默默傾聽無上修羅,九天魔帝來了,也得低頭叫公子••••••終於有一天,李憶昔方才醒悟,原來,我才是這諸天的第一大佬!展開

《玄幻:原來我是絕世高人》章節試讀:

「不敢當,我就是一介凡人,當不得公子的稱呼。」

「蘇小姐,你就叫我李憶昔吧!」

「木子李,憶昔,就是回憶往昔的憶昔!」

李憶昔笑着,很開心,但哪裡敢受蘇飛萱大禮,急忙跳開。

這位可是大佬啊,願意多留,那可是好事啊,帶自己出去的機會,怕是又能增加幾分了。

「汪汪汪······」

此刻,大黑狗出來,叫了幾聲。

「哦,對了。」

「蘇小姐,不知道是否介意小子的粗茶淡飯。」

太清宮,一聽就是很牛X的勢力,吃的必定是美味佳肴,自己這粗茶淡飯,李憶昔感覺拿不出手,但是又不能丟下對方,很是尷尬,李憶昔真的餓了。

「多謝李公子款待,飛萱感激不盡。」

一旁的蘇飛萱,瞬間大喜,這樣自己可以名正言順的留下來了。

那位前輩也不會怪罪自己,我是受到邀請的。

飯菜上桌,李憶昔顧不得其它,開始橫掃,真的餓了。

蘇飛萱很是尷尬,自然要維護自己的淑女形象,而且此刻她更好奇的是此地,而不是眼前的飯食,作為太清宮的青年翹楚,什麼美食沒吃過。

端起李憶昔給她倒的水,隨意喝了一口。

下一刻,神色大變。

「這······」

蘇飛萱此刻,再次失態了。

因為,她發現自己喝的根本就不是什麼清水,而是靈液,由靈氣凝聚而成的珍寶。

那怕是在太清宮,靈液也是極其珍貴的東西,根本就不是她能夠動用的,但是此刻,李憶昔竟然當成水來喝。

「蘇小姐,這水不好喝嗎?」

「要不,我給你換換。」

李憶昔見蘇飛萱的神色,急忙站起身,這位可是大佬,自己能否離開此地,全靠她了,必須得讓他滿意。

「不······」

「不用······」

「很好喝,我從來沒有喝過這般好喝的水了。」

蘇飛萱急忙道。

將杯子里的靈液一飲而盡。

大量靈液入體,這靈液彷彿蘊含大道之力一般,竟然不斷的改造着蘇飛萱的身體,片刻之間,蘇飛萱的金丹變得無比的璀璨,下一刻,直接提升到了天丹的境界。

而且身體產生了巨大的變化,緊張的蘇飛萱,還未感覺到。

之前的她,可僅僅只是地丹境界而已,否則也不會被黑魔追殺的那般慘。

「我喝了杯水,晉陞了。」

蘇飛萱一臉的不可思議。

心裏翻起了滔天巨浪,以靈液為水,這得是多大的手筆啊。

「什麼晉陞了,蘇小姐,你怎麼了。」

李憶昔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蘇飛萱說什麼。

「前輩,沒,沒有!」

「就是突然想到一些事了。」

蘇飛萱此刻,心裏翻江倒海。

看向李憶昔的目光,徹底的變了。

靈液,就算是普通人喝了,也能瞬間築基成功,就算是頭豬,也能看見變化,而李憶昔竟然沒有絲毫的變化,蘇飛萱知道,只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李憶昔深不可測,根本就不是她能揣測的存在。

可能是武道巔峰,一方老祖。

「蘇小姐,都說了,我只是一個凡人,這裡沒什麼前輩,我已經在這裡住了很多年了。」李憶昔再次解釋道。

「李公子,是我失禮了。」

蘇飛萱一邊回答,身體一邊在顫抖。

心裏更加的驚恐了。

「很多年,喝了多少靈液了。」

「凡人嗎?鬼才信你的話。」

「李憶昔,看來這位前輩是姓李沒錯,憶往昔,憶往昔,難道是這位前輩早已達到武道巔峰,無敵天下,寂寞之下,改名為憶昔,就是回憶過去平凡的日子嗎?

化身凡人,回憶過往嗎?

