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燕都風起
燕都風起 連載中

燕都風起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自對天笑 都市言情

僱傭兵王陳揚回歸都市,只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繁華都市裡,陳揚如魚得水,逍遙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鐵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業帝國……展開

《燕都風起》章節試讀:

修道者,但凡到了神通境之後。一閉上眼,就有內視與外視的本事。內視,便見自己的五臟六腑與腦域諸多細胞。還可見細胞所散發出來的磁場電波。 磁場電波便是靈魂! 人死後,不見身體各部位,只有思想存在。所以說,思想便是靈魂。多數人的靈魂隨着腦域的死亡,便也飄飄渺渺,各自散去。 而人活着的時候,這些腦電波,思想是在腦域里活動的。所以,在人思考的時候,是感覺思考的東西在腦子裡活動。 而修道者便是將這種思想化作了力量。 內視是一種,外視便是以自身的腦電波力量感知外界的一切存在。 靈魂是一種,普通人都有靈魂。 修道者將腦電波修鍊到了強大的程度,可以讓其形成自在體,或是自由外出,便是元神。 所以,普通人靈魂只有一尊。而修道者,元神可有無數尊。 陳揚現在便是感覺到腦子裡的磁場電波已經如一條小湖泊那般大小了。 那湖泊裏面,磁場運轉,隨着他的心念一動,可掀起滔天波浪。 這一瞬,陳揚的腦細胞開發已經達到了八百萬枚。 他真正成為了八重天的高手。 陳揚已經達到了和林浩軒一樣的境界。林浩軒修鍊了數百年,依靠風火拂塵,終於才在最近突破到了八重天。而陳揚不過短短几年時間,便修鍊到了八重天。不得不說,他的機遇運氣實在是好的沒話說。 陳揚心中湧出了狂喜。 他知道自己又踏出了很關鍵的一步。 雖然陳揚心裏也清楚,他雖然與華天英那些人只有一重天之隔。但彼此的力量卻是天壤之別。就像蕭羽前輩,接近八重天巔峰的力量,一樣是被華天英輕鬆殺了。 八重天巔峰也才三千萬枚腦細胞的力量。 而九重天初期就是七千四百萬枚。如華天英,已經達到了一億五千萬枚的力量。 至於十重天初期,那便是七億四千萬枚的腦細胞力量。 這中間的差距,真不是可以隨便估算的。 而且,一旦華天英到達了九重天巔峰,那便是三億腦細胞的力量。 那魔帝之前便是九重天巔峰,而如今,魔帝只怕早已達到了十重天了。 至於神帝,到底到了何種境界,已經無人知曉。 陳揚看似八重天已經不錯,其實華天英的實力乃是他的五十倍。 但是不管怎樣,陳揚都覺得自己離成功又近了一步。 這一夜,陳揚安穩而睡。 第二天,陳揚還是處於無所事事的狀態。他還在等待蘇嫣然來下達命令呢。 不過在上午的時候,蘇嫣然邀請陳揚一起用餐。 蘇嫣然在三樓見到陳揚時不由吃驚,說道:「天啦,一夜之間,你居然突破到了八重天?」 陳揚微微訝異,說道:「你的眼光很毒啊!」 蘇嫣然淡淡一笑,說道:「這我若都看不出來,怎敢在這曲陵立足。」 「那你的修為到底到了何種境地?」陳揚忍不住問。 蘇嫣然說道:「你就算看不出來,那也應該猜的出來吧?」 「八重天巔峰?」陳揚說道。 蘇嫣然微微一笑,卻沒回答。 這一整天,陳揚都沒什麼事情。他也一直沒離開散花樓。 這散花樓里,白天倒是很清靜。不過也有許多客人根本不離開,就在這裡吃喝玩樂。 在這種封建社會裡,有錢男人的生活的確像是天堂。就算家中有妻室又如何?他們一樣可以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住在這青樓里,徹夜不歸。回去都不帶解釋的,那妻子,小妾還要恭恭敬敬的伺候。 凌晨的時候,陳揚被蘇嫣然叫到了她的香閨里。 一見面,蘇嫣然卻是一身黑色緊身衣,這時候的蘇嫣然顯得英姿颯爽。她說道:「剛才我已經和蘭劍一見面了。」 陳揚說道:「是嗎?看你這樣子,似乎也要行動了?」 蘇嫣然說道:「沒錯,大滅寺的餘孽已經先一步查到了蘭劍一,他們要對蘭劍一下手。我已經和蘭劍一說了,蘭劍一請求我幫助他對付這些大滅寺的餘孽。」 陳揚說道:「你答應了?」 蘇嫣然說道:「蘭劍一的父親蘭天機乃是權傾朝野的人物,這個人情,天池閣是要賣的。而大滅寺的餘孽,已經是日落黃昏,我們沒道理不踩他們一腳。畢竟,我們是生意人。」 