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野蠻甜心追愛記
野蠻甜心追愛記 連載中

野蠻甜心追愛記

來源:google 作者:飛雨花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季御長 安柒染

好奇害死貓,誤入同性之友俱樂部,見識到令人鼻孔噴血的場面!還被一個邪惡的男人纏上!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只是隨便看看,卻引出一大堆麻煩!惡男笑着說道,甜心,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為了反擊,只有進入他的公司,和他處處做對,但是一不小心,又被騙進了公寓!關燈!撲倒!搞定!展開

《野蠻甜心追愛記》章節試讀: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看到安柒染離開人群去到角落不住的傻笑,跟身邊的人道了失陪,季御長邁開長腿去到衛生間,要是他沒猜錯,今天就能釣到嚮往已久的一條大魚!

「嘿嘿嘿,看我不玩死你!」沒有注意到自己早已事迹敗露,還以為自己奸計得逞,安柒染不住的在一旁窮得瑟,現在就只等藥效發揮。

那個臭gay出席宴會居然帶的是女伴,敢在gay吧廁所亂搞的人還需要對自己的性癖遮遮掩掩的么?!

嘿嘿嘿,逮着你的小辮子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表哥,走,廁所截人!」

要是那個葯的效果真的如店家所說,在那麼大的劑量下,那個該死的混蛋季御長現在應該站不穩了吧!

果真一切如料想。

一進男廁的門就看到季御長虛軟無力的扶着洗手台,不住的甩着腦袋,像是要將昏沉之感驅逐。安柒染將善良二字淋漓盡致的展現,帶着略微擔憂的語調,她特好心的衝上前去扶住季御長。

「哎呀,先生,你怎麼了?!」估摸着就算季御長認清了自己的臉現在也拿自己沒辦法,安柒染壞笑的像一隻偷到腥的狐狸,滿臉幸災樂禍的味道。

「你……居然是你……」看清了眼前扶撐自己的人的樣貌,季御長有些吃驚的瞪大了眼睛,可是幾秒之後,巨大的藥力還是讓他緩緩的合上了沉重的眼皮。

撐着洗手台的手再也沒了力氣,季御長軟軟的朝着安柒染倒了下去。突然而來的巨大身軀像大山一般的壓來,安柒染再也不能淡定的怒吼一聲,「獃子表哥,你還站在那裡幹嘛啊,趕緊過來幫忙啊!」

「哦哦,我來了。」像看戲的局外人一直站在一旁,直到安柒染爆出怒吼,夜亦翔這才如夢初醒的趕到她的身邊,將季御長的重量轉移到自己身上。

「我說表哥,我真心不想吐槽你的,不過照你這樣下去,你怕是真的會交不到女朋友的哦……」無事一身輕,安柒染站在前方為夜亦翔打開廁所的門,邊行動邊說教。她這個凡事都慢半拍的表哥,真是讓人着急萬分啊!

「我本來就不想交女朋友,人家想要的是男朋友……」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安柒染的吐槽,夜亦翔紅着臉將自己心底最真的願望道了出來,也只有面對安柒染,他才能面對最真的自己。

「這樣啊……既然這樣……我就順水推舟,送你一個男朋友怎麼樣?!」意有所指的看了季御長兩眼,安柒染那微挑的眉和上揚的狐狸竊笑讓夜亦翔不寒而慄。

「不,不用了,我,我對這種類型的招架不來……」聽過安柒染爆料這個男人的情事,敢在廁所亂來的人可不是他的菜,他的臉皮薄,駕馭不了浪子。

「哈哈哈,表哥你真可愛,想也知道我不會送你這隻羊入狼口的嘛!好了,將他扶進左轉第一間房等我,我去更衣室拿道具。」雖然表哥性癖異於常人,不過辦事能力還是很可靠的。安柒染放心的將季御長交給他,自己則踱步進更衣室拿小型便攜式照相機。

「嘿嘿,季御長,你就等着明天大紅大紫吧!」得瑟的揚了揚手中的小可愛,安柒染哼着小調去到第一休息室,當她來到卧室看清了床上的情景,她的下巴差點跌到了地上。

「不是吧,表哥,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要把人家吃掉?!」一進門就看到夜亦翔**着上半身將趴在季御長的身上,安柒染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難道表哥也學會口是心非了么,明明說過那個臭男人不是自己的菜的!

「那個……柒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看咱們還是算了吧……」突然改變了立場,夜亦翔有些僵硬的從季御長的身上起來,他的眼神有些閃躲,神情亦很異常。

「表哥,你怎麼了,你不是被這個男人的那張臭臉迷住了,想改變立場吧?!我告訴你,一箭之仇我不可不報,你阻止我也沒有!」不明白夜亦翔突然的轉變是為何,安柒染態度強硬的上前,她一把推開叛變的夜亦翔自顧自的解開季御長的襯衣,「事已至此,你是幫我也得幫,不幫也得幫!」

三下五除二的將季御長的上衣脫個精光,當安柒染的手滑向季御長的褲頭時,她突然因為害羞羞紅了臉,怎麼也下不去手。

「哎呀,表哥,你就再幫我這次嘛,我保證日後幫你找一個比這個臭男人還帥的好基友!」雖然是性格大大咧咧,可終歸還是清楚男女有別。要是自己一不小心看到不該看的東西,那可是會長針眼的!

