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許傾城傅靖霆
許傾城傅靖霆 連載中

許傾城傅靖霆

來源:外網 作者:達達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傅太太請把握好度 恐怖靈異 達達 都市言情

刺骨的疼痛湧入腦海當中,江天忍不住悶哼一聲,眼皮抖動,可就像是有着石頭牢牢的壓在上面一樣,讓他怎麼都睜不開眼睛。 「娃子,娃子,你醒醒啊!」 「快點去找老李頭,他年輕時候是個赤腳醫生,讓他過來看看。」 一道道蒼老焦急的聲音迴響在江天的耳邊,讓他的精神好了一些,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到面前是幾位身着樸素衣裳,頭髮花白的老人家。 我這是怎麼了? 這句話一問出來,江天的腦海當中浮現出了一幅幅畫面。 他是一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正在處於實習階段,依靠着一流大學的名頭展開

《許傾城傅靖霆》章節試讀:

刺骨的疼痛湧入腦海當中,江天忍不住悶哼一聲,眼皮抖動,可就像是有着石頭牢牢的壓在上面一樣,讓他怎麼都睜不開眼睛。 「娃子,娃子,你醒醒啊!」 「快點去找老李頭,他年輕時候是個赤腳醫生,讓他過來看看。」 一道道蒼老焦急的聲音迴響在江天的耳邊,讓他的精神好了一些,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到面前是幾位身着樸素衣裳,頭髮花白的老人家。 我這是怎麼了? 這句話一問出來,江天的腦海當中浮現出了一幅幅畫面。 他是一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正在處於實習階段,依靠着一流大學的名頭,找了一家不錯的公司,在裏面幹了二十來天的時間,按理說很多人都會羨慕,可只有真正在裏面工作的人才知道有多麼困難。 江天在公司里是個實習生,每個員工都仗着自己的資歷老,讓他去干各種各樣的零散碎活,只要是有點事情不如心意,就會直接批評教訓,甚至是諷刺他。 說是能夠讓他幹活,是他們對他的磨練,你連這點東西都幹不了趁早滾蛋算了。 江天可不是一個任人欺負的人,在一個同事故意冤枉他找事的時候直接爆發了,踹了兩腳,當場辭職。 遭受了這樣噁心的事情,江天暫時沒有了繼續找工作的想法,正好老媽打電話說是姥爺身體有點問題,他索性就直接來到了這個小山村----陶山村。 村子所處位置屬於是深山老林,就依靠着一條羊腸小道進出,正好是下了場雨,地面濕滑,腳下打滑,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直接磕到了腦袋。 後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額頭上被抹了什麼東西,清清涼涼,江天原本混沌的大腦也清醒了一些。 迷迷糊糊當中,他看到眼前出現了一個拄着拐杖的老人,面色發黃,精神萎靡,身上衣服也是破敗不堪,腰間掛着一枚非玉非金的腰牌,上面有着篆書『土地』二字。 老人望向江天的眼神當中帶着騏驥,聲音沙啞的說道:「孩子,你與我有緣,在你年幼之時,曾被你親人帶着來我的土地廟祈願安康,現在該是你履行諾言的情況了。」 正在說著,老人突然劇烈的咳嗦起來,身形也變得虛幻,他面色如紙,只來得及取下腰間的腰牌扔了過來,整個人就消失在空氣當中。 江天被腰牌一砸,直接清醒過來,整個人坐了起來。 「太好了,娃子,你終於是醒了。」 「小天,你感覺怎麼樣,要不要帶你去醫院?」 「老明頭,你什麼意思,我可是治療了不少人,年輕的時候更是給人家接產過,經驗豐富,有我出馬,再加上秘制草藥,那肯定是藥到病除。」 「姥爺!」江天看到都快湊到自己臉上的老人喊了聲。 這個滿臉皺紋,但是精神矍鑠,穿着一身灰布衣衫的老人,正是江天的姥爺---明秋宇,村子裏的人都稱呼他為老明頭。 「這是幾?」明秋宇伸出兩個手指頭。 江天無語,您還真的外孫摔倒頭成了傻子啊。 不過江天還是回答,「二!」 明秋宇頓時就欣喜起來,「還認得數,看起來是沒傻,那就好,要不然被他媽知道了,可就麻煩嘍,不過,小天吶,你這真的確定不用去醫院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草藥的原因,江天的腦袋確實不太疼了。 「姥爺,我沒事,不用去醫院。」 就在此時,他的肚子咕嚕嚕叫了起來,江天不好意思,「就是肚子餓了。」 明秋宇笑呵呵的,捋着鬍子,「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等着,我給你做小時候最喜歡吃的炒雞。」 「既然娃子沒事,大家都散了吧,讓他睡會覺。」 看着姥爺開始攆人,隨後關上了房門,江天從床上起來,摸着額頭上的藥草,正準備將之擦掉的時候,手中突然多了樣東西。 他看着手上這個有着篆文土地的腰牌,摸起來溫潤如玉,卻並非玉質。 摸了摸腦袋,揉了揉眼睛,確定不是幻覺。 難道說剛才不是在做夢?那個老人是真的?這個世界真的有神仙? 致命三連問,沒有人回答。 江天打量着腰牌,忽然間,從中有着一道光芒射出,正中額頭,他頓時整個人獃滯,精神卻已然進入了一個灰濛濛的空間內。 他的身體漂浮在空中,頭頂上是灰色的天空,腳下則是有着一片田地,可能有着一兩畝地左右。 地頭有個小木頭房子,看起來有些年頭了,旁邊則是有着一汪潭水。 「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怎麼突然會來到這裡?」江天處於懵逼的狀態,怎麼就突然來到了這裡,而且還飄在半空中。 那屋子裡難道說有人? 就在他這般想的時候,江天瞬間朝着小木屋飛了過去,嚇得他連連後退,又回到了天上。 似乎是想明白了什麼,江天接連試了幾次,他終於可以確定,自己在這裡是能夠飛行的。 來到了小木屋裡,其內什麼東西都沒有,倒是牆壁上掛着一幅畫,正是當時見到的那位老者。 畫中的老人突然間眨了眨眼睛,一道訊息傳遞到了江天的腦海當中。 他這才明白過來,那個老者是掌管一方土地的土地公,不過末法時代,靈氣稀疏,加上他遭遇了一些事情,再也支撐不住,正好江天過來這邊,而且幼年之時與土地算是有點緣分。 土地就將自己的位置傳給了他,希望他可以成為土地,護佑一方。 那枚腰牌名為土地令,其內存在着一個小空間,就是江天所處的位置,還可以幫助他管理土地。 「我去!」江天忍不住喊了起來,「你這也太坑了吧!」 原來土地離開的速度太快,根本就沒有將完整的傳承留下來,只能依靠土地令施展萬靈感應這種術法,而且現在靈氣不顯,土地令能夠發揮的效果並不大。 本以為自己得了仙緣,說不定可以修鍊成仙,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不過這片空間又有着特殊的效果,能夠加速植物的生長,可是想要升級,又需要靈氣。 一時間,江天有些患得患失。

《許傾城傅靖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