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尋眸
尋眸 連載中

尋眸

來源:google 作者:夢回衣尚暖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卞玉 卞王

三千世界分離於世兩百年前晉靈界上靈界大戰,晉靈十王皆數犧牲,新的妖王殿下,即九妖在皇池靈池中誕生兩百年後,九妖的轉折命星出現在星圖之中他們將命星從沉睡中喚醒,卻發現她雙目失明,記憶全失唯一的線索,僅有她的名字,夏暖她是九妖命運的轉折她從長眠中被喚醒,卻發現自己生而無憶,目不可視,逃而無果她被妖王掌控在手心,全界公敵知曉卻隱藏着她的身份一隻貓告訴她:你的眼睛一定要治好所以,她的眼睛中,還藏着什麼秘密?展開

《尋眸》章節試讀:

  鳶娓的飛離讓夏暖始料不及,她的手依舊保持着方才輕攬鳶娓的姿勢。在鳶娓對着卞玉說話的同時,她才慢慢放下了手,臉上雖然沒有笑,卻讓看見她的人有一種柔和之感,她墨色的瞳孔深邃而寧靜。

  卞玉的視線越過鳶娓,落在了夏暖的身上。他總是覺得,她有一些奇怪,可是卻說不出到底是什麼地方奇怪。

  安靜。

  是啊……

  這個夏暖,太安靜了。

  她不會因為他容貌而驚艷,不會因為鳶娓的惡意排斥而尷尬,不會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而驚慌……

  她就像是一池潭水。

  毫無波瀾的弱水。

  緩緩地,卞玉走向了夏暖,鳶娓也因為他忽然的沉默而安靜下來,隨着他的腳步,鳶娓飛到了一旁。

  於是,卞玉毫無阻礙的在夏暖的面前站定,紅褐色的桃花眼半闔,聲音變得深沉,「夏暖。」

  他扣住了夏暖的下頜,輕輕抬起,讓那張寧靜的純然的臉正對自己的眼,「你到底是誰?」

  一時間,夏暖與鳶娓都愣住了。

  鳶娓那睡意朦朧的雙眼終於變得清明,此時還帶上了一份疑惑,「卞玉……」

  夏暖眨了眨眼睛,淡笑道,「我是夏暖。」

  「怎麼了?」鳶娓皺起了眉頭。

  誰知,卞玉卻笑了起來,他就如同一隻魅惑人心的妖,「是啊,夏暖小美人。」

  說著,他扣住她下頜的手一松,大拇指卻輕輕按住了她的嘴唇,接着,那隻手又緩緩收回,大拇指在他自己的唇上輕輕摩擦。

  拇指下的嘴唇上揚,帶出卞玉的風流不羈。只是,他的目光,卻至始至終鎖定這夏暖那古井不波的眼眸。

  安靜,太安靜了。無喜無怒,他竟然完全不能捕捉夏暖的情緒波動。究竟是她太懂得隱忍,還是……

  「卞玉!」鳶娓「呼」的撲到了夏暖的懷裡,回頭狠狠的瞪着他,「你怎麼能這樣?!」

  夏暖疑惑,剛才卞玉做了什麼事情讓鳶娓的反應這麼大?

  「這樣?又怎樣?」卞玉挑眉,卻帶出醉人的性感,「我一直如此,難道你不知道嗎?」

  「你!」鳶娓怒視卞玉,卻在那雙勾人的桃花眼下啞然。

  「哼~」卞玉雙手環在胸前,髮絲在陽光下隱隱泛紅,他扯了扯嘴角,「小周公,你不是餓了嗎?別說我虐待你,跟我走吧,去吃你想吃的美味。」

  說罷,他便轉身離開,那拽拽的神情讓鳶娓十分不爽。

  「小暖!」鳶娓狠狠的瞪了一眼卞玉的背影之後,倏然轉頭對夏暖瞪大了眼睛,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以後你不能接近這個變態!離他遠一點知道不知道?!」

