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杳冥
杳冥 連載中

杳冥

來源:google 作者:aiy0000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寇道源 岳華 懸疑驚悚

自己如今統領冥界,別人想都不敢想吧,岳華坐在奈何橋上,望着下面的河水心情複雜,還能怎樣,再一頭栽下去么,想想全都是自找的,又或許這就是天意,可這天意從哪裡開始的,這幾場危機?第一次闖進冥界?還是...一切或許還要從他被一個開殯葬用品店的老闆收養說起展開

《杳冥》章節試讀:

作為學霸的岳華考上了附近最好的初中,十四歲又跳級到了一所不錯的高中,這種戰績他的老師比寇道源還興奮,寇道源只是有種意外和驚喜的態度,而老師就很自豪了,自己的學生能出幾個這麼優秀的,他在學校屬於那種高冷的學神,越來越沉默寡言,因為和同齡人能聊的話題太少,覺得儘是些無聊的看法和幼稚的事情,每個人都會有這種階段,對自己的認知極度自信,然後再經歷打擊到達低谷,隨着閱歷的增長形成內涵,慢慢達到一種「我還很短淺不知道自己其實很牛逼」的層次,還好他並不自卑,此時沒有通過打擊他人來突顯優越感的惡趣味,只是承受了這股空虛,否則回首往昔都是黑歷史。

這幾年他長高了不少,形象很符合這個時代的畸形審美,岳華反而覺得自己有些難看,皮膚是越來越蒼白,可以說面無血色跟腎虧似的,也只能通過跟刀爺適當運動來彌補那種瘦弱感,他眼睛有些長,這倒是從小就能看的出來,但隨着年紀增長總是透出股邪異,配合著對他性格的了解,自帶詭秘的氣場。

他懷疑這和自己晚上魂魄離體有關,長的都跟個鬼一樣,有些嗤之以鼻,他是不知道自己在同學眼裡這種邪氣很有美感,態度又拒人千里之外,於是成了許多人心目中暗戀的對象和努力追趕的目標,還有的人在諸多方面不服氣,看他不順眼的大有人在,奈何無從下手,拳拳打在棉花里,單是一個眼神就讓人不自在,好像那雙眼睛能看清人心中最深處的想法,沒有嘲諷與鄙視,甚至有些恍然與理解後的無情,不服也只能憋着。

他並不是真的能看清別人的哪些想法,而是他們很單純,心裏想的都刻在臉上,單純這個詞沒有褒義或貶義,小孩子也可以有單純的惡而不自知,信奉寇道源說過的話「萬事萬物存在即合理,丟掉對他人的尊重,說明他本身就缺少這些,有些人並不是討厭你,反而是欣賞你,甚至看着你就討厭他自己。還有些人將拳頭揮向弱者,也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看着很強大,我也不要求你時刻修身養性,盡量做自己的判斷吧。」岳華想了一段時間就瞭然了,那些散發出的惡意,沖他來的不用報復或憐憫,做個宏觀的看客就好。

寇道源對岳華的氣質和樣貌也覺得奇怪,尤其是有次一個土大款來這裡買用品,張寒恰巧不在店裡,也是很少有人能在這種地方鬧事的,這位客人只是挑着最好的店鋪,發現東西卻和別家的差不多,有些不滿意,言語上對寇道源有點不敬,他當然是無所謂的打發走了,但旁邊的岳華那無意間透出的陰冷的氣場,雖然只有一霎那,卻讓寇道源汗毛都炸起來了,回頭觀察了岳華和附近許久也沒找出原因,只能滿心疑惑的歸結於錯覺。

岳華這些年在晚上已經不滿足於學習課本上的那些知識了,那速度可以說是一目十行,然後總會從書房裡抽出點書帶回房間,時間一長他就發現書房裡的書能背下來是一回事,能理解又是另一回事。網絡上的相關資料實在是少的可憐,有很多都是通過側面的映照確定了其存在性,越去研究越佩服寇道源,就隨便一本風水講義,寇道源說的最基礎的東西都很深奧,卜算一道也是讓人摸不着頭緒,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掌握的,還記得有個體面的老頭來淏玉閣求助過,請出寇道源離開了一段時間,看來寇道源在這方面真是個大師。

他在晚上的時候從沒離開過自己的房間,一是怕被發現,岳華慢慢發覺寇道源絕不簡單,如果這事情被撞破他會是什麼反應,會不會對自己的隱瞞很失望,二是這種能力或許都取決於自己戴着的墨玉,如果這種狀態下出現什麼變故,他不知該怎樣處理,連摘都不敢摘,更是謹小慎微的不出去得瑟,三是埋在書里更吸引自己,等他把書房裡的書都形成印象,開始細細研讀的時候,那種玄妙的舒爽感越來越真實,到後來吸納那種力量比呼吸都簡單,他總覺得自己快容納不下這種詭秘的力量了。