一定是這樣。

一定是。

原來,他就是救我的無上存在了。

憶往昔,看來這位前輩是想做凡人,回憶以前的日子,早已厭惡了殺戮。」

「我總算是悟了。」

蘇飛萱震驚無比,想到這些,瞬間清醒過來,重聚金丹,如此逆天手段,卻隱居在此,絕對是厭惡了爾虞我詐了。

「當不得公子,叫我憶昔就行。」

李憶昔非常的忐忑,這位可是真大佬啊,別叫我公子,我真的慌。

「不,公子,你當得起公子這個稱謂。」

「你救了飛萱,我的命就是你的了。」

「若是公子在拒絕,飛萱不知道如何是好,師傅教育我,有恩必報。」

『悟了』的蘇飛萱,哪裡敢叫李憶昔名字。

「好,好吧!」

「蘇小姐,坐!」

李憶昔很是無奈,修行者,果然不愧是超越了凡人的範疇,真是禮貌啊。

「公子,你也請!」

蘇飛萱哪裡敢坐下,對李憶昔道。

李憶昔急忙坐下,蘇飛萱如此禮貌,有修養,自己一個凡人,怎可讓人家站着。

可是坐下之後,又覺得尷尬,不知道如何說話。

李憶昔只能將盤子里的食物,夾到蘇飛萱的盤子里,「蘇小姐,請!」

「李公子,其實我不餓!」

蘇飛萱受寵若驚,急忙道。

可是說完之後,整個人都呆住了,我竟然拒絕了,清水都是靈液,那麼這食物又如何呢?

我竟然拒絕了。

我好蠢。

我是豬嗎?

不,我比豬還蠢。

蘇飛萱將自己罵了一百遍。

這可是絕世機緣啊,自己竟然拒絕了。

不過見李憶昔沒關注自己,紅着臉將盤子里的食物急忙送入口中。

食物入口,蘇飛萱的神色又一次變了。

在她的眼中,出現了一柄劍。

一柄無上的神劍,彷彿從天外而來,劍動,一聲驚雷同時響起,虛空震顫。

「這······這是太清宮的紫電真劍真意。」

很快,那道真意消失。

蘇飛萱沒能把握住。

這食物,到底是什麼食材,竟然能夠讓人悟道,剛才她不過是在想若是自己學會紫電真劍,就不會被黑魔追殺,竟然就見到紫電真劍真意了。

蘇飛萱想厚着臉皮吃的時候,盤子里的最後一塊,被地上的大黑狗一躍而起,叼走了。

筷子懸空,好不尷尬。

大黑屁股朝着蘇飛萱,警惕無比,急忙吞入腹中。

「我······」

蘇飛萱一臉的不甘。

我竟然錯過了一次機緣。

為了化解尷尬,蘇飛萱急忙道,「李公子,我幫你收拾。」

「不用,我一個凡人,早已習慣了,蘇小姐是強大的修行者,怎麼能做這種粗活呢?」李憶昔站起身,急忙收拾。

看着進入廚房的李憶昔,蘇飛萱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今日,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自己竟然遇上了無上的存在。

清水是珍寶靈液。

一口食物能助人悟道,太不可思議了。

仿若做夢一般。

為了讓自己放鬆一些,蘇飛萱轉移目光,打量起大廳。

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

因為一副字畫,徹底的讓蘇飛萱失色。

「歷千劫萬險,縱使魂飛魄散,我靈識依在,戰百世輪迴,縱使六道無常,我依然永生!」

「我是一個百戰不死的人,天難滅!地難葬!即便魂飛魄散,靈識也永不寂滅,如今我重聚魂魄,再塑肉身,我終於回來了……」

每一字之中,彷彿蘊含無盡的魔力,要吞噬她的靈魂。

嚇得蘇飛萱急忙閃避而開,不敢多看一眼。

「歷千劫萬險,縱使魂飛魄散,我靈識依在,戰百世輪迴,縱使六道無常,我依然永生!」

「我是一個百戰不死的人,天難滅!地難葬!即便魂飛魄散,靈識也永不寂滅,如今我重聚魂魄,再塑肉身,我終於回來了……」

蘇飛萱喃喃自語,嚇得魂飛天外。

自己遇見的人,到底是什麼存在。

「戰百世輪迴,六道難奈何,天難滅,地難葬,這是何存在啊!」

「蘇小姐,你在看字畫嗎?」

「獻醜了,這句話,是我從一本書上看到的,無聊,寫寫玩。」

「他,叫獨孤吧!」

李憶昔有些惆悵,這是他從《神墓》上看到的,有些想念地球了,這裡真的危險。

「獨孤嗎?」

「獨孤,孤獨。」

「原來這位無上存在,站在巔峰,感覺到孤獨了。」

看着此刻陷入回憶的李憶昔,蘇飛萱又『悟』了。

此刻的李憶昔,站在那裡,彷彿從太古而來,在蘇飛萱的眼中,無比的偉岸。

原來,他就是那無上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