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晏中星光
晏中星光 連載中

晏中星光

來源:google 作者:大芒果和薯片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晏溫 現代言情 聞人硯星

聞人硯星不過剛剛步入美好的大學,面對世界截然不同的一面,承載着噩耗,嫣然一笑「晏溫會長,我……能惦記你小寶貝的位置嘛?」「聞人同學,你難道不知道,這個位置一直在等你嘛?」展開

《晏中星光》章節試讀:

聞人硯星被一陣敲盆聲吵醒,迷迷糊糊的睜眼皺眉看向聲音發生的地方,就看到藍芩就站在她床邊敲着,再配上她面無表情的臉使勁的敲!聞人硯星一下子笑噴了!

「咳咳,起床,九點要集合!」藍芩輕咳掩飾她的不自然。聞人硯星收拾着看向梁雯的床鋪,靳瑾在堅持不懈的想把梁雯搖醒,反觀梁雯一動不動的絲毫不受影響。然後便看到藍芩邁着沉重的步伐一臉陰沉的走了過去,只見她高舉手裡的盆,聞人硯星和靳瑾本能反應捂住耳朵。

『砰』梁雯一下子從夢中驚醒,跳下床就要往門外跑,被藍芩一把拽住,梁雯拚命掙脫還大叫着:「快跑啊!地震了!」

聞人硯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靳瑾憋笑憋得辛苦「噗」笑出了聲。藍芩的臉色就更加的難看了。梁雯一下子緩過神來,對着藍芩訕訕地笑了起來。「哈哈,阿雯,趕緊收拾一下,學校九點集合,哈哈。」

聞人硯星開懷大笑之餘提醒道。梁雯的眼淚說來就來,還特別有技術的在眼裡打轉,特別可憐的控訴寢室三人:「那就不能換一個溫柔一點的方式叫我嘛?」藍芩直接一個白眼,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現在八點三十五,你還有十五分鐘洗漱!」

「什麼!」梁雯大叫,隨即便聽到一陣乒乒乓乓的亂響。

————————————-

八點五十八到集合地點。此時所有人都已經到齊,在眾目睽睽之下四人一路疾馳衝進隊伍里。

九點整,校長那個老頑童一本正經的講話,場面話一套一套的,孜孜不倦。聞人硯星嘴角微抽,『這老頭真絕絕子!』藍芩一臉不耐煩,抬頭看着老大的太陽眉頭的死死。

靳瑾宛如大家閨秀般亭亭玉立,反觀梁雯像一個怨氣四起的小媳婦兒,小臉緊皺在一起,不停的在靳瑾的耳邊抱怨道:「校長這老頭還沒巴巴完?他的嘴是租來的吧?他上大學的時候應該是辯論隊的吧?就那點事兒換了好幾種說法了!」靳瑾眼神中滿是無奈略帶寵溺的看着梁雯的委屈小表情,心中默念『太可愛了呀!不行了,我得穩住!哎呀!我要BE了!』

心動不如行動,靳瑾突然捏了梁雯的臉蛋,梁雯一臉懵的看向靳瑾:「阿瑾,幹嘛突然捏我臉啊?」此時,默默注視着這一切發生的聞人硯星突然開口:「可能覺得你太可愛了吧!」

一下子被戳中想法的靳瑾,面部表情分毫不變,看向聞人硯星的眼睛瞳孔瞬間放大,聞人硯星回了靳瑾一個wink,好像在告訴靳瑾她不會告訴別人的!靳瑾連忙瞟了一眼另外兩個人,藍芩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思考人生,梁雯「哦」了一聲繼續emo去了,自然沒人注意到這一幕。

周圍突然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驚呼聲,四人齊齊望向主席台,只見晏溫面帶淺笑的走上台清泉般磁性的嗓音緩緩響起:「學弟學妹們,歡迎你們成功考入B大!我是大二學生,同樣也是學生會會長,晏溫。我只是向學弟學妹們傳達一個通知,由於特殊情況,我們將從明天開始為期兩周的軍訓生活,祝各位軍訓愉快!大家可以自行離開了。」