學生的假期是彌足珍貴的,高中生的假期只能算是給這些學生喘口氣,這還不算為了成績大小補課班輪番安排,只有岳華一如既往的自在,在淏玉閣中咬着棒冰吹着空調,學着寇道源的樣子悠閑的托着地板。

在一陣夏日蟲鳴怪叫之中,一位客人邁入淏玉閣,即使這樣的天氣也穿着長袖白襯衫,西服褲子裹得密不透風。這人擦着汗拎着公文包,好像終於有空調續命了般吐出一口濁氣,調整了下狀態看向岳華「寇老闆在不在。」

這人他見過兩三次,總會把寇道源請走,在諸多客人中算是少見,人家都是介紹來的,天南海北的都有,就算有回頭客也是諮詢完了就離開,他可倒好,次次領着人走,一去大半個月都不見得能給送回來,上次還把寇道源弄的狼狽不堪,想來這還是休整過收拾好的,大大小小的傷口包了好幾處,還好都是皮外傷,那也把岳華心疼壞了。這次還在自己好不容易放假的時候來,哪有這麼多事要瞧,心裏雖然這樣想,但也不能表現出來,他強咽下自己的涵養「周先生是吧,樓上請吧。」這次他非得在旁邊聽聽了。

這姓周的中年男性暗中打量了一眼岳華,見這年輕後生有點子冷淡中透出股威嚴的氣勢,偏生沒有什麼反感,待人不卑不亢,他才來了幾次,照面都沒正式打過,這十幾歲的孩子就記住了自己的姓氏,心中暗自讚賞,這大師就是大師,兒子也不簡單,他哪知道這小子暗中記着自己,只是因為總跟岳華搶人不說,還好死不死的讓寇道源受了傷。

岳華請人坐在待客廳,又叫來了寇道源,卻沒有離開,一屁股坐在旁邊開始倒茶了,寇道源也沒有在意,隨意的拿起旁邊的摺扇輕悠悠的扇風「這不是周哥么,好久不見,怎麼大熱天的來我這了,有什麼是一梭子解決不了的,連旱魃都不帶怕的,一個人蔘果過去,親測有效。」

一開口嚇了岳華一跳,寇道源笑呵呵的損人可是代表着和這人熟絡透了,再聽聽這稱呼,哪像平時禮貌周到的樣子,一板一眼裝個大師風範,更讓岳華在意的是這話中的信息量巨大,止不住的一腦門子問號,這人什麼來頭,一梭子?人蔘果他知道,這是黑話,說的是手雷,意思是吃了盡量能體面的升天,這是個軍火商不成?旱魃?這年月真有這東西?聽這口氣他們組隊打過旱魃?寇道源還有這本事么?怪不得總是挂彩,這什麼工作環境?

這周先生的反應更自然了,對岳華點了下頭猛灌了剛接來的一口涼茶,轉向寇道源有點赧然的樣子「害。有些時候你可比火箭筒厲害,這次在x城,保證不出上次的亂子了。」

寇道源有些疑惑「我記得臨城s城有個老人家呢,怎麼捨近求遠啊。」周先生聽這話嘆了口氣「這次可有些麻煩,那位已經過去了,說是一個人搞不定的,這是刑警隊上報的問題,在一個鎮上。」

寇道源合上了扇子支着下巴,皺起眉頭「但凡有人的地方都麻煩,不過這麼大陣仗不像是一個案件吧,怎麼著你們得遇到無法解釋的事,發現點類似的才坐不住,那位過去也無法解決,看來牌面鋪的很廣啊。」

周先生尷尬的咳了一聲「畢竟這種事情很少見,怎麼也得探明情況再通知我們部門,動作當然是慢了點,怎麼樣,有沒有興趣,上面給撥了這個數。」然後比了個三。

「得了吧,老規矩,明天動身到那看看再說。」寇道源一副我可不信你的神色結束了這場絕密的交易,一臉輕鬆,極其平淡。

岳華的世界觀完全顛覆了,雖然搞不懂具體談了什麼,但就算再隱晦他也算是聽明白了,這周先生是官方的。而且岳華知道寇道源厲害,但生猛如斯就有點可怕了。

他安靜如雞的坐在一旁,表面上沒什麼反應,但又怎麼可能完全裝死,只見周先生熟練的打開公文包扯出了文件,塞給岳華一支筆「來,簽個字,寫身份證上的名。」扭頭看向寇道源「對了,這次有什麼需要我們提前準備的。」

寇道源站起身抻了個懶腰「我這邊哪次需要你們準備,自己看着來吧。我說,非白你們也不放過,這保密協議什麼人都簽,作數么,不會是走個形式吧。」

「怎麼不作數,走法律途徑方便,有什麼事外界的人知道,是好控制和保護的,嚴重的也好拿捏,不過就算你兒子再靠譜我們也得按規定走。」他在岳華異樣的目光中收起了紙筆,還禮貌的朝岳華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