  夏暖低首,虛無的眸光垂落般落在鳶娓的臉上,「之前不知道啊……」

  鳶娓瞪眼。

  「下次會的。」夏暖又說。

  「嗯!」鳶娓咬唇而笑,露出可愛的虎牙。

  美艷的舞姬,精緻的舞池,華麗的樓閣。淡淡的花香瀰漫,沁人心脾。

  「喂,我們帶着小暖來五風十雨會不會不太好?」

  鳶娓坐在一張軟塌上,一手拿起桌上的水果,一手撐着自己的腦袋看着趴在欄杆上看着下方舞池的夏暖。

  欄杆與一列座椅鑲嵌在一起,卞玉就坐在座椅上,一手放在欄杆上,手指微動敲擊欄杆,發出「嗒嗒」輕響。卞玉總是無時不刻的散發他妖嬈的氣質,如此坐姿,再一眨眼,讓樓下許多舞姬都心跳不已。

  「人都帶來了,你現在才說不太好,是不是晚了?」卞玉看了一眼離自己不遠的夏暖,笑着看向了鳶娓。

  鳶娓鼓起了臉,「我哪裡知道你會帶我們到這裡來?!」

  「五風十雨怎麼了?你想要吃的美味難道這裡沒有嗎?」

  一聽見美味,鳶娓的聲音明顯弱了下來,「有……」

  卞玉笑眯眯的晃了晃手中的桃花釀,轉頭看向夏暖,「小美人,這個好喝,你嘗嘗不?」

  夏暖側臉,「哦。」然後她就伸手拿走了卞玉的桃花釀,仰頭喝了一口,她抿抿唇,「好喝。」

  「啊!」此時,鳶娓才意識到夏暖喝了什麼,他跳過來搶走了夏暖手中的桃花釀扔向卞玉,「你怎麼給她喝這個!要是修為不夠根本受不了的。」

  卞玉輕而易舉的伸手將桃花釀接在手中,他另一隻手托着臉,斜睨鳶娓,「試試嘛。你瞧,她沒事。」

  鳶娓轉身,夏暖在他身後眯眼而笑,白皙的臉上泛起兩團可愛的酡紅。

  嗯……至少沒暈……

  「看吧,喝一口就知道我們小美人不是一般人。」卞玉朝夏暖眨眼,拋了一個媚眼。

  這桃花釀修為低下的人喝一口就倒,雖然是好東西,但是一般人可不敢亂喝。如果承受不了桃花釀中的靈力,對自身是一種傷害。

  「還是太亂來了。」鳶娓不滿的瞪着卞玉,「萬一小暖沒有修為沒有靈力呢?」說罷,他轉身慎重的對夏暖叮囑,「以後不要隨便喝別人給的東西。」

  「嗯,好啊。」夏暖點頭。

  恰在此時,門被輕輕叩響。

  在卞玉的示意下,外面的人輕手輕腳的打開了門,一個個端着菜肴的人走了進來,把菜在桌上擺放好,又靜靜的退了出去。只有一人,在他人離開之後,依舊垂首立在門旁。

  鳶娓睨了一眼留下來的人,只是看向卞玉聳了聳肩,便將夏暖拉到飯桌前桌下,吃了起來。

  「她有什麼事?」卞玉無奈的看向只顧夏暖,不管自己的鳶娓,問的卻是門口的人。

  「卞王……」來人說的猶豫,半天沒有下文。

  卞玉走到飯桌旁坐下,拿起斟滿酒的酒盅,「有話直說。」

  「還請卞王再幫主子一次,主子,主子她又……」

  「不去。」不等對方將話說完,卞玉薄唇微啟,直接拒絕。

  鳶娓吞下口中的菜,嘿嘿一笑,「五風十雨的老闆真是大排場,要求助,居然讓一個下人來?哼……」他的話,帶出了孩子氣以外的身為九妖的傲慢。

  「不!不,不是的……」對方一聽臉色頓時煞白,「主子,主子沒有怠慢卞王的意思……只是脫不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