「不是的,柒染,那個……」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夜亦翔欲言又止,可是被報仇的念頭蒙了心的安柒染那裡還能注意到那麼細微的情緒變化。

「哼,愛幫不幫,不幫我自己來!」性格急躁的安柒染最受不了別人一副拖泥帶水的模樣,她把心一橫牙一咬,鼓足勇氣乾淨利落的把季御長扒到只剩一條小內內。

「呼,終於好了,先來幾張單人的,等下你再靠過去合照。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拍到你的臉的。」報復大計終於展開,安柒染情緒昂揚的打開相機,對着熟睡的季御長就是一陣狂拍。

像玩偶一樣的擺弄着季御長的身體,一會兒是八字型,一會兒是側躺,一會兒是仰卧,安柒染壞壞的只拍到季御長的臉頰處,以眼睛為上限,想故意營造出惹人非議的遐想。

忙活一陣之後,安柒染靠近季御長的臉打算給他來個臉部特寫,作為最後的驚喜之彈,豈料本該陷入深層睡眠的季御長猛的睜大了眼睛,嚇得她差點摔了手裡的相機。

「哈?!」全神貫注的安柒染一直沒有注意到夜亦翔以擔憂的神色站在一旁,當她被突如其來的大手一把拉住,然後被一氣呵成的壓在身下之後,安柒染這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

該死,那個男人居然沒昏睡,被擺了一道!

「小狐狸,你都把人家扒光看光了,你,是不是該對我負責喃?!」噙着邪妄無比的笑將安柒染的手反剪在頭頂,季御長笑的像一隻大灰狼,看的安柒染莫名的心驚。

完蛋了,新仇舊恨一起算,這個男人會不會生吞活剝了自己?!

……

四目相對,有滋滋的火花四濺的視線碰撞之聲。

「放,放開我,你這個臭gay!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明明都是你,你要怎麼賠我平靜無憂的生活!」即使知道男女力氣差異巨大,可是安柒染還是不想妥協,哪怕只能將身體的微小部分剝離這個混蛋男人,安柒染都覺得很有意義。

雖然她是很喜歡耽美漫畫,可是在現實中她是很討厭男人搞基的,如果可以,她現在想把自己被季御長接觸過的皮膚都切了有木有!

「臭gay?始作俑者?」以身體的優勢將安柒染的反抗一次次的壓下,季御長玩味的吟誦這幾個關鍵的字眼。

之前只是猜測這隻小狐狸認錯了人,現在季御長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她認錯人了,感情她是把廁所里遇見的他的雙胞胎弟弟認成他了吧!

上次去gay吧逮那個不聽話的弟弟的時候遇見她,難怪她會齜牙咧齒的對他,最後還如遇瘟神一般的尖叫着逃跑,原來都是認錯人搞的鬼啊!

哎哎,居然把他這個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情場大亨當成gay,他這個黑鍋算是背大了,真是嚴重的傷害了他情場神偷的心的說。

不過,始作俑者這一說又該從何說起?

他可不記得自己有對她怎麼樣,雖然事後是有派人找過她,可是找尋無果他就放棄了。她叫囂着要自己賠償她平靜的生活,難道那個混蛋弟弟有對她做過什麼?!

「怎麼,覺得這兩個詞語刺耳想殺人滅口啊?!我告訴你,就算你把我們全殺了也掩蓋不了你是gay的這個事實!你個臭gay,爛gay,無良gay,唔……」罵得正爽的時候嘴巴突然被堵住,安柒染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死瞪着季御長,這個混蛋男人居然強吻了她!

她要殺了他,她絕對要殺了這個奪走她珍貴初吻的男人,她絕對加一定加必須要砍死這個輕薄她的混蛋gay!

「季御長,你個混蛋王八蛋居然敢強吻我,我要讓你變太監!」洶湧的怒氣一下從腳底湧上心頭,即使現在受制於人安柒染還是不顧一切的將心底的情緒宣洩。

使出全力反抗掙扎,眼見自己漲紅臉也不能逃脫,安柒染就像一頭暴躁中的小獅子,她開始呼喊一旁的夜亦翔,「夜亦翔你還杵在那幹嘛,有人欺負你表妹啊,你趕緊過來把這個男人給我拿下,我要閹了他!」

換做從前,只要安柒染又需要夜亦翔一定就會以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姿態出現,可是這次安柒染呼喊半天夜亦翔也毫無反應,他就像個被定格的木頭,僵硬的定在了原地。

前有豺狼,後有虎豹,完全進退維谷。

冷寂片刻,夜亦翔握緊拳頭,最後打破緘默,寂然出聲。

《野蠻甜心追愛記》章節目錄: