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
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 連載中

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

來源:google 作者:山谷俗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玥 寅肅 現代言情

「這封府里,但凡稍有姿色的丫鬟,都被那顧少睡了個遍,如今只知爭風吃醋,誰還肯幹活?」「你這姿色,那顧少是瞧不上的,去做個貼身伺候,最適宜不過」然而,這個顧少,是來者不拒,這貼身伺候,險些便伺候到床榻去了寅肅篇秋風蕭瑟中,他拽着她,目光沉沉「阿兮,別鬧了,跟我回宮」「回宮?你可捨得許我東宮之主?」「朕把這天下萬里山河都許你」展開

《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章節試讀:

「施主,醒醒。」

「劉玥,醒醒。」

她被夢靨掐住咽喉醒不過來,可有人在搖晃她的身體,她猛然驚醒,見床頭站着的是無玄大師,丰神俊逸,目光澄澈,看着她,她還沉浸在夢中的痛楚之中,全身都疼。

見她醒來,無玄大師什麼也未說,便轉身走了,空氣里留下了他身上,淡淡的春堇花的味道。他離去的背影,她似曾相似,與這花香一樣,可記憶中找不到。

雨後的空氣清新,天空被洗刷的比之前更加的湛藍透亮,這裡的日光長。傍晚時分,依然不見天黑的跡象。遠處有鐘聲敲打,她沿着鵝軟石的小路在後院里走,這路因下了雨的關係,有些濕滑,她走的小心翼翼,長裙拖得有些臟,她雙手拎着裙擺,輕盈往前走着。越走越僻靜,越走,陽光卻越足,旁邊的草地,樹木已完全沒有了剛淋過大雨的濕意。空氣也清爽乾淨。

她好像走迷路了,根本不知走了多久,走了多遠,身處何處?

等等,她明明是在高原地區,植被也完全不同。這裡的植被與山水,像是南方。而她剛才出來時,已是傍晚,即使拉薩天黑的比較晚,但現在,她所在的地方,明明是中午,她從影子上判斷,還是正午時分。

怎麼回事?

她想往回走,卻發現後面已沒有路,她剛才走過的路,奇蹟般的消失,像是根本不存在。

縱使她向來淡定,但遇到這樣的情況,也不免內心忐忑。

當下,走回頭路是不可能了,只能按照太陽的方向,樹木,植被,周邊的環境來選擇最安全的方向走。

朝東走。東邊似乎越來越平坦寬闊,甚至遠處似有炊煙。中午太陽炙熱,走了不一會,便有些熱,腳底踩着鬆軟的泥土,她脾氣上來,直接把鞋子脫了拎在手上,踩着鬆軟的泥土走,一路上,竟沒有遇到一個人影,走着走着便有些酣暢淋漓,幾乎想要奔跑起來。

走到大概一個多小時,終於看到有泥牆,木屋,有了人煙。她顧不得腳臟,重新把鞋穿上,腳因走路多了,稍微有點腫,鞋子稍擠。

等等,她後知後覺發現哪裡不對勁。

房屋是土牆或者木製結構,這不稀奇,或許是哪個偏遠的鄉下地方。但是,偶爾路過的人,穿着打扮與現代區別太大,她一眼便認出這服飾是通朝時期的。

她的心狂跳起來,有一股力量迫使她加快腳步,往人多,熱鬧的地方而去。答案就在前面,要破涌而出。

走着,跑着,突然,她猛的頓住了腳步,在她的面前,是一座城門,城門建巍峨聳立,大氣磅礴。底下是熙攘的人/流,兩旁站着城門守衛,嚴肅而認真的守在底下。

她抬頭,便看到了上面赫然用燙金寫着天城。

看到天城兩個字,她有一瞬間的眩暈,心似被一個重鎚敲打而下。

天城,天城,這麼熟。

《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