哀嚎聲四起,晏溫依舊是面帶淺笑,神色絲毫不變。晏溫在台上便看到聞人硯星等人。在說完軍訓的消息後,聞人硯星的表情悄咪咪的誇了一瞬間,隨即恢復淡然,似乎隱隱透露着興奮,晏溫轉身下台時莞爾一笑,便離開了。

幾個女生商量着去最近的食堂看一看,順便解決一下早午飯。到食堂剛進去,便聽到梁雯在身旁低聲咒罵,「我丟,今天不宜出門,晦氣!」拉着幾人就要轉身離開。聞人硯星還沒有緩過神來,便聽到身後一聲大喊「聞人」。

聞人心中也開始吐槽:這該死的孽緣!韓晉胳膊抬得特別高招呼聞人硯星四人過去。他旁邊的晏溫、梁卓、白鍇也同樣的看過來。聞人硯星並不是討厭見到韓晉,主要是開學第一天她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肯定寧姨昨天給韓晉打過電話,讓韓晉多看着她。這韓晉經常來她家,說話還甜所以寧姨特別喜歡他,她在學校住宿寧姨肯定第一個想到韓晉,讓他提醒自己別吃這個、別吃那個,注意身體,這韓晉肯定還知道自己生病了!

聞人硯星和梁雯臉上掛着優雅又不失尷尬的笑容,邁着沉重的腳步走了過去。藍芩狂拽吊炸天,靳瑾氣質出塵。一眾俊男美女走在一起自然吸引不少目光,尤其眾人中有一個剛剛上台講過話的晏溫校草和全國高考狀元的美女校花聞人硯星。聞人硯星自然也聽到一些『校花』什麼的,打完飯坐下之後看向梁雯和藍芩。

昨天她就發現藍芩看起來酷酷的,卻酷愛八卦,收拾完行李後跟梁雯聊的熱火朝天。梁雯愛聊八卦可以理解,藍芩也愛八卦,卻讓聞人硯星和靳瑾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藍芩看着聞人硯星一副地鐵上老大爺看手機的樣子,便出於人道主義,給聞人硯星解了惑。「昨天新生報答,學校論壇上便有一個校花排行榜的投票,你的照片應該是證件照之類的,目前票數你是TOP1,並且還是遙遙領先。」聞人硯星點了點頭。韓晉沉着臉端着餐盤走過來坐下,面色不善的看着聞人硯星。

同寢室的晏溫也不清楚狀況,好像是昨天回到寢室接過一個電話之後,韓晉的臉色便開始不對勁,一直持續到現在。梁卓、白鍇、晏溫看向聞人硯星,聞人硯星示意三人沒事。女生這邊也十分好奇,桌上的氣氛變得十分的詭異。聞人硯星想扒拉兩口飯緩解一下氣氛,便讓眾人吃飯。

聞人硯星剛低頭拿起筷子,餐盤便被韓晉拽到一邊去了,「這麼辣的你能吃嗎?聞人硯星!」然後便把他打的那份放到聞人硯星的面前,聞人硯星的餐盤放到自己的面前。姿勢不變,眼睛依舊陰沉的盯着聞人硯星。

聞人硯星扒拉了兩口吃的,被韓晉盯得實在不舒服,便放下了筷子。晏溫和靳瑾偶爾才會看韓晉和聞人硯星一眼。晏溫嘗了一口綠色的青菜,感覺格外的酸。而其餘四個人都藉著吃飯的動作掩飾自己充滿求知慾的大眼睛,此時周圍如果突然黑了,絕對能看到這有八個有光的小手電筒。

「聞人硯星,你沒有什麼要告訴我的嗎?」韓晉見聞人硯星並沒有開口的打算,言語冰冷的開口問道。他這一開口給聞人硯星凍的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