「生意人卷進朝廷紛爭,合適嗎?」陳揚說道。 蘇嫣然一笑,說道:「那要看是做什麼生意的,政商不分家,商人沾染上了政治很危險,但商人若人將政治利用好了,便有大利益。天池閣並不懼怕大康朝廷,你懂嗎?」 「我懂!」陳揚一笑,說道:「也許什麼雲天宗,大康朝廷,魔門等等都忽視了天池閣。也許天池閣才是最可怕的力量。」 「那倒不會,我們是商人,與他們追求的東西不同。這也是他們可以容忍我們存在的原因!」蘇嫣然說道。 陳揚說道:「那今晚我該扮演什麼角色?」 蘇嫣然說道:「我跟蘭劍一說,你是我的朋友。今晚可一起幫忙。」 陳揚皺眉,說道:「如此一來,我和你們天池閣便有說不清的瓜葛。那麼就算我和蘭劍一回皇城,這層關係在這裡,天臨大帝只怕也不會重用我吧?」 蘇嫣然說道:「我們既然已經之前就有接觸了,現在就不必遮遮掩掩。越是遮遮掩掩,越是讓人起疑。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明白嗎?而且,之後能不能取得信任,我們這一層關係不是關鍵的。到時候就看你所實現的個人價值了。」 陳揚沉吟一瞬,隨後說道:「那好吧。」 「走,我們去見蘭劍一。」蘇嫣然說道。 陳揚說道:「好!」 接着,蘇嫣然便帶了陳揚到了二樓與蘭劍一匯合。 還是在那雅間里,蘇嫣然與陳揚進了房間。那古長林便去將門關上。 蘭劍一立刻抱拳,說道:「蘇姑娘,今日多謝你仗義出手了。」 蘇嫣然也一抱拳,說道:「蘭兄不必客氣。」 蘭劍一又向陳揚抱拳,說道:「陳兄,我聽蘇姑娘提起了你,非常感謝你這次能前來幫忙。」 陳揚便即抱拳,他說道:「蘭兄不必客氣,蘇姑娘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義不容辭!」 蘇嫣然微微一呆,隨後便開始覺得陳揚真是高明了。如此一來,便會讓蘭劍一少了一層疑心。蘭劍一會覺得,原來陳揚不是她蘇嫣然的人,不過是位仰慕者罷了。 這一瞬,蘇嫣然再次對陳揚刮目相看。 「我這次來,不過是替我父親來查探一番。因為我們聽到線報,大滅寺餘孽在這曲陵正有一番新的謀劃。他們不過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沒想到,這幫人居然先把主意打到了我的頭上來了。」蘭劍一說道。 蘭劍一的意思其實很簡單,他不過是個先鋒官,過來查探情況的。並沒有打算真的跟大滅寺的餘孽開戰。沒想到的是,大滅寺的餘孽卻要先對蘭劍一下手了。 蘇嫣然說道:「大滅寺雖然已經被滅了幾年,但是還是有一些高手存在的。今晚我們千萬不能大意。」 蘭劍一點點頭,說道:「這裡是蘇姑娘你的地盤,你說該怎麼辦,我們照做就是。」 蘇嫣然說道:「蘭兄,有一點我要申明。我們天池閣是不插足任何恩怨之中的。你到咱們曲陵來,便是客。所以我才會答應幫你,保護你。但我們只是保證你不在曲陵出事,並不是要幫你去剿滅大滅寺的餘孽。」 蘭劍一說道:「蘇姑娘,你放心,這一點我是省得的。」 蘇嫣然說道:「大滅寺的人,無法無天。他們本來預計是凌晨五點在散花樓裏面動手,不過我不想讓他們驚擾了散花樓的生意。所以現在,蘭兄你先假意知道不妙,火速離開散花樓,並作出離開曲陵的樣子。我會在暗中布局,必保你周全!」 蘭劍一說道:「好。」 蘇嫣然說道:「外面已經備好了火龍駒,你們立刻走吧。」她頓了頓,說道:「陳公子,麻煩你和蘭兄他們一起。」 陳揚點頭,說道:「好,沒問題。」 隨後,蘭劍一便和陳揚還有古長林,古長軍火速出了散花樓。 那外面已經備了四匹火龍駒。那火龍駒格外的神駿,高大,健壯,一旦奔跑起來,快如閃電。這種火龍駒,一匹就價值千金。大康朝廷都沒有多少火龍駒,而天池閣隨便出手就是四匹,如此便也見這天池閣的不凡之處了。 陳揚四人便提胯上了火龍駒,隨後駕的一聲,火龍駒閃電彪馳出去。 陳揚與蘭劍一併排而行。 這四匹火龍駒一出去,那散花樓附近便有大滅寺餘孽開始發送信號。 蘇嫣然卻是冷眼看着這一切。 「蘭兄!」疾馳之中,陳揚忽然開口了。 蘭劍一說道:「陳兄想說什麼?」 陳揚說道:「我忽然在想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蘭劍一問。 陳揚說道:「大滅寺的餘孽為什麼敢這般大膽,主動出擊?難道他們真的不怕朝廷嗎?」 蘭劍一說道:「這幫餘孽,都是亡命之徒,不怕朝廷也不稀奇啊!」

《燕都風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